51-0721 魔鬼的生命及异象

1

那是… 我在我妈妈家里,我整个晚上都呆在那里。我一直在为病人祷告,很晚才上床。我就留在了妈妈家里。我跟她交谈了一下,然后我们就睡觉了。过了一会,我就起床,我就是睡不着。你们曾有过像那样的不眠之夜吗?如果你是个基督徒,那么你要小心了! 那也许是神想要来对付你。瞧? 所以我就起床四处走动,我转过身……我有一个负担,我想,“哦,或许在某处某个人病了,他们想要我去为他们祷告。”

我跪下去,都无法投入地祷告。只祷告了一会,过了一会,我扫视了一下房间。
你们女人们是不是像这样把洗好后的衣服都堆在一把椅子上? 我母亲就是这样,然后光着脚熨衣服。【伯兰罕弟兄在笑】要是她知道我说了这个,她又会把我摁倒在她花格子围裙下。 我很多次看到我可怜的老妈妈站在那里,站在那里拿着熨斗,你知道,光着脚在熨衣服。
2

然后, 我以为是她把她的衣服放在卧室角落的那把椅子上,看起来好像是一团白色的东西,开始向我靠拢过来。我看着它,那不是椅子,而是某个移动的东西,白色的。看起来好像我进到了它里面,或是它进到了我里面。过了一会儿,我正在往下走,要穿越一片荒地,我能听到一只小羊在叫,发出“咩…咩…”的叫声。你们曾听到过小羊叫吗?那是世界上最可怜的声音。小羊在叫,我说:“可怜的小东西,我要去看看我是否能找到它”。

我开始朝着丛林等地方走过去,当我走近它的时候,那不是一只羊,而是一个人,他在呼喊着,说:“米尔顿,米尔顿。”我一生中从未听说过那个地方。后来,当我清醒过来时……我在第二个周三的晚上去到教会。我问他们中的一些人说,“有谁知道米尔顿在哪儿吗?”没有人知道。
3

接下来,在星期天晚上,我宣布了这事:“有谁知道米尔顿在哪儿吗?”一个叫乔治·莱特的弟兄,我猜你们当中很多去伯兰罕堂的人都认识他。

他说:“是的,伯兰罕弟兄,从这里向南大约有35英里远。”他说:“我住的离那里很近。”
我说:“下个星期六我会去那里。神想要我去到米尔顿,那里有人处于麻烦之中。”
他说:“一个小城市,大概500多人或者一千人左右,在南方那里。”
我说:“我会去到那的。”
4

我们去到那里,我记得我去到街拐角的那家杂货店。我在想:“我想知道神要我做什么呢?”我走进去买了一个箱子。出来后,我想:“我就在拐角这里讲道。”哦,我站在那个箱子上,我想不出该传讲什么。你知道,那个地区的所有人,都会在星期六进城来购物。

莱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我会去到那个小山坡上做点小生意,把一些鸡蛋带上山去给一个人,你想和我一起上去吗?”
我说:“好的。”当我上去后,山上座落着一座白色的大教堂。然后我说:“哦,瞧。那岂不是一座美丽的教堂吗?”
他说:“是啊,那座教堂很可惜。”那是个浸信会的教会,那里的牧师陷入到了一些麻烦之中,从那以后,教会就走下坡路,之后他们再也没有牧师了。政府接管了教堂,会众都离开去到别的教会了。
5

我感觉到神的灵告诉我:“停下。”我去到那里,门是锁着的。我说:“你去吧,莱特弟兄。过一会你回来的时候,再来接我。”

他走了之后,我在那里跪下祷告,我说:“主啊,如果你想要我进到这个教会里,就为我打开这扇门。”
当我祷告完后,我站起来,听到有人来了,是一个男人走过来。他说:“你好。”
我说:“你好?”
他说:“我看到你在祷告。”
然后我说:“是的,先生,我是一个传道人,我刚才在这台阶上祷告。”
他说:“你想进去吗?”
我说:“是的。”
他说:“我有钥匙。”我说:“感谢主,感谢主。”哦,你们都相信这点吗?是的,先生,是的,先生。他是真实的。
6

他为我打开了门,我走进里面。可以容纳大概三四百人。我走到台上,低下头祷告。 我说:“谁拥有这教会?”

他说:“哦,市政府,我只是照看这里。”他接着说:“我们在这里做的唯一的事就是举办葬礼,等等。”
我说:“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在这里举行一场复兴会?”
他说:“要去见市政府官员。”
我就下去问市政府官员。他说:“当然,只要你在里面装一个电表。”
我说:“哦,我是为电力公司工作的,我会自己把电表装上去的。”
他说:“好的。”
我装上了电表,并宣布我要在那里举行一场复兴会。我永远都忘不了我问的第一个人。我说:“我们将会有一场复兴会,你会来吗?”
他说:“瞧,我们在这里养鸡,我没有时间去教会。”
我说:“哦,你就不能先把鸡放在一边,来参加聚会吗?”
7

他说:“哦,我们没有时间管像那样的事。我需要照看我的生意,你管好你自己就够了。”我说:“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感情的,先生。”

大约十天之后,你知道,人们不得不花时间埋葬了那个人。他死了。人们把他埋在了教会前面那里。
我们开始了一场复兴,我走到外面,去到树林里祷告,我认为神赐给了我一个伟大的信息,我心如火烧,要把这信息释放出去。我说:“今天晚上可能会有很多人来,或许神想要我举办一场复兴会。”
8

我回到那里。你知道谁在那里吗?乔治.莱特和他的妻子、儿子和女儿,我只有四个会众,我还是同样传讲了主赐给我的信息。然后,第二天晚上,有个看起来挺奇怪的人走进了外院中。他是…他们告诉我说他是一个背道的拿撒勒信徒,以前是在拿撒勒派教会的,后来背道了。他嘴里叼着一个玉米杆做的烟斗,【伯兰罕弟兄在讲台上模仿了敲击的声音】他在墙边敲了敲烟斗,头发垂在他的脸上,牙露在外面。他往里面看着,说:“星期天人们在这里谈论的那个小比利在哪儿?”类似那样的话。

莱特弟兄去到后面照顾他,让他坐下,我正在台上,站在讲台后面读圣经,莱特弟兄走上来,说:“刚进来的那个人是这个地区最难缠的。哦,他是一个爱吵闹的人,他的名字叫威廉.霍尔。他经营着山上的花圃。”
我说:“或许那正是神在寻找的人。”
接着,我开始讲道,莱特弟兄走回到他那里,说:“你想要坐到前面去吗?”
他说:“我会在后面这里照顾好自己的,你去前面吧。”
随着聚会的进行,当聚会结束时,霍尔先生跪在扶手那里,向神祷告。现在他在那里做我的助理牧师。仅仅几个晚上,那里就有一些医治的事发生了,之后医治席卷了会众。我们不得不在外面的树上安装了扩音系统。但看起来似乎仍然不够完美。
9

有一个年轻的妇人,属于那里的某个教会,我就不叫出名字了,他们不相信任何的灵,只相信字句。“我们只说这道所说的,这道不说的,我们也不说。”

他们还做了一个声明,任何去参加那个聚会的人,都要把他们的教会会员证退回来,回家。 她父亲是教会的执事。她拿到了我的一本小册子,这个妇人,女孩,她现在大概有25岁,她的名字叫乔治娅.卡特。她已经躺了九年零八个月,她从未从床上抬起头来过,是肺结核。他们甚至无法把尿盆放到她身下。他们安放了橡皮床单,有一块可抽取的床单。我猜你会知道,莱恩弟兄,必须像那样把可抽取的床单拉出来。她在这九年零八个月里从未看到过外面的世界,甚至是从窗户看看外面。
有人来告诉我,却说:“你不能去为她祷告,”说,“她正在哭求你去。”就在他们一说出那话的时候,似乎看起来她就是那个我要去看的人。
10

哦,她的妈妈爸爸不让我去。说:“不,我们不会让那个骗子来的。”后来,在我准备好要离开那个复兴会之后,她的父亲:“哦,他要离开家。”她的妈妈说她也要离开,为要满足那个女孩。我想他们肯定是得到了他们教会牧师的许可,才会让我去到那里的。

所以我走进门去看她。那个可怜的小女孩把我的小册子摆在那里。在床的背面,在她可以…伸出手去,把手放在后面,在她用手抓的地方,油漆都被磨掉了,她哭求,祷告祈求释放。但是她的教会不相信神的医治,她得到了这本书,她在书页上看到另外一个女孩被赐予了一个异像,就得了医治,她也想要被医治。
11

所以,哦,可怜的小女孩也那样哭求,当我走进去时,她说:“伯兰罕弟兄,我完全相信,只要你来;耶稣就会让我好了。”

我说:“姐妹,你愿意侍奉他吗?”
说:“全心全意。”
她细小的双臂,都不能拿起她的痰盂,她要吐痰,就发出“呜,呜,呜”,然后人们就必须要抓起痰盂,她就会“呜,呜,呜”像那样把痰吐进去,那就是她所处的状况。我跪下为她祷告后,就走出了房间。
12

之后过了大约两个星期,我又回去开始另一场聚会。我们有三、四个晚上的聚会,那里有另外一个传道人,他不相信浸礼,我要在下面的河里给一群人施洗,他在一个帐篷里举办复兴会,他说:“如果有任何人,是我会众中的一员,走进那个疯狂的医治者的教会的话,我将会…我肯定会把他们赶出教会的。”他说:“那个想法……”他说:“那个人会把你淹死在水里的,你知道。”

那天下午,我上去那里,举行一场洗礼的侍奉,小乔治娅,我告诉她,我说:“呐,姐妹,我可以为你祷告,我所能知道的就是这个。”
她说:“就像你为那个叫奈尔的[MOU1] 女孩做的,你也可以为我做吗?”
我说:“不,那是一个异象,亲爱的。我必须要先看到异象。”
我说:“要是神差派我回来,我会回来的,但是我相信你会好起来的。”鼓励她的信心。
13

因此,在聚会的最后一天,我去到多顿福特施洗,你们很多来自科里登周边的人都知道在哪里,我去到那里施洗,这个牧师在这里结束了他的聚会,所有的会众都站在岸上。我走到河里,你知道。哦,天哪,那个荣耀的感觉,水花溅的到处都是,那天下午我为大约50个人施洗了。当我站在那里时,看起来就好像天使坐在树的每一个枝头上。

14

我站在那里,开始像那样祷告。我说:“就像神差派约翰去施洗……”我说,他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并为他们施洗。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在那时,圣灵横扫过那河岸,那个传道人的整群会众都身穿着整齐的衣服走进了河里,喊叫着。那天下午我给他们每一个人都施洗了,每一个。是的。这是真的。

女人们身穿丝绸的裙子喊叫着,年轻妇人们,母亲和爸爸们,带着他们的孩子,等等。我一直施洗到天都快黑了,他们不得不把我从水里拉上来。后来那天晚上我在浸信会教会举办的聚会。我和莱特弟兄他们一起去吃晚餐。莱特妈妈是一个真正的厨师。他们住在那个地区的最里面。我说:“我现在不想吃晚饭。”我说:“我要去到那边祷告,主想要我去祷告。有什么东西沉重地压在我的心上。”
那时,他说:“好的,伯兰罕弟兄,当我摇动晚饭的铃铛时,你就下来。因为我们都必须要抓紧时间。”
我说:“好的。”
15

我去到那里,跪下去,你们曾有过像这样的感觉吗?你知道,荆棘扎到你,或地板太硬了吗?你们曾有过这种事吗?那正是要坚持下去的时刻。那是魔鬼试图要阻止你。要勇往直前。当你做正确的事时,你就不会做错的事。瞧?当你走这条路的时候,你就不能走那条路。我知道祷告是对的。我就继续祷告;有风吹来,一根刺扎在我的脸上。我只是说:“谢谢你,主。”继续祷告。

过了一会儿,我沉浸在了圣灵里面。你们曾沉浸在圣灵里面吗?对不起,我讲的有点快,像燃烧的荆棘一样。但我想要抓紧时间。但我完全沉浸在了圣灵里面,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是在哪里了,我听到了摇铃。但是我想要与神有一段美好的时光,不想去想晚饭的事。那个铃摇了又摇,我知道天要黑了,我正在祷告,我说:“主啊,感谢你的良善。”
16

就在那时,周围有点安静下来。我想我该站起来,去到他们那里。也许第一帮人已经离开了餐桌。我说:“感谢你,主。”

当我睁开眼睛时,有一束光透过一小丛茱萸树丛照下来,有点像宝石绿,微黄的光,照射在我身上。有一个声音说话,像是一个伟大、厚重的声音,在丛林深处,说:“去卡特家。”那就够了。什么都有了。我跳起来,开始喊叫,我跑下去。他们打发搜索的人群在林子外面寻找我。我跳过栅栏,去到下面的田里,跳进了莱特弟兄的怀抱中。
他说:“比利弟兄,妈妈等你吃饭已经有一个小时了。”他说:“他们去到山坡的各个地方,寻找你。”
17

我说:“莱特弟兄,我先不吃晚饭了。”我说:“乔治娅·卡特将会在几分钟之内完全地得医治。”她离我们大约有八英里远。

他说:“什么?”
我说:“是的,先生。这是主如此说的。”
他说:“你是指她可以起床了?”
我说:“当我一去到那里时,在几分钟之内,她就会正常并痊愈了。”
他说:“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我说:“可以,先生。”
那里有一个来自德克萨斯州的男人,是和他已经得医治的妻子一起来的。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在几个星期前,他已经看见那个奈尔姑娘得了医治。
我说:“可以,先生。”
他说:“你的意思是那一小堆骨头……”
我说:“在几分钟之内,她将会得医治。”
我们跳进车就去到了那里。呐,神在两头做工。你们相信这点吗?[会众说:“阿门。”]
18

当时,他们正在约翰.马克的家里举行一场祷告会,彼得在监牢里,主的天使也在那里,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那时,这个妇人,女孩的母亲,卡特太太……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想要你们所有人都写信给她。她是非常好批评的。但是她…… 小乔治娅哭了。她向神保证,如果她今天下午得了医治,她就会下水去受洗。九年零八个月,她从未离开过那床,她平躺着。
当时她正躺在那里哭泣。她的母亲累得筋疲力尽。她的母亲坐在那里,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士,已经有了灰白的头发,腿也麻木。整天都坐在床边,日日夜夜,很少能睡觉。好的。
她的母亲走进厨房,跪下去,她说:“哦,亲爱的主……” 现在很虔诚。她说:“亲爱的主,请怜悯我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可怜的小东西躺在那里,离死亡只有几天时间了。她躺在那里。那个来到这个地区的江湖骗子,声称能成就什么事情。他让我的孩子完全乱套了,神啊,怜悯。”开始像这样祷告。
19

呐,这是她的见证。我不知道这个,这是她的话。她说:“她像这样抬起头,正在擦拭她眼角的泪水。她女儿住在隔壁。他们都是好人。太阳正在向西方落下,像这样照射在墙上。”她说:“她看到一个影子出现在墙上,她还以为是她女儿在房间里走动。”但当他走到她面前时,她说:“那是主耶稣基督。”说:“他像那样走得离她很近。他说:’这是谁?’”

她说,他们看到。她看到我的高额头,这本圣经放在我的胸口,走过来,走进房间里。她说:“哦,怜悯,我去到……我睡着了吧。”她从未看见过异象。她说:“我是睡着了吧。”
她跑进房间,告诉乔治娅说:“乔治娅,几分钟前,我在外面那里祷告,我看到墙上有个形状,看起来像耶稣。我看到那个伯兰罕弟兄来了,还有两个人和他一起,他胸口上抱着本圣经。”就在那个时候,我在外面关上了门,我和那两个人走了进来。
20

我告诉你。哦,我感觉很好。弟兄们,你们永远都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感觉,直到你知道你是站在哪里。那时,所有来自地狱的魔鬼都无法阻挡;没有东西能够做到。那时,你就知道你是在哪里了。

我走到走廊上。我从未……看起来我好像感觉我从我自己的身体里脱离出来,看到我的身体打开门,走了进去,那个小女孩就躺在那里,她的母亲躺在地上晕过去了。我走到她所躺的床边。我说:“乔治娅姐妹,刚才,主耶稣,你所爱并一直信靠的这位在树林里见我了,并说我必须要过来,你会得痊愈的。因此,为了顺服几分钟之前在树林里给我的这个使命,我拉着你的手说:’奉主耶稣的名,站起来并得痊愈。’”
21

那个可怜的小女孩,体重不会超过三十六或三十七磅,只剩骨头了……哦,即使她需要,她都站不起来,她却不仅站了起来,而且跳起来,用她最大的声音叫喊着。那里的人也开始喊叫起来。完全地正常并痊愈了。她的母亲晕倒了。她的姐姐跑了进来,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她开始喊叫,她的头发……她跑到马路上,像这样拉扯着她的头发,因为有事情发生了。她的父亲从谷仓那里走过来,提着一些牛奶,装在像这样的一个容器里。他听到钢琴在弹奏,他跑进房间里要看看是怎么回事。他的女儿在那里,九年八个月没有下过床了,正坐在钢琴旁,弹奏着:“耶稣,让我就近你十架。那里有一宝贵泉源,白白赐给所有人,是一道医治的溪流,流自各各他的泉源,”完全正常并痊愈了!

哦,马伦戈浸信会的传道人来了,他们所有的人,都去到了那里。她跑进院子里。她赞美树叶,她赞美青草。她太高兴了。
弟兄,姐妹,那是在大约六年前。今晚,乔治娅.卡特正在米尔顿浸信会教会弹奏钢琴,我仍然是那里的牧师。可以写信给她。乔治娅女士,G-e-o-r-g-i-e C- a-r-t-e-r, 米尔顿,印第安纳州。可以得到她自己的个人见证。
那天晚上医治了乔治娅的同一位耶稣基督,今晚就在这里,要为每一个站在神的同在中的人做同样的事,你们相信这个吗?
22

我们的天父,愿你的同在降临,哦,神啊,愿圣灵膏抹每一个现在处在神的同在中的人,愿你的大能充满这一小群等候的人。坐在这里的男人和女人们,汗水从他们脸上淌下,他们是忠心的,主啊。现在我祈求你,神啊,我们知道你必定会让你的道成为至高。只有当我们相信时,你才能医治我们。但,主啊,如果可能,愿神的天使坐在每一排人当中,今晚上上下下地走遍这里,从这讲台上,去到下面这群会众中。愿每一个人都能得到一个神圣的触摸,就是我所见证的这位。

神啊,今晚,请应允,这是我们在我们一生中所能见到的最伟大的夜晚。愿神的大能遮盖这会堂。愿这些忠心等候的人们,他们摇着扇子,愿神的圣灵运行在他们每一个人身上,并医治今晚在这会堂里的每一个人。求你应允,永恒的神,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亲爱的弟兄们,祷告。我相信神今晚要为我们做一些事。
23

会众们,你们愿意为我做这事吗?你们愿意等候、观察,圣灵最先触摸到你,就是几分钟前回应你祷告的那个人,你愿意站起来并把荣耀归给神吗?当事情在这里进行时,神正在他的圣灵里运行在他的百姓中间。当神为某个人做某事时,那时,你也该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

我告诉你,要是你这么做,将会有一个荣耀的波涛撞击这会堂。当圣灵降下的时候,就是水被搅动的时候,那个时候就要跳进去得到你的医治。我也许不能服侍到你们每一个人。但圣灵能同时触摸到你们每一个人。你相信这个吗?然后,就走出这会堂,把事情交托给神。为它做见证,并全心地相信;持守住它,看看会发生什么事。神会回应的。阿们。你相信吗?
24

你发了多少张卡片?好的。就从这里开始吧,只要排好队。他发的是F,从51号开始的,那从这里开始,51,52,53,54,55,我猜,你们这里能挤进多少人,就挤多少人,让队伍一直排到大约……哦,你可以让……你们可以再让十个人排进这里吗?好的,先排10个人,之后我们也许可以让更多人进来,51到60, 那是六……51到60,当那排队列慢慢下去,当他们人数减少,如果还有更多空间,那就继续上来。就从61,62,63,64,65一直排到70.那排人下去之后,然后从80开始排,像那样。然后,当那……在那时候,你们每个人应当站在正确的位置上,圣灵降临在这个会堂中,是要让你们每个人都得着医治的。

继续吧,巴克斯特弟兄。
好的,我们很快就开始。当他们在那里排队的时候,让他们……引座员正在让那些人准备好。好的。
25

谁相信我们的报告?相信这是真理?太好了。这个星期你们多少人知道你得了医治的?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会众中到处都是。看看那里,巴克斯特弟兄。我知道这是真的。

有多少人相信今晚你们会从神那里得着医治?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他永远不会拒绝你。他不能拒绝,他是那位不会拒绝你的,因为他是神。呐,这些人至今还像这样坐在这里,坐在这里,朋友们,我向下看着这些人;我看到一个,两个,三个轮椅,四个轮椅。呐,还有其它的,是的,五个,这里还有一个。
26

呐,你们坐在轮椅上的人们,你们有没有想过你的情况是……呐,你需要做的就是这个:接受你的医治。瞧?只要说:“现在我得医治了。 我此时就得医治了。”瞧?只要坚持相信。要是你能单单得到足够的信心,足够你能站起来,神就会向我显明,那你就可以站起来,就像那天晚上坐在那里的那个女士一样,你看到那天晚上坐在轮椅上的那位女士,像这样完全站了起来吗?我往那里看,我看到了她。我看到她已经去看过医生等等。首先你知道的是,我看到她将会起来行走。我说:“站起来,一切都结束了。”因为神已经使她痊愈了。

呐,你们要祷告,当我们祷告时要敬虔。好的。
27

我相信神会回应祷告。我要准备好一切,那样就……我相信这个,你们呢?我相信今晚会有一些事发生。我正在期待着那个。我已经感觉到了。好的。

先生,你好吗?你们下面的人现在要相信吗?好的。要有信心。在这里的人,你们都相信吗?在这里的,在后面这里的,你们要全心地相信吗?,好的,那很好。
好的,弟兄。我是……讲完道后,这个让我有一点摇晃,你知道,我有……我想那是人的紧张,你知道,那只是……这……事情完全就是那样发生的,我想。但不管怎样,我需要要让我自己安静在神的天使的恩膏之下。
我不是指那个将会医治你。这跟你的医治毫无关系,也许只会使你的信心更大(你瞧?)或是像这样的事。因为我知道你和我是陌生人,我相信我从未见到过你。我不认识你。[磁带有空白-编者注。]
28

你,你看起来好像有头疼或别的病。有点……对吗?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在里面,让我们说那是窦。我看你像这样坐着。你瞧?你是……你也会有某种间歇性的虚弱会临到你,对吗?会变得非常虚弱。瞧,你也是一个传道人。我看到了你。你是一个福音的传道人。我看到了这个。你患有心脏病;透不过气,对吗?我看你抓着你的……对吗?传道人弟兄。请过来这里一会儿。我们是弟兄。

29

我们的天父,我为我亲爱的弟兄向你祈求怜悯。我祈求现在就在这里的你的圣灵,来祝福我的弟兄。去到他身上,并医治他,主。愿从今晚开始,从今以后,他永远不再被搅扰。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神祝福你,弟兄。现在去吧,也去得痊愈吧。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会众说:“赞美归给神。”—编者注。]呐,天哪!呐,当我像这样转身的时候,就感觉到好像有一个重重的拉动。
你做过一次手术。如果我是……看看我是不是错的。我看到你康复了,但他们是不是从你身体里取走了一些东西,一根肋骨或是类似那样的东西?哦,从你身上取走了七根肋骨。当手术医生转身时,我看到了他。他是一个又高又瘦的人,在做手术,对吗? 他脸上戴着一个白色的东西。他转过……在桌子旁还有几个人。一个金发的护士,我看到她往后退到一边,从那之后,你一直感到紧张和虚弱,是吗,姐妹?你去过疗养院;似乎没有任何益处。对吗?到这里来。
30

亲爱的天父,这个生命垂危的可怜小女人,走上来就近你,要领受她的祝福。我在想你会做什么?父啊,你会按手在她身上。你会谴责那个魔鬼,他就不得不听你的。

现在,你已经升上高天,赐下恩赐给人们,她……她已经被代祷过了,主啊,她的信心竭力要相信,但在她去世之前,主啊,请帮助她。
撒但,作为耶稣基督的一个信徒,作为他在各各他代替我们受伤的代表,我靠着耶稣基督吩咐你,离开这个妇人。从她里面出来。
今晚你从这里回去,吃你可以吃的。过几天称一下你的体重,把你的见证写信给我。神祝福你,姐妹。
另一件事,在你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你有看见过……?……你的一只眼睛……?……眼球往上翻……[磁带有空白—编者注。]
只是在告诉她一些我在异象中看到的事,那是……?……让我们说:“赞美主。”[【会众们说:“赞美主。”】“。—编者注。好]
好的,让那个女士上来。现在,每个人都尽可能地虔诚。
31

[磁带有空白—编者注。]拿起这另一只手,感觉一下,摸摸那只手,瞧?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呐,那只是……那一直传到了我心里,那有点像是“砰砰砰砰”的声音。那是癌症,是活着的。呐,经文说……呐,我正在看着你,癌症是在你喉咙上,不是吗?对吗?是的,女士。我看到在那里发现了……因为你无法从外表说出来,但你可以……借着异象。

呐,这岂不是奇怪吗?其他人按手在那里,就没有任何不同。然后你上去那里,把手放上去,就有不同了。不是吗?
呐,因此,这里有什么东西在膏抹我,那就能知道你出了什么问题,对吗?是什么在这里,你们看到过我展示的那张主的天使的照片吗?你们看到过。呐,现在就是他在这里。是的。我在这里展示的那张照片,有天使的图片在我站的地方上面。
32

呐,你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瞧?),是癌症。你把你的手放在这里,当我们一接触,就有东西在跳动。呐,那是什么?是你身上的癌症,还有主的天使在这里。呐,癌症竭力要抓牢你,而神想要医治你。呐,我不能让癌症离开,但是你对耶稣基督的信心可以让它离开你。瞧?癌症是生命。呐,什么是癌症?是一种细菌。是细胞的分裂。它会依附在你脖子上,侵蚀你的血液,不久就会让你死掉。瞧?

呐,在神的医治过程中,如果你是癌症,我就会让那个生命从你的身体里出来,你的身体就会塌陷死掉。过一会,你就会腐烂并消失。在最初的几天,如果癌症离开了你,你会感觉很好。你的喉咙也会觉得很好。但是之后会变得比以前更糟,你会吐出大块的东西等等。很多时候,当人们病得非常重时,就像那样,他们说:“我没有得到医治。”如果疾病离开了你,就不要相信那个。你要继续作见证。那个人,耶稣告诉那个人说:“你的儿子活了,”那个男人就相信耶稣所说的。瞧?你相信所告诉你的话。
33

呐,如果靠着神的圣灵,我能看见你有什么病,并你的生命,你也知道那是真的,那么他在这个方面所说的话也是正确的,不是吗?要是那个不为人所知的事是正确的,那这个为人们所知道的事也是正确。对吗?

呐,我想要你再次把手放在这。我想要你观察。呐,我想要你看看,这不是这只手所按的地方(你瞧?),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
呐,经文上说:“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对吗?你是一个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你把你的手放在我手上,就有东西显明出来,我要告诉你那是什么。那是一个见证,不是吗?你正在看着它。看看这里,呐,注意它。我想要你站近一些,那样你就能看到了。注意这里,它是怎么出现和消失的。呐,它正在褪去。瞧?
呐,我感觉到它出现……它又出现了。呐,看看这个。瞧?它就像波浪一样。呐,癌症很活跃。癌症的生命,细胞的生命在那里,很活跃。那是一个灵。因为现在靠近你和我站立的这位,可以借着你的信心而让癌症离开你。
34

呐,我要为你祷告,因为你知道你得了癌症。你以前很紧张、难过。我不是在读你的思想,但你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是吗?我甚至不需要说这个,但现在我竭力要做的,就是让这个离开。现在我要祷告,我要请会众低下头。我想要你们注意我的手。如果它离开了,你就得医治了。那就是三个见证人。对吗?要是它还呆在那里,你就还患有癌症。

呐,记住,我不能让癌症离开。呐,我让你注意的原因是,(看?)你是那个得癌症的人。如果癌症出去了,那就是一个逃掉的癌症。如果是这样,呐,如果你的信心是充足的,就能让它离开。呐,当我祷告的时候,我想要你相信。我想要你注意我的手,看它是不是以某种方式完全消失了。瞧?要是那个陷下去了,那个肿胀的分叉,那些分叉的纹路,如果它变得正常了,就好像这只手一样,你就得医治了。要是没有,你就没有得医治。瞧?我跟这个毫无关系。是你从这里发出的信心。
会众愿意低下你们的头吗?
我们的天父,只是为了让这个小妇人和那些坐在这里的传道人看到我的手,使他们可以知道你是基督,神的儿子,也知道你的仆人所讲的是真的……你向先知摩西说过:“因着这两个迹象,他们就会相信。”没有这些迹象,这些人也相信你。他们相信你。现在,天父,我恳求你的怜悯临到这个可怜的小妇人,我们知道这样下去,她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求你怜悯她,医治她,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我为她的医治祈求。
35

呐,在我抬起头或是看到之前,它还没有停止;依然在跳动,是吗,女士?就像之前一样。呐,对会众来说,它还没有停止,它仍然在跳动。呐,现在我不能让它停下,姐妹,因为……揭露那个……但现在,瞧这里,瞧……

[磁带有空白—编者注。]宣告的大能临到你,因着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受苦从这个妇女里面出来[磁带有空白—编者注。]
呐,朋友们,我不是有意要对你们大吼大叫。我不是想要震聋你们的耳朵。但有些时候,那些鬼魔不顺从,那你就必须要把他们赶出去。如果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出去,好的,但你去到那房子,你……我让你出去你就出去了,那就没有问题。但是必须要把你丢出去的时候,那就不同了。瞧?你不能总是娇惯着那些东西。好的。
带那个……
36

你们爱耶稣吗?他岂不奇妙吗?呐,如果他今晚穿着我的西装站在这里,他也无法为你做比现在他正在为你做的更多的事。他可以知道你什么地方不对劲;他可以告诉你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他会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父先指示给他。”对吗?

他说:“呐,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你记得当时拿但业去到他面前,他怎么说的?“我认识你。你是个基督徒。”换句话说。
“你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做了什么?耶稣在异象中看见了他。对吗?
37

呐,这里站着一个小女孩,站在我面前。我相信我不认识你。亲爱的,我们是陌生人吗?我对你一无所知,是吗?一点都不知道。你是要说什么……你从哪里来的?加拿大安大略湖。我们的出生地相隔很远,年份也不同。呐,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你。如果在这世上关于你的任何事是我可以知道的,那必定要借着超自然的能力而来。对吗?巴克斯特弟兄,你认识这个女孩吗?他也是从加拿大来的。借着耶稣基督,我们可以在共同的地方相见,对吗?好的。

我想要你稍微走近点。我看你挺虚弱的。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毛病。但我只想要你和我谈谈,就像我和你说话一样。呐,我不想要你太……
38

[磁带有空白—编者注。]是哮喘病,对吗?哮喘。瞧,你……你在一家医院检查过,或去过什么地方。对吗?我看到一个医生在你身边。瞧,我看到不同的东西。你也发生过一次意外。你发生过意外吗?你受伤了,是吗?是在一次车祸中吗?这是真的吗?

呐,让我们看看我能否再回过头去一下。有一些关于医生的事,不是吗?你们能听到我说话吗?那不是我,不是我。那是我的声音,但并不是我做的。呐,通过我说的任何话,他对你说的任何话,都是真实的吗?现在,只要说,那是不是真的。请举起你的手,证明那是真的。这不是你在想的事。你没有想到这些事,是吗?所以这不可能是我在读你的思想,是吗?这必须要去到那个思想的背后,对吗?这些事,我猜在这体育馆里没有人会知道,除了你。瞧?或者除非是跟你非常亲近的人才会知道。
39

呐,我告诉你的是真实的,是吗?现在,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我所说的都是正确的吗?你照着我告诉你的去做,我要按手在你身上,亲爱的姐妹。我家里也有一个小女孩。我知道如果她生病了……呐,记住当耶稣钉死在各各他时所说的话,他医治了你。现在,你意识到一个超自然的事物,你相信这是他的同在现在就在这里。对吗?我祝福你,我的姐妹,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他把这个哮喘从你身上拿去了。愿你今晚从这离开后回到你那美丽的国家,成为一个痊愈的妇人,并在你余生的日子里见证神给你的恩典。借着你的见证,愿神使用你在你的那个地区开始一场老式的复兴。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我将这些祝福给你。阿们。

40

你怎么想的?你得医治了吗?好的,你得到了。呐,你可以从这讲台上下去了,得医治了。神祝福你,姐妹。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