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501 关于神医治的劝勉

1

[原注:霍尔弟兄说话,介绍伯兰罕弟兄。]神祝福你。晚上好,朋友们。我很高兴今晚又回到加利福尼亚州,跟你们众人再次在一起。非常感谢你们。[原注:会众鼓掌。]感谢你们的友善,神祝福你们。我很欣赏这点。

这次回来是挺艰难的,不是说回到你们这里来,而是处在现在的情况下,我来到这里确实有点艰难,但我想要守住我已经对你们众人做出的承诺。
城里还有一场聚会,是弗雷曼先生的聚会,但我对此一无所知。因为这个,有人要求我取消这场聚会。但是在我答应了你们我要回来之后,我不能那么做,我希望这没有伤害到弗雷曼弟兄。[原注:会众鼓掌。一位弟兄做了关于聚会的声明。]不,不,不是的。而是……
2

我相信有人……我知道这幅画上画的是什么地方;这是我出生的地方,不是吗?很好,神祝福你,姐妹。你是画另一幅画的同一位女士吗?同一个?你带来……你的名字叫什么?[原注:姐妹说:“卢杰克。”]卢杰克,这画将挂在我房间里成为我最爱的。我非常感谢你。谢谢你,姐妹。愿神祝福我们的姐妹。她画的是我出生的地方。阿们!是她画的。哦!

四十二年前的四月六日,那是神赐给我这地上生命的地方,就是在靠近肯塔基州伯克斯维尔的这幢小木屋里开始的。她也许是从书上得到了图片,就把它画出来了。我确实感激像那样的人。非常感谢你,姐妹。神祝福你。姐妹,当你渡过河到达彼岸时,愿神让你有一个宫殿居住,这是我的祷告。我会把这幅画带回家,只要我活着,它永远都是我的一个珍宝。我会记得来自这里的这个纪念物。愿神祝福你,姐妹。
3

[原注:一位弟兄对伯兰罕弟兄说一件事。]你也想要其中的一幅画吗?这位是得了医治的国会议员阿普肖先生。

呐,这幅画是画在帆布上,它会一直存留。上次我在这里时,她给了一幅圣经和时代的画。我挂在房间里,所有来访问我的病人都能看到。我0非常欣赏它。我想我必须要把这幅画带到我的家乡,在那里给他们看,说这画是从加利福尼亚州来的。
4

哦,这是另一次聚会的开始,我相信,因着主的荣耀,这次聚会将比过去另一场聚会更伟大。我非常高兴今晚与你们所有人再次在这里。你们在我心里赢得了一个永远的地方。我非常感谢你们的友好。

呐,我们不希望在这里搞一个重复的聚会;我是说弗雷曼弟兄的聚会。我从未见过弗雷曼弟兄,他无疑是个真正的基督徒绅士。我对他的聚会的安排一无所知。我动身来这里的前几天才收到一封信,是问我们说能不能取消这聚会的事。
我坐下来,仔细思想。我想:“哦,我答应了那些人说我回来。如果只是……我只要花几天的时间,那些向我持守承诺的人,我要向他们持守我的承诺。”我感激你们的忠诚。
5

愿神祝福我们的弗雷曼弟兄,当他在这城里时赐给他一场伟大的聚会。我知道他在举行帐篷聚会方面等等要面临许多困难。我愿意尽我所能的来帮助他的聚会,因为我爱这位弟兄以及我们所有出去传福音、努力帮助人改善健康或让人们的魂跟神和好的弟兄。没有任何事比帮助人更大。

我们相信我们的聚会不会打扰到弗雷曼弟兄。呐,我们今晚开始我们的例行聚会。我们没有任何时间限制。我们能待多久就待多久。
6

我要去格兰茨帕斯,然后再回到加利福尼亚州的另一个地方。然后我们去衣阿华州得梅因,苏福尔斯,从那里去托莱多,再去伊利。然后我要去到葛培理所在的孟菲斯,然后我想从那里去什里夫波特,再去非洲的南罗德西亚,从那里进入印度,回到耶路撒冷,再在圣诞节时分回到家里,若是我们良善的主愿意的话。

我不知道;主可能在那个时间之前就来了。我们都想要在上面相见(不是吗?),我们去到空中,在荣耀里与主相见。那是我们大家都在仰望的大事,不是吗?那时候我们会聚集到一起,每一个人都会有很多时间。我们将拥有整个永恒。我们现在是在时间里,但我们很快要进入永恒,那时候时空将结束。
7

呐,我想,你们大多数人都参加过其它的聚会,我相信你们都明白我为人祷告的方式。[原注:一位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有许多新来的人。”]许多新来的人。那是……多少人以前从未参加过我的聚会,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哦,好的。

谢谢你们今晚的参加,我相信你们在这里时,我们的天父必恩待你们,他必为你们做一件事,使你们比现在更爱他一些。我相信他必这样做,我祷告并祈求他会这样做,哦,我确信你们必会得着祝福。
呐,你们许多人参加了医治聚会,我们许多的弟兄有不同的举办聚会的方式,那或许是主告诉他们那样做的方式。我必须照主告诉我举办聚会的方式来举办。你瞧?
8

大约三个星期前,我在凤凰城有一场美好的聚会,昨天我经过那里,是前天,经过时去到了其中一间教会,人们依旧得着医治。

有位女士喉咙上有个很大的甲状腺肿,她拿到了两三张祷告卡,但从未在聚会中被叫进祷告队列中接受祷告。但无论如何她相信。一天早上,她起床后正在做一件事……呐,据我所知,这位女士可能就坐在现场,那是……她说:她感到有凉爽的东西从她身上通过,甲状腺肿就消失了;再也没有一点甲状腺肿了。
9

亲爱的基督徒朋友们,我知道这点,神是我们的医治者是显著的事实,这不是任何人所能做的。呐,你们这里可能有一些人来自不同的教会,并不是全福音教会。也许你们一些人来自那些不相信神医治的教会,如果是,我想要对你们说这些话,我们并不宣称有能力医治任何人,没有人有能力医治任何人。瞧?

医治已经在各各他赎买了。我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把人们指向他们的救赎祝福。瞧?当耶稣死的时候,他救赎我们脱离了疾病;当他死的时候,他救赎我们脱离罪。工作完成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接受。
10

呐,我们知道许多弟兄有不同的方式。神医治的首要原则是传讲神的道,那样人们就能听到。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罗10:17]。他们传讲神的医治,并用经文证明: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死的时候,也为我们的疾病死了。这是真的。我相信,对圣经学者来说,这是毋庸置疑的,当耶稣来毁坏魔鬼的工作,疾病是魔鬼最直接的作为。

我们不能把邪恶的事归咎于我们的天父,因为恶不可能从善出来。它必须……善从善而来。神是全然美善的。我们的天父没有任何邪恶的事。他是全然美善的,而撒但是仇敌。
11

呐,有时候我要承认这点,我们的天父有时候用疾病来管教我们,允许撒但这样做;有时候试验我们,为要把我们带回来。如果我们偏离了路,我们的天父可能会让某件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好带我们回来。但那是为了益处。瞧?我们天父的管教不是暂随己意,但最后会带来……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主的人得益处[罗8:28]。如果我远离了神,偏离了我们天父的旨意,嗯,如果神要……他就会为我做某件事,帮助我回去,嗯,我会为此感激我们的天父,你们呢?

12

呐,今晚是第一个晚上,我只想对你们讲一会儿,直到我们让自己总体上……[原注:磁带空白。]……好像在我们的教会里一样,我们知道这点。在神的医治上,有全福音的人,哦,我见到了他们许多人,因为这是一个全福音教会。许多时候,我想我不是在审判,但很多时候人们举止好像他们得到了圣灵,然而他们并没有得到圣灵,因为他们的生命无法证明出来。你明白吗?圣灵不在那里。他们可能会像其他人一样喊叫,他们可能像其他人一样显出明证,但如果他们没有活出生命来支持这个,那就是不对的。你瞧?生命证明它。

13

不久前有人问我这个问题:“伯兰罕弟兄,你真的认为他们是在圣灵的感动下叫喊吗?”

我说:“是的。”
你会说:“哦,如果他们没有被神祝福,圣灵怎么能降在他们身上,使他们喊叫呢?”
哦,我相信是在《希伯来书》6章,耶稣说雨降在地上预备土地,祝福土地等等。但撒种的人来到田里撒种,它们是好种子;但仇敌在后面撒荆棘蒺藜等等。雨降在麦地里,嗯,也浇灌荆棘蒺藜,就像浇灌其它的东西一样。是的。那是圣灵同样的膏抹。
罪人有时候高兴、自由,但那并不表明他们得救了。你必须要重生才能得救。
14

呐,耶稣说容它们一齐长,到那日,正如他在《希伯来书》6章说的,麦田里的荆棘蒺藜要收集焚烧,瞧?受审判。但果子,当然凭着我们的果子和我们生活的方式就可以认出我们来。

呐,在神的医治上也是一样的。呐,许多弟兄用的一种方式是按手在病人身上,我看见一些弟兄摇晃人们,一些弟兄按手在人们身上,人们就倒在地板上,像那些不同的方式。我不知道。我不能说三道四。神以神秘的方式来行他的奇事,只要是人们得医治,被指向耶稣基督,神就在运行。阿们!瞧?
呐,不久前在这里,我看见一位弟兄猛烈地跺脚,想要让鬼出去。呐,我不觉得你可以吓着鬼。我不相信你能。不。我不相信我们……我们所要做的,如果我能让你们会众明白这点,那就是:得医治就跟对行医治的神有信心一样确实、可靠。瞧?你必须先在神的道上被建造,因为当暴风雨来临时,它也决不会从那里挪移。它会留在那里。
15

你知道耶稣基督首先教导的是神的医治,并将它赐给教会来,直到他再来,那你就会明白那是怎么回事了。主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为什么?“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7-18]

呐,那是……那是主最后的话。他被接到天上去了。“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福音决不单单在于言语,而是在于圣灵的大能和明证[帖前1:5]。你看到吗?所以,是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证明圣灵的大能,照着我们对神的信心来实现神的医治。另外,救赎的祝福……
呐,所有成就的事是要让人们相信神对此的报告,并且相信它。
16

呐,我想,你们亲爱的会众是否可以在这点上忍耐我一会儿,我们的主,去到加大拉被鬼附的,这个被鬼附的人出去,看见了耶稣。那里没有明证。这鬼认出了耶稣,他说:“我们知道你是谁,你是神的圣者。(你瞧?)为什么我们的时候还没到你就来使我们受苦呢?”他们认得耶稣所拥有的稳固信心,就像能力从耶稣身上出去一样。瞧?

那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穗子,耶稣感到能力离开了他。呐,瞧,那是……那是出于信心,相当健全可靠,看着主耶稣,全心地相信,接受你的医治,并得到痊愈。瞧?
17

呐,我晓得当一个人得医治时……哦,我看见他们尖叫赞美主。我得医治时也叫喊。我仍然会对此叫喊,赞美主,因为它对我来说真是了不起。呐,我要你们大家都这样做。当神医治你时,要快喜乐,对此做见证,赞美主。保持在……有一件事,就是停止惧怕。哦,当耶稣从死里复活时,他说:“不要怕。我已经得胜了。”瞧?

18

一切都是不要怕;现在做好准备,当你被叫上这里或你站在底下祷告队列中时……那是祷告队列。当你站在那里时,就要准备好接受。只要准备好。当你感觉到你的信心合适或足以能接受,就说:“感谢你,主啊。”事情就解决了。就是这样。你得到了。

你是否相信你不需要到祭坛上来你也可以得救?来祭坛是例行的,但你并不需要。你得救是因为你相信。你可以得医治是因为你相信。瞧?
19

记住,没有人有任何能力医治任何人。不管你怎么相信能力从你手上和胳膊出去,不管是什么。不是那样的,因为耶稣已经医治了你。当他死在各各他时,他救赎你脱离疾病。是的。你只需要接受。是你拥有的信心成就了医治。呐,那也是毋庸置疑的,因为我们有成千上万的证据证明瘸子、瞎子、跛脚的等等……

看看坐在这里的参议员阿普肖先生,今晚站在这里,过去的六十六年来一直是瘸腿的。今晚看看他,瞧?像小孩一样站立,充满了快乐,当我进来时,他跑上来,跟我握手,拥抱我。嗯,他是……呐,这是一件证明,不是吗?还有其他曾经瞎眼的、曾死的、哑巴的人……
呐,我们知道救赎的祝福包括了神的医治,所以,让我们全心相信。
20

呐,祝福借着这个方式临到。主的天使,我是他的仆人,当我还是个小男孩,四十二年前的四月六日我出生在那个小木屋里,根据肯塔基州的历法,那是……他们没有……没有医生,所以他们说……那年老树干刮倒在山上,我就是那年出生的。我弟弟出生在采摘西红柿的季节,你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就是这么算的,那么说很糟,但那是真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我想我就是在那个时间。

那个时候……我能恰当地说出这个的唯一方式,是神在世上设立我们一些人作教师和一些不同的事。你们信不信这点?我们一些人是音乐家或其他的。
21

最近五年我才发现,我来到世上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为病人祷告。呐,当主差遣我时告诉我……一位超自然者……天上的神是我的父,如果我说的是真理,他会为我说的作见证。神总是这样做。他会为真理作见证。

呐,我可以来这里告诉你们神在某件事里。哦,任何人都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是,一个人说什么是一回事,但要神来证实那件事,则是另一回事。那是……那是完全不同的。
22

呐,我……主告诉我的唯一的事,就是如果我为病人祷告,让他们相信我,在我祷告的时候要真诚,就没有疾病能在我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呐,这是真的。

呐,那并不是指我的祷告跟医治有什么关系;是人们的信心。神总是在某个地方设立个目标之类的让人们看。瞧,铜蛇……为什么神要在那里设立铜蛇……毕士大池的水,为什么是那水呢?嗯,水里没有能力啊!这些只是让人们有样东西可以走进去。
23

耶稣去,吐唾沫在地上,和泥做一个小饼贴在人的眼睛上。他并不是非要那么做。你们相信吗?

另一个人的耳朵,耶稣吐唾沫,摸他的舌头。耶稣并不是非要那么做。那是作某个象征。对吗?
乃缦要在约旦河里浸七次。嗯,他不是非要那么做。那只是先知要让他做的一个象征。神差遣我们一些人去做某事。然后我们看到神证实了他向那人所说的,神为人见证的事作见证。这就使它成为真理,我们相信,就痊愈了。明白我的意思吗?我应该为病人祷告。
24

记得我还是个年轻的浸信会传道人时,我们的会众会上来,我们为他们祷告;他们就好了。嗯,当时我对任何医治恩赐之事一无所知。然后我去到医院,经常去那里,护士看到我进来,就会说:“哦,你现在会好起来。那个传道人来这里为你祷告了。”

哦,当时我对神的医治还一无所知,但当他遇见我,告诉我生来就要做那事,我依旧带着疑问离开那里,像这样说。然后他告诉我……我说:“先生,他们不会相信我的,”我说:“因为我没受过教育,没资格做那件事。”
他说:“我必与你同在。”
25

呐,他是一个人。呐,他……多少人听过这故事?多少人没听过这故事?让我们看看。哦,那是……给那些人大概地讲讲……

当时,我出生在这个小木屋里,这本书的作者在后面的桌子上有这书,这书在我们能出版之前,经历了批评者等各样的试验。那天早上,我出生在这个小木屋里。当接生婆把我放在我妈妈怀里一分钟左右后,一道大约像一个平底锅或略大一点的白光降到了床的上方,我想象大概是那个形状。你可以看到那里的旧窗户没有玻璃。他们就把窗户推开,像推门一样。那光就进来了,去到了角落里的旧床边,一张草垫床和谷壳枕头。山区里的人不知道那光是什么,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哭了起来。
26

后来,我大约三岁时,我记得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告诉我说我要住在一个离新阿尔巴尼市三英里的城市,我一生都住在那里。当时我还住在肯塔基州。这地方在北边两百英里远。

后来七岁时,我正在用一个小糖浆桶提水,嗯,有个声音在树上的旋风中说话,告诉我决不要喝酒、抽烟或以任何方式玷污我的身体,因为我长大了有一件工作要我做。
之后他马上开始运行在我生命中,并向我显明将来的事。
27

我是在一个有罪的家里长大的。我的父母,他们的父辈都是天主教徒。我父母是在教会之外结婚的,他们根本没有宗教信仰。我从未去过教会,直到我成了一个年轻人,大约二十、二十五岁的时候。这么说起来确实很不好,但我一生没有抽烟、喝酒之类的事。他总是遇见我,把将要发生的不同的事告诉我。

后来我成了一个传道人,这种情况更甚了。我领受了圣灵,这情况继续发生。后来,嗯,他遇见我,那是一个人。我坐在过去打猎的小木屋的房间里,正祷告着。我看见这光进入房间;它可见地显现了。他们在后面的照片上有它,它被拍下来并被科学等等证明……它经历了批评者等等。后来他们拿到政府部门检验它等等。当这事临到时……
28

许多时候当我们举行聚会时,它来到聚会中,就像这次在这里。这时,它出现了,我看见一束光照在地板上,从地板上向我走过来,一个大约两百磅、穿着白袍的男人,黑发垂到肩上,给人感觉良好的那种人,我无法动弹;只是颤抖得很厉害。

哦,从我还是小孩的时候起,我就听见他的声音,但我只是在旋风和类似的火柱中看见。现在,当他离我相当近时,这个人,当他说话时,他说:“不要怕。”
我知道那是同一个人,是从我小的时候跟我说话的同一个声音。他说:“我从全能的神面前受差遣,告诉你,你奇特的出生和生命是要表明你要为病人祷告,把这恩赐带给世人。你祷告的时候若是真诚,让人们相信你,就没有东西能在你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你就是为这个原因出生的。”
29

呐,我只能诚实。你明白吗?我的朋友们,那是我一直竭力要做到的:就是对我的家人,对跟神的百姓,对我的朋友诚实。

我说:“哦,先生,我在一个贫穷的家庭里出生长大的。”我说:“我没受过教育,去不了。”
他说:“我必与你同在。”
我说:“哦,他们不会相信我。”
他说:“正如先知摩西被赐予两个迹象来印证他的事工(你知道,神差遣摩西去以色列人那里拯救以色列人。),你也被赐予两个迹象。其中一个是:在你对人们的问题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借着握住他们的手,就可以说出他们的问题所在。你若……你若保持敬畏,之后我会降下,你就必会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他说:“如果你对此有疑问……”
30

如果我差遣在主身上的圣灵,也要降在他的子民身上。瞧?当耶稣告诉腓力,他来到拿但业跟前,说:“我就看见你了。”

拿但业说:“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的时候。”瞧,看到吗?
他说,后来他在撒玛利亚的井边对妇人说,哦,一个撒玛利亚妇人,撒玛利亚人。他说:“去叫你丈夫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已经有五个了。”
呐,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瞧?)并且要做比这更大(或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31

我们在这里的参议员弟兄就是这样得医治的。当时我站在这里看见他在底下的会众中,我看见一条凳子下来,从那时钟的这个方向翻过来,我想是北边。就在这里我看见一条凳子,看见一个人在那里,看见人们向他鼓掌。我看见他穿着某种翻领的衣服;看见一个年轻人跌倒在干草架或是什么东西上,伤了后背,开始交谈……这光去到那里。我往下看,找到了那人。他坐在会众后面的轮椅上,但我还没有完全明白。我没有看到他得医治。我对此什么也没说。

当我站在这里时,已经看见两个人在今晚的聚会上得医治了(是的。),我就站在这里。哦,我知道他们现在得医治了。是的。那是……我注意到了。
后来,当我离开讲台后,我把这事告诉了我的经理巴克斯特先生,当时他在管理聚会。当我出去时,我看到阿普肖先生得了医治,很快乐。我告诉了先生。我当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他就在这里,现在健康了。
32

我只能看到……呐,第一次……多少人记得神的灵运行的这部分降在他卑微的仆人—我身上的时候?你们记得一个恩赐,可以藉着握手向人们显明说出……你们记得那部分吗?你们记得听我说另一个要来吗?你们记得吗?它已经来了,不是吗?就是这样。

呐,记住,它要比那个更多。瞧?它一直在往上运行。呐,这些事……
呐,人们可以来讲台。我只能为他们祷告。他们有各种病。
呐,若是可能,就……呐,你们记住这点。这是我唯一能说的事:神在《希伯来书》11章2节说,神为他的恩赐作见证。你们相信吗?神作见证。
33

呐,人可以来到讲台上,如果我清醒,没有太多的拉动,我通常可以开始……我对任何事都不会用自己的想法或意思。你会说出他们有什么问题。如果信心在那里不正确,恩赐会说出他们所得的病,也许是他们生命中所做的事导致他们得不到医治的原因。但现在,至于医治,它只能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来到。大家都知道这点吗?呐,朋友,我所能做的就是这些。

34

呐,这是……你知道我们的主耶稣从未宣称是神的医治者吗?你知道吗?呐,留意耶稣说的话。呐,我们只要……呐,如果你们中的某些人也许会离开,说:“哦,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或它是什么。”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当他医治了一个人,留下一大群残疾人躺在毕士池旁边,犹太人质问他,他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对吗?
35

呐,如果你在底下祷告,全心相信我告诉你的是真理,耶稣受死要医治你并全心地相信,神必在你所在的座位上医治你。他会向我揭示,让我知道你有什么病,什么事发生在你身上,将来会怎么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呐,那是……主是不是很可爱?

呐,那不是……这个想法,唯一的事……我的确预告了主所成就的不同的事。你们许多人在书上读到了,甚至人们……我们记录了两三个绝对是死了、已经去世的病例。
那天我跟一位女士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海蒂·沃尔德罗普太太在她的……她死于心脏癌和肺癌。她的医生在那里,说:“我想跟你握手。”
她死了,尸身被盖着放在在祷告队列里。那是三年多前;现在她却完全健康,正常了。
36

唯一的事就是我能看异象,看到发生了什么事,就是这样;我只是演出来。对我来说,那只是一出戏。我只是把主指示我做的事演出来。你们现在明白吗?

所以那不是我;而是我们的天父把我放在那通道里向我显明事情。我尽我所知的一路帮助神的子民,我想,如果耶稣耽延,有一天当我走到人生的尽头,我希望能服侍主的子民,直到我成为老人。现在我要心里带着我所知晓的对主的一切敬畏来这样做。
37

记住,朋友们,你们是……我爱你们,我必须对你们诚实,我儿子在这里,小比利。他就在这讲台上或在底下的某个地方。我让他跟我在一起。如果你要在我或他之间爱某一位,你要爱他。瞧?那是我儿子。如果我们的天父想要我在他或你们之间爱某一位,就是爱你们。你们是他的孩子。你明白吗?

你岂不更愿意任何时候人爱你的孩子胜过爱你吗?哦,何况我们的天父呢?我们是属肉体的,尚且知道怎么拿好东西给儿女,瞧?我爱你们,我在这里是要帮助你们。
38

呐,当主把我放在这个预言恩赐的通道里时,不管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圣经在我面前是打开的;我不知道在圣经中怎么叫它。霍尔弟兄他们讲了很多有关的事,关于预言的恩赐。但在那里我想要……当他放在我身上时,我想要荣耀我们的天父。不管我能如何地帮助到他的子民,这就是我所做的,神祝福你们。

39

我大多数的家人都是长寿的人。比如,我的伯兰罕奶奶活到了一百一十岁。我的伯兰罕爷爷活了九十多岁,在我母亲这边,我的哈维外公活了九十多岁,但我外婆因出血不止大约三十六、三十八岁就死了。我爸爸五十二岁就早早地死于心脏病发作。

我跟我母亲这边的大多数亲人很像……当他们老了,很老的时候,通常都瘫痪了,颤抖得厉害。我记得年老的外公,他一直像那样颤抖个不停,特别是当他有点兴奋的时候。如果我活那么长,也可能会这样。我不知道。
这个身体就像汽车一样会磨损。但如果它磨损,当我走到路的尽头时,我可以回头看,想到我在加利福尼亚州地聚会和当我年轻时去的不同地方,想到所有这些人……我知道当它临到我时,我也准备好了。我像个老人一样站着,花白的……我的头发也花白了,肩膀弯了,手里的杖抖着,我感到死亡的波浪漫过我的魂,我现在就要服侍他的子民,服侍他,到那个时候,我就会举起双手,丢下手杖;我相信那时主要来迎接我,接我去到更好的地方。
40

呐,你们为我祷告,就像我为你们祷告的;当我们读一些圣经的道时,愿神祝福你们,然后我们低头,做个祷告,然后直接进入事奉中。

在《马太福音》,从4章23节读起。
23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24他的名声就传遍了叙利亚。那里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样疾病、各样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癫痫的、瘫痪的,都带了来,耶稣就治好了他们。
[原注:会众中一位弟兄大叫。]
25当下,有许多人从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犹太、约但河外来跟从他。
41

呐,我们可以低头吗?好的。如果我们的弟兄已经接受了他的医治,那就没问题了。愿神祝福他。

我们的天父,我们感谢你,今晚你是可爱的耶稣,在你子民里面使他们像你一样,为他们造了一个身体。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我们有一个已经在等候,在天上被塑造,等候我们去,从我们在这里居住的这个残破的旧房子里搬进一个新的房子里。
我们的父啊,我们今晚之所以在这里参加这些聚会,看到我们现在居住的这些房屋和帐棚,一些帐棚已经被撒但搞出的疾病折磨得很厉害。我们在这里谈论你,伟大的神圣医治者。
父啊,今晚我祈求你拯救会堂里的每个人都脱离他们的疾病。当你今晚来时,从荣耀降临,进入这个小会堂,今晚从你面前的成千上万天使中走出来,你应许了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聚会,你就在他们中间。想到主耶稣今晚与我们同在这里,满足我们一切的渴望,是多么美好啊!
42

父啊,今晚我个人的愿望就是你今日在人们面前使自己尊大,让他们知道你的灵、你的道、你的应许……哦,主啊,你的应许……经上记着说:你医治人们,这是要应验先知所说的话。你做这些事,使经文得以应验。天上的神啊,今晚我们做这些事,是要应验我们的主所说的话,他说:“我所做的这些事,你们也要做。”[约14:12]

他知道人们的心;他知道他们的问题所在。他的灵在这里。他医治了人们。父啊,今晚这是要应验我们主所说的话:“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8]
主啊,请应允,今晚愿你差遣你伟大神圣的天使和你医治的灵,也许是在毕士池的同一位天使;我们不知道。父啊,我并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也许是跟随以色列孩子们、在火柱的迹象中带领他们的同一位天使。也许是我们正在看的同一个火柱。也许他今晚就在这里。我相信他会在这里,并显出大的神迹奇事。愿一个搅动很快临到人们中间,主啊,因为我们晓得我们在这里只有几天。
43

神啊,请祝福我们的弗雷曼弟兄。主啊,你看到这些如何……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以这个方式发生,但你知道。神啊,我祈求你今晚祝福他,在那里赐给他一场伟大的聚会。愿今晚许许多多人在那里得医治,瘸子行走,瞎子看见,聋子听见,哑巴说话,哦,人们得救。主啊,求你应允,愿今晚那个帐棚里有一个极大的搅动,愿成百上千人得医治,得救。

父啊,今晚请应允像这样的一小群人里面,为了你的荣耀,使你得着荣耀,让城市四周的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行医治、拯救人、那将要来的主耶稣。我们相信末了近在咫尺。当我们看到迹象显现,我们就知道你回到这里的旅程很近了。
神啊,今晚祝福我们,请差遣你的天使来辨明这些灵,把他们从人们身上赶出去,我们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祈求,阿们!
44

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愿他向你们加添他温柔的怜悯。让我们从右边开始我们的祷告队列,叫第一群人上来。什么?你从哪里开始?你从哪个号码开始,50还是1?[原注:弟兄回答:“1。”]1,我们从1开始,叫前面十个人来这里。你的字母是什么?S,S1到10先站起来,如果我们祷告完了,嗯,等一下要再叫几个。

45

呐,你们坐在附近的……[原注:磁带空白。]如果你不相信我,不……呐,我不想说要相信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你们所有人当中最小的。我是你们的弟兄,不配称为你们的弟兄。是的。我那样说不是谦卑;我是出于内心那样说的。瞧?

朋友们,我已经学到了这点,神知道你的内心是什么。瞧?如果你不是从内心说话,那你就是个伪君子。对吗?我真是那个意思。
一些……我往底下看,看见你们一些有圣灵多年的、在从前艰难时争战过的老人。我站在这里,比你们年轻多了。嗯,当你必须站在街角,也许只有四、五个人听你讲,而我们的一些聚会多达三万五千到四万人。瞧?哦,我们只是跑在你们已经为我们铺好的公路上。瞧?我们不配称作你们的弟兄。
但现在你要为我们祷告。当你相信时,要对神有信心,祈求神帮助你等等,神必会应允你。你相信吗?
46

呐,我……有时候我必须等一会儿。呐,你们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第一个晚上,我要把这些话筒拔出来一点,因为有时候跟人们说话,他们没有收听到。

呐,在聚会结束时我们可能……我们没有明确的时间。我们可能会在这里三个晚上;我们可能会有五个晚上;据我所知,我们可能会有八或十个晚上。我不知道。这取决于圣灵如何运行。如果……是的,慢慢地弹“只要相信”。你们现在为我们祷告,神必应允你们的医治等等。
47

我刚看到斯鲁弟兄在录音。是吗,对吗,班克斯弟兄?好的。我刚……如果我……当主的灵降临时,他是那么敏感,你做的任何小事……哦,他非常敏感。多少人晓得这点?相当敏感,若是某样东西相反地运行或……

你曾在某个地方深切真诚地祷告,有人走进房间或很重地关门吗?瞧?这恩膏降下的时候就是这样。我感受到它从这里、那里和附近运行着。故此,我请他们在离开讲台那里,让我至少能有些空间,因为很难……也许这里坐着一个得癌症的人,进来就……[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像旋风一样的口哨声。]这里站着一个得心脏病的人,而这里又有两个撞击我的人,瞧?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但我从内心深处感谢神,有圣经放在我的心上,这五年它没有一次在讲台上讲的不是可靠的真理:没有一次。我要一次又一次参加过我聚会的任何人在会堂里记下来,它从未有一次不是真理。是的。若是病人没有美好的信心,哦,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建立他们。你必须告诉他们别的东西,让他们说话。
48

呐,让我们再祷告一下,如果可以,因为我一直说话,这使我有点古怪。

亲爱的耶稣,现在我们在这里,我们祈求你,我已经尽我所知道的讲解了,有点迟了;我们不想累着人们。但是父啊,我想全心地让他们知道你在这里,愿意医治每一个人。呐,我已经告诉他们你差遣了你卑微的仆人来鼓励他们相信你的儿子耶稣。藉着你所赐给我行的神迹奇事,是为了鼓励他们和印证你差遣了你卑微的仆人为他们的疾病和病痛祷告,叫他们得以恢复。
父啊,我已经尽我所知道的做了。现在我把一切都交托给你,为了这星期要来的伟大聚会。主啊,求你应允,从今晚开始。愿会众中的许多人看到神伟大天使的证据时,都全心相信,我知道这天使就在讲台上。愿他走到你卑微的仆人这里,恩膏我的身体,使耶稣得以在人们面前彰显出来。父啊,垂听我的祷告,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49

[原注:一位弟兄开始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好的。哦,我的弟兄,你全心相信主吗,你跪在这里。神一定会为你看顾这事。现在你相信他必垂听我的祷告吗?

我们的天父,我们的弟兄现在来跪在讲台上,他遭受了可怕的折磨,他想要做一个真基督徒,真正的男子汉。神啊,我祈求你怜悯他。仇敌的权势驱使他进入这些不对的事中……但你在这里,天父,我祈求你医治他,从今晚起,愿他得痊愈。
撒但,过去的这些年里你捆绑这男人,带给他心脏病和这些问题,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离开这男人,从他身上出来。
神赐福你,弟兄。现在去得释放吧。[原注:弟兄继续说话。]阿们!弟兄,我知道那些事。你可以回家,我的弟兄,不用客气。现在去得释放,只要相信。嗯?上路去,去永远相信,得痊愈,我的弟兄,神赐福你,是的。[原注:弟兄问他能不能说几句话作见证。]
50

他只想要说一句话。这人一直处在可怕的情形中。当然,声音太低,你们听不见发生的事,但这人从大约七岁的时候就一直处在可怕的情形中。他不能……他一直禁食,为今晚祷告,他得了警告。所以他来了,神释放了他。他说:“我能说一句话吗?”[原注:这弟兄向会众作见证。]

神赐福你,我的弟兄。我们的主是多么奇妙!他奇不奇妙?只要你相信。主刚刚在这藉着说出他还是小男孩的时候做的事,有关那里的一切启示了出来。那不是……他通过麦克风讲出来了。那是……主是奇妙的,不是吗?阿们!
呐,如果神知道你生命中过去是什么,他也知道你生命中将来是什么。对吗?呐,你只要去相信;就是这样。
好的,如果可以,请你带这位女士来这里。
我想我们应该说“感谢主”,不是吗?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呐,弟兄姐妹,我们不着急,你知道。这一切的事……这对那人意味着很多,自从他是小男孩时就一直那样,主已经释放了他。
51

呐,你好吗,我亲爱的姐妹?你也全心相信吗?我们的主总是在附近,要医治有需要的和病人。呐,姐妹……一次,我们的主,他对某个人说。让我们想想,他在某个地方有个祷告队列,正在为病人祷告。有个人向他走来,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他说出了这人刚在做的事等等。

这人说:“你怎么知道我是个信徒呢?”一个基督徒,你知道,就像我们现在叫的。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知道你了。”
这人当时就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对不对?
这人全心地相信了他。你也会像那样全心相信吗?全心相信。你相信我所谈论的这个就是爱你并想要医治你的,我们可爱的主耶稣吗?哦,你相信他知道你以前生命中发生的事,是吗?此时,他知道你有什么问题。他也知道你之后会怎么样。对不对?
52

哦,此时,我相信你此刻正处在危急状态中,因为我一那么说,就看见一件事发生,看见了你有什么病。有一个肿瘤,不是吗?对不对?你想要摆脱那肿瘤吗?过来,过来这里一下。神赐福你。

我们的天父,这个可怜的姐妹处于迫切的需要中。我祈求你现在怜悯她,主啊,我奉你儿子耶稣的名祝福她,愿这个肿瘤离开她,父啊,此时请怜悯她。愿底下会众中的其他人的肿瘤此时也得医治。主啊,求你应允。愿此时在讲台上的圣灵,我们俩都晓得他此刻正在这里恩膏。我们祈求你让他祝福姐妹,我作为你的仆人藉着我们主耶稣吩咐的按手在她身上,将神的祝福传给她。我对这肿瘤说:离开妇人,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去吧,现在好了。是的。你回到底下。去,全心相信。
53

好的,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现在仰望主,他在这里。呐,他只会向那些相信他的人启示自己。

多少人……你们在加利福尼亚州被赐予了一个大天文台,天文馆,你们在那里可以看见遥远的星星。我相信你们可以通过那台望远镜、世上其中最大的一台望远镜看到一亿二千万光年远的空间。他们有那些望远镜,但不是这种,但在耶稣的日子就有天文馆和占星师等等。
但那里有一颗星穿过那片土地。三个博士跟随那颗星,除了他们,其他人都没看见,因为他们在仰望这颗星。他们在仰望雅各的星出现。瞧?他们在那个地区,先知巴兰在那里说这颗雅各的星要出现。现在你仰望他,全心相信他。好的,那是……
54

那是……那是……那个病人是?那个病人是你的儿子吗?好的,你过来,女士。

呐,每个人都真正地敬畏,尽可能地敬畏。你并不需要低头祷告。我只要你……当我要求你低头时……有时候一个灵与之相反,圣灵根本就不想出来。那就是你必须要有权柄的时候。你相信这点吗?瞧?
呐,有时候,一个人的信心会升上来,但也许他们没有足够的信心,在那里摇摆,鬼魔想要留住,也许那里有一点不信,有点怀疑,有时候你必须命令他出来。瞧?如果你那样做,他们就生气了。那时他们就从这个去到那个。当他们出来时……你知道耶稣对那些鬼魔说:“出来!”
他们说:“容我们进入猪群。”
瞧,如果鬼没有在某个地方的身体里,就是无助的。瞧?他只是世上的一个灵,直到他在一个身体里,他才能折磨我们。
55

呐,我们的姐妹过来这里,女士上前要得医治。呐,每个人都敬畏。当我说“敬畏”时,这是我要你做的事。只要坐着,说:“我全心相信。主啊,我相信你在讲台上,你此时要帮助我们的伯兰罕弟兄。他要知道那妇人的一切事,他要做出一个祈祷,医治可怜的人。”那就是我说的“敬畏”的意思。

想一想。如果那是你的姐妹、妻子、妈妈或某个人,会怎么样呢?瞧?你会……你想要他们得医治,不是吗?你怎样对待自己,就怎样对待别人,你瞧?如果你在这里的话。
56

呐,亲爱的姐妹,走近一些。我只想跟你谈一会儿。我这样做,跟人说话的目的,只是要接触他们的灵。你瞧?你晓得我们正在跟属灵的东西打交道。对不对?那是个……那是属灵的东西。瞧?你我都是肉身,出生在世上。呐,你是……你里面是一个灵;我里面是一个灵。呐,如果疾病的灵或其他的灵附在你身上……呐,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只知道你是个站在这里的女士,我对里面的部分一无所知。

呐,我唯一知道的事就是当神的灵降在这里,他会在这里说出你里面的东西。你明白吗?呐,一个人……如果我能接触你人的灵(你瞧?),这对我来说,这把你带到接触的地方。是的。
57

就像耶稣,他跟妇人交谈了一会儿,他说:“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说:“嗯,你们犹太人求我们撒玛利亚人是不合宜的。”
他说:“但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瞧?)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瞧?)我也必给你水喝,使你不来这里打水喝。”呐,那跟这是同样的事。瞧?
你晓得现在有一件事在发生,不是吗?你知道,你知道有件事正在发生,你里面有个奇怪的感觉。对吗?呐,那是什么?那是恩赐在运行。你明白吗?它不是我的恩赐,是神的恩赐。瞧?神的恩赐,我不是恩赐。我只是……
如果你看后面的照片,也能看到我的照片,但我不是他;他是一个独立的人。但我就像铜蛇。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瞧?你只要看这边,我只是……瞧?呐,是那样的。正是这个意思。
58

你患病,不是吗,姐妹?你有肾病,不是吗?是的。一个肾有病。你也相当紧张,不是吗,姐妹?[原注:姐妹说:“我想我有一点,但没有我所想的那样紧张。赞美主。”]是的,是的,没错,先生,是那样的。瞧?我是指,不是有意……我的意思,有点……你是个深想的人,是那样的紧张,总是提早的想到。是的。好的,姐妹,过来这里一下。

呐,请你低头。亲爱仁慈的父,当我现在为她的医治祝福她时,我祈求你今晚怜悯我们的姐妹。撒但,你这捆绑她的,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这妇人,从她身上出来。
呐,你愿意照我说的做吗?往前走,再也不要想到你的肾病。它会离开你的。现在我告诉你……呐,你或许已经有八或十天的症状,灼热感、虚弱等等,但它现在会消失的,你会好的。去吧,神赐福你。阿们!
59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瞧?好的,父啊,感谢你。

呐,亲爱的姐妹,我要你看这边,全心地相信,好吗?你相信。你想要痊愈。我看出你是个信徒,好信徒。你不是很……你是……你是个坚定的信徒。你持守你所拥有的。你不久前在祷告,不是吗?当你今天下午或晚上拿到那张卡时,你是不是很高兴?呐,你想:“我现在必摆脱我的心脏病。”对不对?现在你可以上路;你得医治了。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说:“赞美归给神!”]
大家都尽可能敬畏。努力地尝试,不是吗?可怜的老人躺在褥子上祷告。我看见一个妇人躺在那里,想要看我,想要……现在继续祷告。要有信心,相信。好的。
60

女士,请上前来。你相信,是吗,姐妹?你全心相信吗?主奇不奇妙?那是当他们……有时候我们陷入这样的境况、疾病或什么的,你知道,然后神出现,医治我们,让我们痊愈,让我们的性命活得更久一点。那是……那是主行事的方式,他对我们如此的喜爱。对不对?刚才有个奇怪的感觉临到你,不是吗?呐,女士,只要……你的心脏病消失了,姐妹。你可以上路去。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说:“赞美归给神!”]
呐,让我们说你相信(你瞧?),甚至都不用接受祷告。她得了医治。神在那里医治了她,使她痊愈了。
呐,你可能说:“伯兰罕弟兄,你怎么知道她得医治了呢?”
我变得很虚弱。你瞧?我知道,当它一离开,她有……呐,只要有信心,全心相信。你们爱主吗?
呐,第一个晚上开始,就在这里看到它如此丰盛,真是太好了。真是……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呐,如果你相当地敬畏……
61

你好吗,姐妹?我正在观察一位带孩子的女士。我想要找出她有什么问题。你瞧?

呐,只要相信;不要怕;要对神有信心,相信。呐,亲爱的姐妹,你晓得这事实:你上来这讲台就做了一个见证。呐,你在这群人面前上来这讲台,作为一个见证人,见证你相信神的医治。对不对?我已经告诉你我没有办法接触你,只有藉着灵。那必须是藉着主耶稣和他的怜悯来的。如果你曾得过医治,或我知道你的任何事,那必须是藉着主。你晓得这点。是的,大妈,是的,大妈。
你似乎有一个很美好的灵,姐妹。哦,是的,大妈有很多病,不是吗?你现在得了癌症。对不对?请跟我过来这里一下。
62

全能者,你站在这里作我的见证人,知道我所讲的这位超自然者,我的圣经在我面前,这位超自然者向我见证,那日我必须在你们众人和神面前为我说的这些话交账。对我说话的超自然者说,说到为病人祷告,他特指了一种疾病。他说甚至癌症也不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癌症得医治的比其它任何病都多。呐,朋友,我不会那样说,除非它是事实。哦,确实必须是那样的。

63

大妈,我没有办法……我只是看见你患病,看见你在做什么事。它出现在我面前。呐,我想求神祝福你,让你痊愈。你要将赞美归给他,你再也不要说……你要在剩下的一生中将赞美归给他,好吗,姐妹?

拿撒勒人耶稣,祝福我们亲爱的姐妹。你说:“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我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我在天上也要释放。”[太16:19]父啊,你这样应许了。“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现在,藉着按手在这位亲爱的老妈妈的手上,她被一个想要在接下来几周里夺走她性命的鬼魔捆绑着,但主啊,我祈求你怜悯她。
现在我奉耶稣基督的名释放妇人脱离这叫做癌症的可怕东西,从妇人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快乐地去吧,相信主,赞美主。
让我们每个人都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64

呐,注意。就一会儿。刚才有一件事发生了。呐,另一个癌症的灵。大家都保持敬畏。呐,让我们看看它在哪里。保持真正的敬畏。有人得了癌症,刚才……我感到它又临到了。

大妈,再往这边看,你站在这里。不,我相信它仍然……也许仍在你身上。过来这里一下。不,大妈,不是,不是。在那里站一会儿。它在这里这个方向。呐,在那里站一会儿。让我们看看。
看这边,先生。你躺在褥子上。你抬头看我。就是这样。等一会儿。大家都敬畏。先生,你相信我吗?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是神的先知,他为了你差遣我来这里吗?你得了癌症:癌症。我相信是血癌。是不是白血病,你血液里的东西,是不是?在你的血液里,是白血病。是的。你都……你是……我看见……你里面的腺体肿胀了,从脾脏一直到肾脏和胃。对不对?哦,大家都保持敬畏。会堂里有谁认识这男人吗?谁认识他吗?那是事实吗?如果是,如果是事实,是事实吗?我能说出有东西运行。是的,哦,是的。他们都知道。好的。只要,只要呆在你所在的地方。好的。我只想……我看见它了。它离开他了。现在保持真正的敬畏,我的弟兄,我只想问……我看见它在那里。他们……现在你可以往前走,走过去,姐妹。
65

我以为那癌症又偷偷地回来了。事情是这样,这人正在祷告。你看到吗?当癌症放开这妇人时,又落在那里的那男人身上。你看到吗?它们彼此同情。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明白吗?它臭味相投。你知道我的意思。鸽子跟鸽子呆在一起。食腐动物。瞧?就像秃鹰,你知道;它们在一起。这臭味相投的灵、癌症就是这样。癌症是个鬼魔,是魔鬼。那就是……呐,要真正敬畏,要全心相信。好的。
66

大妈想要祷告,不是吗,大妈?呐,只要有信心。我看见你从那里下来。我相信孩子会好的。现在只要敬畏。只要……大家……呐,不要走,不要兴奋。瞧?它使我有点兴奋,但不要因为我兴奋就兴奋。因为我……你看到我在这里遭遇什么。我在一个压力下工作。他……他降在我头上,像那样发出[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像刮风一样的声音。]。当他告诉你时,你必须留意,感觉他临到各处。你必须谨慎。有时候他会在这里拉扯,然后在这边……我想要尽可能地利用时间。好的。瞧?

67

[原注:磁带空白。]一个奇怪的感觉,一点也不是疲惫,而是某种敬畏、神圣的东西。呐,那是我所感觉的恩膏。你瞧?它现在就在我身上。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如果你相信那是主的天使,神必向我揭示你的问题所在,然后你将会痊愈。主必垂听。
你相信那是主的天使,是吗?你有……你在为一件事紧张,是吗,极度紧张?我看到了。
你的一只耳朵是不是有毛病,类似这样?是在你的……我相信是你的右耳,不是吗?是不是你的右耳?那是你的……喂,你是……大妈?[原注:姐妹告诉伯兰罕弟兄一件事。]这只……右耳,我看到那个了。
68

喂,你是不是在某种电话部门上班或之类的工作?对吗?我看见你在那里戴那个……我看见那东西像那样在你耳朵上,我不知道是不是……是的,我刚才没有在你耳朵里看到助听器,但我能在异象中看到某个……哦,耳机,哦,你发电报。当我看到那东西突出时,我看到的是类似那样的东西。姐妹,请过来这里。

怜悯的神啊,现在祝福我们亲爱的姐妹。我祈求你靠近她,愿你的灵此时降在她身上,祝福她。知道讲台这里有位伟大的超自然者站在她和我中间,作为在主耶稣里的弟兄姐妹,神啊,我祈求她对主有信心相信,你的仆人已经见证了那件是真实的事。她再也没法怀疑了,因为我说到了那是从你来的,她藉着感觉和说出她生命中的事见证了。亲爱的神,我为她祝福。
撒但,你这伤害她的,离开她,奉耶稣基督的名,从妇人身上出来。呐,看这边。哦,是的,姐妹,现在好了。神赐福你,姐妹,你……你也一直在寻求更深、更好地与神同行。对吗?你也会得到的。神赐福你,姐妹。
现在,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主是不是奇妙、不可思议?他知道一切的事。没有他不知道的事。他是见证人。
69

呐,如果你们再给我几分钟时间,至少完成这些在祷告队列里的,等一下我就解散。

请你带女士过来。呐,大家都保持敬畏一会儿。你们在底下会众中祷告,在这边直到四周。
神赐福你,弟兄。
呐,你……我只要你……你看上去很健康,年轻的女士。当然,你有问题,不然你不会在这里。你有点紧张。是的,当然,现在也有点兴奋,因为这对你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不是吗?你是那样看它的。那是不是真的?你尊重它,不是吗,姐妹?你来这里之前,心里有那感觉,是不是真的?因为你相信了,神要让你那糖尿病好起来,你要痊愈。神赐福你,神赐福你,我的姐妹。现在你可以去,主耶稣会……医治你。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我们的主耶稣!”主奇不奇妙?
70

呐,你们这里的一些人,这些担架或褥子……就一会儿。女士,你躺在褥子上,往这边看,瞧?你全心相信吗?我不能医治你。我不认识你;知道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但我们的天父知道你的一切。他会照他所愿意的向他的仆人显明他的奥秘。你相信吗?是的,你必须相信神,不然你活不了很久。你晓得这点,不是吗,姐妹?你的心脏有多处的问题,是不是?为什么你不接受你的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站起来呢?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说:“赞美归给神。”]
大家都保持敬畏。全心相信,呐,她接受她的医治。让我们说:“感谢主!”
一些引座员把担架从路上移开,让她……
71

先生,为什么你不接受你的医治呢?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说:“赞美归给神!”]

呐,各位,就一会儿。呐,是什么……是什么?你按手在某个人身上。那是什么,小伙子?扶他起来一下。
瞧这边,年轻人。你是……刚才女士给了我照片。不是吗?呐,据我所知,但我看见你在那里按手在那个孩子身上。你以某个方式关心他。看这边。哦,是的。我不能说什么会或什么不会。我想,那个孩子患了哮喘什么的,不是吗?是不是?他很难入睡。是不是吗?是不是?
哦,天父,我此时祝福这个小孩,愿你医治他,使今晚成为他一生最伟大的夜晚,主啊,愿你从他身上除掉这病,愿他恢复,完全痊愈,得医治,成为一个健康的年轻人,我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呐,瞧这边。哦,神有个……想要向亲人们显明这事。好的。小孩会好的,小宝贝,这个小姐妹。没事的,会好的,小孩会痊愈的。
72

呐,不要怕。大家都看这边。这个区域后面,这边的后面,瞧,全心地相信。

我正在观察这些残疾的人。我看到关节炎等等。有个女士坐在这里。我想她参加了另一场聚会;我不确定。这里这位女士,她是个非常虔诚的妇人,是个好女士。我相信这是你得医治的时候,我亲爱的姐妹。
你属于教会,是不是?要有信心。呐,没有卡片的人,没有祷告卡的人,看这边。你们能看到女士得了关节炎坐在这里,得了心脏病,囊肿,等等。
73

呐,从远处看这边。你在那里全心相信吗?

就一会儿。[原注:会众中一个婴孩在哭。]那里的小婴孩。就一会儿。一个小女孩,有着蓝……不,在她后面一点。我相信是坐在那里的黑人女士。我相信她是那个拉动的人。你在那里祷告吗,女士?我相信她是孩子的妈妈。我不能让她们分开,请站起来。我要那位黑人女士站起来。是的。
你也患病,不是吗,姐妹?你有胃病吗?胃病,是不是?你可以往前去,吃你想吃的。
让我们大家起立,祷告,如果可以的话。怜悯的父,我们为此感谢你。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你医治在你神圣同在下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