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508 信心就是实底

1

谢谢你,弟兄。不,我不想有辨明人心的事。晚上好,朋友们。我们很高兴今天下午又回来,哦,是今天晚上,今晚作为传道人的晚上,这是我一直以来答应你们大家的。我们很抱歉明晚是我们最后的晚上,但我……我们还需要继续前行。我刚遇见了明晚之后要上来这里的另一个人,就是该隐牧师。他从星期四晚上开始聚会,一直下去:保罗·该隐。我相信是该隐,是该隐,该隐,C-a-i-n。

2

我想到昨晚我差劲的语法,我对昨晚所说的东西感到非常抱歉。我必须为那差劲的语法道歉。我不是有意要说“那鲸鱼把他呕了出来”,我没有……我今天对那种说法感到很丢脸。我自己注意到了,我不是有意要那样说的。我也许整个人太激动了,没有注意到我在说什么。所以我对此感到抱歉,我不是有意要那样说的。

3

我们大多数人经过上个星期,或经过这个星期,我已经有了一群非常可爱的会众。我们期待明晚成为我们的……我们相信它将是这次复兴、就是现在正在进行的复兴的最伟大的晚上。如果我们可以,明晚我要试试,看我能向多少人传讲。接着是后天晚上,呐,之后该隐弟兄要接手过去,向人们传讲。

4

之所以在,是我想让牧师们和本地传道人在人们面前……

神的医治,关于神的医治,很多时候被人完全误解了。就是只有某个特定的人才有权利为病人祷告,病人才会得医治。但这是被曲解的。每个相信神医治的人都有权利为病人祷告。瞧?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个传福音的,而是给任何人的,每一个人。
5

今晚这里有一群优秀的传道人。如果他们不是当地教会的牧师,我相信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神会让他们去到事工场的某处为病人祷告。如果我有任何办法或任何权柄差遣他们,我肯定会很高兴这样做的。因为他们每个人出去,都会进入一群有需要的人当中,有人肯定会在某处得着医治。如果只有一个人得医治,那就是那个人。嗯,如果那个人就是你,会怎么样呢?瞧?

6

我在林赛弟兄的报纸“医治之声”上注意到,那里有许多人,许许多多的传道人。我想,任何想要在报纸上被发表、想要做正确之事的传道人,肯定都可以在报纸上有一个日志。我想那是林赛弟兄办报的方式。

我注意到报上一直刊登着许许多多的人。他们每个人在报纸上都有一处刊登着当他们为人们祷告时,不同的人得了医治。所以,我把所有那些人聚在一起,岂不就成了一场大聚会吗?那将成为一场真正的聚会。我们一个人不可能为所有的病人祷告,我们需要许许多多的人,更多的人。
7

我相信神在这次聚会中,有许多人,许多的传道人还没有在他们的教会里全时为主做工。我想到牧师,如果他被呼召作一个牧师,那他就应该是牧师。我想要所有的人都知道,那牧师有跟其他任何人一样的权利为病人祷告,有同样的权利。

8

医治:世上没有一个人……呐,要认真听这点。世上没有一个人能为你做一件事来达成神的医治,只有让你相信耶稣已经做成的事,瞧?

人们说:“我手上有医治的能力。按手……”那是错的。没有像那样的一回事。呐,你要让那东西远离你。当有人那样说时,你知道他们是……
他们可能是真诚的,但却在无知地解释神所说的神的医治。是的。因为没有人,不管他是谁,没有人能做到耶稣已经做成的事。因为医治是在救赎当中,是被赎回的祝福。其中一个就是神的医治,而耶稣已经在各各他为医治付清了代价。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接受它。
9

不管我多想为你一个罪人祷告,我的祷告可能会帮助你,我的劝慰可能会帮助你。但我不能赦免你的任何罪;神已经赦免了,你必须在基督里接受它。当耶稣死的时候,就神而言,他拯救了每个人,因为他付清了人类救赎的全部赎价。我们只要……

10

呐,不要认为我是个相信每个人都得救了或会得救的普世论者;我不是,不,先生。我相信所有那些……就神而言,每个人都是得救的,因为耶稣死的时候已经为罪付了全部的赎价。

呐,除非你接受它,否则它就不会对你有益处。瞧?你必须接受它。不是你哭的多努力,不是你乞求了多少,不是你劝说了多少,而是一颗向神降服的心,带着信心相信他已经做成了这事。
甚至我们的祭坛呼召,领人上到祭坛周围,他们在圣经的时代并没有那样做;那是我们人的遗传,起源于卫理公会教会的形式化。但是,瞧,它是件好事。我不喜欢不流眼泪的悔改;我喜欢看到有人上来,真的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难过,是真心实意的。
但不管你祷告多少,你永远得不到赦免,除非你相信你得赦免了,然后你承认你得赦免了,并活出你得赦免一样。
没有人会知道,不管你哭喊多少,不管你祷告多少,不管你叫喊多少,不管你说多少次方言,或不管你做什么,你仍然不知道,直到圣灵的果子在你里面作见证。因为“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是的。“凭着他们的果子。”
11

必有一个被救赎的身体。我们许多人说:“哦,那个人会在那里,因为我听见他们叫喊和赞美主。”有时候我们喜欢以那个方式接受一个人,但那不是耶稣所说的话。有时候我们说:“哦,他们会做到的,因为他们被大大地充满了,他们说方言了。”那仍是错的。那没问题,但它仍是错的。叫喊也没问题。但你进入那里的唯一方式是藉着圣灵的果子。“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12

一棵树上可能有桑树皮,但如果它在结苹果,那它就是苹果树。是的。它是苹果树,因为苹果树或那棵桑树里面的树液、生命被转变成了苹果树的生命,正在结苹果,以某种的……

不管你产生什么样的外面的明证,只要这里面是圣灵,它就会结出圣灵的果子:长久忍耐、良善、温柔、耐心、温和、信心和节制。
撒但可以复制任何恩赐和任何彰显,但他不能爱。神就是爱。没错,瞧!撒但不能爱。
你看见一个人谦卑、有爱心、善待他的邻居,是个好公民、好伙计、好人、基督徒,充满爱心和谦卑;你观察那个人,瞧?是的。他很善良、仁慈、忍耐,你可以谈论他,没问题,他会原谅你,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在那里,那是个真实的人;要定睛看他。瞧?那个人结果子,他是个榜样。
13

但不管他怎么在教会里叫喊,他怎么做这事、那事或别的,他仍然没有得到那个,保罗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我若拥有所有其它的东西,有足够的信心移山,又明白神一切的奥秘,我若上过所有的神学院,知道这一切的事,在这边和那边上下起伏,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

14

不久前,我的小女儿打电话给我,是另一次当我在这里的时候。那给了我一个想法。她说:“爸爸,我想要你回家。”

我说:“亲爱的,我从德克萨斯州寄了一个小洋娃娃给你。”她说,她才四岁;我说:“我寄了一个小洋娃娃给你,亲爱的。”
她说:“爸爸,我收到了。”我说,她说:“我想要你回家,爸爸。”
我说:“哦,亲爱的,我从查塔努加寄了一只小兔子给你。”
她说:“我收到了,爸爸。”但她说:“我想要你回家。”瞧?
我说:“哦,亲爱的,爸爸……”
她说:“爸爸,我爱你,我爱你给我的礼物,但我要爸爸。”
15

是那样的。所有这些恩赐都是很好的,但我要天父。我爱这些恩赐:医治、彰显、赞美神、叫喊、医治、说方言、翻方言、所有不同的恩赐。我喜爱坐着观看它们。我没有那些恩赐,但我喜爱观看它们在教会中运行。但最重要的是,我要耶稣。我要他。他的恩赐是好的,但我要这位赐予者在这心里面。瞧?没错。

16

所以,保罗说,没有赐予者,要他做那些事也是可能的,“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瞧?没错。

呐,要彼此相爱。你们所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彼此相爱。当你们彼此相爱时,你们就会爱神。瞧?你们彼此相爱,就会爱神;因为神就是爱。
一个在爱里行走的人,就是在生命里行走。完全的爱除去一切的惧怕。如果你能照神的道来接受神,对此一点也不惧怕。说:“主啊,我爱你;我知道你会回答,因为你向我应许了你会,我知道你会这样做。”瞧?这就把一切的惧怕除去了。
17

呐,今晚我像这样讲一会儿,是叫你们知道聚会中正在进行和发生的这些事只是印证了神的同在就在这里。

他是……他不局限于我的祷告或牧师的祷告,或这会堂或世上其它任何地方任何相信神会垂听祷告的人以及神应允的人。一个人可以站在这里,被神赋予很大的恩赐,然而他们却不能为你做任何事,除非你先相信他们能做这事。
18

在我表达那个思想之前,我想读一些经文:《希伯来书》11章1节。

1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呐,信心是实底。呐,它不只是一个伪装或想法,而是一个真正的实底。它是某样跟身体其它任何感官一样真实的东西。有这五个控制身体的感官,还有两个控制里面的人的感官,那就是信心和不信,是给里面的人;看、尝、摸、嗅、听是给外面的人。
19

呐,我相信一次我在这里有一个演示,并且告诉你们不同的感官是怎么运行的。

比如,就像凭信心,你可以说……呐,你看不需要靠信心。你说:“那件衬衫是白的。”你们每一个有正确视力的人都知道这点,如果你的感官正确,它会说衬衫是白的。
呐,他们说,信心……“眼见为实。”多少人听过那个说法?“要是我看见,我就相信。”哦,我可以向你们证明,那是错的。那是错的。眼见只是一个……
20

考普牧师,过来这里一下,如果可以的话。站在那里,注意这个演示。站在这后面。我要你注意看眼见是不是为实。

呐,我相信有一个男人站在我面前,穿着西服,蓝色的西服,他的西服翻领上有一朵红玫瑰。
多少人,多少人相信我是对的?现在让我们看看,相信这个吗?我说错了,是康乃馨而不是玫瑰,但我……[原注:考普弟兄说:“那么,眼见不为实。是吗?]是的。
多少人相信那人站在我面前?让我们看看你的……你知道他站在我面前。好的。呐,我知道他也站在那里,因为我能,我能看见他。我的眼睛是正确的,我相信我的视力。我为我的视力感谢神。
曾经一个时候我瞎了,瞎得太厉害了,我只能辨认物体,他们必须得领着我。我的眼睛现在是20/20,因为耶稣基督医治了我。我相信我的视觉。
他站在那里,因为我看见他。
21

现在我是完全不可能看见他的,对吗?我背对着他。但他仍在那里。你想跟我争辩他不在那里吗?你只是试图要驳倒我。你不可能驳倒我。呐,那是同一个人站在那里。为什么?

我注意到他手里有一份报纸;它仍在那里。瞧?
那是同一个人。虽然我没有看见他,但我知道他在那里。我怎么知道他在那里呢?我感觉到了他,对吗?那么,眼见不为实,是吗?在这件事上,感觉为实。我要跟你争辩没问题,那是考普弟兄。
22

呐,我要你开始说话,当我告诉你时,你只要重复一节经文。

呐,我没有看到考普弟兄,我没有碰到考普弟兄。开始引述一节经文。[原注:考普弟兄说:“《启示录》1章7节。”]考普弟兄站在那里。我没碰到他;我没看见他。你想跟我争辩吗?我知道他站在那里。为什么?我能听见他。所以,眼见不为实,是吗?所以,忘掉这种说法吧。神祝福你。
看到吗?不,视觉只是其中的一个感官。视觉、味觉、触觉、嗅觉、听觉,那是……神从未打算让人借着那些感官来认识神。最初神照他自己的形象造人,神是个灵。《约翰福音》4章:拜他的必须在圣灵和真理中拜他。
23

但后来当人被放进人的肉身中时,神赐他五个感官来接触,不是来接触神,而是接触他在地上的家。这些东西,身体的感官,只是宣告或接触地上的东西,不是接触天上的东西。

你里面的人是个灵,有两个感官:信心和不信。
24

呐,注意。信心是实底,就跟我的视力所见的一样,跟我的感觉所感受的一样,跟我的听觉所听的一样,嗅觉也是一样的。瞧?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未尝、未摸、未嗅、未听之事的确据。明白我的意思吗?它们是直接的。

25

呐,要说这话,我感到有点糟糕,不得不这么说:到讲台上来的大约百分之九十的人有的是希望而不是信心,瞧?你只是……

我听见人们上来说:“伯兰罕弟兄,我拥有这世上的全部的信心。”哦,那就好多了。是的。
耶稣从未质疑过:他回来的时候是否会得到尊重吗?他从疑问过他会不会遇见圣徒;他从未疑问过他是会不会遇见公义;但耶稣疑问的不是他会不会遇见,而是我竭力要坚持的东西。“我回来的时候遇得见信心吗?”
26

信心,你必须相信。基于相信,对神的医治,信心能稳健和明智地奠基的唯一方式是基于神书写的道。这是根基。

我很没文化,但我相信,如果人愿意坐下来,不只是想争辩,而是愿意像一位弟兄一样,我不相信这个国家有任何一个主教,在我借着圣经解释了之后,还能否认神的医治的。我相信我可以证明,如果现在没有神的医治,当你死了时,你就永远完了,对你来说什么也没有了。这医治是我们得赎的定金。这是……
27

我们有了自己救恩的定金。救恩是身体和属灵双方面的。当一个妇人摸耶稣衣裳的衣角时,耶稣告诉她,说:“你的信心救了你,”身体上救了她。她身体上得救了;她有血漏。她相信若是她能摸到耶稣,就必好了。

呐,那是她的信心。耶稣能讲解的唯一方式就是这样说:“你若信我能,我就能。”对吗?“你若信我能做这事,”对吗?当瞎子进来时,他对瞎子说,他说:“你们信我能做这事吗?”
他们说:“是的,主啊。”
于是他摸了他们的眼睛,说:“照着你们的信心(对吗?),为你们成全了。”
28

现在,我要你们仔细注意这点。神本来不需要有这点,但似乎他总是要有某个可以让人们仰望的物体,某个像铜蛇一样的物体。

呐,他们本不需要有那种东西,他们本该相信神。但为了有一个纪念,就有了一个赎罪祭,或有一个赎罪祭要来,铜蛇讲的是……蛇讲的是罪;铜讲的是审判,已经受审了;铜蛇代表铜坛:罪已经被谴责和审判了。
就像以利亚上去观看一样,基哈西说:“嗯,天空像铜一样,”审判。铜讲的一直都是审判。铜蛇,蛇讲的是罪。它被钉在杆子上,表明有一天因为双重的原由,罪要被钉在杆子上、树上。
当铜蛇在旷野被举起时,是为了赦罪和身体的医治。对吗?耶稣说:“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为了同样的原因。一个是预表,另一个是原型。你是要说预表比原型还更有祝福吗?不可能。
29

所以我不……我们不需要进入那个话题,因为你可以跟这些传福音的和牧师等人探讨那个,直到你知道它是真理。医治是在赎罪祭中。

医治,疾病是罪的属性。当耶稣杀死罪,或赎罪时,他也赎回了一切的属性。一切在堕落中引起的,耶稣都赎回了。
哦,这使我们感到我们的卫理公会骨头被挠痒了。瞧,我不想再开始传讲了。所以,瞧。
30

当铜蛇在旷野被举起时,它是作为一面大旗,神说凡仰望这蛇并相信的,他们被蛇咬的就必得医治,导致被蛇咬伤的原因是,他们抱怨摩西和神:犯罪了。

神为罪做了一个赎罪祭。在那里,他们的疾病是他们的罪的一个属性。你看到吗?正在杀死人们的蛇咬是他们所犯之罪的一个属性。当神为他们的罪做一个赎罪祭时,它带来了属性-他们的医治。明白我的意思吗?
当耶稣赎罪时,他也赎了疾病。“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使徒说:“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过去式,已经)医治。”它已经成就了,代价已经付清了。
31

呐,人们上来,仰望那赎罪祭,就得了医治。不久,那东西对人们来说成了偶像。先知跑进去,把那东西拿出去,打碎了,因为人们在敬拜的是那蛇,而不是铜蛇所代表的神。

所以,后来神为人们预备了另一个方式。他让一位天使在某个特定的季节下来,进入水池里,搅动水。你们记得这点吗?谁先跨进水池,无论他们患什么病,都会得医治。瞧?
为什么他们不能以别的方式得医治呢?但他们必须要有某样他们能看见的东西,某样他们能相信的东西,某样你的眼睛能看见的东西。是的。
32

在那之后的日子,耶稣来了。他是神的大旗;他被举起了。他升上了高天,将恩赐赏给人。人们接受了圣灵的洗,他自己被造成了神。

呐,那听起来并不太好,但那符合道。一个从神的灵而生的男人或女人是神的一部分,阿们!你们是神的儿女。耶稣岂不是说:“你们的圣经上,你们的律法岂不是写着你们是神吗?”现在不是要赦罪,你们是神的儿女了,取决于你的信心。
33

这位神,回到起初,他让世界、月亮、众星转动,从非显然之物造了它们,或者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从那些东西出来……神从哪里得到物质创造呢?他说话,藉着他的道世界便出现了。他说:“要有,”就是那样:神。神的一部分居住在每个重生的基督徒的心里,哈利路亚!然后神说了什么?“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就是这样。

神,在五旬节降临了。圣灵仍在降临。是的,
34

人们重生了,被造成了新人,被圣灵印进了神的国里。基督的生命进入他们里面。他们所有喝酒和不道德的习惯等等都出去了。

神的爱好像一个公证人:拿一个印章印上去,直到那个印章的铭文被印在了证件的签名上。哦,当基督把你的名字签在生命册上,圣灵把它印在那里,直到基督的生命成形在你里面(哈利路亚!),成为神。男人女人是神的儿女。我们将来如何,还没有显明,但我们知道我们必要像他。因为我们必得见他的真体,有一个身体与他荣耀的身体相似。我们正在等候我们完全的救赎,阿们!你们相信吗?
35

我们的身体在叹息,我们有一份基业。我们现在是儿女,是承受天国的,哦!是众王和祭司,为神献上灵祭。

祭司要做什么?献祭。灵祭是什么?那正是这些儿女所献的,他们就是众王和祭司,虽然还没有全部得着,但他们正在献祭,给神献上灵祭:就是我们的嘴唇向他发出赞美的果子,阿们!我们嘴唇的果子。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没觉得好像要赞美神。”那正是要献上祭物的时候。无论如何要赞美神。众王和祭司,儿女献上灵祭,我们嘴唇的果子,赞美归给他的名!
36

当我们叹息,蒙着这谦卑帐棚的帕子,我们有了完全、彻底得赎的定金,就像起初神在伊甸园里创造亚当时我们的样子。我们藉着圣灵的洗预先尝到神的荣耀,从神的面前来的更新来浇灌教会,使教会在恩典中成长。当我们病了时,我们有了救赎、祝福和基督受死的属性。神的医治对我们就像预先的迹象,有一天这必死的要穿上不死的。是的,先生,阿们!哦,太奇妙了!他在这里要做这事。荣耀!

[原注:一位姐妹说方言,另一位姐妹翻方言。]耶稣……[另一位姐妹说方言,另一位姐妹翻方言。第三位姐妹说方言;第三位姐妹翻方言。]
37

主是应当称颂的。呐,这位圣灵已经说话了;是该叫祷告队列的时候了。这些传道人站在这里;这是传道人的夜晚。我很感谢主,听到那个信息证实我所说的东西反馈回来。我要读一下……

有多少人认识台上的这些传道人?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你们认识这些传道人吗?这里有多少人认识坐在这里的这些人,他们是神基督的传道人?没有太多的人。哦,他们是神的儿女。这是我们被交给他们服侍的晚上,当他们为人们祷告时,神会祝福,会医治人们。
38

我现在想再读一些道。听听从我们救主嘴唇出来的最后信息,然后相信:从《马可福音》16章14节读起。

后来,十一个门徒坐席的时候,耶稣向他们显现,责备他们不信,心里刚硬,因为他们不信那些在他复活以后看见他的人。15 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全世界去,传福音给一切受造的听。
39

呐,许多人只是称它是道。道是对的。但神迹随着道。保罗说:“福音临到我们,”类似这样,“不独在乎道,也是藉着圣灵的大能和明证。”呐,要证明那是他正在讲的话,听着。

……传福音给一切受造的听。16 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17 信的人必有这些迹象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18 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19 主和他们说完了话,他就被接到天上,坐在神的右手边。20 他们出去,到处传讲。主和他们同工,用迹象随着,证实这道。阿们!
40

这里有多少人参加了这个星期的其它聚会,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会堂到处都是,各个地方?你们看到了圣灵已经做成的事,是吗?就在这里,在这讲台边,有个残疾了五、六十年以上的人。伤残者站起来了,正常健康地走出了会堂。那些从小就瞎了的人,不只是神话般的想法,而是恢复了视力离开的。那些事,圣灵在这里,每次都完美地揭示了人们心里的秘密,说出了每个人的疾病以及他们的问题所在,对吗?是的。

41

呐,那不是因为我在这里;那是因为主在这里,瞧?他在这里。呐,他今晚在这里。

我们一直叫,大约有五十个人,但今晚这里有多少人要接受祷告?我想看看你们的手,我不管你在会堂哪里。也许有三、四百人,可能有五百人要接受祷告。
42

呐,今晚当我宣布时,今晚,我相信每个人都想要有机会。当一个人累了时,另一个人可以站起来。趁着还早,我相信我们此时可以开始为每个想接受代祷的人祷告。我要你相信我,坦诚地说,亲爱的基督徒,我几乎不……

你可能不喜欢我,但我看不出你怎能不信我告诉你们是真理的东西。那是……你可能不喜欢我。你说:“呐,我不喜欢。我猜伯兰罕弟兄没问题,但我就是不喜欢他。”
哦,那是……那是你的……不管你想什么,我想要你喜欢我。
43

若有任何人是我不喜欢的,嗯,我会尽力跟他们和好。我会尽我所能地忠诚,举止像个基督徒,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任何地方。无论我去哪里,我总是尽力做正确的事,尽力活出我所讲论的、谈论的。我宁愿任何人给我活出一篇道,胜过给我传讲一篇道。因为我们是书写的荐信,被众人所念诵。我宁愿活得正确,让我的名字在天上清白,让我的主可以说:“他是个基督徒,”人们也说:“他是个基督徒;我不知道我曾见过他做过一件错事。”类似那样……

44

呐,如果我有,如果我在你们眼里蒙恩,我相信神已经藉着我这三个星期所见证的事向你们证明了:我已经为真理作了见证。神来到我背后,见证我传讲了真理。对吗?呐,那是毋庸置疑的。那是真理。我一生从未努力表达我对人们的感受,我现在只是尽力让你们相信我。

45

我这样说,亲爱的基督徒,如果你要……呐,如果你在这里是个罪人,你愿意承认自己的罪,或者如果你一生做了任何错事,如果你祈求神赦免你,然后过来这里接受祷告,全心相信神会医治你。不管你有什么问题,当你到了这台上……哦,如果你是个……如果你瞎了,按手在眼睛上,当手按在你身上时,你说:“主啊,我接受我的视力。”如果,如果这人聋了,或耳背,坐在旁边的人可以教他们,告诉他们,当他们经过讲台时,把手按在耳朵上或什么的,当他们到了这里时,说:“主啊,我接受我的听力。”

那些生病的人,你们许多在这里的人,医生已经无力援助了。医疗救护帮不了你,特别是心脏病、癌症和类似的病。
他们正在努力尝试医学。我为他们祷告。过去的日子,没有一天我不祈求神在某处指引人们的手去找到某一样东西来帮助这些人。我不相信我们作为基督徒,却不那样做。是真的。你能想象某个可怜、患病的人,有人能做一件事来帮助他吗?你说为医学祷告吗?是的,先生。我是那个意思。
46

现在,要让你的心向着神。呐,神自己用过治疗方法。以赛亚去,拿了某块由无花果制成的膏药,贴在希西家身上,医治他身上的疮。有许多东西浸在水里。耶稣拿泥抹一个人的眼睛,泥,那药物等等就是从这东西来的。

药物不医治人。没有医生会说药物医治人。药物只是辅助自然。神才是唯一的医治者。是的。
呐,耶稣来到地上时,就有许多的医生;他从未谴责过其中一个医生,从未对此说过什么。他们是好的。我们所生活的日子,有几十亿的人,地上满了病菌和疾病,如果我们没有这些东西,我们能怎么办呢?[原注:磁带空白。]
47

所以,亲爱的基督徒们,如果你有一颗人的心,就让我们看正确的东西。呐,吃药或任何东西若妨碍你的信心,就当远离它。瞧?但我要告诉你们……

呐,我知道你说:“哦,我认识一些嘲笑神医治的医生。”
我也认识,我也认识一些嘲笑神医治的传道人。是的。他们许多人嘲笑它。坦白地说,我要对你们和我的圣经诚实,在神的医治上,我发现不信的传道人比医生更多。因为有许许多多优秀的医生来到我的地方接受祷告。我们坐在房间里,坦率地交谈。我还从未听过一个医生不是告诉我:“嗯,伯兰罕弟兄,我相信,”特别是一个外科医生说:“我已经把人们入殓了,他们刚停止呼吸。我们推他们下去,不久他们又开始呼吸,他们在那里又开始呼吸,好了。是什么做到的?”他说。
我说:“是神。”
他说:“你是对的。我们可以切除一个破裂的阑尾,但我们不能医治被我们切除的地方。神必须做那件事。”
一位牙医可以拔掉一颗牙齿,但谁医治那牙槽呢?
药不建造组织。药只能保持组织清洁。医生可以接上你手臂的骨头,但他不能制造医治手臂的钙等东西。必须神来做那件事。是的。
48

就像五旬节派教会的领域……哦,我不想说这话,你可能不那么爱我了。但如果你压住狂热,让它清洁清楚地运行,外面的这个世界就会渴求你所得到的东西。是的。如果你将得救的人数天天加给教会,而不是中断你的小宗派,互相争吵,教会很久以前就进入荣耀了。是的。阿们!是的。阿们!谢谢。

49

那是我事工的唯一目的,就是看到神的教会被焊接在一起。瞧?别人信什么,没有任何影响,那没问题。

如果你从神的灵重生了,你就是一个基督徒,瞧?因为你重生了。瞧?但你必须重生;必须从圣灵而生,圣灵必须进入你的生命,使你成为基督徒,给你盖上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
只要你生活正确,保持他与你同在,你就必成功,《以弗所书》4章30节:“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下一场复兴吗?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是的。
50

圣灵作见证,接受你,神接受你,把他的印盖在你身上,给你烙印。

我牧放过一些牛群。我记得在烙印的时候,我们常领一岁的牛进来。我们会出去,用绳子把它们捆在地上,按住它们,拿一大块烧红的烙铁,出来印在牛身上;牛会喊叫,喷一会儿鼻息。但是弟兄,它就被搞定了。我们知道它属于谁了。
51

有时候有人必须去那边,到处钻一会儿。但当圣灵从你身上烧掉所有的魔鬼时,你就知道此后你站在哪边了。是的。

去掉牛身上的束缚,它几乎要发疯似的奔跑,但它被烙印了,弟兄。
我告诉你,我见过他们从祭坛起来也有一阵奔跑,拼了命地奔跑。但他们被烙印了。
当圣灵把你印进神的国里,就会有一件事发生,只要你活着,你就会记得。是的。不管你在哪里徘徊,你仍会记得这点,你会……如果此后你不事奉神,你就会被缠住,直到你死的日子。是的。
是的,就像从方舟飞出去的鸽子。它出去,找不着落脚之地,就飞回来,敲方舟的门。它飞回来了。
52

呐,神应许和所行的迹象,就是……就是圣灵在这里跟人们同工。呐,他就在这里,知道你心里的一切,知道有关你的一切。他现在就在这里。

53

呐,瞧,医治一个人,我无法做到,没有人能。耶稣不能医治一个人,除非他们先相信他是基督。他里面没有能力,除非他们相信他里面有能力。

一次有个人,他们有些好奇心。他们拿一块布蒙住他的脸,用苇子打他的头,说:“呐,你若是先知,就说预言,说打你的是谁。”他甚至从未开口说一个字。他没有给任何人当小丑。不,他是神的儿子。
但一个可怜卑微的女人,她真地相信耶稣,得了血漏,她溜进人群中,摸了耶稣的衣裳,耶稣说:“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
这就是就近神的态度。当你今晚上来时,若他不是传道人,你怎能听道呢?传道人若不奉差遣,怎么能传道呢?
呐,我要你们意识到我在这里的首要原因,就是要向你们介绍神的奇迹。
呐,若不是我知道你有什么问题,你不可能来这里。你不可能站在这里。
54

我坐在桌子对面,跟几个传道人交谈,当时我正在吃饭,跟他们在桌上吃饭,我走到外面,拥抱他们,神告诉我说他们正生活在淫乱中。

他说:“伯兰罕弟兄,请不要,别求神……”等等。
你无法阻止那个。那是神赐给我的一个恩赐,那是我的恩赐。我要照我所知道的谦恭、可敬地使用它,只是为了荣耀神。他让我知道的一切,我都要用来称颂他。明白吗?
55

但我可以站着,一直为你祷告到明年这个时候,但如果你不先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的医治者,那就对你一点益处都没有。如果站在这里的这些传道人任何一个站在我的位置上,你上来,相信神垂听他们的祷告,你也照样会得医治,就像耶稣自己站在这里为你祷告时一样。

这话甚难,不是吗?但它是真理。主把他拥有的一切能力和权柄都赐给了教会,而你却害怕将它付诸行动。现在你们信吗?
56

呐,瞧,如果神已经证实了我说的话是真的,我要问你们一件事。来过讲台这里的每个人,如果我站着跟他们谈一会儿,一路回到他们的生活中,把那些事捡起来,带下来,带下来,说出他们生活中做过的事,以及他们有什么病等等,完全准确的……对吗?如果你们所有人在这里对其他人是一个见证人的话,请举手,如果你看见过……就是这样。在任何时候的任何聚会上,在任何地方,自从四年前我做了这个声明,就一直是一样的。你们参加聚会、不同聚会有很长时间的,请举手,看,在其它聚会上的,到处都是,任何地方。瞧?呐,这表明这里有某个超自然者。不对吗?

57

呐,看看已经得医治了的人们;看看已经发生的事;看看这位老弟兄,议员(他今晚不在这里),残疾了六十六年,腰以下都瘫痪了。他曾跟比利·信德、所有那些了不起的人坐在大聚会上,一直到跟保罗·雷德、雷德加和历代那些教导神医治的人在一起。那些人,弗里曼先生、奥格尔维和那许多传讲神医治的人,他们站着为他祷告了等等。但他还是抓不住。

后来他进来时,我走进这里,我一生从未见过或听过这人,我看见那异象来到那里,看见他像是在高等法院等类似的地方说话。我在想那是哪里。
我四处看了一会儿,对躺在这边的一个黑人小女孩说话。过了一会儿,我看见一个医生站在那里,头顶上顶着什么东西,我就开始描述,那女士开始哭泣起来。
我回头看,就看见了异象,看见这人走出去,这人说:“哦,如果神在这里,知道我从前的生活,这就是真理。”他扔掉拐杖,完全正常地行走了。那是在二月。他每天晚上都在这里。但今晚,他今晚有演讲,他明晚会再回来。
58

我相信,他写信给每个国王、议员的每个州长、总统、邱吉尔和他们所有的人,把他的见证寄给他们。我猜想英国的乔治国王把他的见证寄回来了。我有一份乔治国王感谢我祷告等等的影印本,他的多发性硬化症得了医治。这国家其他了不起的人成就……

59

呐,我竭力真诚,我尽力照着我所知道的那样真实。

呐,我的基督徒朋友们,现在请接受我的话。呐,我现在是基于神的天使的权柄说话,他在台上离我越来越近;基于耶稣基督默示人所写下的神的道。如果你们任何人经过这队列,这些人和我自己站在这里按手在你身上,你相信你会得医治,你会是个健康的人。呐,如果你能相信,如果你不能升起足够的信心,上来试试,无论如何要承认它,持守它,直到它成就,明白吗?
60

呐,你们相信我告诉你们的是真理吗?所有的荣誉都归给全能的神,我所传的福音,坚定地集中在神的道上。主现在所赐的这个迹象就是要应验他所应许的:“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61

呐,你们这里的传道人,当你去为病人祷告时,你也许永远不会,也许不会到我的年纪,决不再有这些事;不要尝试,除非你知道是神在说话,因为有事情会发生。但你们是传道人;你们是神的儿女,人们病了。看看那里有几百个。出去,去,为病人祷告,让他们开始,建造信心,按手在他们身上。你有权利宣讲它。你们每个人,去奉主的名做这事。瞧?去到路上、篱笆和小路那里,各个地方,宣讲这个福音。

62

你们许多在底下的传道人,你们进来迟了,没有在台上露面,也去做同样的事。出去某处,甚至你们妇女,在你们的邻里,去医院里,为病人祷告,相信它,操练你的信心,在耶稣来之前赶快为神的儿女做一件事。

呐,不要说:“哦,伯兰罕弟兄,也许我不能够说出他们心里的秘密和所有这些、那些或别的。”
你不需要。你不需要那样做。你为病人祷告。这是一个有默示的传福音的事务。你必须生在一个迹象下才能那样做。你必须被奉命才能那样做。你必须被分派去做一件特定的事。也许那早在几千年前就赐下了,我不知道。
63

但现在,那跟医治没有关系,它并不使任何人比其他人更公义。那是一件事:我要对你们真实和真诚。当我在审判时站在那里,我必须面对我所讲的话。瞧?不要试图模仿。

如果这人为人祷告,揪住他们的耳朵,跳上跳下,尖叫,不要试图模仿他。主告诉你做什么,就去做。如果他说去医院,跪下来,静静地祷告,你就去做。如果他告诉你过去,在会堂里为某个人祷告,他们在这里病了,我们的聚会正在进行,你就走去那里,为他们祷告。是的。
64

那是个恩赐,圣灵的恩赐。九种属灵的恩赐运行在身体里。今晚可能是在这人身上,明晚可能是在那人身上,在那里的人身上。你照着圣灵说的去做。因为它是恩赐,在身体里的九种恩赐,运行在各处的身体里。身体应该互相效力,调和在一起。我们把所有的渣滓除掉,也会成为那样的。阿们!所有的差别……

65

呐,愿神祝福你们大家。呐,我相信我儿子今天在这里发了祷告卡。我相信他发了五十张。Z,他在哪里?我想比利发的是Z1到50,是的。对吗,保罗?Z1……

我叫他保罗的原因,在家里,在印第安纳州附近,我的名字也是比利,他的也是,他的名字是比利,所以我得叫他保罗,人们就知道我们讲的是哪个,是谁。
呐,他发了五十张祷告卡。我想让那些人……
呐,让我们看看,在这些褥子和担架上的,这里多少人有这些卡的?我此时只看见担架上一个。我想你们今天下午没有进来。我们没有及时回来。但现在,我告诉你我们要怎么做,除此以外,我们要尽量为每个人祷告。
66

呐,这位躺在褥子上的女士,就一会儿。你有祷告卡,姐妹。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相信他在这里要使你痊愈吗?我要你看这边。作为一个传道人,我想尽我所知的谦卑地问你,我看见你那里有一张祷告卡。呐,我医治不了你,我亲爱的姐妹,但如果神允许我,我可以说出你的问题是什么吗?你相信吗?你相信那个吗?你相信神会让我那样做吗?姐妹,你知道,我对你一无所知,但我要你看这边,全心地相信。你信吗?好的。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我想让你跟我交谈,像主在井边一样。你明白吗?是的,你有几个肿瘤,不是吗?是的,你有。你是不是也有心脏病?对不对?好的。你最近一直非常疲惫,不是吗,姐妹?你为何不从褥子上起来,现在就相信地回家去吧。

67

她正在接受她的医治者和医治,从担架上起来。他们正在扶她起来,扶她一下。就是这样。阿们!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我们的天父。”呐,你可以全心地感谢主。
呐,那位女士有一张祷告卡。呐,这里有人还没有祷告卡。我要你举手,或附近某处你还没拿到祷告卡的。好的,就一会儿。好的,现在保持敬畏。呐,你们没有祷告卡、对我一无所知、在任何地方都跟我没有一点联系的,我要你来看这边,相信,在某处的。就一会儿。
68

是的,穿粉红色裙子、坐在那里的女士,你朝这边看,姐妹;你没有祷告卡,是吗?患有癌症,对不对?请站起来。现在回家去得痊愈吧,忘了你的癌症;它已经离开你了,姐妹。你没有癌症了。

69

你们相信主吗?你们有祷告卡的,Z1到50,在这里排队,按号码顺序,1、2、3、4、5,像这样排下去。当你为病人祷告,跟他们交谈时,你祷告得越多,你跟这人谈得越多,你对他们就知道得越多。

70

我要让我的传道人弟兄们站在我这后面一会儿,如果可以的话。

之所以我说一个没有祷告卡的人,你知道,他们有些人以为,看着这人所关心的祷告卡,说那是心理感应。但不是的。我选那些没有祷告卡的人。那不要紧。会众中的任何人都不会有一点影响;你们知道这点。人们来这里,说出他们小时候所做的事等等。对不对?那不是心理感应,任何人都知道;那是全能神的大能。
呐,如果你不相信,它永远都不会对你有益处。但如果你真的相信它,它就是给你医治。大家都保持敬畏。
现在,带那些持有祷告卡Z1到Z50的人上来。让他们按号码顺序排队,就在这里排:Z1到Z50。之后,当他们经过时,我们马上要让那过道里所有想接受祷告的人排好队,然后是这过道里所有想接受祷告的人,这过道里所有想接受祷告的人,以及那里所有想接受祷告的人。今晚领他们过来,为大家祷告。你们相信我们能这样做吗?你们要接受它作你们的医治吗?呐,只要让那些有祷告卡的人先起来。
71

好的,姐妹,你全心相信吗?你是不是得了肺结核,姐妹?你得肺结核很久了,对不对?如果神不在这里,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病呢?就站在那里,看着我一会儿,我想跟你交谈。

呐,你是个陌生人,你刚上来这里。当我打量你时,有某样东西从你那里说话。
我告诉你,姐妹,你还在担心太多的事,不是吗?哼?你以前就得过。对不对?后来你好了,但你害怕了,它又回到你身上。对不对?我要你今晚离开这里,全心地相信它结束了,你就必好了。你相信我吗?过来这里。
我们的天父,我们今晚祝福我们的姐妹得医治,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呐,瞧,姐妹,停止你的担心。离开讲台,去吃,靠主过快乐的时光,并得痊愈。
72

好的。大家现在都尽可能地保持敬畏。就一会儿。我想要恩膏降在我身上,然后我要让传道人像那样走到我周围,这样我们就能开始为病人祷告。

73

明晚,我们要所有人尽可能近地在这里排队,要作一切辨明的事,尽我们所能,好让……我们知道,圣灵必在这里跟我们说话。呐,他此时就在这里。但过一会儿,我可以感觉到恩膏深深地临到,然后它要去运行在人们身上。

好的,带病人过来。
74

你是病人吗,先生?好的。你看起来相当苍白;你一定是病了。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信,你信吗,先生?好的。你得了心脏病,不是吗,弟兄?现在离开讲台,拿撒勒人主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75

大家都保持敬畏,大家现在都尽可能地保持敬畏。好的,没有一个人……只要敬畏,呐,就一会儿。呐,大家都保持敬畏。

76

你好吗,先生?你爱主,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你有一个很好的灵,我的弟兄。神必祝福你。你所想的大事,即你可以摆脱那个肺结核,你可以全然好了,神会使你痊愈。他已经做了。所以你现在可以离开讲台。去你想要去的田地里,神祝福你,我的弟兄。

77

让我们说:“赞美主,”大家都说。带病人过来。

呐,你好吗,姐妹?呐,我们是陌生人,不是吗,姐妹?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他们给你一张祷告卡,卡上有一个号码,你照号码在那里排好队。对吗?神知道我不知道你写了什么在祷告卡上,我一无所知。我不知道。但我能够藉着神赐给我的这个恩赐知道你有什么病。你愿意接受吗?如果我能够藉着圣灵的大能,就是你此时所感觉到的……对吗?你有许多毛病。
此时当我看见你,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我看见它的异象。你走路奇怪,有东西……那是关节炎,不是吗?对不对?是的。是你血液里的酸,就是这个引起你……你僵硬等等,对不对?有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僵硬,特别是一大早你起来的时候。对吗?
你愿意接受我是神的先知吗?离开讲台,并说你好了。
78

传道人过来这里,过来。传道人在这里排好队。我不想在事发之前在那恩膏下太深了。好的。

神祝福你,我的大妈,并医治你。
79

现在让传道人过来这里排队。那个传道人、传福音的该隐弟兄在哪里?他从未把他的名字……是的,是个出类拔萃的祷告之王,该隐。如果他是,也带他来这里。让传道人在这里排好队,排两队,沿着这边排。所有人都在这边排好队,来这里排,是的,好的,就排在那里。

呐,你们站在底下队列中的人……呐,引座员,我要你们留意看队列。引座员,来这前面。我要你们留意看队列。当这队列一出去,就让他们从那里上来,然后这些人来这里。
现在你们每个人一起,让我们做一次委托。你们所有今晚想得医治的,把手按在心上。
全能的神,垂听你仆人的祷告。你看顾我们,你看顾掉下来的麻雀,我知道你也看顾这些人。父啊,我祈求你医治他们每个人。我们将自己连同他们一起交托给你,为了身体的医治,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80

当你们过来时,愿神的祝福降在你们众人身上。现在保持敬畏,让一些传道人在这里排队,也在这里这边排,弟兄们,在这里排两队。我要你们,让你们能按手……

让这女士站在那里,没关系,比利。没关系,让传道人站在那里。好的。
呐,过来,弟兄们,如果你们都想进入队列,在这里排队,站着祷告。
81

呐,我想要会众看到,我尽力把耶稣带到你们面前,把我的弟兄们带到你们面前。瞧?我爱这些人;他们是神的仆人;他们是神的儿子。如果我们去天堂,我们就是……

好的,该隐弟兄,现在来这里,站在这里,好让你也能为这些人祷告。我要你站在这边。
该隐弟兄要在将来的几个晚上上台。呐,我要你们来听他讲。呐,我们站在这里为病人祷告。呐,大家尽可能地保持敬畏。呐,当人们开始过来……
呐,我要你们会众朝这边看。呐,今晚这里将会有许多人得医治,因为这些传道人要按手在他们身上,神要照着他们的信心来医治他们。
82

呐,这个晓得知识,以及类似那样的恩赐,正如我说的,因为它没有降在那些弟兄们身上……它可能永远也不会;我不相信当我活着的时候会。当我离去以后,它也许会降在某个人身上。但是,瞧,因为圣灵,同一位天使已经那样说了。所以我知道是那样的。

83

呐,注意。但这些人被神呼召去为病人祷告,就像任何人被呼召一样(瞧?),像任何人一样。呐,当他们按手在病人身上时,我要你们现在留意看,我们的该隐弟兄、其他这些弟兄和这些牧师按手在病人身上。留意看发生在病人身上的事。如果他们相信,从这台上经过,他们就必好了。

残疾人要把他们手杖放在这里。引座员收拾的褥子,把你的褥子放在这里。把褥子推到那地方,走开。还有轮椅,把你的轮椅推到这边,从这边走开。
你们会这样做吗?你们相信神吗?你们接受神吗?朋友们,现在停止玩耍,过来,让我们此时来这里就近神。
好的。我想要一点恩膏,好让我能看见发生的事。呐,就一会儿,我可以退到这后面,让你们能留意看传道人聚过来,我将是其中一个为病人按手的人。现在保持敬畏。
现在是哪个病人?病人在哪里?
84

你是病人吗,姐妹?好的,你过来这里。你知道你我之间没有联系,我对你一无所知。对吗?

呐,这会更难了。当然,这群传道人和大家都站着,不同人的灵在运行。
呐,弟兄们,如果可以,请保持相当的敬畏,不要专注于我,只要仰望。
姐妹,我要你朝这边看我,全心地相信。好的,你接受我是神的先知吗?你相信我所说的是真理吗?你信。
我看见一位女士站在我面前。你有许多不对的事。你有一样病搅扰你很久了,你患了关节炎。对不对?妇科病在那里也很久了。对不对?好的,请像这样举手,说:“主耶稣,现在我接受你作我个人的医治者。我的医治者,我现在藉着你的鞭伤得了医治。”
请举手,说:“赞美主。”现在请像这样上下抬腿。你再也没有关节炎了,姐妹。妇科病也停止了,你会完全好了离开的。
85

好的,带下一个病人来这里。

过来这里,女士。呐,你跟我是陌生人,不是吗?我希望你转向这边一会儿,这边。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我们是完全陌生的人。但你知道这里有件事在发生,不是吗?你知道这点。当我跟你说话时,你知道你正被超自然领域里的某种存在接触,对不对?
呐,在我面前放着一张有食物的桌子,一个妇人拒绝吃东西。你得了胃病。对不对?去吃你想吃的东西吧;耶稣基督必会使你痊愈的。
86

现在,我的基督徒朋友们,你们相信我的弟兄们吗?你们相信神的灵在我们中间吗?聚在这附近吗?

会众中的每个人,你们低下头,当这些人经过队列,当他们经过时,让我们祷告。好的。大家都低下头祷告。
当他们经过时,请你们在底下唱“只要相信”。当他们经过时,传道人给病人按手。当我们唱歌时,大家都在祷告。
只要相信……
呐,当你们经过时,要相信。[原注:当伯兰罕弟兄继续为人祷告时,他的话无法听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