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821 天使及其使命

1

晚上好。像往常一样,在这里很好。这是事实。哦,我从未像现在这样疲惫,但我仍然很高兴我能来到这里,在任何地方侍奉主。

今晚在我们的会众中看到很大的不同,就是……昨晚是漫长的日子。昨天是很漫长的一天。当然,人们疲惫不堪。
现在,我们要开始另一个星期,这是我一生中举行过的最长聚会。我相信它将被证明是对众人的极大祝福。我跟一生中从未这样疲惫过。好像它就是会使你疲惫。但如果我告诉你们有关这张相片的内情,你们就会知道我是指什么了。
2

就是那些异象使我虚弱,超自然的工作运行在一个自然人身上。有人遇见我,告诉我有关那张相片的事,说:“伯兰罕弟兄,那看起来不像你。”

我说:“哦,如果说神的天使那么靠近你的话,也许会把你改变一点。”呐,我想到了连续在那个日子下没日没夜。然后我必须去到某个地方,发泄自己。如果你不发泄,就……你变得非常虚弱,几乎都不能走路了。好像你的力气完全消失了。
然后,另外一件事,当你在像这样的聚会中,群众大会,当人们在祷告时,不管我在哪里,那都会影响我。瞧?它会影响你。主的天使在运行。你明白吗?不断地在催促你。似乎很奇怪,可能跟你们的教导有点不一样,但我们只能为真理做见证。真的。
3

呐,我希望什么时候能再回到克利夫兰,当我们可以再回来时,还要在这里举行聚会。[原注:会众鼓掌。]非常感谢你们!非常感谢你们。我会努力。我感到克利夫兰这里需要很大。如果我能回来,那将会更好些。那时就更容易开始。

这有点是在开辟。你看到吗?好像大家都在绕过克利夫兰,不管这里。但似乎有东西告诉我到克利夫兰来。这就是要来到的地方。
你说:“哦,克利夫兰是……哦,世上大多数的人都属于这种的教会。”
但不管他们属于什么,我们所有人都要听从这福音,要看那些为这事业奋斗的人。我被差遣到那些人那里,那些经受了暴风雨的人。他们教导这些事,相信这些事,盼望圣灵临到。呐,当圣灵临到时,是给所有人的;它是给我们在各处的所有人的。
4

今天我在跟一个从德尔里奥来的传道人朋友交谈。他和另一位传道人刚飞到这里。他们的飞机降落在海岸边的一个小停机场上。

我说:“哦,我们一直都不是很多的一群会众。但它是我参加过的最甜美的聚会之一,在会众和传道人中间似乎是非常和睦:大家都同心合意。”
我的林赛弟兄告诉我:“你能额外多呆几天吗?”我想要多呆,因为我正在盼望我祷告过的事情会发生,能在我一生中看到一次:整个会众能马上得到医治,所有人马上得医治。看上去好像在灵里那么团结、那么合作,这样这事就可能会发生。
聚会开始吸引人们有更迫切的期盼,他们……他们知道他们必须挤出一条路。瞧?他们只要伸出手,并当场接受。通常,最后一个晚上的聚会效果通常都比所有的聚会好,因为它是最后一个晚上,人们说:“哦,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必须要抓住。”
他们所要做的就是伸出手去,它就在那里。就像神在那里一样确定,它在那里。他们会找到的,但他们有点怕跨出去。你明白吗?
5

我想要会众中的传道人、传道人弟兄记住这点:你们教会有人是残疾的,你们将会注意到,他们开始走路了。有人以前生病了,会走上来,说:“牧师弟兄,我原来有胃病。我没能进入祷告队列;但你知道,病离开我了。”瞧?

我知道,站在讲台上,你可以感觉到它拉动,然后又松开。病结束了。你瞧?他们可能还没有认出来,但确实如此。瞧?只要留意所发生的事。它必须结束。如果他们只是半途而废地相信,病就还在。
6

呐,要这样做。呐,昨晚我……从昨晚起,我经历了许多争斗,为一件事祷告,神在某件事上一直恩待我;就是这里有这么神奇的信心,每晚能触摸到这么一些人。那是一件一直困扰着我的事。

呐,我希望……没有新来的;你们以前都参加了聚会,是吗?让我们看看这里有多少人以前来过这里,在各处的人请举手。嗯,几乎……很好。呐,你们明白聚会,它怎么……你们许多人已经来这里很久了。你们许多人一直坐在这里等候接受祷告。
今天我听说一个人拿到了很多张祷告卡,却还从未进入过祷告队列。他几乎是靠在祷告凳上,是个病得很重的人。
我们无法控制这事;只有神能控制。也许这人的信心还不够好。但如果他全心相信,无论如何都会好的。
7

我一直想知道的是,我能服侍所有的病人吗?那是我心里一直渴望的事。我在尽力。我告诉了你们一次在讲台上呆了八天八夜,八天结束时,没祷告的人比先前还多了好几千人。我从未离开过讲台。我在台上睡,在台上吃等等,八天八夜在台上。我这么做之后,度了一个八个月长的假。

换句话说,我不能出门。我简直要神经崩溃了,那简直要了我的命。所以,后来我知道我必须比过去使用更多的智慧。耶稣从未想要像那样去接触人们。对吗?
8

现在让我们去到心里面。我想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想要贴心地谈一会儿。

呐,我晓得,你们传道人也晓得,一个人可以接受神的恩赐,却用这恩赐将自己的魂送到地狱里。你们知道吗?从神来的恩赐……呐,我不是指你们想象的东西;我是指如果神真的赐下一样东西,赐给你管理,你必须用神的智慧来使用它。
呐,我一生从未像这样跟一群会众交谈过,特别是医治布道会的会众。但我想要看到的是……我太想要……那是我像现在这样跟你们交谈的原因。
9

呐,记住,神的恩赐可以很容易地让人陷入麻烦之中。神,如果他找到某个他认为他能托付他恩赐的人,我们就应全心地存着敬畏。

呐,你记住,多少人相信摩西是神的一个有属神恩赐的先知?他是。大家都相信这点。但是摩西却用那同样的属神恩赐让自己陷入到了麻烦中,是吗?神告诉他说:“你去对磐石说话。”他已经击打了一次磐石,神说:“去对磐石说话。”
那磐石就是基督,对吗?基督没有第二次受击打;我们现在只要对他说话。他被击打了一次,带来了生命的水。我们现在只要对磐石说话,磐石就会流出水来。就像神爱世人。
旷野中的磐石是完美的《约翰福音》3章16节:“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那些以色列人正在灭亡,磐石被击打,流出生命即水来。“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一个正在灭亡的世代),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借着对磐石说话。瞧?
10

但摩西下去那里,击打磐石。他发怒了;他忘了一切的……他失去了自我控制。他激动不已,激动了,因为人们……他又击打了磐石,磐石没有流出水。但他又击打了磐石。对吗?

呐,他是从神面前被差来的属神的先知,生在世上就要成为一个先知,一个被神迹奇事印证的先知,火柱跟随着他。我们知道他是从神差来的先知。
神将那能力托付给他,据我所知,圣经读者……我算不上是学者,因为我只有小学教育,七年级。
11

瞧。但在这里,我在圣经中所能看到神的计划、所有的预表被打破的唯一地方,就是在这里,摩西第二次击打磐石,要流出水来。不管怎样,如果那不是神的旨意……我们知道那不是神的旨意。我们承认这点,不是吗?但是摩西有能力让水流出来,不管是不是神的旨意。那是真的吗?我们知道那违背了神的旨意。但神把那能力托付给了他的仆人。当摩西击打磐石时,磐石没有流出水来;表明那不是神的旨意。他又击打磐石,呼求水。水必须出来。是的。他被赋予了那能力。他让水流出来了,但那违背了神的旨意。后来神就这事处置了摩西。对吗?

12

你们记得以利沙吗?年轻人就秃头了,年轻,他是个年轻人。一些小孩子喊起来,说:“老秃头,老秃头,你为什么不跟以利亚一起上去呢?”记得这事吗?

那位发怒的先知生气地转过身,奉主的名咒诅那些孩子,就有两头母熊从林子里跑出来,咬死了四十二个无辜的孩子。对吗?那不是圣灵的性情。你们知道。但是那位先知发怒了。瞧?你必须谨慎你所做的事。
13

因此,当人们上来这里求医治时,我在留意他们。我看到人们有时候带着一个属神的恩赐跑来这里,如果他没有完全地检查那个病人,真的……如果某样东西,疾病的咒诅,施加在那人身上,有时候事情就是那样发生的。有时候,疾病、病症和痛苦是神的鞭打,要让人们回到路上去。是的。

不是每次都像那样。记得殿门口的那个男孩子吗?门徒说:“是谁犯了罪?是他呢?是他父母呢?”记得吗?
耶稣说:“在这个病例上,两个都不是,乃是要显出神的作为来。”
14

呐,你们必须知道那些事。那就是为什么在每个病例上,我都要仔细地检查。我知道我站在哪里。如果我要求了一次,它没有离开,我就仔细地检查。如果我什么也没看到,我就由它去,直到神显给我看要做什么。必须留意那件事,因为可能有东西施加在那人身上,神打算在那里领他们回到某件事上。你转过身,把神所施加的东西拿掉,看看你在神面前站在哪里。如果神赋予了你某样东西,用来做某件事,你就必须留意。

因此,弟兄们,他们属神的恩赐……我这样说了……我的很多经理知道这是真的。我去了……当我最初开始时,我对它兴高采烈,甚至我进入一座城,就会召集一场聚会。我会说:“你们去城里,给我带……让传道人或某个人,给我带某个他们知道是残疾或患病的人来,让我得到那人。我向你们保证那人会在我祷告完之前得医治。”我会发出那样的挑战。
15

一次我去到凤凰城,发出一个挑战。他们带来一个残疾的墨西哥女孩。哦,她很可怕。我让那孩子在讲台前一小时四十五分钟,只是抱住她,跟她在一起,恳求神让那孩子得释放。孩子得释放了,到处走,走下了讲台,走下去,又回来。

我记得在伊利诺斯州得范达利亚,我在那里看见最大的一个……我在一场聚会上看到。我说了同样的话。我说:“你们去找一个人,把他们带来给我。”
他们去找了,带来了一个生来瞎眼、大约十五岁的男孩。我跟他在一起,呆在那里,直到那男孩恢复了视力。当我那样做完了,花了时间,几百人坐在那里等候接受祷告,而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一个男孩身上。
16

当我听到他叫喊后,他回来。他在人群中徘徊,回来,说:“我告诉我妈妈,我想要看那个打开我眼睛的人像什么样子。”

我说:“我希望你有一天看见他,就是主耶稣基督。”
他握住我的领带,说:“妈妈,这是……”我系着一根条纹领带。他说:“那是领带上面的颜色吗?这是你们所说的条纹吗?”他们所有人都喊起来。他说:“呐,你叫他的衣服什么颜色呢?”他说:“那是他们那里所说的浅色吗?”生来瞎眼,一生从未见过……许多人在各处晕倒了。
17

那天晚上我去宾馆,还有我弟弟唐尼和我儿子比利。他们去了宾馆。大约是凌晨两点。我躺下来睡觉,刚入睡,我晚上睡得不多,总是祷告。

夜里,所有的鬼魔都停工了,直到天亮。当他们没有游行时,就是圣灵进来跟我交谈的时候。如果你想祷告,就早点睡觉;早点起来。大多数的工人去了……鬼魔……鬼魔……很多地方关闭了,那会引发奇怪的事……你们知道我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18

注意。我躺在那里。我醒了,突然醒来了。我观看,心想:“嗯,天已经亮了。”我说:“瞧那里。天亮了。”往外面看,我想:“等一下。窗户在这后面;那边是墙壁。”

我又观看;那是一朵白云,像这样在旋转。我说:“哦,我明白了。”那是主的天使进入了房间里。
许多时候鬼魔跟随我进入房间里。我感觉到他们的肉体在蹭我,有响声等等,将近半夜时来纠缠我。
19

接着我就下了床,跪下来。我知道那是个灵,但我必须先查出它是什么。我继续等着,我感觉到他来到床边。他来了;你可以感觉到他。我说我是从内心里跟你们交谈。他就像……

呐,我现在没有感觉到他。有时候我会感觉到他,他就站在这里;我能感觉到;如果他就站在这下面,你们可以辨别出来。他就像空中的压力,像那样压着你。你只是……你感觉到它。
当他走近时,当一个病人上来接受祷告时,你能感觉到他过来……[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流过你的身上。那时候,你就不需要自己说话了;只要安静。他会说话,亲自说话。然后他……[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上升。然后也许你会停下;你会感觉到他又回来了。
20

然后注意,我看到一个病人站在这里;就在那里,看起来好像在他们头上,我能看到你们听见他讲的那些事。你们听见他们在生命中所做的一切事被说出来。对吗?甚至听见他重复他们对神所说的祷告。对不对?各种的罪和他们所做的事被揭示出来,每次都是完美的。对吗?从不失败。

是什么做的?我只是把我看到所发生的事原本地说出来。我看到什么,就说什么。有时候我朝向会众观看;我可以感到有东西在拉动。我会非常仔细观察。它中断时,另一头就有别人得了医治。也许是这边和那边。也许我能相当安静,挑出某个人,在哪里。首先,如果我能找到那个渠道,好像我在别的地方找到其他人一样。瞧,你知道,继续看,它会开始……这时你可以看到异象出现,像那样开始。
21

呐,当我观看,看见那个时,我就跪在地板上,开始祷告。当圣灵靠近时,我知道他是神的天使。我能感觉到那就是他。

我说:“主要我做什么呢?”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长时间站在床脚旁边,我像这样跪着。我说:“天父啊,你差遣你的天使到仆人这里来做什么呢?”我说:“你仆人在聆听。”我等候着。
我知道他仍然在那里,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等候,我想五分钟过去了。我感觉到他向我移动得更近了。当他走近时,我听见那声音听起来像从前一样。即使我想要,我也无法模仿那声音。但我听见他,就像我的声音对你们来说,听起来一样清晰、听得见。他说:“你把那医治的恩赐太局限于行神迹了。以后,如果没有神迹行出来,人们就不会相信你。”
我说:“我决不再那样做,神啊,请帮助我。”他走出了房间。
22

我站起来,躺在床上;他在那里,就在床上面,转圈,好像彩虹中的许多颜色一样,不停旋转。我看着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我感到轻松了,感到我的罪得到了赦免。

我说:“我主是否在意我的儿子看见你呢?”
没有任何响声。我们只有两张单人床;我们不得不……附近几英里的每个场所都被占用了,我的……我们房间里有两张单人床。我弟弟和我儿子睡在我旁边的床上,单人床上。我说:“比利,比利。”他没有应。我说:“唐尼。”他没有应。我拿起枕头,观察着。我知道,无人回答,我知道没问题。没人应。我像那样扔出枕头,打到了我弟弟唐尼。我说:“唐尼。”
他说:“什么事?”
我说:“叫比利。”
比利说,哦,是唐尼说:“比利,你爸爸叫你。”
我说:“比利,看。”
他看了看,说:“爸爸,什么事?”
就在那个时候,唐尼从床上跳起来,叫喊:“哦。”
比利说:“哦,爸爸,爸爸,爸爸。”他从床上跳起来,扑过来,说:“不要让那个抓住我;不要让那个抓住我。”
我说:“亲爱的,他不会伤害你的。”
23

许多时候我说……我单身了五年。我对他既是爸又是妈,口袋里就放着他的小奶瓶,夜里把奶瓶放在我头下,保持温暖,这样夜里就可以给他吃。他只有十八个月的时候妈妈就死了。我必须抚养他,既是爸又是妈。许多时候我说,特别是当我要坐飞机时,他说:“爸爸,我很害怕你会离开,再也不能回到我这里了。”

我说:“不,亲爱的,我会回来。”
我说:“亲爱的,那就是爸爸要去的原因。那是带领爸爸的主的天使;他就在房间里跟我说话,我问他你能不能看看他,这样你就不会担心爸爸,知道那是带领爸爸的天使。那是火柱……”就像这样,带着各种颜色在旋转,一直转。
唐尼,我的另一个弟弟几乎都不知道该想什么了。
接着天使像这样转圈,离开了,咻……[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后来他告诉……
24

我想要你们在这里的人把一件事告诉你们家人,我知道你们克利夫兰的人知道这事。你们知道,你们许多人对神的医治有错误的概念。呐,这不是行神迹的恩赐。神迹跟医治是分开的、不同的恩赐。你们知道吗?圣经说:“岂是都有医治的恩赐吗?岂是都有行神迹的恩赐吗?”瞧?但神迹行出来了。是的。每次对人都是神迹,异象发生,告诉人说他们有什么问题。那是神迹,是超自然。那是神迹。但是医治……

瞧。当以赛亚去医治希西家时……你们相信是神打发他去那里吗?你们相信以赛亚告诉希西家,他要死,留遗命给他的家吗?哦,当以赛亚上去,宣告他要得医治时,甚至三天不到,希西家就得到了足够的力量下床,去神的殿里敬拜神。对吗?当耶稣宣告罗马百夫长的儿子得了医治,他说:“从那个时候,他就开始好了。”
25

如果你手上有一个口子,你对它做了一切,毫无起色,却变得更糟了。不久之后,你把一样东西贴在手上,这东西开始帮助那口子。但还没好,正在变好。当疾病的咒诅从你身上被除掉时,不是每次都是神迹。呐,有时候它会自然而然地发生。有时候咒诅离开,医治就随着。

呐,仔细听,这样你们就会确定。医治发生后七十二小时内,几乎没有一个时刻是撒但不能回到那地方的。那是圣经说的。当污鬼离了人身,在无水之地走来走去,后来便另带了七个比他更恶的鬼回来[太12:43-45]。对吗?你们知道,当他走的时候,如果这家的壮士不在那里阻挡他,没有信心相信……
26

呐,我要你们仔细听我的使命。神知道我想要这事发生在克利夫兰。我虚弱,疲惫。我没有……我没有……我惧怕这样说。但是朋友们,你们意识到我正在面对着鬼魔的权势吗?我必须正确生活,行得端正。我必须真诚。我不管报纸是不是说他们要把我拖出去。那没有任何关系。那不能阻止它是真的;它是真的。但当他们撒谎时,那就是个谎言。当它是真理时,它就是真理。

呐,我希望我能看到一个异象。但我无能为力。我的力气完全从我身上出去了。我无能为力。我不知道那是为什么,它总是使我那样眩晕。
几天前,我正在读圣经的《但以理书》。他见了那些异象后,他说他头晕了多日。你们记得这事吗?《但以理书》。这话又给了我安慰,帮助我明白。
27

那是当凡人……当超自然降在自然人身上时,就会引起肉身上的争战。是的。它会使人非常虚弱。甚至基督躺在船的尾部,那些可怕的浪都不能唤醒他。那么多的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甚至那些可怕的浪都不能唤醒他。对不对?但当他醒来时,他就把浪和海平息了。

呐,甚至以人形离开,出去……当超自然运行时,能力就出去了。在许多病例上,耶稣进城,医治了一个人,然后就离开那城:领一个人出城门,恢复他的视力,再去别的地方。进加大拉,医治一个人。当然,那里有……但后来有一次,他医治了所有到他面前来的人,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写的经文:“他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太8:17]
28

耶稣说他根本不能做什么,直到父先显给他看。对吗?《约翰福音》。当他经过毕士大池……呐,现在让我们把这些话讲透,耶稣经过毕士大池,有许多人躺在那里,他们……呐,留意他们所处的状况:瘸腿、跛脚、瞎眼、残疾、血气枯干(对吗?),等候水动。因为天使会在某个时候下来,搅动水。第一个有信心的人跳进去,无论害什么病都会痊愈的。

有人对我说,至少有五个瘫痪的人离开这会堂,他们瘫痪了坐在这里,他们说:“什么?”[原注:磁带空白。]
呐,下去告诉那些瘫痪的人,这样我们就能相信。
弟兄,他不会相信,即使基督亲自站在这里。是的。我根本不能做什么。神要得着一切的荣耀,因为我不能做什么。我只能做神告诉我做的事。
29

即使你在一家有很多钱的银行工作,但你只能取出他们让你取出的钱。对吗?我可能在跟神团契,那里有一切能力医治世上的每个人。是真的。但我只能做神说做的事。不是我在行医治;是你们自己的信心接触到了神,并医治你们;神借着他的恩赐说话,告诉你们说你们得医治了。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们明白吗?

我跟医治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个代言人,为你向神祷告。瞧?如果你的祷告达到了神那里,他告诉我说你得医治了,然后我就相信,对你说出来。如果你相信,你就得医治了。呐,注意。不管现在的症状是什么,你要相信。
30

呐,注意主遇见我的时候。让我今晚最后一次向你们引述这话。当他在房间里临到我时……现在想象你自己坐在房间里。

凌晨两三点妻子过来。我一直在祷告。不知道为什么主不让我回家。旧的小屋,在偏僻的山上,地面,黑暗,离任何公路都有一英里半。设陷阱的地方,我过去常去那里打猎,设陷阱,在偏僻的山上。1946年5月6日后,我走进去,回到那里。
我走在房子周围,我的小舅子过来,说:“伯兰罕弟兄,跟我开车去麦迪逊。”
我说:“不行,我今天要巡逻。”
他说:“哦,来吧,跟我一起上去。”
我说:“不,不行,弟兄。我今天必须去亨利维尔。”
我说:“进来吧,我妻子准备好了午餐。”
31

大约十二点,我卷起袖子,他说……走过去,在我们所住的两个小房间的地方洗手。

他说。我说:“你要进去吗?”
他说:“不。谢谢你,弟兄。”
我说:“罗杰弟兄,过来吧。”
他说:“不。”他说。
我说:“好。”
他说:“以后再见。”
我说:“星期天你会去教会吗?”
他说:“星期天我在教会见你。”
我说:“好的。”
32

我伸手,解开扣在我身上的枪带,因为我要进去,把枪放在走廊上洗。我有……正当我走到枫树下时,好像整个天裂开了,打开了。我害怕了。是的。我一生中都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脸色发白,往后倒下去。

罗杰从车里跳出来,跑过来,说:“伯兰罕弟兄,你怎么啦?”
妻子拿了一壶水出来,给我喝了一口,说:“你头晕吗?”
我说:“没有。”我说:“我没事。”我说:“好像树上的每片叶子都砸在我身上。”我说:“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布罗伊弟兄。”我说:“我整个一生,他都跟随着我。”我说:“我相信,既然人们告诉我那是错误的东西……”我说:“我记得,圣经中有很多次,鬼魔必须见证基督的能力……许多时候神职人员说:’嗯,他是别西卜;他是这个、那个或别的。’鬼魔说:’我们知道你是谁;你是神的儿子,是以色列的圣者。’”
33

我看到保罗和西拉在安提阿那里,那时有个算命的,那里所有的传道人都说:“噢,他们是骗子。”

那个算命的跑出来,说:“这些人是神的仆人,传讲生命的道。”瞧,那些鬼魔有时候还比那些虔诚的教师们要先认出了在他们里面的那个恩赐。
我对妻子说,我说:“亲爱的,打电话给他们,告诉他们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去工作,因为我现在要找出那是怎么回事,不然就死掉。”我说:“如果,”我说:“我有大约二十三美元留在银行里。我会给你写一张支票。我要离开,永不回来,直到我找出我整个一生都跟随着我的是什么。一个说是这个,一个说是那个。但我要找出它是什么。”
我拿了圣经,司可福圣经,就像那样,夹在手臂下,出发了。我去,一直读到深夜。我有一个山洞,我进了里面,在偏僻的山上。但这是我过去常常用来设陷阱的小木屋。我祷告了又祷告。我坐在那里祷告,用一种能力集中思绪,进入天空,超越月亮、众星、云雾,在某个遥远的地方跟神联上了。我坐在那里默想,思想神。
34

一直到了凌晨三点。我说:“神啊,我要留在这里,直到我死,直到一件事……我是个传道人。不要让我被迷惑。如果你要我做一件事,如果你想要对我说一件事,你已经向我显了神迹奇事。人们告诉我忘掉那事,说我晚饭吃得太多了,或类似的事。”我说:“但我想要你告诉我,父啊,如果它是错的,求你现在下来,阻止它靠近我,切断它,好让我永远不再知道关于它的事。”我说:“神啊,求你怜悯。”我一直喊到眼睛都肿了。我说:“神啊,我是真诚的。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不想辜负你。我已经做了我所知道要做的事。但你要我做的是什么事呢?”

35

我正在那里祷告,突然,我看见一道光闪烁。我四处观看,心想:“哦,有人拿着手电筒过来了吗?不可能是汽车开到这里来了。呐,那是在哪里呢?”

我观看,那光在地板上扩散,越来越大了。
我说:“在哪里呢?”我抬头看,上面悬挂着你们在这张照片上所看到的同样的东西,砰,砰,[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一圈一圈地旋转,那光越来越大了。我转过身观看,听见有声音发出,[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走得非常清晰,就像这个节奏,慢慢地走。我听见脚步声靠近,光着脚。我观看,从木地板上走过来,我看见在这道降下来的光下面,我看到那是一个男人的脚。我看见一件白袍……
想象你是什么样的感觉。我说:“哦!天哪!”
我像这样观看;他走得更近了。当他走进整个光中时,是一个双手像这样折叠在一起的男人,他体重大约两百磅,肤色有点黑,更像是墨西哥人的肤色,你知道,有点像西班牙人或某个黑皮肤的人,脸面光滑,没有胡须,黑头发垂到肩膀,身穿白袍。他的性情,你可以谈一谈。其中一面是那么温柔;看起来又好像如果他说话,就会让世界翻转。
36

他相当平稳地向我走来。我咬着手指,直到几乎流血了。我往后坐,起不来。老实说,我是那么害怕,几乎动不了。你也是。不要以为……呐,想象你自己那样坐在偏僻的旷野,四处张望,他那样站立在你旁边。我咬着手指。他向我走来,看着我,有时候像是同情地往下看。他说:“不要怕。”

当他说那话时,我知道那是同一个声音。我第一次看到他是一个人。我看到他在旋转的火里;我听到他在树丛的旋风里。我看见过所有的那些事情。我听过他跟我交谈,显给我看异象。但当他第一次说话……
那不是想象,而是听得见的声音,就如你听见我的声音一样。一个人,就像我站在这里一样真实。嗯,我可以跟他握手,如果他伸出手来的话。我可以拍他的身体。他跟任何人一样自然。
37

他看着我,说:“不要怕,因为我是从全能神面前差来的,告诉你,你奇特的出生和生命要表明你要把神医治的恩赐带给世人。”现在听着。“你祷告的时候若是真诚,让人们相信你,就没有东西能在你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即使癌症也不能。”

现在,让我们就停在那个信息上。等一下我要告诉你们剩下的事。他说:“呐,我从神那里显现(换句话说),告诉你,你奇特的出生(我有个这样的出生,我坐在那里的妈妈可以告诉你。)和奇特的生命(是的。没有人理解我。)是要表明你要把神医治的恩赐带给世人。”七年级的教育,贫穷,我一个城市的本地浸信会传道人,怎么能喂养世人呢?他说:“你祷告的时候若是真诚……”
38

呐,记住。恩赐生来就在这里。我跟它的到来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人有,没有人有,朋友们。决不要让任何人迷惑你们。恩赐只能从神那里被差来。惟有神,那是预知。

呐,教会里有九种属灵的恩赐。今晚它们可能在这个人身上,在那里的那个人身上,等等。但那样的预言等等,必须有两三个见证人慎思明辨,看它对不对。
但你从未看到他们站在以赛亚或耶利米或其他任何先知面前判断他们。他们从出生起就拥有主如此说。大家都知道他们说的话要成就。他们拥有主的道。神既在古时多次多方藉着众先知晓谕我们,就在这末世藉着耶稣基督晓谕我们[来1:1]。
39

在基督的身体里,借着所有这九种属灵的恩赐,带来……任何一群人,任何一群相信基督的圣洁的人都有权利得到那九种属灵的恩赐。它围绕着那身体,在身体里面。它不是祷告的单个人。它今晚在这里这个人身上,明晚在那里那个人身上,也许下次又在这里。这个人今晚可以做出信心的祈祷,也许明晚它在这里个人身上,在那个人身上。它是身体里的恩赐,运行在你们众人周围,环绕着身体:九种属灵的恩赐。今晚这个人可能说预言。

那是我们陷入麻烦的地方。一个人可能会说预言,讲真理。但那并不能使你成为先知。它可能永不会再临到你。
先知是生来就被印证的人,带着主的道下来。先知……
40

先知和说预言的恩赐不同。你在圣经中是否注意到,医治的恩赐是复数的,g-i-f-t-s,医治的恩赐(复数)。但p-r-o-p-h-e-t是先知。教会里有说预言的恩赐。当预言被赐下时,它要由两三个人慎思明辨。那是真的吗?

哦,圣洁教会,我们如此缺乏神的东西。这些真实的教导正是教会需要的。呐,让我们坐在一起,彼此在神面前。奉圣洁教会的名,教会今天站在圣经和圣经真理的生命面前是什么呢?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们有你们所争论的小事。是的。当你们彼此之间争论时,就是这个使你们成为属肉体的。忘掉它吧。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他是你的弟兄;不要试图打倒他;如果他做错了,要把他扶起来。让我们保持身体的运行。
41

呐,有朝一日,身体要像那样聚集在一起。是的。就像所罗门的圣殿,在全世界各地切割出来。但当它聚集时,没有锯子的嗡鸣声和锤子的响声。它直接就聚在一起。每个不适合的立方体都去到了正确的地方,在那里组装在一起。

当耶稣再来时,基督的身体就是这样离开的。她要手挽手上去与主相遇(是的。)。
42

呐,这些恩赐……呐,天使说:“你若让人们相信你……”

呐,听着。呐,注意,朋友们。看看你是不是有秩序。呐,你们作妈妈的跟小儿子在这里。你们女士;你们来这里,坐在这些椅子上。不管你有什么问题……呐,要明白这点。你们所有在这里生病的人,恩赐在神里面。我只能说主说要说的话;我只能做主说要做的事。
43

耶稣经过毕士大池。所有那些残疾的、瘸腿的、瞎眼的都躺在那里,耶稣只医治了一个生病的人。他不是瞎子,不是残疾的,也不是瘸腿的或跛脚的。据我所知,圣经说他得了三十八年的病。耶稣医治了他,然后转过身,离开了那些相信神的医治的人。这是真理吗?如果他—神的儿子,会转身离开,我要说,那里几乎有一万人……圣经说许多人;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他有同情的心,却转身离开那些人,只医治了一个身体生病的人,就离开了整群的人,在质疑中……同一章,《约翰福音》5章19节。犹太人质疑他;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

哦,如果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仆人凭着自己所能做的岂不更少吗?
44

我想要看到每个人得医治;我想要能够对这个坐轮椅的男人、这个男人、那里那个男人说:“起来,行走。”哦,神知道我多么想那样说。我肯定想。但如果我只是凭着自己那样说,会怎么样呢?嗯,他们动不了。然后他们会说:“嗯,他是个伪君子。嗯,他什么也不是。”

但如果我吩咐你起来,你就起来,因为你想要起来。那是一件肯定的事。如果不是,你不在乎,你可能永远不会活着离开你所在的地方(是的。)。注意,你只能做神指示你去做的事。
45

呐,注意。恩赐是神赐下来的东西。呐,如果他以铜蛇或水池的形式赐下来,不管是什么,你相信的不是水,不是蛇,而是神的恩赐。对吗?铜蛇没有为任何人祷告;水池也没有为任何人祷告。但神说……耶稣升上了高天,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当然,现在神借着圣灵通过人运行。人是神的代理人。

46

现在要快点,时间过去了。仔细注意。“我向你显现。”我要把它放在自己的话里。瞧?我在引述他的话。他说:“不要怕,因为我从神面前被差来,告诉你,你奇特的出生和生命要表明你要把神医治的恩赐带给世人。你祷告的时候真诚,让人们相信你,就没有东西能在你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即使癌症也不能。”

呐,注意秩序。神赐下恩赐将近四十年了,大约五十年前。从此恩赐就在世上了。这个赦免。
呐,我所要做的就是为病人祷告,祷告的时候真诚,就没有东西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你若能让人们相信你……”现在看到秩序了吗?瞧?问题是……问题是,要人们相信这是真理。
47

我对天使说……呐,你们明白了那部分,是吗?恩赐不是辨明,恩赐是为病人祷告,让他们相信你。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没有东西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即使癌症也不能。那是要为病人祷告,告诉他们。

你说:“呐,你……”我要为你们祷告。你们相信吗?我全心地相信,为他们按手,为他们祷告,奉主耶稣的名祈求祝福,让他们走过去。
他们应该欢喜地走开,相信他们会痊愈。残疾的应该相信他们会行走。瞎眼的应该相信他们会看见。
哦,我说:“他们不会相信我,因为我没有受过教育。”
他说:“先知摩西怎样被赐予两个迹象,证明他是从神被差遣的,你也照样被赐予两个迹象行在人们面前。”换句话说,印证我告诉了你们真理。他告诉我两个迹象会是什么。“在人们面前行这些神迹。”
48

呐,这是我的定罪。在全能神面前,我今晚作为一个传道人站在他面前,我站在一群最可爱的人群面前,我从内心深处这样说:我因我使用它的方式被定罪。是的。第一,我在伤害人,那么多的人。第二,我没有顺从天使告诉我做的事。

圣灵会辨明和说出在这会堂里发生的任何事。那是真的。但那并不能医治人。他们上来这里时,我一次选他们一个人,开始告诉他们,跟他们交谈,类似那样,把关于他们疾病的一切事都告诉他们。从来没有一个使徒那样做;耶稣从未那样做。他们没有那样做。然而恩赐却在这里那样做。
49

呐,这就是问题。如果我能上来这里,做一次那样的事,并证明它是真理,这会堂里每一个得到救恩的人都应该信靠主耶稣基督,说:“弟兄,只要按手在我身上祷告。我必痊愈。我所要做的就是这个。”呐,对不对?因此,我就能满足许多人。

但几百人来聚会,离开,说:“我甚至没有进入祷告队列。”我尝试了。比如说,让队列经过。你问他们,说:“哦,他从未……他从未辨明我的病情。”
哦,你知道你们有什么问题。你知道你生命中做过什么事。为什么我要上来这里,向你揭示那些事,把你所做的等等告诉你,而你知道你做过的事。如果你是个罪人,现在就与神和好。如果你做错了,不要等到圣灵在讲台上给你说出来。当场就与神和好,认罪。然后进入队列。它不会阻止队列,让我们为人祷告,让他们过去。他们继续相信,痊愈。
50

呐,听着,朋友们。我相信,在我现在所站的全能神面前,如果我此时离开会堂,我已经传讲的信息在神面前称义了。我相信。因为他证实了,行了我宣告他要做的一切事。对吗?

呐,我现在纳闷的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有祷告队列,一个晚上为大约一百人或更多人祷告,甚至不用停下来告诉人们这些事,辨明他们所有的疾病,握住他们的手,激发他们的信心呢?既然神已经证明了他在这里,为什么你现在不凭着自己的信心上来呢?凭着自己的信心上来,欢喜地离开会堂,说:“感谢神,我得医治了。”那就是神所说当做的事。
51

呐,如果你认为我是在讲真理……你要心里诚实。你认为它是真理吗,请举手?那是真理。我相信,朋友们。因此,我相信每天晚上有几百人或更多人可以接受祷告。亲爱的弟兄姐妹,由于我虚弱疲惫……

呐,站着讲道并不影响我;我可以没日没夜地讲道,那不会影响我。那反而建造我。但另外那个把力气从我身上掏出去了。我现在可以领两个人到我面前,站在这里握住他们,直到疾病出去,我就比每天用八个小时的锹铲还更虚弱。我站在这位神面前,他知道这是事实。就是这事把生命从我身上掏出去了。
52

我想知道,能否有一个晚上,神会不会允许,为什么我们不能有一条那样的队列,让大家下去,让我站在这里。如果我希望停下来,等候一个……

我想要为你们祷告。不只是让你们经过,像你们过去有快速队列那样。他们过去经过这里,人们……他们会送我去那里,让我为病人祷告。我那么虚弱,站不起来。于是两个人,这边一个,那边一个,在那里扶住我,让人们经过,按手在我身上。有几百人得了医治。
但许多时候,他们犹犹豫豫地经过,说:“他从未为我祷告。”他们是对的。天使说:“你祷告的时候若是真诚。”是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如果你有足够的信心,你甚至都不用上来这里。你在你所坐的地方就可以得医治。
但天使告诉我:如果我为病人祷告,让他们相信我,祷告的时候真诚……使医治成就的就是这个。他们相信神已经赐下了他的恩赐。
53

当然,神禁止我得荣耀,我也不会那样做。朋友们,你们知道,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能在神面前夸口。我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呢?我出来参加这些聚会是为了什么呢?我是为基督工作。我家里有一个可爱的小教会,如果我回去,他们会提供给我生活费。我可以天天去钓鱼,一星期讲两次道。我能靠那个过关吗?我的魂会被那些伸出来的瘦骨嶙峋的手折磨。我必须留在讲台上,直到我死去。如果我不传扬神给人们这个建议,这个医治的大能,就有祸了!

主在这里。神的儿子基督在这里,要医治生病的和有需要的人。我想要在我们祷告前读一节经文,是在《马太福音》4章。
23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24他的名声就传遍了叙利亚。那里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样疾病、各样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癫痫的、瘫痪的,都带了来,耶稣就治好了他们。
54

呐,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呐,记住,你们相信他说的是真理吗?他医治了每个病人,他先看到父做这事。那怎么样呢?那是真理吗?如果有一大群人得医治,神就显给他看一大群人得医治了。因为他用自己神圣的嘴唇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对吗?“我实实在在地(换句话说,绝绝对对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不管父做什么事。”

呐,他在这里。呐,正如我所说的,我感觉到他开始运行。我现在所讲的恩赐,就在我右边,就站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呐,这是真的。我能感觉到他,就如你们能听见我的声音一样。
55

瞧。呐,朋友们,听我讲,我能感觉到我的嘴唇麻木了;我能感觉到他在这里。有时候我看我能不能看见他。我知道他就站在我附近。神是我的审判官,我站在他面前,他离我越来越近了。

朋友们,我尽力对你们诚实。我已经做了我所知道该做的一切。让我们现在相信。你们愿不愿意全心相信?哦,何等伟大的得医治的时候!呐,疾病的灵要离开人们。许多人要蒙福。有这么深切的真诚……
呐,我不是说他会祝福你们。他此时就在这里。我全心相信这点。如果我们叫祷告队列,人们经过,甚至不求辨明的事,只是说:“伯兰罕弟兄,只要站在后面,照天使告诉你为我祷告的去做。我离开这地方,叫喊,说:’神医治了我。’我要持守它。我现在要留在那里,我也会痊愈。”
56

今天或几天前,有一些传道人告诉我……

某个女士进来这里,躺在褥子上快死了;却在最后时刻得了医治。她说,当她带妈妈坐在这里……他们很费劲地把她放进这里。她说:当我讲道的时候,往下看她,说:“姐妹,”开始把她生命中的事告诉她,问题是什么。我说:“你接受我的话吗?”她点头说她接受。我说:“去吧。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你了。”现在她在荣耀神,走遍全城,宣告康复了。
57

有许多的事,刚才,如果我没有参加这聚会的话,一位女士发来一份传真,一位来自牙买加的传道人,某个人。他妻子正处于癌症晚期,说:“你能不能马上飞到这里,由我出钱。你是我们拥有的唯一希望,你来帮助我妻子走到神那里。”

呐,当你到家时,有几十封信。我伏在这些信上祷告。我说:“神啊,你知道他们,请指示我去哪里。”然后我拿起信来,不管主告诉我去哪里,我就去那里。
不久前我刚进家门,有不同的……大约有十五个长途电话或机票等等从全国各地进来,来者不同地方,要让我去。这个人、那个人来接我。
刚走进家门,我说:“亲爱的,你知道我刚回家……”飞到纽约,然后就回来。我说:“哦,一家大电视台说,如果我们去到麦迪逊广场花园,他会在电视上免费播放。”是的。节目会传给会众。我想给他那个机会,是的。后来当……他妈妈得了医治。
后来,我回到家,妻子说:“亲爱的,瞧这里。嗯,这地方挤满了……”她说:“让我叫他们来你这里。”
我说:“哦,亲爱的,你知道我……”
她说:“哦,这封信从这地方来,这封信从那地方来,这封从另一个地方来,像这样从不同的地方来:从加利福尼亚州,从俄勒冈州,这封信从佛罗里达州来,这封信从这里来。”接着她说:“这封……你知道,阿肯色州,那里的市长说他妻子快死于癌症了。”
58

我说:“你说什么?”圣灵让我停下来。我说:“再重复这段话。”

刚回来,哦,天气不好。哦,天气刚刚初春,到处都是雪。信上说:“阿肯色州米纳市长的妻子快死于癌症,呼求你。”他属于神召会。
我说:“等一下,让我祷告。”
她说:“他四、五天前就一直想要跟你联系。”
我说:“让我进我房间去。”
我走进房间里,查考了一会儿。圣灵说:“去米纳。”
他们的情况是我所能遭遇过的最坏的;他们必须开车穿越几座山等等。飞机被雪困住了。
我说:“主愿意我去米纳,打电话找他,告诉他说我在路上了。派人去接我。”
59

我去到那里,医生和所有人都坐在房间里。我走进她所在的房间,按手在她身上,说:“主耶稣打发我来这里,叫你可以得医治。”

她就起身,像那样走出了房子。是的。就是那样。引起了一场复兴爆发在那个地区。她流了大约一加仑半的水和脓。大约半个小时后……
几个星期后,我在聚会上。她站在那里,说:“我感觉很好,伯兰罕弟兄。”她好极了。为什么?顺服。
60

现在主就在这里。你们相信如果出于信心的祈祷为你们做出了,你们就必痊愈吗?你们相信吗?

(多少张祷告卡?)你们的祷告卡从哪里开始的?什么号码?1号?什么字母?B?发了一百张吗?)我相信我们现在要为一百个人祷告。你们不这么想吗?在下面的……我说下面一个小时吗?没有辨明的事,只是祷告。我相信会堂里的每个传道人都可以跟我们一同祷告。瞧,朋友们,你们的传道人跟我有同样的权利祷告。
现在要敬畏。呐,主在这里,你们每个人都拿到了祷告卡。你们相信,只要我们在这里排一条队列……所有拿到号码的,全体一百人都在这里排队。经过队列,让我们只是为你们祷告。我相信你们会痊愈。
61

如果你今晚离开这讲台,只要欢喜地说:“感谢神医治我。”离开会堂,全心相信,我相信你们会在几天内写出你们的见证,说你们完全好了。你们不相信这点吗?

有多少人愿意那样做,离开这里……多少人愿意此时就交托给神,说:“主啊,我相信如果这人说的事被证实了,我知道它们是真的,至于辨明的事……”
呐,只要稍微摇一下自己,掐掐自己的里面,醒来吧!神还能多做什么呢?他还能多做什么呢?他不能违背你的信心来医治你,就像不能背着任何东西一样,是吗?如果你真的相信他,无论如何你都会得医治。对吗?是你对神话语的信心使神医治你。现在不要不信;要对神有信心。你们全心相信他吗?
62

呐,瞧。你们也许知道,圣灵就在这里。你们每个人愿意敬畏,尽可能敬畏一会儿,只要看这边。呐,使你们得以知道……

你说:“哦,我相信也许圣灵离开了他。”不,他没有;他就在这里。
现在我要祈求我们的天父,巴不得他能医治这会堂的某个人,使你们能看见的某个真正得了医治的人。让神显给我看。你们现在为你们的医治祷告,让天父显给我看。如果他垂听我的声音……因为天使跟我说:“你的思想在天上比在地上更大声。”
他知道你在思想什么。如果你……如果神让我看到你们中的一个人得医治了,证实是那样的,你们愿意全心相信他在这里,他正在祝福……
63

呐,记住,我不是他;我只是代表他;我在这里是他的渠道。记住这点。他可以在他想要的任何时候离开我;他照自己的旨意行。神知道我爱他。我想要他一直与我在一起,因为我爱跟他的子民共事。这是我曾经拥有的最大的荣幸。

但是神……他可以……他有权利。我没有任何东西给他。他可以在他想要的任何时候离开我。但我爱他,想要他留在这里。他可以在他想要的任何时候离开。但我相信我必蒙他的恩,他必会把他的祝福赐给我。
64

呐,让我们低头。主耶稣,我不知道在生命中的什么时候……[原注:磁带空白。]我参加过这种祷告会,当时我比现在更真诚。主啊,你知道我虚弱,疲惫,聚会冗长拖拉。主啊,我感觉到我留在这里是对的,因为我……如果你没有这样带领我,我就会离开。不管代价是什么,我都会离开。但我感觉到你想要我留下,所以,父啊,我就留下了。

我尽力告诉人们,向他们解释你是那位医治人的,你已经来印证了你的仆人,让他们知道这不是我,而是你。你可以照你的方便收取或赐予。你是神,没有其他人像你的。
呐,父啊,请应允底下那些病人、某个人的祷告,显给你的仆人看,你已经把医治的祝福降在他们身上,他们会得医治,会痊愈的。主啊,这会加增别人的信心,让他们知道你仍与你的仆人同在这里。父啊,求你垂听我的祷告,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65

现在,大家都尽可能地保持敬畏,祷告。你真的相信我所说的是真理吗?每个人都要有信心。呐,看这边,全心相信神已经应允了你的祷告。呐,如果神显给我看,你们会相信吗?现在这里的每个人,你们知道我是……

我相信他说这个区域为病人用绳子圈起来了,这里这个区域。我不知道。对吗?这里吗?好的。你们在这里这个队列的人,看这边。只要全心相信;要有信心。
呐,我无法区分是女士或男人。先生,我相信是你有背病坐在那里。好的。你愿意把我当作神的仆人来顺从并相信我吗?好的。我要你起来,从那帐篷后面走出去,举手,说:“耶稣,感谢你医治我。”因为你的背病已经离开你了,弟兄。从帐篷后面走出去,说:“耶稣,感谢你医治我。”
66

姐妹,你心里有个渴望,不是吗?那里的一位女士,坐在这里女士的后面。在那里,你的手指像是朝上。你心里渴望一样东西,不是吗?不完全是疾病,而是某种的苦恼,是吗?是深切地渴望一样东西,那是真的吗?请你起立一下。

我相信这位女士在前面这里努力地思想。是的,是你。后面有一位女士,年轻的女士,看这边。必须越过这里这位女士,因为她正在想坐在那旁边的瞎眼的小女孩。
我正在尽力地看。是的,我看见了是谁,姐妹。好的。呐,你是个陌生人,不是吗,姐妹?我不认识你,是吗?但如果神向我揭示,准确地显给我看你需要什么,你会相信我吗?好的。你一直不生育,没有孩子,是吗?你渴望一个孩子。对不对?愿神应允你的渴望。你相信神会……愿神将你所渴望的孩子赐给你。现在要全心地相信,神……要有信心;不要疑惑。
67

呐,让我们再往后面看一点。每个人都仰望并相信。求神怜悯。是的,有个人在这里出现了。我相信是戴白帽的女士,戴着白帽子坐在那里。不,不是。是在她后面穿棕色衣服的女士。请站起来,姐妹。是的,你得了癌症,不是吗?现在它离开你了。你可以欢喜地回家去。

在你背后的男人,他耳朵上的那个斑点,也是癌症,不是吗,弟兄?要对神有信心。好的。神赐福你。回家去,得医治。神赐福你。你的神经质和所有的病都离开你了。你起身回家。
呐,在底下的这个区域,看看这里有没有病人。现在每个人都瞧这边,要有信心。呐,只有当圣灵说“说话”时我才说话。他们欢喜地去了。让我们说:“感谢神。”
我不太确定这是从哪里来的,但我相信是怀里抱着小女孩的女士。有不对的东西。是你,不是吗,姐妹?是妇科病在搅扰你吗?对吗?请站起来。好的。你现在得医治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68

等一下。还有别人。坐在这里,穿着有黑点或白点裙子的女士,她也有妇科病,不是吗,姐妹?请站起来。你现在得医治了。神赐福你。要有信心;要有信心。

呐,让我们看看残疾的。你们残疾的人,看这边,要相信。要有信心。
姐妹,你有心脏病的儿子看起来更好了吗?是的,夫人。会好的。小男孩,你感觉好了吗?你会好的。看看这个快乐的小孩,他多么快乐。亲爱的,请站起来,让人们能看到你。那天晚上心脏病就得了医治,当时躺在那里甚至无法安静。他在那里,心脏病得了医治。哦,神祝福他幼小的心。
69

看,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躺在那里。看这边,女士。可怜的老妈妈,头发灰白。现在看这边。要有信心。你是个陌生人,姐妹。对不对?但你在患病。你被风湿病捆绑。对吗?现在仰望并相信。你相信这是在井边把妇人的罪给她说出来并告诉她去叫丈夫也来的同一个圣灵吗?你相信这是基督的灵吗?女士,你自己是个罪人,对不对?你还没有将生命交给基督。如果你将心交给基督,你的风湿病就会离开你。你全心相信吗?你现在起身,将心交给基督。现在,从那东西上起来,走出会堂。你可以走路了。走出去,主耶稣赐福你。

看这边,残疾、受苦的人。坐在这里的弟兄瞎眼,戴着眼镜。是的,正在举手的你。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你愿意把我当作神的仆人来接受我的话吗?你愿意吗?好的。我要对你说,你必从那里起来,操练你的信心,耶稣基督必将你的视力赐给你。站起来。从这里走出帐篷。走吧。你可以看见。走出去。请大家都保持敬畏。
年轻人,你也被捆绑了一段时间,不是吗?你相信耶稣吗?瞧,年轻人,如果你不操练信心相信,只要你活着,你就要被捆绑在椅子上。你现在相信你坐在神的同在中吗?你信吗?好的。我要你站起来,奉耶稣基督的名,走出去。你再也不被地狱的权势捆绑了。被捆绑……
你相信吗?全心相信吗?(号码是什么?)[原注:一位弟兄叫祷告队列。]
70

在那里说。[原注:磁带空白。]在你们面前这样说,在我开始祷告队列前,我太虚弱了。好的。你相信神知道你心里的一切事吗?他知道关于你的一切事。我要传道人站在队列的末端。当人们从这里下讲台时,我要你们站在这里,告诉他们离开讲台的时候要赞美主。

现在有多少基督徒要跟我们一起祷告?呐,你们所有人拿着祷告卡站在这里,你们每个人今晚都能得医治。现在你们愿意做我告诉你们做的事吗?等一下,直到他们排好了。
好的,弟兄,你现在感觉如何?走出去。让我握住你的手。你现在看没问题吧?走出去。你得到了视力。回家去,告诉你的家人基督做了何等大的事。但过了几天,你的视力将相当正常,完全。欢喜地去吧。
71

你们这里有多少人站在祷告队列里,举手这样说:“主神啊,我现在将自己交托给你。神啊,从此时起帮助我,我要见证我的医治,不管发生什么事。”

永恒的神啊,祝福我奉你的名祝福的这些人。愿每个经过这讲台的人离开讲台都叫喊、欢呼、快乐。他们已经看见你所行的事很多很多天了,十五天了,他们知道你在这里,并且知道他们心里的一切事。
主啊,从你差派我出去为病人祷告起,我一生第一次让人们相信你,今晚我开始奉耶稣基督的名让人们相信,我按手在他们身上,因为辨明每个人的心思意念花费的时间太多。主啊,许多人正在等候。我祈求你医治他们每个人,奉你儿子耶稣的名,阿们!
72

好的。现在每个没有祷告卡进队列的人都坐下,等候。好的。

从远处来。祝福我们的……[原注:磁带空白。]我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为了这位姐妹的医治,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祝福她,阿们。你相信你得医治了吗,姐妹?去叫喊。去赞美神,因为你得医治了。
神的儿子耶稣啊,医治我们亲爱的姐妹,为了你的荣耀,奉耶稣的名,阿们!是的。去赞美耶稣。
呐,大家都感谢主,说:“感谢主,”当你离开这里时,说你现在得医治了。这将是神要不要我这样做的一个迹象。瞧?现在大家都相信。
父啊,现在我……基督……
记住。当你来的时候,照你所信的,为你成就了。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是你的触摸把神的能力拉下来。如果你不信,就不要来。如果你相信,就上来,得医治。现在所有的基督徒都祷告。
女士,你相信吗?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我……
[原注:伯兰罕弟兄离开麦克风,难以明白他说的话。]
上前来,姐妹。神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祝福我的这位姐妹。
[原注:伯兰罕弟兄离开麦克风,难以明白他说的话。]
73

让我们大家都同心地相信主。现在让我们起立。有许多伟大的医治。多少人愿意献上自己的卡,说:“现在我全心相信。”两边、前后都证实了。把你的卡抛在空中,说:“我现在相信他,耶稣基督是我的医治者。”你们愿意这样做吗?

这样做。就是要这样做。看看那些卡片在飞。让我们举手,将赞美归给神。
一个残疾的男人从那里走过去了。一个瞎眼的女孩刚恢复了视力,看见了离开。曾经瞎眼,亲眼看见了离开。
天父,赐下你的大能,主啊,此时医治全体会众。撒但,放开他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愿他们去,此时得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