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818 他怎样对我说,事情就要怎样成就

1

晚上好,朋友们。我很高兴今晚又来到这里。我要为巴克斯特弟兄对我自己和我妈妈所做的评价而感谢他。

如果我妈妈愿意,我想要她跟我一起坐在讲台上。她跟我过去一样害羞,星期天我做最后的侍奉时,通常她会把我按在她穿的格子围裙上打。现在她仍然会这样做;我会……
哦,每个人都会想起自己的妈妈,你知道。我想,妈妈,一个真正的好妈妈是第五本福音书:马太、马可、路加、约翰、妈妈。妈妈先教育他们。妈妈是那位先抚养他们长大的人。
2

我们很高兴今晚能在屋里面。很抱歉,雨下的像现在这样,但我……我们还是一样来到。那无法给我们任何伤害。

很多站着的人愿意的话,我相信在下面的另一头有些座位。如果他们想坐下,只是使……无论什么方式,你觉得是最好的,就那样去办。那是……那是我们想要每一个人去做的,就是尽可能觉得最好。那是我在这里的原因,就是尽力帮助那些人感觉到最好。
许多时候,我知道我犯了那么多的错,在那么多的事上失败了,以至我都对自己感到羞愧。但是我……但在我心里,我在尽最大的努力去做。我正在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
3

当结束的日子,我……如果结束的日子,主拒绝我……呐,我知道每晚都有一些人消失。但如果在路的尽头,主拒绝我,他仍然是公义的。你明白吗?呐,他是对的,因为我哪里会……即使我要活着,没有天堂可去,即使没有像天堂这样的东西,我仍要选择过基督徒的生活。我要……呐,知道我们拥有这个蒙福的盼望,真是太好了,太平安了。为主而活,那是……即使没有天堂,我仍然选择做基督徒。我两边都试过了,我知道,做个基督徒总是最好的。

4

但是,哦,多么绝无错谬,我们拥有多少个绝无错谬的证据,证明有一个天堂,有一天我们要去到那里。就如我们在基督里一样确定,神要将那些在那天持守基督的人跟他一同带来。

我们……很多人想要靠自己的劳苦进入天堂里;很多人想要靠着做很多功绩进去。不是靠好行为;不是靠你的功绩,没有任何事是你能做的,你不能靠自己的劳苦进去;要相信主,接受主。你凭信心……
耶稣挂在十字架上。你永远不需要站在审判之中。神在基督里审判了你的罪。瞧?神审判了他,他代替了你。对吗?我们犯了罪,与神隔绝,没有希望,没有怜悯,是外邦人,偏离去跟随哑巴偶像,与神隔绝。但基督代替了我们。
5

你注意,亚伯拉罕睡了;以撒睡了;雅各睡了;先祖们睡了,但基督死了:隔绝。在基督的死上,神没有与他同在。他必须在死上承受神不与他不在的痛苦,好让我们能在我们的死上有神的同在。瞧?神将我们的审判放在他身上。那是我们的审判。

有些人的罪是在他们前面去的;有些人的罪是随后跟了去的[提前5:24]。让我们现在承认自己的罪,好让它在我们前面去。基督承担了我们的审判。神在伊甸园里,当时他宣告死亡临到人类,“你吃的日子必定死,”每一个人。“死”是“隔绝”的意思。那是我们称彼此隔绝是死的原因。我们彼此隔绝了。
但是基督徒不会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11:25]是那样的:永远不死。“那信我话、听我话的……(《约翰福音》5章24节)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过去时)已经出死入生了,不至于定罪。”你瞧?
6

呐,神把你我的罪放在基督身上,他把你我的罪背到各各他。神把我的病放在基督身上;神把我的罪孽放在他身上。他在那里为你我和世上的每个人做出了至高无上的牺牲。每个有小病的人都在各各他得了医治。过去和将来的每个罪人,都在各各他得了赦免。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接受。瞧?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过去时。就在那时,他做成了。每个……

一个来自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某群虔诚的人教导,说如果一个婴孩死了,他的父母没有圣灵,婴孩就永远完了,他就永远结束了。
最近,我跟其中一人探讨过这事。我说:“哦,那不可能。那个可怜、无辜的小婴孩无法控制……嗯,他没法……他怎么来到世上的?他是无能为力地来到世上。他无能为力,因为他的父母是罪人。”
7

我要借着神话语的权柄这样说。每个不到负责任年龄就死了的孩子都会去到荣耀里。是的,先生。基督受死,除去世人的罪孽。当你到了负责任的年龄……我们都是在罪里生的。但当基督死了,他除去了罪孽。当你到了负责任的年龄,从那以后你就要负责任。瞧?不是……你对你没有做的事不负责任,基督死了,拯救你,除去亚当所带来的罪。但当你犯了罪,你就必须认罪。首先,你必须认罪。

但婴孩没有犯罪,他对他做的事不负责任。基督死了,释放那婴孩。如果他是从一个酒鬼父母生的,或者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那婴孩都会去天堂。我相信。我相信当他到了那里,他会认得十字架,知道基督为他死了。我相信。是的,先生。
哦,我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最伟大的信徒,为他所做的和他今晚怎样对我的,对我来说,他比生命更宝贵。
8

我只是跟你们交谈,但我可能讲的有点多了。我要花一些时间。你们许多人可能想知道为什么我不参加很多的聚会。我只……首先,一个晚上有二十五或三十个人在讲台上等等。我想要保存体力,坚持到下个星期。

这将是我所举行的最长时间聚会,时间最长的。林赛弟兄告诉我说:“伯兰罕弟兄,只要上去,传讲几个晚上,保守住你自己。”对我说……
因为我刚从那里的一场大聚会中脱身出来。刚回到家,又一直跑个不停,后来又来到这里。我从这里出去后,要去堪萨斯城,然后进入加利福尼亚州。很难说从那里会去往哪里。这使得聚会安排很难。你瞧?哦,如果只是这场聚会,就不一样了。
9

但我决不想再让自己太筋疲力尽了,就像那次我所做的那样。我在讲台上坐了八天八夜,没有离开过,瞧?在讲台上吃,在讲台旁睡,祷告队列就站在那里。我只是躺下睡一会儿,然后醒来。我会听见那首音乐,就是“只要相信,只要相信”。睡过之后,他们想让我进到车里,那样我睡不着。他们让我进到车里,为要……他们通常每过大约五分钟就会有一次面谈。

我开始要回家。我开车上路。我有一辆老福特车,它快要淘汰了。我在路上开一小段路,就停下。我会用手死死地抓住我所有的头发(现在那里几乎没有任何头发了。),为要尽力保持清醒,为病人祷告,像那样让自己清醒。我的膝盖会撞在老福特车上,甚至像那样把车皮撞掉了,为要尽力保持清醒,呼召病人。
10

我记得一个小笑话;那不是笑话。我不是有意要那样说的。但却是有点滑稽的事。我走在路上,太困了,听见汽车的喇叭声,我就会开到路的另一边。

有一次,我醒过来,我跑到外面放奶牛的草地上,高举起双手,说:“姐妹,只要你相信,事情就会发生。”我真是在为病人祷告。我还以为我是在放奶牛的草地上为病人祷告。
我妻子……听着,我回到家里,她想要让我上床。我睡不着。人们在房子周围排队,我……
我醒来,像这样把枕头抱在怀里,说:“神祝福你,亲爱的,你肯定会好的。”
妻子站在那里,哭着摇晃我,说:“亲爱的,怎么啦?”
我说:“哦,亲爱的,我以为我在为病人祷告呢。”我又把枕头放回去。我走到那里。我记得我只是勉强睡着,只是勉强睡着。妻子出去。我们只有这幢两间房的窝棚,很冷。我们把一张旧棉被塞在门缝里,免得孩子得肺炎。
11

我记得我横躺在床上,太疲劳了。我几乎都不能动弹了。我的小宝宝,就是我的小女儿,都认不出我了;我体重减了很多。我走进去,躺下。我听见一辆旧汽车开上来停住。[原注:磁带空白。]外面是一辆30型的旧雪佛兰车,车灯线露在外面。我听见一个小婴孩在厨房里哭闹。我在另一个房间里。

我听见妻子在外面说:“哦,不要……我们不要叫醒他。他刚刚勉强睡着。你就呆在这里,不管怎样,天快亮了。”
我听见小婴孩发出古怪的哭声,发出……[原注:伯兰罕示范。]我听见婴孩母亲说:“到现在几乎有六个星期了,他一直在哭。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毛病。医生无法止住他哭。他们不知道是什么病。我从俄亥俄州一路开车过来(顺便说,他们是从俄亥俄州来的。),一路下来。”我听见她说:“哦,如果你……”
美达说:“他刚睡着大约五分钟。”
12

我躺在那里,心想:“哦,我要竭力再回到睡梦中。”我能继续睡吗,让可怜的母亲坐在外面的厨房里,怀里抱着婴孩?想到可能一个小小的代求就可以帮助那婴孩,我无法入睡。我起来,穿上衬衫,努力要走到外面,走进寒风中。我走到厨房里。婴孩的母亲抱着小孩子坐在那里。我妻子正在跟她交谈,想要给她弄一杯咖啡或者什么的。

她说:“不要,我们过来之前刚吃了点东西。”
我说:“孩子妈妈,他哭了多久?”
她说:“大约六个星期。他们不知道孩子有什么问题。”
我说:“如果我祈求主,你相信主会祝福这孩子,你就可以……你就相信,那样持守着回家吗?”
她说:“是的,伯兰罕弟兄。”
我和妻子跪下,我们跪在桌子周围。孩子母亲把孩子放在桌子上。我按手在小家伙身上,说:“父啊,你把这小家伙带到世上,他不会说话。他们不知道他有什么问题。医生找不出问题。但你会帮助这小家伙。”
当我们还按手在孩子身上时,孩子停止了哭泣。过了几分钟,孩子就好了,笑了起来。我们坐在那里,彼此交谈了一会儿。孩子就正常,痊愈了。他们就带孩子回家了。
13

哦,朋友们,只有神知道。有一天,我想带你们每个人出去,坐下,跟你们交谈一会儿。

今天,我的小女儿,他们带她去这里的一个小地方,一个小动物园。我想她呆得有点久了,我就有点不安。我弟弟、妈妈,他们带她下去。我们坐下,开车沿着指示牌行驶。他们刚进里面,四处观看。车开走了,他们往前走……已经回来了。
这位姐妹走上来,我弟弟先到。他说:“伯兰罕弟兄?”
我说:“是的,先生。”
他转过身,摇摇头,说:“我从印第安纳州来。”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我坐在聚会中。”
我说:“你的问题是什么?”
他说:“是我妻子。”他妻子走上来。
我站在那里,那个可怜的妇人有这样的病情。我看着她,感觉到是什么病。我说:“我能告诉你你有什么病,姐妹。你的心脏里有个肿瘤。”
“是的,伯兰罕弟兄。”他说:“哦,巴不得我能在聚会结束前拿到一张祷告卡,进入祷告队列,就好了。”我相信她会拿到的。
14

翻到《使徒行传》27章,让我们读几节,从20节读起。这是保罗在宣教旅程中。我很爱读。当你们翻的时候,我看到一些人翻开圣经。我喜爱读那些日子的那些事。

我想到彼得在房顶上,等候午饭。他在约帕硝皮匠西门的家里。哥尼流,一个义人,好人,正在祷告。一位天使向他显现,说:“打发人去硝皮匠西门的家里,请一个叫彼得的人来告诉你一切的事。”
彼得在房顶上,看见一块布垂下来,里面满了各种的爬行动物。他正在等候,就有了一个异象。
15

我想到……到了……保罗经过腓利的家,腓利有四个女儿,都是说预言的[徒21:8-11]。他们进去的时候,“主如此说:这人到耶路撒冷时,要被捆绑。”

我想到……一位神所印证的先知,从耶路撒冷下来,见到保罗,也许站在院子里,走过去,从保罗身上抽出腰带,捆上他的手,说:“主如此说:这根腰带所捆的人到了耶路撒冷时,要被锁链捆绑。”看到人们的异象,然后读到保罗的事:暴风雨。他告诉众人,说:“不要离开这个地方去,因为那对你们将是伤害。”
瞧,神总是有服役的灵。我相信他们;我相信服役的灵从神面前被差遣的。圣灵,传道人,带领教会,还有看顾我们的守护天使。“他们的使者常见我天父的面。”[太18:10]对吗?
16

注意,20节,保罗在外面,暴风雨很可怕。

20太阳和星辰多日不显露,又有狂风大浪催逼,我们得救的指望就都绝了。
所有的指望,想一想吧。也许你今晚坐在这里,所有的指望都断绝了。也许你置身在其中的小舟,航行在这地上,所有的指望都绝了:你得了癌症、肺结核、心脏病,别的病,或是马上会杀死你的疾病。
记住,一个得了癌症、心脏病、肺结核或类似疾病的人,如果某件事不马上成就,他们就活不了多久。心脏病是头号;癌症是二号;肺结核是三号。
17

注意,所有的指望都绝了。

21众人多日没有吃什么,保罗就出来站在他们中间说:“众位,(哦,我相信他一直在甲板上祷告。你们不这么相信吗?)你们本该听我的话,不离开克里特,免得遭这样的伤损破坏。22现在我还劝你们放心,你们的性命,一个也不失丧,惟独失丧这船。”
想一想。“保罗,你为什么这样说呢?现在还跟以前一样黑暗;暴风雨跟以前一样猛烈。现在,什么使你能如此坦然无惧地站立呢?”
大家……十四个昼夜,太阳、月亮、星星或任何东西都不显露,船被风刮动,不知道他们在大海中间的哪个地方。如果你曾置身在那里,现在最大的轮船在那些大浪上看起来几乎就像一个花生壳,当时那些小船看起来又像什么呢?所有的指望都绝了。
保罗说:“众位(我爱这话。),你们本该听我的话,不离开。但性命一个也不失丧,惟独失丧这船。”
注意,23节。
23因我所属所事奉的神,他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边说:“24保罗,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该撒面前,并且与你同船的人,神都赐给你了。”
(听听他对他的异像的信心。)
25所以众位可以放心,我信神,他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
哦,你们不喜爱这点吗?“他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如果天使真是从神来的,从神那里被差遣来的,事情就一定会成就。它是从荣耀中来的直接信息。
18

呐,我要举个我跟你们说过的、我要告诉你们的例子,然后就叫祷告队列。我跟你们讲这些例子,使你们厌烦吗?瞧?如果是,我就开始……

我这么做只是要跟你们一起荣耀主耶稣基督,朋友们。一些传道人借着白天的聚会讲别的事。我想要讲一件事,他们……
朋友们,一本三、四百页厚的书也写不下主直接做成的见证。难怪主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做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19

呐,注意这一件事,是为了你们的信心,让你们可以拥有完全的信心。当告诉你任何事时,你就要持守那个,不要离开一点。不管她怎么扭曲或吼叫,你都要持守在那里。神应许了;他必会做成的。对吗?

呐,在这个恩赐运行中……道必自己成就它。但恩赐运行是神加倍的确认。
呐,你们坐在这里的人,你们所有人都往这边看,听神的道。天上的神知道我没看到一个我认识的人。只有一位认识你们的,那就是神。神知道你们的一切。神能医治你们。
20

呐,主在这里。首先,神的道告诉你他要做什么……他要做的事。神的道说了他要做什么,赐给你一个应许。我们都相信,不是吗?那是神的道。神又赐下一个恩赐,进到教会里。呐,一个恩赐……人们……

呐,我爱你们所有的人。神知道。当这生命结束时,我要跟每个参加这场聚会的人立一个约,共度一千年,坐在生命的海边,花一天来详谈这些事。
这是我曾经举行的最小的聚会之一,会众最少。但它也是我一生参加过的最甜美、荣耀的聚会。没有太多的神迹;没有太多的事发生;但只有甜美的属天气氛。
呐,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是一群从不知道这个荣耀、无与伦比方式的人。他们天天进来,将心交给基督。这蒙父喜悦。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我希望我有办法呆在克利夫兰,能有理由再回来,瞧?因为这是需要的地方。
21

你往城市四处看看,看到那些情景,走在城里看到……许多人出去……这恩赐是个先锋。它必须进入各个地方,必须结果。这里将有人会跟随着我和福音传道人等等,随着复兴会。

但首先,在你能得到人们之前,必须对某件事有一个属神的明证来拉动人,让他们认出那是真理。是的。
注意,聚会是荣耀、奇妙的。我爱你们众人。恩赐必须要被证实。任何人都可以说他们想说的事。他们可以有印象。但当神真的差遣一样东西时,他必会印证那是真理。瞧?神必为它说话。圣经在《希伯来书》说:“神为他的礼物作见证。”[来11:4]《希伯来书》11章10节。对吗?神见证了,然后你就有了神的见证。圣灵是神的礼物。你们相信吗?当神临到你时,他就会见证圣灵在那里。神所有的礼物都作见证。
它不是你想要假装相信的什么东西。那行不通。你必须要肯定。
22

呐,神同在的证实是神藉着道在这里,然后藉着恩赐在这里。呐,注意它们是怎么运行,怎么被证实的。

快点,我现在要快点。你们的信心升得相当高;我相信,高得我都能看到信心提升了。现在你们需要的是让你们的信心释放。瞧?但你们想知道的是,上来讲台这里,看到那些人在这里得医治。但如果你放开自己,你的信心在你所在的地方释放,它在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一样的。不管怎样,是你的信心。瞧?是你的信心。信心才是你能从神那里得到什么东西的唯一方式。你得到救恩、赦免,任何东西都是借着信心来的。相信它;接受它。
23

不管它在这里看上去如何……我们不看我们能看见的;我们要看我们看不见的。对吗?不管怎样,“见”不是指“看”。“见”这个词的意思是“明白”。耶稣说:“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见神的国。”换句话说,他不能明白神的国,直到他重生了。瞧?你必须凭信心接受。然后当他进入你里面时,你就明白了。

你也要以同样的方式接受医治,持守医治。不是你看见什么,而是你相信什么,你明白什么是真理,你在看什么,看不见的,然后持守它。所有这些异象就是这样的。我把自己的生命放在上面,因为它从不失败。我对它有信心。我相信它。如果我能让你们相信同样的事,病就结束了。瞧?
24

呐,快点说说一个异象。(我跟你们说了我今晚会告诉你们。若是可能,我就花大约十五分钟的时间。)异象是两年前发生的。一场大聚会后,我在我的房间里。我看见一个很多岩石、丘陵的乡村,相当自然。

它不是你梦见的东西。呐,不是梦,朋友。梦就是梦。异象是你正在看的东西,就像我现在看着你,或你看着我。
有时候,我像这样站着;我坐在房间里,一直坐在房间里跟家人交谈,完全走开,一个半小时或两个小时不见。我会寂静地坐着,没有一点呼吸。那是医学无法明白的事。甚至没有一点呼吸。你可以放你想放的任何细小的东西在我鼻子旁边,没有一点呼吸,他们告诉我。但我的呼吸系统和心跳还是一样的。他们不明白这事。
慢慢消失,进入另一个地区、另一个世界。当你回来时,就清楚地有了神说的东西。它从未失败。它不可能失败;那是神。
25

呐,我知道,对一些人来说这看起来可能相当奇怪,想到一个甚至都没有受过小学教育或类似这样的人做出这些声明,说:“哦,它会在哪里呢?它或许是某样……如果恩赐来到,将会通过某个大教会来,也许说……”

那天有人说。呐,记住,我的家人长大……在我身后,我是天主教徒。我丝毫不反对天主教徒;他们跟其他任何人一样好。绝对没错。我们都是……
但我们重生了。如果新教徒像天主教徒一样忠实于他们的信仰,那将会完全不一样了。
26

你们注意到,这就是他们会把一个天主教徒带到这讲台上的原因。弟兄,他是……我知道我讲什么。他们相信神甫说的是对的。是的。神甫说的话,那就是律法和福音。如果他们能看到神迹和奇事行出来,那他们就会相信我。他们必须要做的就是这个,就是相信,瞧?事情就发生。

呐,这些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呐,注意,神照自己的方式使这些事成就。
呐,在房间里,当异象发生时,我处于半清醒状态,我离开地球去了某个地方,又回来,看到了正在发生的事,并告诉人们,把它写下来。也许有人已经把我现在要讲的这个异象写在你们的圣经上了。事情发生之前,我在整个佛罗里达州和整个美国中部,一直到加拿大、温莎,回到美国的东部地区,都讲过这异象。它写在我的书上,已经记在书了,这书正在出版。
异象是……这是还没有应验的一个异象,但我说:“神的灵如此说:它必应验。”在书出版之前,异象就应验了。去把书拿来证实一下。
27

呐,我在异象中。我看见一个周围有很多岩石的乡村。我看见一个小孩,大约像这个躺在这里的孩子的年龄,他似乎受着可怕的痛苦。他黑头发,棕黑色的头发,看起来扁平的小脸蛋,扁扁的鼻子,看起来很伶俐的小男孩。他大约十岁,但穿得很差,死了躺在路旁,在一场车祸中丧生了。

我路过。主的天使说:“这男孩能活吗?”
我说:“先生,我不知道。”
他指示我如何蹲在男孩前面。我按手在男孩身上。他们正要拉他去停尸房或某个地方。男孩活了过来,又活了。我开始……
这里有谁以前听我重复过这异象?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是的,先生,有一些人。好的。我现在就要告诉你这故事,它是怎么发生的。这事被整个国家、主要的官长见证,是的。
28

当博斯沃思博士的聚会开始时,我去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参加他的聚会。我下去那里。他在那里举行一场小聚会。对不起。我下去那里,在两个晚上的聚会上协助一个小男孩。他们把帐篷转交给了我。那是个小男孩,小大卫,那个晚上他昏迷了一段时间,我们为他祷告了。

我去……他问我能不能下去跟他过夜。我就下去过夜。前一个晚上,我有个异象。我想:“哦,我下去的原因,”我说:“事情可能会发生在那里。”
但那看起来像是个很多岩石的乡村。所以我说我无法从异象转移太多的心思,我只是观察,好让我知道那乡村。当我一看到它,当我看到正在发生的事……
我进入帐篷,我想是一个像这地方大小的帐篷。我告诉会众,说:“某个地方有个小男孩。”描述了他的样子。“他会从死里复活。你们都把它写在你们的圣经上。”我说:“如果它不成就,你们会众拿林赛弟兄的报纸《医治之声》,”我说:“林赛弟兄会把这篇文章登在报纸上。”我说……林赛弟兄自己见证了这事。
29

我们继续前行。第二天下午,有个小男孩在从迈阿密西边流过的水渠里淹死了。那天晚上当我去到帐篷时,他们有一群人在帐篷后面,说:“今早有个小男孩淹死了。他现在就躺在这后面。他们没有拉他去停尸房。自从你昨晚提到那个异象,人们想知道是不是这个小男孩。”

我说:“我很高兴去看看。”
引座员和许多传道人领我到后面。我说:“呐,你们记得小男孩像什么样子吗?”
我上去了,小男孩大约五岁,乌黑的头发。我说:“不,不。根本不是这孩子。”我说:“那男孩八岁,大约八到十岁,剪着古怪的头发,古怪得好像是从后面砍掉了一样,他的头发很……”而这个小男孩剪着很整齐的头发,是个小家伙。我说:“不,不是这男孩。他太小了。那男孩不是五岁。”我说:“那男孩大约八到十岁,比这男孩高大。”这男孩穿得很整齐,但那个小男孩全身……哦,他的衣服几乎都没了。我说:“但我肯定那是一场车祸。我不……因为孩子看上去被撞到了,被撕裂了。”我说:“不管怎样……”我为那家人献上了安慰的祷告。
30

一位从印第安纳波利斯来的传道人在那里,名叫雷蒙德·胡克斯特拉。你们许多人可能知道他。他跟小大卫在一起;他把小男孩埋葬了。那是以后的几天。

我上去,在各处的聚会上告诉人们。我说:“呐,有一个异象还没有成就:一个会搅动一切的大异象。”我们继续穿过加拿大。你知道,你们许多人参加了聚会。我说:“把它写在你们的圣经上,因为圣灵如此说:它要成就。它必定会成就。”
在芬兰的库奥皮奥,我们上去那里,靠近夜半太阳地区的拉普兰。我上了一座塔禁食。许多传道人上去那里。我有一个翻译,梅·以撒克森太太,你们许多人可能知道她,见过她。她是个美国人,芬兰裔美国人。我们下去。那里有个从英国来的英国人,醉了,乱来。
他们唱着歌:“在各各他。”他们都用小调唱他们的歌。
我喜欢那样。我喜欢你在魂里所感觉到的东西(你明白吗?),一个感觉。我喜欢欢庆的歌。弟兄,给我弹:“与你更亲,我神;”“求主使我近十架。”是的。那些歌是能进入到我内心中的东西。
31

这人……我们带领……想要带领他归向基督。林赛弟兄、巴克斯特弟兄,一群人,我们上了一辆车,开始下山。他们许多人继续走。

他们那边大多数的人……我意识到我是在对芬兰人说话。他们很穷。巴不得你们一些美国妇女,特别是年轻的妇女,必须要穿得像那些贫穷的芬兰姑娘,厚厚的大衣服。哦,但她们可爱,是基督教的精英。
所以我们……下去时,他们让他们的……他们那里有的士、马匹和四轮马车作出租车下山。哦,他们许多人继续前行,我跟一些传道人留在后面。林赛弟兄、杰克·摩尔弟兄、我、以撒克森太太和另外两个传道人下山。
芬兰的车非常非常少。我们看到过当我们有一万人甚至更多人聚集的时候,还有几千人站在街上。但也许只有五辆车停在那里。那是……汽油大约六毛五或七毛一加仑,买车要花费大约值四、五千美元。你可以想象。
32

呐,我们一直从山上下来,走出来。我在后面。他们说:“伯兰罕弟兄,你不能中断禁食,吃一点东西吗?”

我说:“不能。圣灵不要我吃东西。”
我继续向前走。我认为那是一件古怪的事。突然,我看到,我见到人群聚集在路上。有个小男孩被一辆小汽车辗过,撞死了。
两个小男孩正在过马路,汽车这样直接撞到了他们,撞到一个小家伙的下巴,象那样从他身上辗过。大概是一辆35型的福特色当轿车,以大约每小时六十英里的速度行驶,象那样把小家伙撞飞了。他们把他放在另一辆小车上,要送他去医院。
33

但这个小家伙,他没有转弯,汽车转弯,试图躲避小孩子,把他撞到了路的北边。另一个小男孩倒向南边,撞到北边去了,从他身上辗过,把他压在汽车下面,当汽车从他身上辗过时,从车轮后面把他甩出去了。他躺在路边,全身被压伤,被放在平坦的草地上,有到那根柱子那样远。他们盖了一样东西在他身上,很惨。

林赛弟兄哭得像个孩子。当我们下车时,有一大群人聚在那里。市长(我想,他们那里叫他主要市政长官,意思大概跟市长一样。)站在旁边。
我到了那里,他们说……呐,这是他们说的话。以撒克森太太告诉了我。他们说:“这是从美国来的能行神迹的人。让我们看看他能为此做点什么。”看到撒但怎么……哦,“我们要看看他做什么。”好像我什么事都可以做。但在这一切当中,神的旨意,他能……
34

呐,之前我看过很多孩子。当他们把小孩放在那里时,我看到他,说:“喂,我在某个地方见过那孩子。”太激动了!我自己有一个比那男孩大一点的男孩,我在想那位可怜的母亲,心碎了,她的儿子死了,从学校回家,小家伙穿得真穷。但人们在这件事上太激动了,我听到林赛弟兄和所有人都在哭。我自己也在哭。我忍不住。任何对别人有感情的人都会哭。以撒克森太太在哭,摩尔弟兄……

我对以撒克森太太说,我说:“问一下那位牧师,那个小男孩是否去他的教会?”
他说:“没有。”
我通过翻译来回说了几句话。我说:“哦,问问他是不是曾看到过……”
35

[原注:磁带空白。]……看着他。我一直很纳闷:“我在哪里见过那孩子呢?”我对林赛弟兄和摩尔弟兄说,我说:“我在某个地方见过那男孩。”我又看看他。我想:“哦。”我抓住了他的外套,问:“他死了多久?”冰冷,一动不动,嘴巴张开着,眼睛往后翻,脏兮兮的,脸上挂着一点血。他全身都被压碎了,小腿像这样竖着,汽车从他身上辗过的地方,裤腿像这样往后掀,哦,人们都在哭。

我说:“父啊,请怜悯和安慰那要听到这消息的可怜亲爱的父母。”我说:“求神怜悯他们。”
我回头看看孩子。我说:“我就是无法从头脑里抹掉;我见过那孩子。”
主的天使对我说:“这就是我显给你看的男孩。已经有将近两年了。”
我说:“好的。我现在认出他了。神的圣灵如此说:这个男孩要恢复生命。”哦!
我说:“摩尔弟兄,拿出你的圣经。”他记录过这事。我说:“就是这个孩子。看看那个描述。绝对就是他。他要再活过来。”哦!我跪下来,根据我在异象里看到的方式,按手在小孩身上。
他发出一声尖叫,就是那样,醒过来了。人们不知道要做什么。他的身体正常,没有一根折断的骨头,什么也没有,相当正常,走回家去了。
36

两天后,另一个孩子的父母躺在台阶上,人们不得不把我拉出去。我告诉你们,他们搅得到处都有几千人站在街上。

我记得那天晚上有个残疾的小女孩进去。我永远忘不了那见证。那天晚上我进去。两位警察带我下去,两个跟在我后面。我们正要进去。他们没有人说英语。他们必须在大约两个街区外与我相会,进入队列,去到礼堂。
我正要走进去,刚好经过宿舍;后面有宿舍。我注意到了。小女孩一定是参观了其中的一间。我经过……我永远忘不了这见证。我可以有时间讲讲这见证吗?
37

呐,请你们忍耐我一会儿,好吗?我必须要插入这个见证。太甜美了。我一看,有个可怜的芬兰小女孩。她的腰上绕着背带,一直绕到腿上。那条腿瘫痪了,短了,鞋子很大;鞋子脚趾里有样东西伸出来,连到肩膀上,挂在背上的一个搭钩上;她有两根拐杖。她像那样看着我,站在那里,想要向我走过来。她那双淡蓝色的眼睛,眼泪顺着小脸颊流下来。她笑了,看着我。看上去好像她幼小的心在跳跃。她拄着小拐杖,看着我。当我经过时,她想要靠近我。

我家里也有一个小女儿,我有一个在天上,大约十年前就死了。星期天我要告诉你们这事。
然后我看着她,我知道她想要走到我所在的地方,可怜的小家伙。我停住了。她伸出小拐杖,抬起肩膀,向后转肩膀,使那带子拉动脚趾。那条腿没有用。她把那条腿伸出去,两边的这些大支架会托住……[原注:磁带空白。]使她拄着拐杖,让她能迈一步。若不是那样,就是一瘸一拐地走,她没有办法支撑自己。你们能听见我吗?[原注:磁带空白。]像那样……
38

我就站住了。我身后的两个人停住,想要催我往前走。我不能告诉他们“不要”。我只是站着不动。[原注:磁带空白。]

我希望……不能用它。当其他人都进礼堂时,我会走到外面的街上。你知道,我会走到那些小孩子所在的地方,我会给他们钱。哦,我会有一大串的孩子。哦,他们是……每个晚上都有一群孩子在外面见我,最甜美的小家伙。我非常爱小孩子。
芬兰小女孩,她们会像这样摊开小裙子,说:“基多斯。”意思是“谢谢”。瞧?我给了她们一些钱,你知道,她们会说:“基多斯。”我看到她向我走过来。她走近了,我想知道:“她想要什么?”
她靠近了我,抬起她的小支架,站住,举起那双孩子般的蓝眼睛望着我,小嘴唇颤抖着。她抓住我的外套,拉得贴近她,亲吻我的外套,然后放下来。她拿起拐杖,往后退,抬头看,小嘴唇颤抖着,摊开小裙子,说:“基多斯。”哦!
39

我想:“多可爱的孩子。”我知道那孩子得医治了。天上的神不会拦阻那孩子得医治,是的,先生。那位天使说:“你若让人们相信你……”是的。那孩子像孩子般地天真相信。是的,先生。我知道那孩子得了医治。

我想要告诉她:“你得医治了。你可以挪开支架,你得医治了。神已经医治你了。”
他们继续催我走。我去到讲台上。那天晚上聚会结束后,队列里有许多残疾的人。如果你拿到《医治之声》,我想你会注意到许多拐杖等等,人们带拉普兰人来……我只稍微休息了一会;他们要带我走。我说:“让我们再叫大约十张祷告卡。”
他们说:“你要从什么号码叫起?”
我说:“从某个号码叫起。”我像这样转过身喝口水。[原注:磁带空白。]……她是第一个走上讲台的。哦。她幼小的心跳得太厉害了,你知道。想要去到我那里,像那样往后拉自己。她离我非常近。
我说:“宝贝。过来这里,以撒克森姐妹,我要你告诉她一件事,告诉她说她在底下就得医治了。瞧?在会众面前从讲台边上下去。”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一些。我说:“告诉她从身上除掉那些支架。脱下支架时,像那样让你的手下垂。你得医治了。”
我去拿支架。她走到那里,说:“基多斯。”她走到那里,脱下支架。她走下讲台,头上顶着支架跑,尖叫喊叫,尽情地在台阶上跑上跑下。
刚好有个带她来的官员在周围。然后我们就在城里举行了一场非常大的聚会。甚至无法容纳下人们。第二天……有人让他们离开,不让人们进去。
40

以撒克森姐妹说:“伯兰罕弟兄,那个小男孩,另一个小男孩被撞了,他要死了。这是第三天。他要死了。他们想要跟你说话。”

我说:“好,带他们上来。”我走到那里。
通过翻译,他们说:“我们来……”
我说:“你们想要我做什么呢?”
“我们想要你去医治我们的小男孩,像你医治另一个男孩一样。”
我说:“瞧,弟兄姐妹。我不能医治。那是个异象。两年前神就显给我看了。”
他们说:“你愿意下去医院,叫我们的小男孩复活吗?他要死了。我们爱他。”
我说:“你们肯定爱他。”但我说:“我什么也不能做,直到神先显给我看要做什么。”我说:“如果神告诉我一件事,那就……”
她说:“去……”[原注:磁带空白。]
我说:“不行。”
我说:“瞧,如果我想要蒙神的恩惠……如果我想要神帮忙,我就要先蒙他的恩惠。”我说:“瞧,我没有说你的小男孩会死,会不会……我不知道。”
他们说:“但如果另一个男孩能从死里复活,我们的小男孩肯定也能从死里得救。”
我说:“神可以做这事。但我只是他的仆人,他必须告诉我。”
41

所以她说……我说:“你们将生命交给基督。你们的小孩现在要死了,你们都不是基督徒,你们永远不会跟他在一起。但如果你们死了……如果他死了,你们是基督徒死了,你们会上天堂,与他永远在一起。”

哦,他们看到那是个好建议,于是他们就问要怎么做。我们跪在那里。我让他们重复祷告词,将他们的心交给基督,他们就那样做了。然后他们站起来,说:“请进去,求问神怎么办。”
哦,我说:“我会进去祷告,然后我会让你们知道的。”
他们说:“我们会等候,看神说什么。”
我说:“那很可爱。但他不需要回答我。瞧?他可能一个星期不回答我。他可能不回答我,也可能一个小时后回答我。你们回家去吧,我会告诉你们神说的话。”
他们说:“不,你去医院。”
我说:“神可以在这房间里回答我,跟他能在医院里回答我一样。”我说:“现在去相信吧。不管神说什么……如果他说你们的孩子要死了,我会传话给你们。如果神说你们的孩子会活,我也会传话给你们。但我不能说,直到神先告诉我。”
42

好的。我进去祷告:什么也没有。于是我去了医院。小男孩变得更糟了,一直在衰弱。那个晚上过去了。那是残疾的小女孩得医治的晚上。第二个晚上到了;什么事也没发生。我去……

哦,那些人发狂了。他们几乎每十五分钟就打电话给以撒克森太太,“主对我们的孩子是怎么说的?”什么也没说。
那天晚上我进去。我弟弟霍华德(他站在这里,在祷告队列里做工),他跟我一起进去。他们放在那里的糖果……穷人没有糖放在里面。那天他拿了两粒约这么大的糖果,他说:“哥哥,我想把这糖果给你,”我们上去了。巴克斯特弟兄去了他的房间,林赛弟兄在另一个房间。
43

我自己有一个房间,这样我就能单独祷告。我拿了两粒糖果进去。我进了房间,像这样把糖果放下。我走到窗户边。天色仍然很亮。每年那个时候天都不会变黑。我举起双手,说:“伟大的耶和华,多么神奇啊!”在宾馆的窗户边。我说:“哦,你是众善的根源;你是生命的泉源;你是首先的,是末后的;你是神。”我开始从窗户里赞美神。我说:“哦,我多么爱你,你儿子死了,救赎我,你今晚对那个小女孩所做的事,父啊,我多么感激为你做工。”

我转过身要走。当我转过来往这边看,转过身来看……圣经在我手里。天使站在那里看着我。他把花瓶放在桌上。那花瓶里有两朵美国复活节鲜花。我们叫它们水仙花什么的,你知道,鲜艳的水仙花,复活节鲜花。我可能叫错了名字,我对花儿一无所知。但不管怎样,我叫它们是复活节鲜花。
44

它们在一个大约这么高的花瓶里。我看着它们,一朵向南倒,一朵向北倒;我看着它们。天使说:“那是两个男孩。”

向北倒的那朵,挺直了;向南倒的那朵往上挺了一些,又萎蔫垂下了。向北倒的那朵是从死里复活的小男孩。在南面的那朵正在死去,下垂。
我说:“神啊,求你怜悯。”
他看着我,说:“你弟弟给你的是什么?”
我说:“先生,是糖果。”
他看着,说:“吃下去。”
我拿起一粒糖果吃,味道很好。于是那朵花就从北面挺直了。
45

呐,我开始把糖果取出来。那是……在北边或南边的这朵复活节鲜花又下垂了。

呐,我以为我……[原注:磁带空白。]“哦!”
天使说:“你若拒绝吃下去,孩子就会死。”
我把那糖果放进口里,咀嚼了,很快吞下去。当我吞下去时,向南倒的那朵花就挺直了,跟北边的那朵花一起站立。天使看着我,从我眼前消失了。我站在那里。
我跑到外面,说:“摩尔弟兄,出来。姐妹,以撒克森姐妹,你们都来这里。联系孩子的父母,说主如此说:你们的孩子会活。”
因为医生已经放弃他了。从他到那里起,他们就没有给他洗过澡,情况太糟了,脑震荡等等。他们没有给他洗澡。那天下午他们给他洗澡了,因为他们说他反正要死了。
所以他们在屋里打电话,照顾另一个孩子的妇人说:“他们在医院里。他们得到了紧急电话:孩子几分钟前就会死,他们赶去医院了。”
她打电话到医院里。孩子母亲哭着来接电话,她说……以撒克森太太说:“伯兰罕弟兄说:’主如此说:你们的孩子会活,不会死。’”
她说:“哦,以撒克森姐妹,大约五分钟前,我们就在留意他最后一口气。[原注:磁带空白。]站着哭泣,我们都……市长来了,他们都在书等等上写了……我们都想……”
46

从不……可以得到证明……你们相信,是吗?我就站在这位神面前,他要在审判台前判断我,知道那是真的。是的。那些异象不可能失败。那是恩赐运行的首要方式和第一方式。次等的方式在这里是一样的。我们藉着辨明的恩赐知道。它有三个运行的方式。首先是藉着……那是它运行的方式。其次是站在这里。你们看到疾病和人们做的小事等等;那是次等的。第三是经过,按手在病人身上。因为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7-18]是真的吗?神知道这些见证是事实。

现在让我们祷告。天父,看到外面,雨的响声那么大。神的儿子啊,你在这里。我在大洋彼岸所看到的一切……成千上万可怜的孩子……每天想到我们是很荣幸的美国人,坐在桌子旁,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哦,有那么多吃剩的。今晚我在想,远在芬兰那里,那些国家,饥饿的孩子们走在街上,哭喊,搓着肮脏的小手和眼睛,哭求一块面包,一些……神啊,我们是不配的。
47

有一天,它将结束,不是吗,父啊?那时我们都要去聚集在你欢迎的大桌子前。至于今晚,坐在会众中,为生命争战的了不起的男人女人……我看到一些人年老患病。我想,某个晚上,当一切结束时,我们要聚集在你的家里,那里不会下雨,只有神的大能统治。

我们要坐在桌子旁,欢迎的桌子旁。主啊,愿我们都像完整的家庭聚在那里。当点名的时候,求你应允今晚在场的每个人都在那里。我要往桌子对面看,看见他们一些人、这些老兵、神的这些圣徒……我们要坐在那里;得哭一下,伸手到桌子对面,互相握手,说:“你记得我们在克利夫兰举行聚会的时候吗?”哭泣……
接着王要带着荣美走出来,走到桌子旁,用他有钉痕的手擦去我们的眼泪,说:“再也不要哭了;现在都结束了;不再有疾病了。你们不需要再举行医治布道会了;再也没有疲惫的夜晚;一切都结束了;再也没有饥饿了,你们都在这里吃。”看到每个……[原注:磁带空白。]脱离今世的混乱,进入神儿子福音奇妙的亮光中。亲爱的父,求你应允。愿神迹奇事今晚成就,尊我们所爱的主为大,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48

[原注:一位弟兄叫祷告队列。一位姐妹发预言。]阿们!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神祝福发这预言的姐妹。要有信心相信。

想要相信,不是吗,姐妹?只要有信心。为你的儿子,是吗?男孩有心脏病,是不是?是吗?你也是最近才成为基督徒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我告诉你一件事,你相信我吗?你已经做了这事,要使男孩得医治。不要怀疑任何事;只要相信。你相信如果我从这里求神,你就能带男孩回家,他就会好吗,如果我求神?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父啊,如果某件事没有为这个小孩成就,他就要死了。我知道你应许我们你要在地上捆绑我们所捆绑的。我祈求你捆绑想要夺去那孩子性命的仇敌的灵。愿这个新近悔改信主的母亲和孩子一生剩下的日子快乐、健康,我现在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祝福他们。
妈妈,带你的儿子回家。他会好的。
49

你,坐在她后面的弟兄,担心,身体因肺结核垮了。对不对?你也可以回家去。你也得了医治。

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全心地相信。神必使那些有信心相信主的人痊愈。你相信吗?好的。
是的,姐妹。现在好了。那是……好了。姐妹。你得医治了,姐妹。[原注:录音带无法识别。]……你出生了;你出生了。要么是你的父母离婚了。那是你的问题,是在你的……呐,如果神能揭示以前的事,告诉你那些事,你知道那是事实,是吗?哦,另一件事是要你认出来,你现在站在全能神的同在中……有一天,在审判台前,当我们站在那里时,神要见证他在这里。你敬拜他。
50

呐,我告诉你的事都是事实,不是吗?呐,另一件事,如果我看到了从你是小女孩时起你的生命旅程是什么样的,甚至是你的父母父母生出你之前这么远,神必医治那条残疾的腿,使你痊愈,你相信吗?全心相信吗?

好的。大家都低头。神满有怜悯的儿子耶稣啊,由童女马利亚所生,在彼拉多手下受害,钉死在十字架,以无罪的代替有罪的,受死,埋葬,第三日复活,坐在父神的右边,现在为我们代求;我来求你帮助这里的一位姐妹,甚至在她来到世上前,你就透过时间的周期对她说话,说到她的父母,一直到这个年龄。今晚她站在这里,她的左腿被捆绑,得了神经病。许多东西捆绑着她。你知道过去是什么样的,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神啊,请借着你仆人的嘴唇说话,垂听我的祷告。
撒但,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离开这妇人。
好的,姐妹,看这边,相信。去医院……我有八个……姐妹,为你的左腿而感谢主。
51

只要你相信,你的背病就可以得医治。你相信吗?那么站起来,因为基督已经医治了你的病,阿们!阿们!

过来。好的,你可以往前走。晚上好,先生。弟兄,现在让我握住你的手。过来这里,弟兄,我要在会众面前问你一件事。呐,当你上来这里……你在这里几分钟后,开始有一个奇怪的感觉。它现在就在你身上,对不对?只要举手。[原注:磁带空白。]
好的。只要举手,让会众看到那是对的。我的弟兄,听着,你已经得医治了。耶稣使你痊愈了,在我告诉你有什么病以前,你就相信了。你有神经病,你的病结束了。
让我们说:“赞美主!”呐,他的信心医治了他。现在祷告。朋友们,神是……
52

好的。晚上好,先生。往前走,让我们看看你的手。是的,在我握住你的手之前,我感觉到它已经在撞击我了,是……那是最……

有那么多的颤动出现,以前我也许会捕捉到它。当他走近时,我刚好感觉到了。呐,那鬼魔知道。呐,如果那人……只要那人有信心,鬼魔就得离开。呐,我不能使鬼魔离开他,除非他相信我。[原注:磁带空白。]哦,是的,这是一个……[原注:磁带空白。]
继续相信,鬼魔就得离开你。现在正是胶着的时刻。鬼魔知道神在这里,要让他离开。要全心地相信。
你们低头,作母亲的,请看好孩子。
父啊,请祝福我奉你名祝福的这个人。撒但捆绑了这个人,夺取他的性命,随意待他,想要杀死他,缩短他的日子。但你应许了,不管我们求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这话记载在你的道中。
撒但,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要求你离开这男人。
呐,瞧这里,先生。[原注:磁带空白。]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好的,大家都保持敬畏。
53

好的,姐妹。哦,是的。你是那天我在动物园遇到的女士,对不对?阿们!让我们看看你的手,姐妹。

好的。这是那位女士,你最后拿到了祷告卡。她问我她有没有办法拿到卡。
我说:“姐妹,我不能发祷告卡。”我说:“如果我……如果我……呐,你去问我的弟兄;他在发祷告卡。如果你站在区域之内,他会发给你祷告卡。但是,你是否能被叫到,那都是神的旨意。”(对吗?)但看起来事情必定是成就了。我不知道。女士向我走过来,站在那里;她和她丈夫在交谈。当她一靠近时,她是那么相信,甚至圣灵,圣灵临到,说出来,告诉她有什么病。(对不对,姐妹?)好的,让我们现在祷告。低头。
我们的天父,你在这附近,要使这个可怜脆弱的妇人痊愈。神啊,我意识到没有你的帮助,她完全不可能存活下去。但你在这里帮助她。我现在奉耶稣基督的名祝福她,祈求她得医治。愿疾病离开她,永不再回来。愿她回家去,唱歌、快乐、赞美神。愿这事在印第安纳州的那部分地区带来一场老式的复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求,阿们!
好的,姐妹,现在看这边,全心地相信。颤动正在离开。神赐福你。上路去吧。把你的见证写给我,我会……你相信:“神正在使我痊愈。”神赐福你,姐妹。
让我们在各处说:“赞美主!”疾病使她虚弱了。好的,大家保持敬畏。(这是什么?哦,是……)
54

好的。这男的是……这男的处境更糟。这使你虚弱,不是吗,姐妹?不要怕。

任何能杀死癌症、叫一条残疾的腿挺直、能使一个男人从死里复活的能力,都不容易被看到。呐,这里这个男人,耳背。他手腕里有一个东西,切断了他手腕的血液循环,所以他不能握拳,等等。好的,你们在各处低头。
我们的天父,你将耶稣从坟墓里领出来,我求你怜悯这男的。撒但伤害了他。耳聋的灵附在他身上,要使他走在汽车前面被撞死,缩短他的日子,切断了他四肢的血液循环,废掉他的一只手。但父啊,今晚他作为一个信徒上来。使他的见证在他居住的社区成为了不起。愿他的见证引起一场复兴。他上了年纪;耶稣的工作还有不多的时候。愿他能借着他的见证给你赢得许许多多的灵魂。父啊,请赐给他这个机会。我们被教导,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你的人得益处。现在请帮助我带着信心挑战撒但。
你这捆绑我们这位弟兄的鬼魔权势,奉神的儿子耶稣的名,从他身上出来。心存敬畏继续向前吧。颤动已经离开了他。等一下。
回答我。好的。我想要你们举起手来。现在能听见我吗?说“阿们”。我要你这样说。我要你……你听见我吗?你能清楚地听见我吗?好的。像这样上下移动你的手;像这样前后摆手。神赐福你。病结束了;你可以回家,好了,弟兄。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
55

上前来,姐妹。

呐,亲爱的弟兄,大约……天亮前或后天,你可以听见耳语声什么的。以后你几乎又会完全聋了。只要继续赞美神;让那个助听器离开你。神赐福你,你得到了。
你好,姐妹?如果我告诉你什么……你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就得医治了,你会相信我吗?心脏病,当你赞美的时候,哦,现在你可以走下讲台。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他在这里显明他的秘密,行做万事。
你好,亲爱的姐妹?你全心相信吗?我知道你有什么病,但现在你还没有得着医治。你有两样不对的东西;我看到另一样进来。让我……你想要有信心,不是吗?你只是在强迫自己,不是吗?但不是那样的。只要放松,姐妹,说:“我相信。”它不是你能强迫自己做的事;它只是单纯的信心。
我的衬衫是什么颜色?白色。呐,你有视觉说它是白色,不是吗?呐,如果你的信心说:“我现在会得医治,就跟这个一样。”你知道这事,就跟你的视觉说那衬衫是白色一样,病就结束了。你全心相信吗?让我们看看。它在那里。
56

呐,我必须对你诚实,姐妹。我想看到你在那里得医治,但是……我要你看一会儿我的手。看到它怎么变成红色,白色的小东西布满了手吗?我要把你的手从我手上拿掉,把我的手放在那里。现在没有了,是吗?我要把你的另一只手,这只手不要拿任何东西。放在这里,把这只手放在这里。现在没有,是吗?呐,这只手上的感觉跟那只手上的感觉一样,是吗?但天使告诉我拿病人的右手放在我的左手上,左手靠近我的心脏。瞧?我全心这样做,瞧?

瞧,我要你留意看。现在看到我的手吗?呐,留意这里。现在看到吗?呐,以刚才一样的方式把手伸出来。瞧那里。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姐妹,那是撒但的权势。你有妇科失调,不是吗?它几乎成了癌症。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以为我在这里看到……[原注:磁带空白。]呐,那只是一个问题。姐妹,问问她我告诉你的是真的吗?是不是真的?是真的。只有一个秘密我不能在会众面前说。全心地相信我,得医治。你会这样做吗,姐妹?
57

让我们在各处低头。父啊,今晚我们为你的怜悯而感谢你,现在祝福我们亲爱的姐妹。愿仇敌的这个权势离开她。主啊,她想要有信心。她来求你仆人在信心上帮助她,为她代求。我把我的信心跟她的信心融合在一起。我现在进入信心的这个通道,挑战这个捆绑她的鬼魔。

撒但,你捆绑这个可怜的妇人,要夺去她的性命,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来,带着信心挑战,认领一位天使传给我的神医治的恩赐。从妇人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鬼魔离开她了。在我举目观看之前……姐妹,你看我的手。现在它跟另一只手一样正常吗?瞧,亲爱的姐妹,一件事发生了,不是吗?呐,毫无疑问,你知道。站在这里,把你生命中的事告诉你(对吗?),你有什么病。注意。我的手在那里,还是一样的。现在把你的手拿开,还是一样的。现在把另一只手放上去,像你刚才一样放。
一件事发生了,不是吗?哦,你得医治了,姐妹。事情就是这样。是的,瞧?你欢喜地上路吧。
(大家尽可能地保持敬畏。)全心地相信。现在不一样了。你注意到它掉下去了。
58

好的,带那位女士过来。晚上好,姐妹。过来。看这边。哦,你的病是在背上。对不对?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如果我求神,他就会赐给你自由吗?

好的。让我们低头,如果可以的话。
我们的天父……[原注:磁带空白。]告诉她,她在这布道会以能力服侍你,因为你如此命定她要这样做。我们为她的医治感谢你。神啊,祈求她在她的社区里成为一个伟大的见证,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赐福你,姐妹。当事情发生时,你知道,那是……好的,病离开了。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哦,你怎么认为呢?圣灵的大能也使她麻木了。
59

好的,带这位女士过来,大家现在都保持敬畏。神赐福你,姐妹,现在要有信心。你只是有点……[原注:磁带空白。]你的病。

哦,我明白。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身上有两三个毛病,首要的是你有关节炎,不是吗?现在我能看到你怎么移动。当异象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看到有什么事在发生,是你移动自己的方式。好的。
呐,你生命中有过麻烦,不是吗,相当多的麻烦?你生命中做过一次手术。你被其它的问题搅扰,你知道我讲的是什么。你明白。那都是真的吗?都是真的。好的。你的信心在正确的地方,姐妹,在得医治的正确地方,只要你现在接受。你愿意接受吗?
让我们低头。天父,祝福你的这个使女,主啊,愿她今晚能脱离这个捆绑她的鬼魔。
撒但,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这妇人。
现在是你照着我告诉你的去做的时候。把手举在空中;像这样上下抬脚。就是这样;你的关节炎离开你了,姐妹。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
你在剩下的日子必会好了。神与你同在,赐福你。
60

大家都相信。晚上好,年轻的女士。你有得医治的真正信心。你是什么……[原注:磁带空白。]你认为那很奇妙。你相信我告诉你的是真理吗?你所听到的都是真理吗?你相信吗?我是指你听我在这里说的,你今晚所想的,告诉你有什么毛病。但我能够这样做,因为主应许了我会,我知道我会。它会好的。你心里有一件事,不是吗?是妇科失调。你得了妇科病。是的,对不对?它现在离开你了。神赐福你,姐妹。你怎么……[原注:磁带空白。]主耶稣……让大家都相信……

不愿说那些事,但当圣灵那么说时,你就必须说出那些事来。是的。愿神赐福你。
好的。姐妹,上前来吧。走下讲台,你的肿瘤好了。神赐福你。你可以回家去了。
让我们说:“赞美主!”你们全心相信吗?
61

女士,你的小男孩现在跟刚才有百分之五十不一样了,因为有光开始环绕他,使……所以你现在可以带他回家,如果你想的话。好了。

多少人此时就想要接受他们的医治的?呐,记住,朋友们,如果神在这里揭示事情,说出事情,若有什么事发生,使你怀疑那个,求神怜悯。就是这样,任何事都可以成就。对不对?求神怜悯。呐,你必须全心相信,才能保持或保留你的医治。
这里有一些手帕。他想要我为这些手帕祷告。是的。这里的这部分,我刚祷告过了。是在荷兰的人,或在荷兰人的宾馆。荷兰,H-o-l-l-a-n-d-e-r,荷兰人。好的,这是……他们的手帕放在这里。他们可以来拿。我房间里有手帕。这是所有那些……
喂,这是什么?是传真。等一下。“请为我快要死去的亲人祈求医治。”哦,这就是原因,这个祷告的请求。
呐,之前……让我们低头,为这些要求祷告。
我们的天父,你知道万事,并且能做万事。我们现在把放在这讲台、讲坛上这些信件、这些要求交给你,求你医治它们所代表的每一个人。有许多人在深切的困境和需要中。神啊,垂听你儿女们的祷告,我们现在把自己联合起来。我们同心地祈求你医治他们每一个人,使他们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62

呐,多少人想要相信,如果我们此时祈求神,你就会得医治?瞧,需要……需要大约一个小时完成一条……哦,比这更久。呐,神知道一切的事。

瞧,事情是这样的,朋友们。当你开始像那样相信时,就开始……你必须把它选出来。当大家都看……想象一下,大约三千个东西同时毁谤你。你几乎要在你面前纠正这人,在你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它就像那样来了。
但是,我若在你们眼里蒙恩,你们若相信我……我站在这位神面前,知道这恩赐和异象是真的,亲爱的主耶稣,求你大大地帮助我。当我离开这地球时,我想要去天堂。我不想要作为一个骗子去到那里;我不想进去。我正在为真理作见证。
每个晚上我都感觉被人谴责……我们领人上来,告诉他们什么错了,带……使人们进入这地方,然而他们说……[原注:磁带空白。]让所有的人进入祷告队列,那是不必要的,亲爱的朋友们。
63

呐,我知道有人走遍全国,说他们是唯一有权利为病人祷告的人等等。呐,那是错的。任何基督徒都有权利为病人祷告。圣经说:“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雅5:16]每个人。你们这里的牧师跟我或其他任何人有同样的权利为病人祷告。

你不需要跟随医治布道会。有时候在医治布道会中,你会看到事情成就。有人可能得到一个医治的见证;它会搅动你的信心。你看到神迹……
64

但你记得吗?主的天使说:“正如先知摩西被赐予两个迹象,向以色列人证明他的见证是真的,你也被赐予两个迹象。”你们以前听过吗?你们听过这故事。摩西行了一次那些神迹,就够了。对吗?以色列人就跟随他去往应许之地了。

我相信神在以下五分钟里会赐给你恩典,相信我在告诉你真理。瞧?我这样说,是基于耶稣基督的功绩、圣经和恩赐的见证在证实它,基督对你们每个人的态度是完全一样的。今晚他在这里要医治你。
65

也许你没有自发的信心给自己带来一件事、一件神迹。你可能没有那样的信心。但耶稣说:“你若有信心像芥菜种子,就可以对这座山说:’挪开,’它会慢慢地成就。”它不会一下子消失。但它会慢慢地成就的。

呐,芥菜种子,耶稣这么说的原因是……你可以混杂甘蓝菜;你可以混杂菠菜,把它杂交,但你不能把芥菜跟任何东西杂交。它不会杂交。芥菜就是芥菜。
只要你有最小的信心,是不会动摇的真正芥菜种的信心,就持守住它,它必会把你带出来。
呐,一些人有像这样的信心;一些人有这样多的信心;一些人有那样多的信心;一些人能直接跨进神迹里。但因着你没有那样多的信心,这并不表示你不能得医治。如果你有最小量的信心,只要持守它;它必会把你带出来。你们相信吗?那是真理。如果我没有告诉你们真理,神必让我为这话交账。现在你们能在神话语的基础上接受吗?
66

坐在那里的小女孩,你得医治至少有二十分钟了,亲爱的,坐在那里的西班牙小女孩,瞧?不要担心那个。我看到你刚才得医治了。

注意,瞧。这里的每个人此时都可以得着他们的医治。当你相信你得医治时,就跟你相信那是白色的一样。相信你得了医治,接受它,说:“主啊,感谢你。”走开,接受它,在那些基础上接受,得医治。现在多少人愿意相信,说:“阿们!”
好的。我要你们在我们祷告的时候站起来。
瞧,有个男人站在这里,我的心正在为他流血。过来这里。弟兄,你是基督的真信徒吗?你是引座员,我看到你是。请过来这里一下。
姐妹,你感觉如何?更好吗?好的。就是要这样接受。回家去,好了。你从轮椅上起来。你可以回家,完全好了。呐,现在你不需要按手在她身上。神赐福你,姐妹。你的信心救了你,一个门诺派的妇人。
67

让我们低头。我们的天父,你在这里医治病人,行神迹,赶出污鬼,揭示人心里的秘密,叫出鬼魔的名字,医治人们中间各种的疾病和病症。主神啊,我们为你今晚所做的一切感谢你,神啊,我祈求今晚是伟大的一个晚上,会堂里的每个人都能起来,好像此时从轮椅上起来的这个妇人,凭信心站起来相信。神啊,愿他们每个人都得了医治回家,完全好了。我现在为他们祈求医治的祝福,奉耶稣基督的名。

撒但,你这不敬虔的灵,你试图用不信来捆绑人们,试图使他们疑惑,你是个失败者。你被打败了。我现在恳求基督的宝血在每个信徒周围,你这污秽的灵离开这群会众。奉耶稣基督的名,从人们身上出来。奉基督的名释放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