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100 疾病和痛苦

1

我想要解释一件事。[原注:扩音系统引起很大的回声。]……你应该知道的一些至关重要的事。我的声音不很大,所以我也许必须要站到这里。若主许可,星期天下午,我想对你们讲一篇传福音的道,就在星期天下午。我们期待这个星期主为我们行一些大事。

一件事是关于……这里许多人几乎都不明白这些祷告卡是为什么要发放给病人和受痛苦的人。经过三年的尝试,这是我所发现的看来真正蒙神祝福的唯一安排。
2

最初我们只是走进聚会中,根本没有祷告卡,只是让人们排队。队列是如此拥挤……后来我可能一次要祷告十五或二十分钟;人群要扑在我身上;他们不得不拉我出去。

接下去开始,我们会提前把祷告卡送给传道人。每个主办的传道人,也许整个地区有五十或更多的教会主办聚会,每个传道人都至少会有一百张卡。每个传道人都想要他的会众先来。他会把卡都给他的会众,也许整个四、五个晚上,只有一个传道人的会众能进去,其他的人对此都感到糟糕透了。
后来我们想到让当地的人的人来发,只发给社区里的当地人;而有时候人们走了七、八千英里来参加聚会。那也不好。
3

我们发现我们能够做到的唯一方式……让主来开路,就是人下去拿着卡片,大约五十张,把它们分发给人群中的人们,没有人知道谁会站进队列里。

我看到有时候我分发了五十张卡却一张也没有叫到。开始进入聚会中,主的灵带领我像那样在人们中间把人叫出来,我甚至从未使用过祷告卡。
我看到我坐在台上的时候,我一开始说话,就会完全失去自我达一个小时或更长时间,叫第一个,接着又那样叫另一个。每个人都得医治了。
当时许多人聚集到队列中。我已经做了这个评论;它是真理;五年,哦,是到现在三年一直都有效。对不起。每个到这台上来的人都得了医治。从来没有任何事,不管病人扭曲、残疾或病痛得多厉害,总是得医治。其中有一些惨不忍睹的病例。但我……也许在一个晚上,我可以讲三、四或五个例子。也许某个时候……
4

我曾在加拿大的卡尔加里只看到过两个,两万五千人聚集在那里:只有两个。

一个是病痛了十八年的男孩;他的手皱缩的身下。他坐在轮椅上,他妈妈当掉了结婚戒指来照顾他。他参加了大约七、八场聚会,都未能拿到一张卡。最后他上讲台的时间到了。男孩走下了讲台。次日早上,他一生第一次自己刮了胡子。当飞机降落在温哥华的时候,他在那里的坡道上遇见我,跟我握手。
第二个是小女孩。这个小女孩,信仰上是天主教徒,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四英寸。我们在那小女孩身上花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这同一本圣经……当他们领她到那里时,她会向一边倾斜。我把这本圣经放在她头上;她像任何孩子一样正常行走,来回走过讲台,当时两万五千人坐在那里看着。但那些事,我们只说……
5

这里有祷告卡的人,我一个也不知道,或谁将是第一个。我们分发出那些卡片,然后我们进来。

我会尝试给你出一个主意。我弟弟说:“我发了五十张卡。”
我走进会堂;可能会遇见一个小孩子。我说:“你会数数吗?”
他说:“会的,先生。”
我说:“开始数。”
也许他会数到十、十五或二十,就停下来;不管他在哪里停下,我就开始祷告队列。如果他停在二十,我就从二十开始祷告队列,也许往前或往后。也许第二个晚上我会在一排报那么多的数,分成两半,要看是什么数字,或类似像那样。
6

今晚还没有人知道祷告队列会从哪里开始;似乎会从任何地方开始。有时候刚好落在残疾人中间;有时候落在病人中间。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我们只是分发祷告卡,然后让主带领剩下的事,那样做,总是运行得很成功。要祷告。

7

我相信这对你们这里的人都是新的。在我所参加过的所有聚会中,这是自我进入工场所参加过的任何聚会中人数最少的第二晚上聚会。通常在任何礼堂的第二个晚上,或以任何方式通知了,通常到第二个晚上都有七、八千到一万人。当然,它刚在当地作广告了。是什么产生了群众呢,因为做了国际性的广告,几百人从一个州来,从其它的州来,形成了那群人。

在这之后,我的下一场聚会将会在休斯顿的体育馆。我想它能容纳一万七千人,我相信。它已经登在大约四、五份国际性报纸上。人们就是来自那些地方,从海外等地来,从各个地方来。
今晚我希望读一些神的道,因为神的道永不落空。我的话会;但主的话不会落空。是在《诗篇》103篇,第1、2、3节。
1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凡在我里面的,也要称颂他的圣名。2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3 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
愿神给他的道加添祝福。所有这些话都说到疾病和痛苦,我希望就这点花几分钟时间做一些阐述。我要你们听,聚精会神。
8

疾病和痛苦都是罪的结果,也许不是在你的生活中,而是在你以前的某个人的生活中。魔鬼是疾病和痛苦的作者。在我们有任何魔鬼之前,我们没有疾病或痛苦。但当撒但来了,他带来了疾病和痛苦。

有很多时候我们把它们看作是祝福。我绝对想不到神可以从一个生病的人身上得到祝福,除非那是个罪人,在驱使他归向神;或是一个不顺服的孩子,要把他带回来,与他的天父和好。疾病是魔鬼和堕落的结果。
今天,我们有了有史以来最好的医生;我们有了有史以来最好的医学和最好的医院;疾病却比以前更多。这个日子,我们已经有了有史以来最好的医学,他们却继续为不治之症者建造疗养院。正当我们在疾病和痛苦方面取得了有史以来最好的科学工作时,却年年为不治之症者建造疗养院。
9

在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之前出现的东西,没有一样是可以跟耶稣相比拟的。他今日跟昨日、一直到永远是完全一样的。他证明了这点。你们会一晚接一晚地看到这点的。如果不是那样的,你们就有权利怀疑。

有人说:“医治会持续吗?”
信心持续多久,医治就持续多久。但当信心衰退时,你的医治也就衰退。你说每个来祭坛悔改信主的人都一辈子是基督徒吗?他今晚可能是个神的孩子,明天就是个魔鬼的孩子。就是当他对神失去信心时,那会把他送回去。
10

能在这台上医治你的能力也能维持你的健康。那就是我做这声明的原因:上到这里来的,没有一样是不可以得着释放的。离开这里以后,它能维持多久,就在于你的信心。

我看到过人们来到讲台上,完全瞎眼的,也能读这同一本圣经了。却在不到五天之内,回来又跟以前一样瞎眼了。为什么他们在这里能读呢?因魔鬼的能力认出了神的那个恩赐,他必须离开。呐,那是件糟糕的……那是件……我知道我做的是一个真正的声明,但我知道我是站在哪里;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我也知道他医治的能力。
11

不久前我在凤凰城时,有人说。祷告队列一直延到街上;他们甚至都无法走进礼堂中。有过人进入队列中,说:“伯兰罕弟兄,站在那一切事面前,知道批评者和报社记者等人要站在那里批评等等,你不害怕吗?”

我说:“只要我感觉到主在附近,我就不怕。但如果我不能感觉到他,我就会离开讲台回家。”没有人能做任何事。一切都必须从神那里来。
12

比如,我们要拿……就癌症来讲一会儿。癌症似乎成了今天的一个主要仇敌。癌症是什么?它是从哪里来的?肿瘤、白内障、溃疡、肺炎、肺结核,所有那些名字都是医学给它们的医学名字。圣经宣称它们是鬼魔。比如癌症,癌症是什么呢?它通常是来自一个擦伤。

13

地上的一切自然之事都预表了属灵的事;自然界的一切事都预表了属灵的事。你们绝大多数人都知道这点。

14

比如,就像婴孩出生,婴孩都是从神而生的。当一个婴孩,一个孩子在神的国里出生……圣经说:“在天上作见证的原来有三,就是父、子、圣灵。”[原注:有人哭喊了几次。]

呐,是有人生病了或什么的,你们只要专注我。如果你错过了这些东西,也许你会连你的医治也一起错过了。
15

“在天上作见证的原来有三。”呐,当我们……在我们的悔改信主上……那些要素来自耶稣基督受死时的身体;有水、血和圣灵,这三者形成了新生。对吗,传道人?这三样要素形成了新生:水、血和圣灵。

这三样也形成了自然的出生,当婴孩出生时……第一样东西是什么?水,然后是血和生命。所有自然的事都预表了属灵的事。
16

癌症在自然上……在属灵上它是个魔鬼。它预表食腐动物和秃鹰:吃死的东西。

癌症来自一个擦伤。比如我的手,上面没有任何癌症。某个时候可能会有。哦,导致癌症的东西,是我身体的某个细胞、生命细胞堕落了,擦伤了,或某个东西进去了。从那生命细胞或细胞开始繁殖细胞,繁殖,形成了癌症,开始吞噬到身体里面。
17

呐,一切生命,地上的每一个生命,都来自生命细胞。你自己就来自一个生命细胞。你来了;曾经你只是个小不点的生命细胞,小得肉眼都看不见。你来自你父亲;你跟你母亲的血一点关系没有。血细胞来自男性。然后从那个生命细胞开始繁殖细胞。各从其类:狗的生命细胞长出狗来,鸟的长出鸟来,人的长出人来。如果没有任何东西打断神的程序,没有任何东西打断它,它就会长出一个完全正常的孩子,长成一个完全正常的大人,若是没有任何东西打断它的话。但当有东西打断它,就一定是那恶者打断了神的程序。

神不是有意要你生病。神照他的样式造你;他想要你健康。他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来保持你健康。
18

撒但敌对你。因此,这癌症开始,或这肿瘤,不管是什么,它开始从一个生命细胞繁殖,变成,好像肿瘤变成了恶性肿瘤等等。那是个身体,就像你属于一个身体。它有一个灵,就像你是灵一样;只是它没有魂。但它有生命,像你有生命一样。因此,在你里面,在你的肉身里,有两个生命。一个是你,另一个是另外的一个存在,在繁殖细胞,长成一个身体,就像你长成一个身体一样。对吗?

呐,是什么导致了那个?魔鬼。生命细胞是一个生命。首先,生命细胞是个里面有生命的微小细胞。那生命只能来自两个来源:要么是神,要么是魔鬼。你藉着神来自生命细胞。癌症,肿瘤等等,藉着魔鬼也来自生命细胞。他想要毁坏你的生命。他吞噬你的血液,以不同的方式在你身上做工。
因此,我知道他们是魔鬼。耶稣基督称他们是魔鬼。他说的话就是真理。他们是魔鬼;他们是魔鬼;魔鬼是个折磨者。他在这里要撕毁你的身体,吞噬你,毁坏你,缩短你七十年的寿命,如果他能的话。
19

那就是为什么神的这位天使降在我所在的地方。我对你们任何人都一无所知。但那是他说出你身上有什么样疾病的原因,因为那生命顺从神所赐下的要辨明它的生命。还有你生命中所行的那些事,这都是藉着神的能力成就的,然后我能说出它是否在那里还是离开了。你可以通过体检结果看到它显露。你可以看到病人,当他的身体直了、正常了,或他的眼睛打开了,他的耳朵没有被塞住了。

20

呐,那是什么?你说一个人,就像这里这个小男孩,我相信你们一些人几个晚上之前在伯兰罕堂看到过。这是芝加哥论坛报刊登的九个哑巴的图片,他们坐在那里,来自某个疗养院,生来就是聋哑,其中一个又聋又哑又瞎。呐,也许其中某个经理已经给你们读了那些注释。呐,那些人,像芝加哥论坛报这样的一些报纸不是狂热分子。那些事件绝对必须经过彻底的检查,才能登上像那样的报纸或沃基根日报、邮报或任何那些报纸。它不是一个狂热。那不是激动、虚构的信仰或理论。那是全能神的能力。他今晚在这里要证实这能力,必会这样做。当我们的会众一同心合意……

如果这群……如果这群坐在这里的人,也许今晚要接受代祷的人,来到讲台,如果他们同心合意,五分钟后,就不会有一个人留在这些轮椅或褥子上。如果他们相信这是真理……当他们今晚一个接一个地走上讲台,如果他们每一个人没有离开那些轮椅、褥子等等,正常地走下这讲台,那你就可以说是我错了。
21

我再回到神身上,他是绝无错谬的。你必得医治。呐,他在这里是要使他的道生效。神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但你必须要不是半信半疑;你必须要认识它。

一些人上来,说:“我相信。”他们以为他们相信;但你从一千个中找到一个真正相信的。“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22

我们受控制,我们的身体是被五个感官控制。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五个感官是:看、尝、摸、嗅、听,控制着自然的人。

呐,里面有另一个人,就是信心的人,灵。他有两个感官:其中一个是信心;另一个是不信。这就使你拥有的感官成了神完全的数字:七。
呐,你们在这里的大多数人肯定都会对你的五个感官深信不疑。呐,注意一下这点。
23

考伯博士,你可以站在这里一会儿吗?呐,我相信有个人站在我面前,穿一件格子西服,戴眼镜,系红色领带。有多少人认为我是对的,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好,你怎么知道有个人站在那里?因为你看见他。对吗?呐,那是我现在拥有的唯一方式、唯一感官,告诉我有个人站在那里,因为我看见他。视觉宣告了他。

呐,我现在看不到他,但我仍然相信他在那里。[原注:伯兰罕弟兄转头不看考伯弟兄,但触摸他。]呐,你们说:“眼见为实。”是吗?我相信考伯博士现在正站在那里,我看不见他。因为我在视觉之外还拥有一个个人的感官,叫做触觉,我感觉到他在那里。我知道那是考伯博士。这不是博斯沃思博士。因为考伯博士手里拿着一本圣经,它仍然在那里。所以我做过一次那个声明,有人可以在我面前偷换上别人。但我注意到考伯博士手里拿着这本圣经,那是考伯博士。我能说出他现在站在那里的唯一方式是借着触觉。我知道那是真的。
24

但现在我根本不用摸他。那个感官对我来说是死的,但我知道他在那里,因为我看见他。明白我的意思吗?

有两个身体的直接感官说他在那里。其中一个是:我看见他;第二个是我摸到他。呐,那里发生……弟兄,请在那里站一会儿。
25

呐,我有另一个感官,就是听觉。敲击某样东西发出音乐声。[原注:司琴开始弹奏。]多少人相信有音乐在弹奏?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你看到它吗?多少人看到音乐?你嗅到、尝到、摸到它吗?哦,你怎么知道它是音乐呢?你拥有……如果有人在这里没有听觉,会怎么样呢?他们就不会知道音乐在弹奏;那个感官对他们来说是死的。他们听不见音乐,因为他们听不见。但你们有听觉的人知道音乐在弹奏,因为你听见它。你看不见它,摸不到它,嗅不到它,尝不到它,但你能听见它。

呐,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未尝、未摸、未嗅、未听之事的确据。但信心的感官就像你的视觉或其它任何感官一样真实。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相信它,你只要……没有人能使你怀疑它,因为你拥有那个感官,它告诉你事情是那样的。
26

你说:“那件衬衫是白的。”如果我告诉你它是红色的,会怎么样呢?哦,你不会相信,因为它是白的。你的视觉说它是白的;你的眼睛那么说。

呐,如果现在你相信,你来这里要要接受祷告,不管你是谁,如果你今晚相信你会得医治,就像你的视觉说那件衬衫是白的一样坚定,事情立刻就会成就。
谢谢你,考伯博士。
是的。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未尝、未摸、未嗅、未听之事的确据。它是另一个感官,是在另一个领域;它不是自然的东西。
27

你不可能从神那里得到任何东西,唯有借着信心。因着信心,耶利歌城墙倒塌了。因着信心,摩西拒绝称为法老女儿的儿子。因着信心,基甸行了某某事。因着信心,唯一的方式……没有信心,就不可能蒙神喜悦。如果你想蒙神喜悦,你必须凭信心去到神面前,相信他的道是真理。

28

为什么我站着做这些宣告的话说:来到这讲台的事没有一件不被诊断、被说出疾病和人心里的秘密的?不管残疾得多么厉害,在其它聚会上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他们每次都得了医治。为什么?当天使遇见我时,他说:“你若让人们真诚……”或者,“如果你真诚,让人们相信你,就没有东西能在你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我相信这话。如果我能让你们行同样的事,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就会有一次震动,好像它以前从未有过的一样。那是个挑战。

29

但我今晚想做的是要让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你来这里,是要得释放,就当站立在那道上。他是你们所承认的大祭司。神不能对你做任何事,直到你先承认他是神。你承认这话,相信它,照着它行动,持守它,神就必领你出去。你相信那个吗?真的。不久前在印第安纳州的福特韦恩……

30

顺便说,博斯沃思博士,我的外衣口袋里有“我们人民报”的一个小声明,他们会把它带来给你,是我们刚结束的聚会。我相信那是个瞎眼的小女孩,他们发表了这事。现在它出现在“我们人民报”上,一本传到全世界的书,一位写下了一个批评声明的报社记者,说:“女孩宣称她得了医治,其实没有。”小女孩有医生的声明,类似那样,发表了它。后来他们检查了这事,现在它甚至传到了“我们人民报”上。神要运行,没有人能……我要让博斯沃思博士为你们读一下,也许是在明天下午的聚会上。那是刚由福特韦恩那里的报纸寄来的。

31

博斯沃思太太,在他们正在举行的那些聚会上,他们一些人正在说……有一个得了多发性硬化症的人坐在那里,瘫痪了十年。他得了慢性瘫痪症,已经进入脊柱了。他是城里的一个商人。他们不知道……他们让他坐在那里。他们看见许多坐轮椅的和病痛的人得了释放。那天晚上,一个对眼的小女孩在会堂后面看到许多对眼的人得了释放。

我从未看到任何对眼的孩子到讲台上没得医治。我们看到:不到六个月的时间有多过三百个对眼的病例得了医治。我们有这事的记录。四万个针对病人、日期、医治和证人的见证,由医生签名了等等。
32

时候到了,人们,时候到了。我说这话,你可能认定我是个狂热者,如果你希望的话。我相信这预示着耶稣基督的第二次到来,阿们!因为必有神迹奇事。事情是,如果你还不在神的国里,就要努力进去。我肯定知道我是在说什么话,不然神也决不会尊重我的祷告,做他所做的事。你们在神的国外面的,现在当寻求基督作你的避难所,趁着还有时间,趁着你还有机会。

我永远都忘不了一个声明。一次我站在……
33

顺便,跟你们讲完福特韦恩的那个小女孩。博斯沃思太太告诉她说:“亲爱的。”她在会堂后面卖图书。

女孩走出来,哭着说:“博斯沃思太太,”那是博斯沃思弟兄的妻子,女孩说:“我看见所有那些对眼的人都得了医治。”她是个年轻的女士,大约十八岁,对眼得可怕。她说:“如果你……我若能进入那里,进入那祷告队列……但我连一张祷告卡都拿不到。”
博斯沃思太太的同情落在了孩子身上,她说:“亲爱的,如果你回到你能看见他的地方附近,真正……现在不要想象,只要全心相信那是神的恩赐,我保证你几分钟之内他会把你叫出来。”
34

我正在台上为病人祷告,背对着这女孩。突然,我感觉到那个进来,信心在运行。我四处观看,找不出来;人太多了,那么拥挤地站着。我知道它是从那里来的,我尽力辨明那是什么样的一个灵。瞧,她的信心提升到了那个范畴。

我转过身,最后找到了她。哦,有这会堂两倍的距离,找到了她所在的地方。她穿着一件绿外套。我说:“站在后面、患对眼、穿着绿外套的年轻女士,再也不要惧怕。神已经医治你了。”她的眼睛完全正常了。这只是像那样发生的成千上万个病例中的一个。
呐,如果我们能来到聚会,如果你们众人能聚在一起,扔掉你们认为是这个、那个的东西,把它丢在一边。不要只是来出席观看。来,相信,看那些同样的事会不会发生在这会堂里。
35

我第一次遇见博斯沃思博士是在迈阿密。我们正在聚会。博斯沃思博士国际知名,在教导神的医治上有四十年的经历。他认为有一天神会差遣恩赐到教会。当他听到我在那里时,他只是想:“哦,现在又有人在传讲神的医治。”一天晚上他来参加聚会。从聚会经过……我们正在叫他们所称的快速队列;有几千人站着。

那天下午,两个生来瞎眼的小男孩在广播电台接受采访。两人都恢复了视力,人们让他们去广播电台,采访他们。
所以,博斯沃思博士出来参加聚会。刚好是快速队列开始的时候,那天晚上我们必须让几千人经过,只是按手在经过的人身上,并排四个人。
36

他们推了一个小女孩经过。我永远也忘不了这孩子。她是个可爱的小家伙,是个金发小女孩,一颗牙齿露在前面,新修剪过的头发,或你们所称的那些妇女放在头发里的东西。他们推她上来。她的腰以下都是支架。他们推她经过队列,我按手在她身上。她走下讲台,他们又推她到队列里。嗯,可怜的小家伙。她继续经过。后来有人领她过来,他们按手在她身上。当她又经过时,她抬头看,有一点露齿而笑,你知道,那颗牙齿外露出来。有声音说:“叫这孩子停下来。”

我说:“亲爱的。”我看到她当时并没有信心得医治。
37

但是,瞧,那正是女孩来这的目的。在讲台上,你注意到他有时候是怎么样的,你必须要去做。人们说:“哦,伯兰罕弟兄,我相信。”但是他们是在这头脑里;这才是他们应该在的地方,在这心里。哦,说出他们的疾病和他们心里的秘密的那些事,信心提升,直到我让这人相信我。

那正是主所说的:“你若能让人们相信你,祷告的时候真诚,就没有魔鬼能留在那里。”他必须知道主。我知道主那样告诉我了。
当我能将那病人提升到一个地步,以至他们的信心达到了这点,就是这个赐给我完全的信心。我从未看见它失败过。它永远不会失败;它不可能失败。
38

当女孩,他们推她经过,我说:“亲爱的,你站在我后面。”她就站在后面,只是扶着她;她拉住我外套的下摆。我说:“你祷告,亲爱的。”她低下她的小脑袋祷告。

博斯沃思弟兄坐着,接受这一切的事,只是还有一点怀疑。他正在观察,因为他在底下观察聚会最后的那些人经过。女孩……那是最后一个晚上,我相信是的。
她拉着我的外套,我仍然继续祷告。我忘了这孩子。我又转过身,说:“亲爱的,继续祷告,”像那样。
39

过了一会儿,我开始感觉到那信心进来,好像心跳“砰、砰、砰”。当它开始……[原注:磁带空白。]像这样跳动,我转过身对着她。我说:“呐,宝贝,”我按手在她身上,祈求主耶稣。

我对孩子的母亲说,我说:“呐,把支架从她身上取下来。”
她说:“可是伯兰罕弟兄,我告诉你,她……”
我说:“嗯,不要怀疑那个,女士。你照着我吩咐你的去做。”她走到那里,把支架从孩子身上取下来。
女孩走下去,举着那个大大的支架,像那样穿过那些人,完全正常了,那两条腿完全正常了。对吗,博斯沃思博士?继续聚会。就一会儿,我继续……
40

哦,是这个会堂两倍的距离,也许更远,在马戏团的大帐篷下,人们站在那下面,一直延伸到路上,排到公主公园。后面,我继续……

我感觉到有东西进来,又开始“呜呜”。我知道那是信心。我说不清它是从哪里来的。我继续转过身去观看;但人们那么快地通过,那些人哭着,想要触摸你等等。
不久,我找到了它,在很后面,有个人穿着白衬衫。我等候,要找出是什么样的灵束缚着他。这人残疾了;几年前从马上掉下来,是迈阿密的一个商人。他的手一直到手臂都残疾了,像这样。他是作为一个批评者下来的,要在会中挑毛病。后来他开始有了信心。
我停下来,说:“先生,你在很后面,从那排起第四个,从这边往后面,身上穿着白衬衫,请站起来,耶稣基督医治你了。”当他站起来时,他的手也举起来了。他涂脂抹粉的妻子,你听见她尖叫,还以为她是个圣滚轮,正如那个小弟兄今早在广播电台上所说的。他在那里完全得了释放。
41

博斯沃思弟兄调查了这事,之后来见我。他向那过人询问了一切。他发现事情是那样的,他说,问我说:“你怎么知道是那个人呢?”

我说:“先生,我开始变虚弱了。我知道它是从某处来的。”
他说,他走向麦克风,说:“这证明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证明了这点。呐,在耶稣基督里的恩赐就像外面拍打海岸的整个海洋。在我们弟兄里面的恩赐就像从海里取出来的一勺海水。但同样的化学成分在这一勺海水里,是在整个海洋里的同样的化学成分。”是的。
我能感觉到自己变得更虚弱了。这人完全得释放了。
42

呐,那种事发生过几百次。我相信这会堂里有人参加过别的聚会,会见证这点。我在这里有朋友参加过其它的聚会的,能见证并说那是事实吗?请举手,如果你在这里的话。呐,你们可以看到。圣经说:“凭两三个人的见证……”

43

呐,你们在路易斯维尔这里也可以有同样的事。任何人都不需要离开这里却没有完全得着释放。我可能没有时间让每个人都上讲台,但每个人都可以得益于它。如果神能在这里证明自己是神,并且已经证实了我说的话是真理,那就当相信神。然后照着你的信心行动,把你的信心付诸活的行动,神必当场在你身上做工,使你痊愈。

44

那是在温泉城,呐,我相信是在小石城。一天晚上救护车堵得很厉害,街上塞满了汽车。他们不得不请警察到那里,让他们在角落下车,就在阿肯色州温泉城或小石城下面。

布朗牧师是那里的牧师之一。如果你希望得到这个见证,写信给G.H.布朗牧师,阿肯色州小石城胜利大街505号,就会听到这见证。谈到鬼魔的能力……我刚……那大约是我的第四或第五场聚会,大约十一点,我的手已经太麻木了。
有时候,我回家时,手太麻木了,以至我不得不倒热水在手上将近半个小时,让手恢复从身体上来的感觉。那里有一块手表;我带着手表,握住一个人的手,那手表就停止不走了。我现在有一块浪琴手表,是刚出厂的。我戴着它。是什么身体反应,或它做了什么机械的事,我不知道。
45

但是布朗先生说:“伯兰罕弟兄,到礼堂的地下室来。”他说:“我这里有一个病例,你从未见过像这样的事。”哦,我正在休息,便下去了。

我见过一些可怕的景象,但我从未见过像那样的事。我去过一些疗养院,那里的年轻女士使用尿壶,把它抹在脸上,精神病。我见过一些可怕的事,但从未见过像这样的事。一个大约三十、三十五岁的妇女躺在地板上,外表强壮的妇女。她像这样四脚朝天,双脚流血。
46

有个男人站在台阶上,是个穿着工作裤和蓝衬衫的阿肯色好弟兄。朋友们,我要说,有时候在那衬衫下跳动着的心是最好的。是的。是真的,我相信。我不喜欢任何做作。我喜欢真实、老式、神所拯救的、两次出生的男人女人,是的。他站在那里,穿着看起来褪了色的衣服。我说,我走下去。

我说:“你好吗?”
他说:“晚上好,你是伯兰罕弟兄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我想你是。”
扩音系统也拉到了那里。他们有一群精神病患者在一起。
47

但他们不能让这妇人跟任何人在一起。需要大约八或十个男人领她进来。他们无法把她带到救护车里;他们不能把她放进救护车里,他们打发人开车到那里,她踢掉了车上所有的玻璃,那些男人竭力在车里按住她。她在车里,仰卧着。医生给她打了几针,导致更年期提前,使她成了这个样子。她在那里,仰卧着。

我说:“哦,我要走过去,看我能否感觉到任何颤动。”
他说:“伯兰罕弟兄,你不要去那里。她会杀死你的。”我说:“哦,我想不会,”就像那样。
我走过去。她躺在那里,看着我,有点眨眼睛,瞪着眼睛。我说:“晚上好。”她一句话也没有说。我握住她的手,说:“晚上好。”
他说:“伯兰罕弟兄,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她已经两年不知道了。”
48

我握住她的手。借着神的祝福,我刚好防备着。她像那样用双手猛力拉了我一下,也许她想折断我身上的骨头。我伸出脚,蹬住她的胸部。她要把我拉下去,我猛力推开她。当我从她那里跑开,踏上台阶,我看见了我以前从未见过的一幕。那妇人,像这样双手举在空中,仰卧着来追我,像条蛇一样。你可以听见她像那样在地板上爬行的声音。

呐,那是魔鬼。你可以说别的,不管你想说什么,但那妇人被魔鬼捆绑着。她仰卧着来追我,像条蛇一样,她爬上那里,像那样撞击地板的边缘。她转过身,用她强壮粗大的双脚那样踢着。有一条板凳放在那里。她用头撞板凳,血从头上流了出来。她敲下一块板凳,抓在手里,扔向她丈夫,砸在墙上。灰泥从墙上掉下来,她用那么骇人的力量砸在那地方。疯子,也许是她力量的二十倍。那么大的……不管怎样,她是个膘肥体壮的大块头妇人。
49

她开始发出相当怪异的声音,像那样发出“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我看着她,心想:“嗯,我从未见过这事。愿神怜悯一个像这样被捆绑的可怜人。”
这男人开始哭了。他走过来,伸出手,伸出双臂拥抱我,说:“伯兰罕弟兄,现在你说没有颤动吗?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他放声大哭,说:“她家里有五个小孩子。我……她一直是个好妇人。她耕地,帮我种棉花作物。当她病了,我做了我能做的一切;我卖了农场。为了带她来到这里,伯兰罕弟兄,我只剩下一样东西,就是一对骡子。我把它们卖掉了,让弟兄带她走两百英里,带她来这里。现在她把车的玻璃都踢掉了,那就是为什么她的双脚流血。她两年没有起来过,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了。”
我说:“哦,弟兄,神肯定能医治她。”
50

大约那个时候,她转过身,说:“威廉·伯兰罕,你拿我毫无办法。是我带她来这里的。”

他说:“为什么……”
我说:“那不是她。那是魔鬼在借从她里面说话。”是的。他们认出来了。他们知道。
他说:“嗯,伯兰罕弟兄,那是她两年来说的第一句话。”
我说:“魔鬼只是用她的嘴唇,就像他在群的例子中一样。”
她那样向我爬过来,说:“你拿我毫无办法,”像那样爬。
51

我说:“弟兄,你相信你听我讲的关于那位天使来访的故事吗?”

他说:“我全心相信,”他说,并伸出双臂拥抱我。
我走向角落的台阶,全心地向主耶稣祷告。我说:“神啊,看看那个可怜的妇人,家里有五个无辜的小孩,没有妈妈,还有一个吃奶的孩子。”我说:“有什么事会发生呢?神啊,求你怜悯!”主的灵临到了。我要求魔鬼离开这妇人。
我转过身,说:“现在你相信吗?”
他说:“我全心相信。伯兰罕弟兄,我该怎么处理她呢?”
我说:“带她回去,带她回到疗养院。”我说:“我告诉过你的,你若一件也不怀疑,留意看什么事会发生。”
52

两个月之后,我在阿肯色州琼斯伯罗,那里正在发生着很多的事。两万八千多人聚在城里。我正在讲道,我看见某个妇人挤过来或向我挥手。她说:“伯兰罕弟兄,你不认得我吗?”

我说:“不认得,夫人。”她像那样站在外面,每个人……
她说:“我……你们大家,你们大家请原谅我。”她说:“我只想见见你。”
我看到有人在那里笑,那是她丈夫。她站在那里,相当正常,头脑清醒,带着五个孩子,完全好了。
他们带她回去了。她回去时从未踢过一次汽车。他们把她放回到软垫病室里。第二天早上,他们进来喂她吃,她正在坐着。第四或第三、第四个早上,他们把她当作一个健康人遣散了,送她回家,去到她的孩子们那里。“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
53

瞧,朋友们,有时候,在传道人和基督徒们认出来之前,鬼魔就认出了神的能力。你们知道这点吗?许多时候……读一下圣经。

当时,祭司说:“哦,他是别西卜。”
魔鬼却说:“我们知道你是谁,是神的儿子,是以色列的圣者。”对吗?
你们记得当保罗和西拉,传道人说他们是骗子,那个算命的小女子却说他们是属神的人,拥有生命的道。
54

如果我没搞错,来自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霍珀牧师就坐在会堂后面,他可以证实那个声明。霍珀牧师,那天晚上你在那里吗?事发时有一个人在那里。请写信给G.H.布朗牧师,阿肯色州小石城胜利大街505号,向他求证。让他寄信给你。让疗养院见证这事。那是成千上万个中的一个。

55

再讲一个。第二天,主的天使进入会堂。然后我要开始祷告队列。

我在,我下去埃尔多拉多。我一离开这里,就去什里夫波特,要在那里的赛马场呆大约两个晚上;然后去埃尔多拉多,一直下去。我去了一个小教会。他们说:“如果你过来,在这教会讲道……”
几千人挤在城里。记者因这张照片而悔改信主了,还有宾馆的管理人也同时悔改信主了。他们想要知道怎么能找到耶稣。成为教会会员多年,但他们看到了神的工作,神在他的子民中间行事。他们让我进到一个小房间里,我正在讲道。
56

当我出去时,有四个人聚在我身边,我出了门。人们站在外面的雨中,举着帆布遮住他们的亲人等等,几个城区的人在等候;没地方去,进不去,没有任何地方,没有私人的家。他们把报纸放下,举着帆布,会下一阵雨,残疾的小孩子,等候轮到他们进入祷告队列。我告诉你,弟兄,那才是爱神的人。是的。我永远忘不了。太多奇迹的事,神秘的事都发生在队列里。我走出房子,人们哭着,挤着,想要像那样去到我们所在的地方。他们让这队列朝着汽车继续移动。

57

我不断听到有人喊:“怜悯!怜悯!怜悯!”

我四处观看,我能听见它在某处,看来好像有东西在我心里跳动。我观看。站到一边的……在阿肯色州,他们有一条法律:黑人和白人不能在一起。站在一边的是一个黑人,手里拿着一顶小帽子,站在雨中,雨打在他脸上。他妻子喊着:“怜悯!怜悯!怜悯!”
我想到了老瞎子巴底买。我开始往前走,看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告诉我不要去那么做。几百个人挤着;我说:“我要去到那个黑人所在的地方。”
他们说:“伯兰罕弟兄,你不能那么做。”其中两人是警察。他们说:“你现在就会开始一场种族骚乱。你不能那么做。”
我说:“但主正告诉我去到他所在的地方。”
58

我就冲到了一边,去了那里。他们形成了一个圆圈。当我上去时,我听见她说话;那年老的妻子说:“亲爱的,牧师来了。”嗯,我走到离他所在的地方近了一点。

他说:“伯兰罕牧师,是你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开始用手摸我的脸。他说:“牧师,你有一点时间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说:“是的,先生。”
59

他说:“牧师。”他说:“我的老妈妈是个虔诚的好妇人,她一生从未跟我讲过一个谎言;她已经死了大约十年。我一生从未听说过你。我住在离这大约一百英里的地方。昨晚……我瞎了许多年。昨晚我醒来,在自己的床边站着,站着我的老妈妈。她说:’亲爱的孩子,你下去阿肯色州埃尔多拉多,求一个叫伯兰罕的人。主已经赐下了一个神医治的恩赐。你必恢复视力。’”哦,那感觉就像我的心会变得有那么大。我看到神在说话。

如果人不相信,神必以某种方式向心里诚实的人宣告。他一定会的。
60

我按手在他身上;我说:“弟兄,赐给你这个异象的主耶稣正站在这里,要使你痊愈。”我把手从他身上拿掉。

我握住他的手;白内障已经死了。眼泪开始从他脸颊流下来。他说:“主啊,我谢谢你;主啊,我谢谢你。”
他妻子说:“亲爱的,你看见了?”
他说:“是的,我看见了。”
她说:“哦,亲爱的,你真的看见?”
他说:“是的。那是一辆红色的汽车停在那里。”哦,她开始像那样叫起来。接着他们抓住我,往汽车那里去。
后来,一天晚上,我在靠近田纳西州孟菲斯的地方下了飞机。我走进去,听见有人叫喊:“喂,伯兰罕牧师。”我走到那里。那是谁?是他,正常了,可以看圣经或任何东西。
61

我想:“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今晚主跟当时仍是一样的。他在这里,朋友们。我要求你们做的唯一的事就是相信我已经告诉了你们真理。留意看全能神的大能像我所说的那样行事。如果没有,那你们就说伯兰罕弟兄是个假先知。如果行了,那你们就当因为神的见证而相信神。让我们低头。
62

我们的天父,哦,我想,有一天当我们走到旅程的尽头,我走上你的殿,祈求你让我进去,使我可以跟我所遇见的这一切亲爱的人们在那里的某个地方有一个座位。我们可以谈论这些事,我们对你为我们行的这些大事所存的纪念。在这里的天路旅程上,看到你并知道你在附近,今晚在这里要释放这些病人和受痛苦的人,真是太奇妙了。

主啊,到这个时候,我们不知道你已经选择谁进入这队列。你知道。有人在这里。有五十个人有卡片。主啊,你必预备。你知道这里有谁要上来。主啊,我们把它交托在你的手里。
63

现在请祝福每一个人。主啊,愿那些不能进祷告队列的人,当他们看到其他像他们一样有病痛、受折磨的人,看到他们得释放,神啊,我祈求他们的信心提升并相信。父啊,求你应允将有一场老式的复兴在全城开始,主啊,使每个教会都有复兴,失丧的灵魂能够进来,信靠你的爱子。亲爱的神,求你应允。

呐,父啊,你知道人的软弱。我们知道神的大能。我祈求你差遣你的天使,就是那位将我从母腹就分别出来、带我进入今生并为此目的分派我的,愿他今晚站在这里。亲爱的神,至于在成千上万人面前做的这个大声明,你还从未失败过。我知道你今晚不会让我们失败,而是今晚必应允每颗心里秘密的罪都向人讲出来,把他们的疾病告诉他们,正在捆绑的鬼魔被揭露。愿每个人都得释放,好吗,父啊?因为我们信靠你,爱你,相信你,奉你的名并为了你的荣耀祈求。父啊,现在垂听你仆人的祷告,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64

好的,祷告队列的经理。[原注:一位弟兄走到麦克风那里,说:“我想要那些有祷告卡B85到B100的人,照着你的号码在我右边站队,你的左边是讲台的台阶:从B85到B100。其他每个人都留在座位上。]

65

可以说,当他让队列排好的时候,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想要这样说,你必须敬畏。我们不负责任……每天晚上我都必须这样说,作为律法。我对会中的任何批评者都不负有责任。这些东西从一处去到另一处,特别是癫痫之类的东西。我看到人们完全正常地进来;看到一个肌肉痉挛者坐在那里,这个痉挛者正常地出去,批评者却残疾了出去。一次我看到他们多达二十八个人进来,得癫痫摔倒在地板上。这些鬼魔的能力要找到一个要去的地方。

朋友们,那是圣经。多少人知道那是圣经的教义?让我们看看你的手。这是新约教会在行动,是不是,朋友们?全能神的能力要释放。
66

当他们正在让人排队,我想那些坐在轮椅上的,他们只是希望你坐着不动,他们要来带你,不管他们什么时候……当你的卡号准备好了,他们会……他们会叫你。

67

呐,我要大家都记住这点。你们,永远欢迎你们每个人来参加聚会。但当我请你低头时,你必须低头。然后当我……不要抬头,直到你听见我对这麦克风或站在这里的博斯沃思弟兄说抬起头来。如果你在这之前抬头,我对所发生的事就不负有责任。

68

霍珀先生站得近,他在一个……我想看到某个参加了另一场聚会的人。他跟我们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城里的一个官员就坐在这聚会中。

他说:“哦,那是一个很好的心理学事例,我只……没有这回事。”
我一直能感觉到这人。他就坐在我右边。我说:“有人在我右边昂着头。”他不肯低头。
一个引座员告诉他,说:“请低下头。”
他是城里的官员,所以他说:“我不需要低头。”
“好的。”
所以他们就把话带回给我。
69

我那里有个小孩,他用一块破布缠着一个凉衣夹,想要……他得了癫痫病,当时正在台上发作。有时候当一个癫痫病患者上来时,癫痫病就会让他们发作。

我说:“好的,先生,我要求过你,我所能做的就这些。”
我祷告。我说:“神啊,不要让这个无辜的孩子因那个男的不顺服而受苦。”癫痫就离开了孩子。那男的只是笑着,继续那样。
大约两天后,他开始有个怪异的感觉,说:“只是我那样想的,就是这样。它只是……只是我的想象,只是想胜过我。”想要抖掉它。
大约一天后,政府官员载他去到市区,到处走。大约六个星期后,他来到……
70

我在查尔斯·富勒,哦,是跟查尔斯·富勒在长滩市举行聚会。你们若有任何人去过那里,就知道有多少人在那里。简直有几千人在那里,海滩上下站满了人,所以他们……他无法进入那里。他去了洛杉矶,无法进入那里。

最后是在莫德斯托的一个雨夜,他妻子仆倒在路上。他脸上长出了胡子,很可怕,样子惨不忍睹。他在那里。他妻子说:“伯兰罕弟兄,有件事必须做。他不能,他甚至都不会吃东西了。我们连水都给他灌不下去了。”哦,他看起来很可怕,坐在那里,瞪着眼睛。
我走进去,他开始发出“嗯嗯”,像那样走到我后面。
71

我告诉他们锁上门。我们很疲乏,星期六晚上在俱乐部呆了几个小时,跟病人打交道。我让布朗弟兄和摩尔弟兄锁上门,不让人们接近。他妻子因为仆倒在路上,抓住我的裤腿,身上都是泥。我甚至都动不了。他们不能拖我,她拉住我,带我去到她丈夫那里。

大约四十五分钟后,那病离开了他。他拥抱我,搂住我,像那样戴上帽子,握住我的手,回家了,成了一个健康的人。
72

朋友们,我告诉你们,我若是个批评者,就根本不会坐在事发地附近。我在这里是要帮助你们,不是要妨碍你们。哦,请记住这点。如果你低着头,若有事情发生,我对此负责任。呐,你不能给它编故事,因为当你来这里时我就会知道。但现在,你只要保持敬畏,祷告。当我请你低头时,你就低下头。你们昨晚做过了,很可爱。你今晚做同样的事,一切都会好的。你……把你们的队列准备好。我们低头一会儿。

73

父啊,我晓得这是一个大好时光。它是我们面对面抗拒仇敌的时候。这里是残疾、病痛和垂死的人们。这是站在队列里的人们,也许他们得了癌症或心脏病。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有什么病。但你必告诉你的仆人。我祈求你,愿你释放他们每个人都完全好了。愿撒但每次都被叫出来,愿他在会众面前被揭露。主啊,他们每个人都是可爱的、合作的基督徒。愿我们今晚有一堂伟大的聚会。愿圣灵的大能横扫这会堂,医治每一个在这会堂里的人,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让我们唱一遍,如果可以的话。
只要相信,(大家都尽可能地保持敬畏。)
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不知道我们现在能不能像这样唱。
现在我信……
多少人相信?你们唱歌的时候举起手来。
现在我信,(赞美主。)……
74

[原注:磁带空白。祷告队列开始了。]有癌症或妇科病。就一会儿,两者跳得几乎相同。是妇科病,就是这个病。对吗?是的,几乎发展成了癌症,是这样子的。生活对你来说不是安逸的花床,是吗?是的,你有许多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