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719 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

1

谢谢你,巴克斯特弟兄,谢谢你,弟兄。[原注:会众鼓掌。]

非常感谢你们这样的欢迎;我对此感觉相当好。看到阿普肖弟兄,这让我十分惊讶。
我比巴克斯特弟兄短了一大截。今晚能在这里确实是一个极大的荣幸。
今天下午我刚听到了另外一些好消息,我妻子可能会在这聚会期间上来。我希望她能来到这里。我说我们没有,我们想念他们。谢谢,谢谢。
如果有什么功劳要归于伯兰罕家庭,就归于她吧。她是那个配得这功劳的。三十岁头发就灰白了。她见过那种麻烦。当我在那里的电话响时,我……有时候我看到我们一个小时平均有六十四个长途电话,昼夜都有,人们就站在门口等等。她有一段可怕的时间。但神赐福了我们,我们很高兴服侍他。
2

今晚在这里看到国会议员,我确实很惊讶。我永远忘不了他的医治。我觉得那个……他是主的天使遇见我时跟我提到的一个人:“你要为大人物、政治家、地上的君王祷告。”我怎么能相信我会为像那样的人祷告呢?第一个让我震惊的是英王乔治给我发来一份越洋电报,要我去为他祷告,让他的多重硬化症得医治,神的确医治了他。我……

那天晚上我不认识国会议员阿普肖,当时他在竞选……我想他大约在1919年竞选总统。我想他是乔治亚州的某个人物,他是从那里出来的,是那里的参议员,或者什么的。他是个国际知名的人,担任国会议员,并在议员位置上退休。
3

一天晚上我走进教堂。我一个人也不认识,就如我在这里一样。轮椅排好了队在那里,嗯,就如他们今晚一样。

今天有人,像是一个商人,坐在这里,想要知道为什么昨晚那女士在轮椅上得了医治,为什么我不医治轮椅上的其他人?
我说:“我从未医治她,我没有医治过任何人。耶稣基督藉着她信心的功劳而医治了她。我看见这事成就,便把事情告诉了她,就是这样。”我说:“我可以告诉他们每个人,如果主显给我看的话。但我只能照主告诉我做的去做。”
4

我一生从未听过这个勇敢的人阿普肖先生。你们在我的讲话中知道我没有受过教育。我在十个孩子的大家庭中长大;我甚至没有接受完小学教育。我上学只上到了七年级。我必须去工作,照顾九个孩子。我父亲不是很健康,年轻就死了,我必须工作。我没有受过教育,否则我就会知道阿普肖先生。

哦,一天晚上我走进会堂,我看见了一个异象。所有的轮椅都摆在那里。我观看,见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掉下来;伤到了自己。他掉在干草架或什么上。我所能说的、所知道的就这些。我看见他任要职,穿着领子奇怪的衣服,看上去是同一个人。有人向他鼓掌。我所知道的就这些。
有人说,巴克斯特弟兄说:“你知道你所看到的是谁吗?”
我说:“不知道。”
他说:“那是……你曾听过国会议员阿普肖吗?”
我说:“没有,先生。”
他说:“他就坐在你面前;那就是他。”
于是我观看,我说:“是那个人,就是他坐在那里。”
5

我继续,开始看到将要发生的事。我看见一位医生像那样站着,瘦子医生,戴着很大的龟甲眼镜。他的脑袋前面有一样东西伸出来,那种眼镜,往嘴巴里观看。我看见他像那样摇头,说……

我接下去看到,他旁边躺着一个黑人小女孩,他摘除了女孩的扁桃体,这使女孩喉咙以下都瘫痪了。她瘫痪了。我看着小女孩,说:“我看见一个医生,他动了手术,摘除一个小孩的扁桃体,一个瘫痪了的黑人小孩。”
我往这边观看,听见有人在哭泣。我观看,右边躺着一个上了年纪的黑人妇人,像那样哭泣着。她说:“良善的主啊,那是我的孩子。”
我看到她躺在那里,我说:“是的,是那个孩子。从那时起大约有两年了,是吗,大妈?”
她说:“是的。”
我说:“我看那样子,大约是两年前。”
她说:“就是那样的。”
我回头往这边看,叫另一个人到队列里。我刚好观看,见一条路像这样延伸,转出去成了一条街道。我看见那个黑人小女孩手臂上拿着一个洋娃娃走在街上。是那样的。我说:“好了,大妈,结束了。你的孩子得医治了。”就是那样。瞧?
6

主的灵进入会众中,耗尽了我的力气。就在我开始倒下去时,我弟弟跑到我身边扶住我。我观看;见到了国会议员阿普肖。自从他最初掉下来伤到自己,从他还是个小孩子起,他就一直参加聚会。那时他就想要得到神的医治,他去听罗伯茨讲;他去参加弗里曼先生的聚会,奥格尔维等许多人为他祷告过了。

朋友们,过一会儿我有话要对那些队列说。不管你有多少信心,它永远也改变不了神预定的旨意。这事必须要藉着异象成就。看到发生的事了吧。
随着异象开始,我看见他穿着一套褐色西装走在街上,像那样向人们举帽致敬。我说:“奉主的名,国会议员阿普肖得了医治!”
他躺在那里,残疾了六十六年,多年躺在床上,坐在轮椅上到处转……他以前靠在街上卖书帮助人上大学,现在在我们政府里工作;他在任期内服侍,是个勇敢的人,一位了不起的人,政治家,是我们美国国会的议员。在那里,那人六十六年来第一次扔掉了拐杖,完全好了。他在乎圣灵所说要做的事。
坐在他旁边的是个妇人,得关节炎有几年了,她尖叫着说:“我怎么样呢?”我能说什么呢?我能对她说什么呢?天父必须先指给我看。
7

阿普肖先生以前听得够多了。他说在他进入聚会前,他知道那不是我。那是神在那里说的话,他有信心相信,否则他就看到了别的。阿普肖先生和他妻子今晚几坐在这里,听这见证,这是事实。神……[原注:阿普肖弟兄插话。]

他说:“让我们赞美主!”阿们!那是……他八十四岁了,还像孩子一样有活力。
8

呐,对你们任何人,我……关于医治,我已经告诉你们许多次,我不能做任何事,除非父指给我看所成就的事。

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为什么你不叫人上去,为他们每一个人祷告呢?”那没问题;我可以那样做。那没问题。那不完全是我举行聚会的方式。我是照神所赐给我服侍众人的圣灵的彰显来举行聚会。呐,我们尽我们所知的最大努力来做,服侍他们。
呐,在我往下讲之前,我想要读一些经文,证实我刚才所说的。我想要从《约翰福音》5章读,你们想要记下经文的,我……我要你们现在仔细听。
呐,我的话是一个人的话,会落空。但神的话,是不可能落空的神的道。多少人相信神的道是真的,绝无错谬,是真理?谢谢你们。它可能被误解,我要读关于耶稣的话。这是他事工的早期部分,他在人们面前宣告自己。
1这事以后,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2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3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等候水动;4因为有天使按时下池搅动那水,水动之后,谁先下去,无论害什么病就痊愈了。5在那里有一个人,病了三十八年。6耶稣看见他躺着,知道他病了许久,就问他说:“你要痊愈吗?”7病人回答说:“先生,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8耶稣对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9那人立刻痊愈,就拿起褥子走了。那天是安息日。
呐,我要你们读这整章。但我要读19节和20节。
他被问的时候……
呐,等一下我要讲这节。我要你们留意这场景。呐,请专注这几行经文,这样就不会……它会刷掉不该有的迷信和念头。
9

耶稣是由童女所生的神的儿子。我们相信这点。如果我们是基督徒,我们必须相信他是由童女所生。我相信圣灵荫庇了一个女孩马利亚,在她的子宫里创造了那个血细胞,这血细胞长成了神的儿子。我相信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因为他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的。”

呐,他在事工的起初来到这池子旁,这池子靠近羊门。我们没有时间讲这个,因为你们读者知道羊门是什么,池子在毕士大,那里有五个廊子,羊从不同的廊子进来,池子……来到池子。
10

呐,一些人认为这些在那里等候的人是迷信者。有一位天使下来搅动水;就是使水翻腾,那是非常危险的水。第一个带着信心下水的人,不管害什么病都会痊愈。

呐,让我们留意这图画。在这门周围躺着许多人。
呐,你认为多少人组成许多人呢?呐,我们得知许多人由两千个组成。许多人是复数,一大群人。呐,也许我们可以说一万人;可能更多。但我们说至少有五千到一万人。
11

呐,我们来看看那是什么样的一群人:跛脚的、瘸腿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大量身体损坏的人在等候水动。历史学家告诉我们说:他们甚至为了下到水里而争斗,用刀刺对方,想要比别人先下去,要看看他们的信心是不是足以使他们痊愈。

呐,耶稣经过这池子。呐,耶稣的穿着跟当时的其他人没有任何两样;他从未穿着不一样的衣服来显明自己。
神的国不在乎你是如何穿着衣服的;而在于你心里是什么。你不需要把领子翻过来,或被称作博士或牧师;而在于你心里是什么。
耶稣是个相貌普通的人,他从人们身边经过,就会混在一起。他们甚至不知道他在哪里,或者他是谁。他可以径直走出去。他的穿着没有任何两样。在他的服饰和装扮方面,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12

他走进去,知道一个人在那里躺了三十八年,得了病。呐,瞧,那里有跛脚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而这里躺着一个生病的人,患有一种病,也许他得了肺结核,也许患有高血压,也许他有贫血症,心脏病。但他生了三十八年的病。他不是被束缚在褥子上、床上或椅子上。他说:“我正要下水的时候,就有人比我先下去了。”

天使,当第一个人得医治时,天使所有的能力都会从水里去到那人身上,然后就离开了。他们不只是等另一天,而是到另一个季节;可能是一个月。但他们都等着。
如果我们第一个晚上得到祷告却没有得医治,我们都不能从一个晚上等到另外一个晚上。那什么都不是。这表明时间的改变是何等大,我们生活的时代有什么样的一群神经病患者。圣经说会这样的。我们就是了。
13

呐,留意这个。耶稣知道这人在那里躺了很久。除了父指示他的,他不知道别的。他走过去医治了这人,又离开了那群残疾的、受痛苦的、患病的人,离开了他们。

你能想象吗?你相信耶稣有同情心吗?你相信他充满了爱吗?我肯定相信。但伴随这点的这些事,百分之九十的圣经读者从上面越过去了。他们没看到它的真理。耶稣肯定充满了爱。
看起来好像是,如果他是如此充满了爱,我们知道他是,他看到那些人躺在那里血气枯干、扭曲、耷拉着、瞎眼、哭喊,没法谋生,只有乞讨。看起来好像神那位可爱的儿子会走过来,说:“呐,瞎子,接受视力;残疾人,你在这里躺得太久了,起来吧;先生,你有枯干的手臂,为什么你不起来呢?”
14

他没有那样,而是去到一个只是生了病、生了三十八病、过着普通生活的人那里。那看起来奇怪,不是吗?你几乎无法明白这点。现在我想要你们不能明白这点的人,记住这话。如果经文后来没有宣告它的话。

犹太人质问耶稣。呐,听听他在19节说的话。
19耶稣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20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他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他看,叫你们希奇。”
呐,注意。为什么耶稣不在那里医治血气枯干的呢?为什么他不医治病痛的人呢?为什么他医治一个也许只有胃病什么的人,而把其他人撇在那里呢?因为他自己的话说:“他不能做什么,除非父指给他看。”对吗?哦,他是不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15

今天有人质问我说:“哦,如果你能明白一切的事……”

我说:“我不能明白一切的事。”
他说:“哦,你……那个坐在那里的妇人被束缚在轮椅上,你告诉她起来。这里有一大群人坐在你面前,为什么你不告诉他们起来呢?”
“若神不指给我看,我怎么能呢?”
他说:“哦,我有个阿姨坐在后面。她有心脏病,你医治了一个坐在那里的男人……”
我说:“弟兄,我没有医治一个有心脏病的人。耶稣基督藉着他的祷告医治了那人。我只是看见它成就。”呐,他医治残疾人。
但这些日子的人……耶稣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对吗?耶稣说:“你们若不看见神迹奇事,总不会相信。”
呐,那里有残疾人得了医治。但问题是,我想去到你们残疾人那里,百分之九十的残疾人,当医生说:“好的,你们要一辈子坐在那里,”他们无能为力。他们内心里有东西让他们害怕,告诉他们说那是事实。你害怕释放自己。
哦,你不是毫无希望的,不会超过一个患有心脏病的人。我站在那里,看着那残疾人,会看到他们的问题和不同的事。是真的。我能看到那个,或那类的事。
16

我从未说话:“这个人,这里这男孩倒下死了,伤了自己,类似这样,折断了脊椎等等。”他知道这点。残疾的……这里的人们看到他们,知道他们是残疾的,有关节炎、心脏病和类似的事。他们看到这点。

但事情是……神的大能是当一个人站在这里看起来健康,而你把他的问题给他说出来,在肉眼看来,他看上去没事。肉眼可以看到这人残疾了。瞧,也许他的腿卷曲了,或他的……或看到这人瞎了坐在那里,拿着一根杖,或他走路时有人领着他,或者……你知道他瞎了。但关键是人们看起来是健康的。
17

哦,基督徒们,现在掐掐里面的人,要认识到这个事实:即耶稣基督在这里向你彰显他自己。他现在对你的态度跟从前对他们的态度是一样的。但只有当你的信心能印证时他才能行事,或你的信心去到父那里,接受他已经为你做成的事。

呐,对你们残疾的人来说。这里没有哪个人像国会议员阿普肖那样糟糕。他残疾了六十六年,坐轮椅被推着走,躺在床上,靠拐杖帮助解决和走路。我一生从未见过他或听说过他,神知道那是真的。今晚这人就在这里,站在你们面前,完全痊愈了,瞧?
18

国会议员有个属灵的妻子指教他,说:“你相信。”他自己是个属灵的人,相信了。当他看到圣灵的运行,他心里说:“只要神应允我的祷告,让弟兄们看到我,那我就信。”

不管有多少人努力驱赶和往上推,把拐杖拿掉,那只是……嗯,我可以走下去,努力把人从轮椅上扶起来,说:“站起来,坚持住,坚持住,这样做。”那只是信心的行为。那没问题。如果那对你有帮助,只管去做。让人去那样做。
19

但至于我,当我告诉你从轮椅上起来时,你做我所告诉你的事,你就会行走。那是,事情就是这样。因为我不会告诉你,直到天父指给我看你得医治了。你做你被告诉的事。当你在台上听见它告诉你做什么事时,你去做,就会痊愈,因为那不是我。

在成千上万次中,它从来没有失败过一次,没有一次。它不可能在你身上失败。但那不是我,是主在做这件事。瞧?不是我,而是他。我只是说话,因为我不是自己说话。是他藉着我说话。大多数就是在这里……
20

呐,神显异象。若他们愿意,我要他们一些人叫我暂停。也许我能看到钟表。我不确定。过了五分?谢谢。如果我能……嗯,我不想讲太久。我每晚要给你们讲一个小故事,一个小见证。今晚有一点凉快,我们为此而感谢神。

亲爱的基督徒朋友们,据我所知,我可能是在举行我在美国的最后聚会。我现在要去海外。我觉得这呼召要完成我在非洲和世界不同地方的海外旅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这只有通过神的旨意,不管他指示我做什么。我爱你们。我知道有一天我必须站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为我们今生所做的事交账。
呐,有一件事,也许这里一些人参加过聚会,知道这事。从今以后,当我来到讲台,我要尽力作见证,然后离开。
21

在分发今天的祷告卡上……你们的祷告卡跟这医治没有任何关系,它只是个数字,让你们排好队。他们想要……我请我儿子……

刚开始,我们把祷告卡发给牧师。起先,我根本不要任何祷告卡;我会说:“所有想要接受祷告的,都上来。”哦,他们会发生争斗,谁要进到前面的队列里;因为我只能去到那么多人那里,谁都想进来。
我们不得不做一件事。我们分发祷告卡。后来我们想:“哦,先来先服务。”第一天,我们刚把我们所能发的祷告卡都发出去了。如果其他人来得迟了一点,他们就出局了。只有那些拿到头一两百号卡的人才是那些接受祷告的人。如果一个人有紧急事件进来,他却不能在别人前面进来,因为他会把别人挤掉的。
22

后来变成了这样,我们把祷告卡给牧师们。哦,比如说每个牧师,给他两百张,下一个牧师两百张,给所有合作的牧师。那甚至导致他们失去了他们教会的会员。如果有人给一个会员一张祷告卡,却没有给另一个人,第一个牧师让他的那群人进来;当他的那群人得到服侍的时候,其他的会员就完了,聚会就完了。那引起了麻烦。

我们发现能做成功这事的唯一方式,就是每天拿一组祷告卡,下去那里。不管你是不是到那里十几次,或你是不是到那里……我们会拿祷告卡,分发五十张祷告卡。从1号开始。
23

如果你因为过了十或十五号不能上去,他们就说:“我不要它。反正我不会被叫到。”瞧?因为我一个晚上所能叫到的大约就那些。也许有时候不超过一两个。人们误解了它。信涌进来说:“我们没有得到代祷。”

我们的主进入一座城,医治了一个人,然后离开那城。对不对?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我们揣摩这事,一天晚上主向我启示,说:“下去分发一组卡片。当你叫号时,不要让人知道从哪里叫,然后上讲台去。”不管主放什么号码在我心里,我就从那里开始。这给了每天进来的每一个人公平的机会。
祷告卡,底下会众中得医治的比台上的更多。你们知道这是真的。所以,祷告卡跟医治没有任何关系。每晚我问多少人没有祷告卡。我尽量留意那些人,看主指给我看有关他们的事,他们就会得医治。
24

呐,是祷告、你的祷告、你的祷告。呐,记住,如果你要得医治,不要以为是某个有神医治恩赐的人医治了你。如果你要被神的医治所医治,你就是那个得了医治的人。是你对基督的信心,不是这个人,不是别人;是你个人对基督的信心。多少人明白这点?那是真理。

我不能做任何事;我可以为你祷告。或你的邻居可以为你祷告。但做成医治的是你的信心。你自己个人接受基督为你所成就的事。你持守住它,它是真理。
呐,有时候,它所成就的唯一的事,就是纠正一个人的生命。
25

我不知道,他们告诉我说……(哦,当恩膏临到,聚会结束后,似乎像梦一样。)昨晚一个人来到台上,神的灵去到他那里,跟他说他是某种批评者,一直在批评我。经理他们告诉我,我儿子说这人谦卑地伸出手道歉,说那是事实。对吗?后来他与神和好了,回到了他老家。他说一个耳聋的妇人得了医治等等,还有一个坐轮椅的妇人等不同的事。他们告诉我。当他们去谈论这事时,我开始……似乎那像是好久以前。我能想起它。

昨晚出去,我能听见有人叫我。我无法说出是在哪里。我自己跟它毫无关系。
26

呐,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呐,下面几分钟:这张照片拍下时我在休斯顿,F.F.博斯沃思博士,世上最好的老人之一,我渴望国会议员阿普肖能见到他。

博斯沃思先生要跟我一起去非洲。我们想要看到他完成他的事工,以大喜乐完成他的路程。他要跟我们一起去非洲。我以敬虔的基督徒之爱爱他。
他进到我的房间里,说:“伯兰罕弟兄,瞧这里。”大约就在照片被拍下前的一个晚上。在那里,他给我看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小姐的照片,是来自英国、已故的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的曾曾孙女,她去了非洲。她胃里长恶性肿瘤快死了。他们拿着她的照片。
27

我想起了乔治·卡特,我在印第安纳州米尔顿浸信会教会的司琴,是我曾见过的最瘦的人。她得了肺结核,体重三十几磅,九年零八个月躺在床上。圣灵显给我看她在哪里和为她祷告的时间一个小时后,她就在弹钢琴了。今晚她是我的司琴。那是六、七年前,她跟任何人一样健康。

但这个妇人几乎有六英尺高,乔治只是个小女子;这妇人大约六英尺高,体重大约三十五或四十磅。他们让她站起来,扶着她,她的身体裹着一块小破布。甚至是像我这样硬心肠的人,也声泪俱下。
她乞求我:“伯兰罕弟兄,最后的招呼。请赶快飞到非洲来。我相信如果我能见到你,神就必医治我。”呐,她不属于基要派教会。但她有信心。
不是所有的信心都在基要派教会里,或在五旬节派教会里,或圣洁派教会里。它在个人里面。我见过罗马天主教徒来到台上,各种疾病都奇迹般地得了医治。不同的人……
28

我在加拿大温尼伯见过一个崇拜佛陀的人、一个瞎眼的小男孩在台上悔改信主了。我说:“你瞎了,你相信吗?”

他说:“如果耶稣基督今晚医治我,我就不拜别神,只拜耶稣基督。”他的眼睛开了。就是这样,佛教徒……
我期待看看非洲的印度人、印度教徒和霍屯督人被带到耶稣基督拯救的恩典中。
听着。我就祷告,说:“神啊,我现在不能下去那里,除非你带领我。主啊,我祈求你,如果你医治那个妇人,那就是一盏绿灯。”
博斯沃思弟兄跟我一起跪下,说:“去非洲。”巴克斯特弟兄甚至都不知道这事。
我们在那里携手,博斯沃思弟兄和我、我妻子以及小女儿。我们跪下来,祈求神医治那妇人。我把这事交托给主,由它去。我对那件事什么都不知道,就由它去。
29

当巴克斯特弟兄、我和我们所有人到达伦敦,巴克斯特弟兄和我走进去,他正在听……他现在就坐在这里听我。当我们走进去时,我说:“哦,这里会平静一会儿。”

我开始走时,他们广播叫我。当我到达那里,我想知道那是不是英王呼叫我立即去白金汉宫,或是什么地方。
但事情是,广播是要去……[原注:磁带空白。]有个女士刚在我前面从非洲飞来,他们几乎不能让她下飞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小姐。她怎么知道我要去到那里呢,我不知道。我告诉这位牧师,说:“带她去某个地方,我一两天之内会去看你。”我们想要去王宫。
他说:“如果她能活那么久的话。伯兰罕弟兄,她快要死了。”
30

于是他们带她去一个地方,那天巴克斯特弟兄、我、林赛弟兄、摩尔弟兄和几个经理,我们去了那地方。牧师来接我们,我们去那地方为妇人祷告。当我走进那房间,朋友们,我无法告诉你们我的感觉如何,那里躺着一具在呼吸的骨架。

呐,我是在一群混杂的会众中。呐,你们听你们的医生,我是你们的弟兄。呐,请以正确的方式理解我。当他们把遮盖物拉下来时,巴克斯特弟兄转过了头去。
她想要……呐,她无法跟我交谈,我必须跪下去,让护士说她所说的话。哪来足够的水份使眼泪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我不知道。她想要死。她想要我祈求神让她死。
31

哦,我握住她的手,就像是骨头一样。她的头这里,头盖骨汇合在一起,你都可以看见那些地方。她的眼睛陷在里面。作为一个女人,她的乳房不见了,深陷在肋骨里。当他们把遮盖物拉到这里时,她的骨头……她的腿在这个地方,在髋关节处,大概只有这么大。

他们甚至找不到任何静脉来注射葡萄糖或任何东西。她几个月没有吃,吞不下任何东西。他们必须给她灌水等等。呐,他们找不到静脉来给她供养。她髋骨的边缘长在一起,边缘两边的皮肤像那样粘在一起。你一生从未见过那种场景。
我跪下去,说:“天父,求你怜悯。”我告诉她,说:“我不在恩膏下;我刚来这里。但我要祷告,不是求你死。”我开始祷告。她说:“你能……”
我跪得很近,护士说:“她说:’伯兰罕弟兄,我一直相信如果我能接近你,神就会应允祷告。’”即使我是个伪君子,神也会奖赏像那样的信心,是真的。
32

当我去为她祷告,正当我开始祷告……这里的巴克斯特弟兄是一个见证人。当我开始祷告时,一只小鸽子飞到窗户上,开始“咕咕咕咕”叫。所有的……

我继续祷告。我说:“我们在天上的父……”
小鸽子开始“咕咕”叫。
我说:“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鸽子“咕咕”叫,来回地走。
当我祷告完了,说“阿们”,祈求她的医治,小鸽子就飞走了。
牧师们觉察到了。当我开始告诉这妇人,要安慰她,圣灵说话:“她会好的。”今天,她体重一百三十五磅,健康良好。有绿灯在非洲点亮了。
33

我们从那里下去赫尔辛基。(我必须快点,要跳过这部分。)动身前,我在……一天晚上,圣灵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向我显现。我看见一个小男孩被车祸撞死了,躺在一块看起来是岩石的地上。哦,在那情形里,那孩子……我描绘了他。当我讲到这事时,你们这里许多人可能知道。

我问……我去到帐棚中,说:“在某处有一个小男孩将会从死里复活。那是一块看起来像岩石的土地。他有褐色的头发,剪得有点短,穿着小短裤,是齐腰的裤子。他的脚完全穿透袜子露了出来,整个人被车祸压碎了。他要死了。主要让他活过来。”我说:“主如此说。”我说:“你们所有人把这事写在你的圣经上,它要登在医治之声上。有一天,什么时候,我不知道,(因为异象持续了两个小时。)它将会在某个时候发生。”
34

我猜这只是主所显示的成千上万事情中的一件。我请任何人作证,有哪一件没有成就?

后来当……此后大约两三个晚上,他们把带我到帐棚后面,说:“一个小男孩躺在这里,你来看他。”小男孩被淹死了;大约五岁,相当乌黑的头发。我说:“不,不是他。”我献上祷告作为安慰,就走了。
我经过西部地区,经过加拿大。我在各处的聚会上讲这事。我说:“把它写在你的圣经上。有一个异象还没有成就。那是个小男孩,会在去殡仪馆什么的路上,神要医治他。我会在那里。那是在有岩石的地区,有许多树林。小男孩大约八到十岁,扁平的小脸蛋,棕色的眼睛。”我说:“他剪的头发看上去像女孩的头发。他的穿着非常贫穷。”
35

多少人记得我那样说过?这里有谁记得吗?这里有一个男的举手。是的,那里还有一个。那是很久以前,瞧?事情成就了。在那后面,是的,我看见了你的手。好的。当时大约是事发前一年半或两年。

一天,我们去到赫尔辛基,然后上去库奥皮奥。那是禁食的时候,我正在禁食祷告。
他们唱歌,俄罗斯人和所有的人,他们一些人在那里,还有芬兰人,他们唱了一首美丽的歌:“在各各他。”他们所有的歌都是小调,非常悲伤。塔底下有个英国人喝醉了。我们下去的时候带领他归入了基督。
我对弟兄们说,我说:“有一件奇怪的事要发生。我觉得主的天使近了,现在甚至还不到聚会的时间。”我们举行了不可思议的聚会。成千上万人,他们站了半英里,大约五、六个城区,他们甚至可以站到夜里三点,想要进入梅苏哈里,那里可以容纳两万五千或更多的人。所以,当时在等候。
36

当你经过……你可以从他们身边经过,眼泪就会从他们脸颊流下来,他们会带着尊重像那样站着。可爱的……哦!

我们在这里过得容易。我们有……我们吃得好,穿得好,一样也不缺,就像我们所想的那样。弟兄,但他们可以教导我们基督信仰。他们必须为他们所得到的一切祷告,持定神。如果我们在这个国家不改正我们的生活,有一天我们会陷入拮据。
我是美国人,出生在这里,过了一代又一代。我飞到过许多死去了、埋在德国法国那些地方的伯兰罕的坟墓边,他们死在战争中。如果今晚叫到我了,我愿意白白地为我的国家而死。但她需要一些改正。绝对没错。
我们谈论复兴,我们还没有复兴。我们已经有了许多突出的聚会,但复兴是当他们拆掉棚屋,去祷告,与神和好的时候。一个老式、边远林区、天蓝色、杀死罪的宗教传道,使人们与神和好,那才是我们所需要的,是一场复兴,不是加入教会。阿们!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样说,但我已经说了。
37

注意。那些人很可爱。当我们下去时,我不断告诉弟兄,“一件事要发生。”我们下山。在下面,一辆小车开得很快。

芬兰没有很多车。二手的福特卖大约四千美元,汽油一加仑大约一点五美元。那里的车非常少,你很少看到一辆。
一辆小车出事了,是美国制造的35型福特车,绿色的,从一些放学的学生中间开过去。两个小男孩走在这边。他们想要跑回去。一个走这边,一个走那边。保险杠撞到了一个人的下巴。他走在这边。
当司机把车转向右边,就撞到了他的下巴,把他抛在那边,又从他身上辗过去了,撞到路边,撞在树上,震动了他的脑袋。另一个小家伙,车撞到了他的前面,保险杠撞到了他,从他身上辗过去了,从他身上开过去了。
小车正以每小时大约六十英里速度行驶,当孩子像那样出来时,车把他卷到后面,把他撞到空中。他像一个麻布袋一样倒在地上。想想一只狗或什么的像那样被撞的情形。
38

过了好一会儿,几分钟后,十五分钟后我们赶到了现场。小男孩躺在那里,死了。弟兄们过去看他。我看不到那孩子。刚才……

林赛弟兄回来了。你们许多人知道高登·林赛弟兄。巴克斯特弟兄,我不认为……不,他不在现场。巴克斯特弟兄没有跟我们一同上去。他和我弟弟一起走,当我到那里时,我……
林赛弟兄哭着回来。摩尔弟兄哭着回来,还有翻译以撒克森姐妹……
哦,我不知道该怎么想。最后我看了看男孩。我哭起来,我有个儿子在这里。我想:“我儿子远在美国。”呐,如果我不是完全激动了,我就会很快认出来。但我转过身。他们把他的小脸盖住了。我……
39

似乎有东西按手在我肩膀上或什么的。我转过身,那里没有人。我想:“等一等。这个奇怪的感觉是什么呢?”我等了几分钟。我说:“让我再看看那男孩。”他们掀起盖在他身上的东西,他躺在那里。我说:“问问牧师们,那男孩是不是去过教会。”

“没有。”
“他们认识他吗?”
“不认识。”
我说:“我在某处见过那男孩。”我再看他;我看见他的小脚穿透了袜子。我四处观看,见到那片崎岖不平的地区。我说:“就是他。”
我说:“摩尔弟兄,看看你的圣经。”
他说:“你是指什么?”
我说:“看看扉页,你和林赛弟兄。主如此说:这就是我在美国看见的男孩。那男孩将在几分钟后复活。”你决不会知道,当你知道你站在哪里时你是什么样的感觉。是的。
40

他说:“是这男孩吗?”摩尔弟兄查看他圣经的扉页,那里有许多的……我请了几百个人把它记在那里。他说:“伯兰罕弟兄,跟描述的完全一样。”

我说:“是这男孩。”是的。我们聚在一起,跪下来。我说:“永恒的父啊,远在美国我的家乡,一天晚上你造访我,指给我看这片有岩石的地区和这个男孩。他死了,准备入殓,等候他父母来听这个悲痛的消息。”我说:“你将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差遣我看这些异象,全能的神啊,现在请你说话;死啊,你抓住了他,但我奉显给我看异象的耶稣基督的名呼求他的生命。”
小男孩尖叫,跳了起来,跟今晚坐在这会堂里的任何人一样正常完好。那个触摸像一道火花一样进来了。
41

那天晚上,他们设法把我带到聚会上,街上的人挤到了一个地步,官员、巡逻警察、军官不得不来,带我离开街上的障碍物。我走进去,我永远也忘不了。

我必须快点,还有一件事。明天晚上我要讲完另一个男孩的事。
我要走进房间,我后面有两个芬兰士兵,前面有两个,推着我走。我走进房间,他们……礼堂挤满了。哦!街道上上下下到处都是帐篷。我已经见过城市的首领,我们称之为市长,在他们的书上写字,签上他自己的名,见证全能神叫死人复活的大能。
42

呐,那是我第三次见到这事成就。也许以后我可以讲到这点,凤凰城的海蒂·沃尔德罗普,家里的拉尔夫·佩里。我是指已经宣告是死了,准备入殓……这男孩,当我开始……

我正要进房间,我听见关门声。那里有女宿舍、休息室,像这样的。当她走出来时,那是我一生所见过的最可怜的景象;是个小女孩。
多少人拿到了那张报纸,“医治之声”?你们也许见过她的照片,知道我在讲什么。她身上有一个像这样钢制的东西,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一点。她控制不住这条腿。她有一只大鞋,以这支架的底部为基础。支架很结实,这样就不会让膝盖弯曲。支架很结实,在她身边上升,用带子拴住。她的鞋子脚趾上有一个钩子,一根带子上升,绕过她肩膀,钩住支架的后背。然后她这里有两根拐杖用来行走。
她伸出拐杖,晃动肩膀,这样就会伸出那条腿。这腿没有长完全,没有用,她的体重都落在这腿上支撑(你瞧?)。她会撑住,走路。那个帮助她走路。她把那只鞋放下,可以迈出一步。
43

可怜的小东西站在那里。那些女士,如果你知道她们怎么穿着……小家伙站在那里,破布挂在她的衬裙上,她的衣服都破了。我后来得知,她是个战争孤儿。她的父母都在战争中被杀的,是俄国人。

她从那里走出来,头发乱七八糟。当她看到我站在那里,她看着,像那样挺直身子,然后低下头。哦,有样东西在我心里捣碎。我看着小家伙。哦,我有最令人敬畏的感觉。那士兵说:“别出声,别出声!”推我走。
不。我知道她想……她想跟我说话,只是他们被告知不要在街上打搅她或什么的。
我爱那些孩子。我过去让他们都在教会里。当他们在下午聚会的礼堂……他们给我一些芬兰旧钱,我走出去,把钱给了他们,让他们可以买一些糖果。他们会放下小裙子,说:“基多士。”“基多士”的意思是“谢谢你”。他们会喊:“基多士。”我有一队孩子在会堂后面跟着我。我爱小家伙们。
44

她像那样看着我,她的小嘴唇开始颤动,她静静地站着。我示意她过来。我知道她想要过来。她走到我所在的地方。她拄着拐杖和那东西走过来,她过来了。我想看看她要做什么。她抓住我的外衣,亲吻我的外衣,然后放下,像那样抬头看我,撑着拐杖,拉下小裙子,说:“基多士。”眼泪顺着脸颊像那样流下来,往下掉。哦,她看着我,好像我的心都要碎了。我低头看她,看见她得医治了。我知道神会因此奖赏她的信心。我说:“亲爱的,你得医治了。”

她不明白我。他们把我推了进去。
我们那天晚上有一场大聚会。人们,当他们看到事情在那里被揭示时,他们就扔掉拐杖,开始行走。
45

那天晚上,他们抱了一大捆。当然你们在报纸上看到了,人们得医治留下了一大抱的拐杖和手杖等等。他们会有……当他们照相的时候,巴尼能博士等人把他们拉到我旁边。我对我的弟兄说……他说:“你必须要接受这点。”他拉我离开。

我说:“再叫几个。”神智慧的安排,下一张卡被叫到了,我听见咯吱的声音,就是她。她是下一个走上讲台的人。她走过来了。我说:“以撒克森姐妹,”翻译的,“只要引用我的话。”
她说:“好的。”
我说:“亲爱的,你是在外面大厅里遇到我的小女孩。”当翻译那样说的时候,她点了点小脑袋。
我说:“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你了,宝贝。你过去那里坐下,取下你的支架,当你……当你的支架脱下来时,你的小手要像那样滑下去。你得医治了。”我说:“我在一个异象中看见你;你得医治了。”她走到那里。引座员开始取下她身上的支架。正当他们……
46

我开始为站在那里、已经上来的另一个妇人祷告。这时我听见一声尖叫。我观看,她走到了讲台对面,支架和拐杖举在头上,拼了命地跑。就像国会议员阿普肖,完全好了,痊愈了。

那是什么?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的能力是无限的,受限的是你的魂。你相信吗?这点在成千上万人中间被证实了。
顺便说一下,我相信在我的书里,我相信我们有她的地址,还有从死里复活的小男孩。明晚我要讲另一个男孩。
47

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今晚他在这里。神的儿子耶稣,要赐福在神同在中的每一个人。我医不了你。神可能会指给我看他已经为你做了什么。如果你承认你对他的信心,相信他差遣我做这件事[原注:磁带空白。],你就必看见主的荣耀。让我们低头。[原注:磁带空白。]我们祷告。

天父,我们实在喜爱见证你。它仍在我心里燃烧,那个可怜的芬兰小孤儿,没有父母的孩子,双亲都被杀了,可怜的人,被从一处带到另一处。
今晚我想到我在家所看见的那些场面,他们出去垃圾桶那里,搜出大块的面包和肉块。那些可怜的小芬兰人,走在街上;一些人用脏手擦掉眼睛的泪水。他们会很高兴有一块那样的面包。神啊,我们不配。
48

某个荣耀的日子,我们要越过边界。那时我们要坐在你的桌上,看着对方,因这些大争战泪水会从我们的脸颊上滚落,我们看到许多在战场上打仗的退伍老兵。我们……我们要互相握手,哭一会儿。王要走出来,擦去我们的一切眼泪,说:“现在不要再哭了。战斗结束了,你们在家里了,进入主的喜乐中吧。”主啊,那是我为之工作的日子;那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日子。我们所传的不管人们信不信,主啊,我们……我们教导它,你正在证实它。

我们知道你在这里显明你的祝福。神啊,今晚赐福这些人,主耶稣,许多年老的父母坐在……[原注:磁带空白。]快要去世。医生已经拒绝他们了。许多人坐在这里这些轮椅上,认为他们再也不会走路了,除非一件事能发生。许多年老的弟兄坐在这里,也许有心脏病;或者姐妹几个星期后会去世,如果事情不发生的话;癌症会把他们吞吃了。耶稣啊,求你怜悯!今晚以特别的方式与我们同在。
49

我已经见证了你的天使所显示的异象。父啊,不是让这群会众听我的声音,因为我不是对他们说话;我是对你说话。神啊,我祈求你今晚显出异象,若是可能,显示可见的。所有在会堂里的,愿神的天使扇动他的大翅膀飞过这里,净化的怜悯甘露从那翅膀上落下来,主啊,落在这里每个饥渴的心里。愿他们今晚有信心得医治,接受他们从主来的医治。如果有谁满足你所要求的这个条件,主啊,指给你的仆人看。愿他现在吞没、掩盖和隐藏你的仆人,主啊。

我知道坐在这里的是阿普肖弟兄,他等候了六十六年。但在他暗淡的日子里,你赐福了他。你把他心里所愿的给了他。你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84:11]。
50

那些快要死于癌症的人坐在这里,现在好了。一个妇人昨晚残疾了坐在轮椅里,现在她在走路,好了。基督啊,愿男人女人意识到,关掉他们的迷信,现在仰望各各他,我们的帮助就是从那里来的,愿他们看到我们竭力代表的那位。神的羔羊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愿他们在他的大能和荣耀中看到他。愿他们今晚在他复活的大能中看到他。就像主古时的门徒,当他们转离以马忤斯时,当这群会众今晚离开这里时,愿他们就像那些从以马忤斯回来的门徒,他们看见了复活基督的大能,说:“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因为主在那里……[原注:磁带空白。]医治他们,主啊,求你应允。

现在我把自己交托给你。[原注:磁带空白。]愿你的祝福荣耀地浇灌下来,我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51

我记得做过一个声明,我对那些在聚会中的批评者不负责任。我能再说一遍吗?我对聚会中的批评者不负责任。如果这里有什么人是批评者,或只是为了好奇而来,当这部分聚会进行时,我不想留下来。明天回来听讲道。但不要为这个留下来。因为你当确信,当鬼魔的灵和权势被释放时,若是可能它要找一个地方去。不信,它肯定会站在它的位置上。(如果你真是个信徒,只是信心软弱,一件事发生,我们可以看顾这事。)但当你是个不信者,我跟这毫无关系,因为我不能让它离开你。

呐,对那能保守你们不失足,能丰丰富富地行事,超过我们所能想的,愿他的恩典和存在膏抹我们的聚会。愿你们的信心安定下来。想象看到一个孤独的客旅,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被魔鬼控告是读心术的和通灵术者,走过来,被误解。但他是神自己的儿子。
今晚他在这里;他此时跟我在这里;他与你们同在这里,他知道万事。我什么也不知道。但他能显明万事,不是吗?
52

有个可怜残疾的人来了。好的,过来这里一会儿。只要尽可能保持敬畏。我不知道基督徒是不是意识到我所站的位置?你意识到在这样的一群会众中,有迷信者、批评者等人坐在这里吗?我做了一个关于耶稣基督的声明。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怕吗?”不,先生!一点不怕。我知道谁在这里,我相信主。我深信他能保守我所交托他的,直到这个时候。
从人来说,这人跟我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他。
我们是陌生人,不是吗?是的,先生,我们是陌生人。呐,先生,我只要你注意,跟你谈一会儿。呐,如果我们是陌生人,我对你一无所知,它必须事从某个属灵的源头来的,不是吗,先生?它必须是从某个属灵的源头来的。你知道有件事正在发生。当然,那是主的天使。你是信徒吗?是的,先生。你……我相信你信。你不但相信,你不是传道人吗?你已经在这个星期天传讲了一些大有能力的道。对不对?你在医院里或医生的办公室里什么的,做检查。对不对?对不对?是的,先生,我看见他们在检查你。是的,你的问题是在你的肝上,我相信是在你的胆囊上。对不对?我相信你得了癌症。我相信是在……耶稣基督在这里要使你痊愈。你相信吗?好的。哦,我看到,我看到它像那样悬挂,是在膀胱,而不是……对不对?膀胱。过来这里一下。
53

全能的神,你领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我想这人残疾了,看到你在上面运行。但他是你的仆人,我所握住的这只手许多次为了荣耀摇动过罪人。永恒的父啊,求你怜悯。当他在你的同在中,站在这里认出这点,他生命要接受的最后机会,愿神的祝福降在你的这个仆人身上。当我按手在他身上,我祈求癌症离开他,奉耶稣基督的名。神赐福你,弟兄,现在欢喜地去吧。一直走下去。

让我们说:“赞美主!”好的。现在大家都尽可能保持敬畏。阿们![原注:磁带空白。]想要跟他一起赞美主。他得医治了。只要意识到他得了医治。是的,先生。他想要从台阶上赞美主,因为他得了医治。主耶稣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主啊,我们为你的能力和你那些爱你的仆人而感谢你。愿这是一恩典。愿我们的弟兄传讲许多大能的道,使许多罪人悔改归向基督的十字架。主啊,求你应允。当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向你献上赞美时,我们将心里的崇拜也献给你,阿们!
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我的救赎主,颂赞他尊名。
你们爱他吗?愿他的平安降在你们身上,仁慈待你们。
54

好的,女士,或我应该说我的姐妹。你是个基督徒。你心里要领受圣灵的那个渴望,你想要领受圣灵,是吗?有一些毛病引起你……你紧张了很长时间,不是吗?你是真诚的。是的,你还有心脏病。你仍然有一些神经质,是这个引起的。还有一件事,躺下去比以前更糟糕。对不对?我看见在床上,你想要像这样撑起自己……喂,当我触摸自己……哦,亲爱的姐妹,你还有另外的事。你有癌症;也是在乳房上,不是吗?哼,过来这里,姐妹。你相信耶稣在一千九百年前医治了你吗?你现在接受它吗?

怜悯的神啊,赐福这妇人。愿她领受圣灵,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阿们!去领受它,姐妹,并得痊愈。让我们说:“赞美主!”太奇妙了!阿们!
55

呐,我不是个易激动的人。但“阿们”的意思是“但愿如此”。圣经说会众说“阿们”。但愿如此。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现在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相信。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阿们!

多少人没有祷告卡,让我们看看你们周围的手。哦,你们一大群人。好的。你相信吗?
好的,姐妹,当你坐在那里时,你的大信心就医治你了。走下台去吧。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主!”就是要这样接受它。紧张,精神紧张。太奇妙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不这样相信吗?阿们!
姐妹,你在想什么?太好了,不是吗?你对那孩子也有点感兴趣,不是吗?哼?你是不是有两个孩子?对不对?他们两个不在那里吗?好的。好的。你信吗?好的,神赐福你。接受你的医治,阿们!
56

大伯,你对此是怎么想的?牧师刚才得医治了。主奇不奇妙?你现在觉得更好了,不是吗?你坐在旁边的朋友也想要得医治,不是吗?

往这边四处看一下,先生。你全心相信吗?你想要那个肿瘤从你鼻子里出去,不是吗?阿们!奉主耶稣的名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阿们!
坐在他这边的女士,你对此是怎么想的?你也全心相信吗?好的。你有喉咙病,不是吗?那么,奉主耶稣的名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阿们!
这使整群人都得医治了。让我们说:“赞美主!”每个人都相信。要对神有信心。
姐妹,来吧。嗯,贫血、糖尿病、心脏病。去得痊愈,姐妹,奉主耶稣的名。
让我们说:“赞美主!”是的,要对神有信心。
57

坐在那里的先生,你的心脏病刚得医治了。是的。坐在那里的第三个人,站起来。你有心脏病,是吗?它刚离开你了,先生。现在你回家得痊愈,奉主耶稣的名,阿们!不要疑惑,要有信心。

好的,过来,先生。你不想要那哮喘好吗?你不想那病好吗?去相信主耶稣基督,接受它。让我们说:“赞美主!”要有信心。
过来,女士。你信吗?你相信神差遣他的恩赐医治你吗?你信吗?好的,你需要从各各他输血。你有贫血。奉耶稣基督的名上前去得医治。就在这里,要有信心。
女士,过来,瞧这边。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信吗?你的心脏病刚离开你了。回家去,奉耶稣的名得痊愈。赞美归给神!
后面的年轻人,你想要肺结核得医治吗?你想要吗?奉主耶稣的名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阿们!阿们!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好的。
58

这个女士聋了。请你们低头。全能的神,生命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将你的祝福降在这妇人身上。你受死要救赎,你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你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你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你向耳聋的灵说话,它就听从你。永恒的神啊,垂听你谦卑仆人的这个祷告,我今晚在这里以神医治的能力代表你。垂听你仆人的祷告,愿这拘禁妇人的鬼魔,摇动她,从她身上出去。

你这鬼魔,离开这妇人。奉耶稣基督的名,从她身上出来。
听见我吗?好的。你得了并发症,你有各种问题。你现在能听得清我吗?你现在能听见我吗?现在听见我吗?你得医治了。下去讲台,得痊愈。你得医治了。
让我们说:“赞美主!”
好的,过来,女士。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你信吗?你得肾病很久了,不是吗?下去讲台得痊愈。耶稣基督使你痊愈。
让我们说:“赞美主!”阿们!他在这里医治人。你们相信吗?要有信心。
59

你全心相信主吗?如果你信,你就可以回家。你就再也不用摆弄你的褥子和担架了。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阿们!就是这样。把褥子拿开。就是这样。好的。你相信耶稣基督吗?把她的担架拿开,因为坐在那里的其他人要得到医治。

要敬畏。瞧这边。全心地相信。
好的,先生。你相信吗?你的心脏病离开你了。你可以离开讲台。(是我们的最后一个,等等。)只要好好地走下讲台。
你全心相信吗?瞧底下,对你们没有……瞧这边。
坐在那里有胃病的先生,你怎么样呢?奉耶稣的名站起来,得医治。
你旁边的人有痔疮,不是吗?奉耶稣的名站起来,得医治。
有关节炎的女士,如果你想相信主,就奉耶稣的名站起来,得医治。
你们所有剩下的人,你们相信主吗?怎么样呢?主在这里。站起来。举手,接受你的医治。
撒但,奉耶稣基督的名,从这些人身上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