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305 主啊,依从你的话

1

胜过一切依附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身上的鬼魔。[原注:磁带空白。]他们的心聚在一起。你是我们的救主、我们的神、我们的医治者。主啊,愿你带着大能来到,震动这会堂。愿圣灵的浇灌……[原注:磁带空白。]主啊,愿每一颗心都被提起来,进入第七层天,超越一切属地的东西,生活和……今晚,求你借着此刻赐下你的圣灵来将你的确据赐给我们。帮助我;此时藉着这些凡人的嘴唇说话,我们奉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2

过不多久的某一天,我们就要看见今晚在我们中间不可见的主。在这点上,从经文中可以读到,耶稣的事工也变得很受欢迎。他的事工大约百分之七十是神的医治。他医治人,不是要显示他的权柄;他医治人,是要应验经文。因为经文说许多人去到他那里,说:“我们要看神迹,”等等。

他说:“你们假冒伪善的人,你们可以分辨天上的气色,倒不能分辨这个时候的神迹。天发红,又发黑,就是风雨天;有日落等等,就是晴天。”又说:“呐,你们若能分辨那个,就应该知道他的日子,因为众先知已经说了,以赛亚说:’瘸子必跳跃像鹿,哑巴的舌头必能歌唱[赛35:6]。’”
那正是人们生活的日子,可以看到神关于他儿子基督耶稣见证的彰显。
3

神是不变的。基督已经宣称了他就是那位“我是”。他说……因此,律法说两个人的见证就是对的。“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林后13:1]他说:“我若见证什么……”他做了他的宣告。神在他里面见证,那就使事情定准了。

哦,今晚是不是一样的呢?神,在他眷顾的日子里,从前他有仰望耶和华的人,因为他在旷野与摩西同在。但耶稣说:“你们既然信神,也当信我。”[约14:1]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呐,他说:“你们从前相信神,当时神在灵的形式里,现在父在我里面,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因这些事你们也当信我。”
4

现在许多人正盼望……一些人说:“我相信神能做万事。”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知道神能做万事。如果他不能做万事,那他就不是全能的神了。但如果他是全能的神,他就能做万事。

因此,今晚人们的问题是,他们正在仰望十万八千里之外的神,但是神现在就在你们中间。想一想吧。你们所爱的那位,你们所侍奉的那位就在这里。他说了这些话:“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这句话就跟其它任何经文一样真实。
5

呐,主应许过他要做这些事,赐下神迹奇事。呐,神已经向人们显明了这事。呐,如果你能得到那异象,相信它,今晚就会是你得医治的夜晚。呐,如果你怀疑,不管……如果基督自己穿着我的衣服和鞋子,站在这里,你有……[原注:磁带空白。]你从这里离开,仍然会像现在一样是病的。主不能违背你自己的意思来救你;他不能违背你自己的意思来医治你。你必须相信他是神,并且赏赐那切切寻求他的人[来11:6]。阿们!对吗?

呐,他今晚在这里医治人。为什么他要医治一些人却撇下其他人呢?瞧,神的旨意不是让你们当中的人没有得到医治而离开;神的旨意不是让你们当中的人没有得救而离开。耶稣死了,他来是要得到一个……[原注:磁带空白。]疾病是因为……疾病是因为罪。
6

要除掉罪,弃绝罪。离弃罪,逃脱处罚。神离弃了魔鬼加在人类身上的一切东西……[原注:磁带空白。]当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时,完全的拯救,拯救了一切……[原注:磁带空白。]人脱离了罪,脱离了疾病。只有借着……[原注:磁带空白。]基督在十字架上……[原注:磁带空白。]是的。什么是……[原注:磁带空白。]因为……[原注:磁带空白。]要让神来释放他……[原注:磁带空白。]

呐,在那里,牧师在我前面讲道,建造人们的信心,传讲神奇的神这个主题。他说……
呐,你们看到那些人的眼睛生来就是瞎的,站在这里能看见了,数算电灯,问它们是什么,不同的颜色;聋子、哑巴、残疾的人都得了医治。
7

一个从德克萨斯州来的男人带着他坐轮椅的妻子去到那里,她在轮椅上坐了十六年,坐飞机把她送来。当她接受祷告后过了一会儿,就走在过道上,荣耀神。

第二天晚上,那个男的进入祷告队列中。我不知道。我握住他的手;没有颤动。我抬起头,他正在哭。他说:“呐,伯兰罕弟兄,我想我扮演了伪君子的角色。但我知道你是个穷人。我想要给你一笔小奉献,是给主的。”
我说:“我不收取奉献。”
他说:“哦,这是一张支票。”[原注:磁带空白。]他说:“不是要让你做祷告。”他说:“瞧,那是我孩子的妈,曾经残疾了十六年,一直坐在那里。”
我说:“哦,我从未医治她;基督医治了她。”
他说:“哦,在这里,我填写了这张支票。”一张填写了五千美元的支票。他是个有钱的石油富翁。我把支票撕了。我什么也不要,你瞧,我所要的是你的信心。
8

瞧,从现在起在几年之内,我要说是在五年之内,也许更长一点,也许更短一点,你的钱还不如它所写的那张纸值钱,一文不值了。

今天在俄国,他们的房子用上千美元的钞票当作贴纸,钞票一文不值。联邦……是的。我们也正在面临同样的事。
那天,一位宣教士在迈阿密跟我交谈。他走在英国伦敦的街道上,就是我们去过的伦敦市政厅。他说:“我口袋里有六百英镑,”也就是美元。他说:“我的小女儿想要一点饼干,那六百美元还买不到那点饼干。我必须要先盖一个戳记,饼干是定量的。”
兽的印记……除了那受了印记的,没有人能做买卖。这种事已经出现在这里了。你们听着。在我再回到这里来之前,你们也许就会看到这个。它就在门口,我们快接近终点了。
9

所以,不要思想钱;不要思想房子、土地。要思想将要来到的基督。没有人能将希望建在基督以外的其它任何东西上。是的。一切东西,我们的整个未来都在主的再来上。是的。这是那些睡着之人和我们这些还活着之人的希望。

呐,注意这个。呐,在那里的那场聚会上,这位传道人对他们传讲神奇的神;神怎么降临下来,起初创造天地;他怎么降在一条铜蛇上。
当然,那时有一些人,做出这些声明,他们说:“哦,谁听过这样的事。”你不能用圣经证明它。
但神告诉摩西,去制造一条蛇。为什么神要那样做呢?让人们能有东西仰望。呐,那就是人。那就是人,要让人看着某样东西。人的眼睛必须要看着某样东西。
10

呐,那条蛇不是医治者。但神把他医治的恩赐放在那蛇里面。你们相信吗?他放了。呐,如果有人望了,当然也有不信的。但有人望了并相信。当他们那样做时,蛇的咬伤就会得医治。于是其他人开始望和相信。他们知道,神借着那条蛇见证他是耶和华拉法,医治者。他仍然是耶和华拉法,医治者。他不是“我过去是”;他是“我是”,不是过去的,而是现在的,是现在时。

好的。呐,当他们仰望那铜蛇时,他们就会得医治,呐,那是奇迹。后来,在铜蛇的日子以后,神同他的天使一起降在水池上。
11

呐,瞧,那铜蛇不能为任何人祷告,是吗?它不能为任何人按手。然而以色列人认出了神在那铜蛇里,认出了神的恩赐。水池不能为任何人祷告,是吗?但神让他的天使降在那水池上,借着进入水里而认出它来的人便会得医治。对吗?呐,神奇的神。

后来他继续说到,神降临下来,住在基督里。神也赐下他的恩赐在使徒彼得和保罗里,甚至人们躺在他们的影子里,都得了医治。对吗?他们认出了神,神奇的……
他接着说:“呐,这岂不是一件怪事吗?在过去的日子,神应许当以色列寄居四百年后,要拯救他们,神使这事成就了;当以色列人需要医治或拯救时,神给他们带来了拯救。现在,神的百姓需要医治,神应许要赐下恩赐。神会持守他的道,这岂不是一件肯定的事吗?神肯定会持守的。”
12

他接着说:“人可以宣称任何事,但如果神没有见证它,它就是错的。”他说:“现在神已经……”[原注:十六秒的录音质量很差,所以内容没有包括在内,因为无法识别。]如果我能去到某个地方,坐下,听到一篇老式、圣灵敬虔的道传讲出来,我愿意舍弃我的任何东西。哦……[原注:磁带空白。]但你到了那里,似乎每个人的想法都是在医治上面。然后为病人祷告。

13

今晚我上来,听见那些女孩唱歌。明晚我想很早就来到这里,多听一些歌。那会帮助我,鼓励我。我喜欢听这歌,喜欢听优秀的传道人讲道。

那天早上耶稣下到海边传讲神为他所做的事时,我喜爱听耶稣讲。我喜欢那天早上能听他讲,你们呢?他下去,人们拥挤他,要听神的道。
瞧,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罗10:17]。对吗?他是道。太初有道,从神出来的逻各斯。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是神的道彰显在地上。你们相信吗?
他来到这里。他们站在那里听这道。呐,一些姐妹……[原注:磁带空白。]
14

那没有影响他。他们听说河边有一场聚会,所以他们去到河边。一些弟兄,那天早上他们没有去犁田或去……[原注:磁带空白。]他们去到河边听基督讲。一些人不相信他是基督,就像今天一些人不相信医治是你的医治一样。他们不相信恩赐的恢复;但那无法阻止医治成就。有人会听的;有人会信的。

他们不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但神借着耶稣彰显了自己,用神迹奇事证明了。他应许末日必有讥诮者的教会。我们已经有了。他应许将有一个神迹随着的教会。我们已经有了。是的。所以今晚是在另一边。我们这里的每个人要么是在这一边,要么是在另一边。是的。
15

呐,注意。那时,他们都挤下去听耶稣。有两个或三个渔夫整夜打鱼;其中一个是西门。

我一直都相信基督当时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知道西门在那里。据说……他们整夜打鱼,却并没有打到一条鱼。
我想你们在沙漠这里的人对打鱼知道得不多。但不管怎么说,打鱼却什么也没打到,是最令人沮丧的事。
所以他们拉网……我看到许多人笑了。这里有一些渔夫。所以,他们整夜拉网,没有打到一条鱼。他们正坐在那里洗网。
这时我听到彼得对安得烈说:“哦,那位神医下来了。”他们听到太多关于耶稣的事了。“让我们听听他要说什么。”我能看到他;他坐在一个树桩上,你知道,在河边的某个地方。你知道……有人头一个晚上走进聚会中,有点怀疑。他坐得尽可能远点。好的。他坐在后面。你知道,他想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16

我能听见耶稣开始讲神怎么应许说要借着他医治人。以赛亚的预言应验了。他就是那位要来的弥赛亚。他正在对他们传讲那些主题,告诉他们神怎么借着他在全国的其它地方医病。呐,当时神借着他医治人,带来救恩,带给人们拯救等等。

我能看到那些老使徒们拿起木块,往前移得更近了一点。哦,我喜欢靠得更近一点,你们呢?
我能看到他返回去,说:“安得烈,过来,让我们移得更近一点。”首先你知道,他撇下了木块,跟其他人一起站着,听耶稣讲。
17

嗯,我喜欢听耶稣说话,你们呢?他说话不像文士;他说话带着权柄。他开始讲道,告诉人们,不是别人是什么,而是“我”是什么。

呐,我能听见西门说:“你知道,那人的话语里有东西,似乎有点……[原注:磁带空白。]我喜欢他;我喜欢他带来信息的方式。”我能看到他走近一点。当耶稣讲完了话,他坐在西门的船上。我能听见他说:“西门。”哦,我想知道西门是怎么想的。“西门,现在把船开到水深之处,把船划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
呐,这有点奇怪。“划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瞧,我们是,我们都是渔夫,呐,我们不只是在岸上拉一条线的人。我们打鱼。我们知道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迹象才可以打鱼。我们在这里整夜打鱼,也没有打到一条。想一想,整夜打鱼,什么也没打到。”
哦,彼得……呐,注意。这是信心的试验。呐,我相信神总是让人经历信心的试验。先验证他。凡事察验。一个真基督徒喜欢信心的试验。[原注:磁带空白。]我不……他接受他的……
18

后来他走出来,去到山边时……[原注:磁带空白。]那岂不是很有意思?我相信使徒说我们的试验对我们来说要比金子更宝贵。想一想。神也许会让你生病,就是为了让你可以成为一个见证,证明他能医治你,你能站稳在他的道上。之后,当你碰到敌对时,你可以说:“我知道。”毫无疑问,你是……哦,“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作我的见证。”见证人就是某个真正做了某件事、去过某个地方、见到某件事的人。对吗?

呐,记住。见证人必须是一个证人、目击者,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它不能是二手的。如果你去到法庭上,说:“我在街上看见一场车祸。”你是透过窗户玻璃看到车祸的,你就不能成为一个见证人。必须亲自在场。你不能二手地看到什么事情,你必须要是一个正确的见证人。
呐,姐妹,你眼睛瞎了,戴着眼镜,坐在那里,会不会就有这样的一个想法:也许眼睛不好,不然你不会戴眼镜。呐,知道神让那视力陷入到那种状况当中,好让他能作见证,这岂不是很有意思吗?这岂不是很好吗?我们知道耶稣上来……
19

“为什么他瞎眼呢?”他们说:“是谁犯了罪呢?是他还是他的父亲呢?”

耶稣说:“这件事上,两个都不是,乃是要让神的作为显明出来。”神想要一些见证人。呐,他差遣医治的恩赐来医治你,使你可以出去并成为一个见证人,能承受住信心的试验。走出去,认领你的神所赐的特权。肯定的。是的。
呐,我能看到耶稣说:“现在把船开到水深之处,把船划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呐,耶稣在教育那人,让他知道如何……不久,他就遇见了一个大试验,记住,有许多。但他必须要被教导。
20

现在,你也许必须要被教导;可能那就是为什么疾病在你身上,神必须教育你到一个地步,认识他是神,且赏赐那切切寻求他的人。也许信心赐给你就是为着这个目的。那就是为什么疾病临到你,为要试验你的信心。然后你就能走出去,去到凤凰城或道格拉斯,或不管你来自哪里,说:“我知道。没有人能告诉我;我知道神是医治者。”

这里有多少人是靠着神的医治而得医治的,让我们……你们知道吗?它是真的。阿们!是真的。你们是神的见证人。哦!
呐,就是这样。我要你们注意这里。接着耶稣说:“现在把船划到水深之处,下网。”
他说,彼得说:“主啊,我们整夜劳力。”换句话说,我们网遍了这片水域。“我们打了又打,一条鱼也没打到。”
就是这里,要抓牢它。“虽然如此,主啊,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瞧?“我知道我们已经做了人所能做的一切。所有的……我们……我们的知识、我们的能力,都已经到尽头了。但主啊,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
21

呐,瞧。你也许去看过医生;做了手术;什么都试过了;你可能以前经过了祷告队列。但“主啊,依从你的话,今晚我要下网。今晚我来下网。我要……”

哦,你说:“那里没有鱼。”
“彼得,你网遍了。你知道你整夜拉网,那里没有鱼。”
如果神说:“下网,”他就会把鱼放在那里的。瞧?
今晚我相信,如果医生说你不可能痊愈,但神的道说你能痊愈,神就能放任何东西……他能放新的细胞;他能放新的眼睛、耳膜,不管是什么,他都能把那东西放在那里。你们相不相信?
22

当神遇见亚伯拉罕,在《创世记》6章那里,神以耶和华、全能神的名遇见他。呐,这个词在希伯来语里来自“伊勒沙代”这个词,意思是“胸脯,养育,”像妇人养育她的婴儿。亚伯拉罕九十九岁,没有孩子。他妻子撒拉过了八十岁。她……他们没有孩子。但神告诉他:“我是伊勒沙代;我是胸脯;我是全能者。”换句话说,“无论你是多么软弱,我都能使你健壮,再把健康恢复给你。”他仍然是全能的神;今晚他是伊勒沙代。

你说:“我老了,伯兰罕弟兄。医治是给我的吗?”
是的,阿们!它是给“愿意的,都可以来”。
你说:“我属于卫理公会。”
我不管你属于哪里,如果你相信,医治就是给你的。伊勒沙代,全能者。主啊,下网。
你说:“哦,我老了。哦,我有这病、妇科病;我得这病多年了。我试过了医生等等。但主啊,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
23

瞧,如果你有一些东西,可以让你站在上面……神的道说到医治,说有医治,是……[原注:磁带空白。]我就不会有……[原注:磁带空白。]那不是在今晚,要祈求主,我要下网……

有个患了血漏的妇人,她……[原注:磁带空白。]在医生身上花尽了所有……[原注:磁带空白。]一点也不见好。当然,一些……甚至更严重了。也许她接受了祷告,也许她奉献了……[原注:磁带空白。]
祷告队列很庞大,她通不过祷告队列……[原注:磁带空白。]所以她在心里说,荣耀啊!“我若能摸到他的衣裳穗子,就必得医治。”她挤过人群,摸到了耶稣的衣裳穗子。
耶稣转过身,说……[原注:磁带空白。]
彼得说:“看哪,许多人……”
他说:“我觉得……”[原注:磁带空白。]出去了……[原注:磁带空白。]朋友们,虚弱了。
今晚他仍是一样的。
24

加大拉的疯子,他的头脑不正常了。一切,所有的希望都没了。他离开了他的家人。他是个疯子,进入到旷野、坟墓、墓地中,真正魔鬼的巢穴,一个像那样死气沉沉的地方。是的。他们仍然喜欢那种地方。

注意。但他……[原注:磁带空白。]医生们……[原注:磁带空白。]他们失败了。
也许他知道神……即弥赛亚要来……[原注:磁带空白。]他正常的头脑。
他今晚仍然是神,就跟他在那天是一样的。朋友们,醒过来吧。时候……[原注:磁带空白。]神的恩赐、能力和应许今晚就站在凡愿意的人附近,他都可以来。如果它在其他人身上管用,那就让神对此作见证。如果神见证了它,那它就是真的。不要让它从你身边溜走。要照神的道接受他。是的,先生。
25

有一个人;他的孩子死了,是他十二岁的小女儿。耶稣正走在路上,要去睚鲁家,医治他的女儿。消息传来,说女孩已经死了,“不要劳动夫子。”

我能看到他的脸色沉下去了。嗯,他想:“我的女儿死了。”他跟不信者联合了。但他一直都想要信耶稣。
今晚在这城里有许多人想要相信全备的福音,但他们担心他们的位置。是的。他们想要救恩;他们渴望有足够的救恩叫喊:“荣耀归于神。”是的。有很多那样的人。但问题是,他们考虑自己的自豪和尊严,超过了考虑神可爱的基督。哦!
但神在这里。他仍然是基督。他亲自证明了他要将圣灵赐给那些照着神所预备的方式领受圣灵的人。阿们!是的。呐,他同样要医治那些照着神所预备的方式接受医治的人。
26

注意。在这个很大的不同……这些人来了。这个老睚鲁,他的心垂了下去,“孩子已经死了;不要再劳动夫子。”

我能看到那双神圣的眼睛移过来,说:“不要怕,只要信!”哦!他知道自己站在哪里;他知道那孩子会复活,因为在所有的怀疑者中间,睚鲁有真正的信心兴起。
我能看到他们往回走。其中一个人说:“我告诉你,那个神医会怎么样吗?我告诉你他会怎么样吗?他现在去到那里,给教会招来羞耻的,等等。”
但耶稣继续往前走。当他走进房间里时,说:“闰女……这女孩不是死了,是睡着了。”他们就嗤笑他。他们仍然嘲笑他。他把他们赶出去。今天,那些嘲笑神的永能和无所不能的人,要被赶出天国。是的。
27

当他们到了那地方时,耶稣走进去,把他们都赶出去,只带了彼得、雅各、约翰……[原注:磁带空白。]拯救……瞧,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人已经离开了。耶稣知道他们的信心,但他很镇定。要明白。那是能力从他这个必死的身体里出来,进入灵界,把那个已经死了几个小时的女孩的灵唤回来。进入那灵界……

今晚我感谢神,认识同样这位能将灵从灵界唤回来进入生命中的主。
耶稣站在那里,在拉撒路的坟墓旁。所有的希望都没了。拉撒路已经死了四天,在坟墓里发臭了。看看这事。他们听说耶稣……他们出去……我相信;童女所生的……全能神……
[原注:录音质量很差,很多内容没有包括在内,因为无法识别。]
28

是叫死人复活的神。是的,先生。他说他饿了。当他从山上下来,往树上看,没有无花果可吃。他们说他像人一样饿了。我知道他饿了是一个人,当他寻找……[原注:磁带空白。]但当他拿起五块饼喂饱五千个人时,他是神。是的。是真的。我知道那是真的。

我知道,那天晚上当他在船上,我想有一万个海上的魔鬼发誓要淹死他。他躺下睡着了,因医治聚会而疲倦劳累,躺在船尾。神知道我对耶稣所受的苦难有点了解。他躺在那里睡得很沉,甚至浪和风都不能叫醒他,他睡得太沉了。当他躺在那里时,他像人一样睡着了。是的。我看到他起来……像人一样睡着,但他起来,脚踏在船的帆索上,举目望天,说:“住了吧!”然后又俯看地,看浪,说:“静了吧!”他使风和浪都听从了他。睡着时他是一个人,但平静风和浪的是神。是的。
29

当他死在十字架上时,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他在死上是一个人,但在复活上他是神。是的。“我有权柄把命舍了,我也有权柄叫命复活。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白白地舍去的。”[约10:18]他是神;今晚他仍然是神。

当他站在拉撒路的坟墓旁边。我能看到他像人一样站在那里,脆弱,哭了,眼泪流在脸颊上。然而他知道他可以叫拉撒路复活。但那是他对人们所存的人性的感受。当当他站在坟墓旁边,他说:“你们把石头挪开。”他知道有人必须做他们的份。
你有你的份要做。挪开石头。那两个脆弱的女子。当她们把石头挪开时,我能清楚地听见他说:“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但为了周围站着的众人……”
30

看看他。就是这里,要抓住这点。我能听见他往那里的灵界大声叫喊:“拉撒路。”我相信如果他没有叫拉撒路的名字,当时就会有一个普世的复活。我相信。我就是这么想耶稣的。是的。

他说:“拉撒路,出来!”哦!朽坏知道它的主人,灵也同样知道。拉撒路已经死了四天,他的魂在永恒中的某个地方。我不知道是在哪里;你也不知道。我们不需要在这点上争论:他的魂在哪里。但不管怎样,那魂听见了神儿子的声音。一个死了四天的人又站了起来。
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相信吗?“虽然如此,主啊,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
31

年老的保罗,在旅程的终点。这位圣徒在旅程的终点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今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主在那天要赐给我的。”[提后4:7-8]注意另一件事,当他说完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等等,在他离世的时候,他说了什么。他说:“坟墓啊……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的得胜在哪里?死啊!指给我看你哪里有……你在哪里?”[林前15:55]一个挑战。“死啊!下来。看你能不能吓到我。”是的。他往下看,看见那六英尺深的泥巴堆在那里,说:“坟墓啊!你的权势在哪里?指给我看你在哪里可以指给我看。我可以留住你。我可以指给你看耶路撒冷的一座空坟墓。”阿们!今晚他仍然是基督。“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的得胜在哪里?”

愿我能把这话跟圣徒保罗的话加在一起:“疾病啊!指给我看你在我们神面前站立的地方?”
32

虽然如此,主啊,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我不知道当必死生命的轮子站住不动时,你要怎么从这里取走我的魂,但主啊,依从你的话,我要进入黑暗的永恒,相信你。

“主啊,我不知道藉着某个人的祷告,你要怎么医治我。但主啊,依从你的话。”
你说:“那在主的道中吗?”
“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可以赶鬼;(对吗?)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7-18]
“主啊,依从你的话,我来了。我不知道它要怎么发生,但我在这里。”不是要试图弄明白神,而是要照他的道接受他。
33

彼得整夜在那里,船摇摇晃晃。首先你知道,他看见耶稣来了。他说:“主啊,若是……”[原注:磁带空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你必得着。“来吧。”“主啊,我知道这里也许有二十四丈深。我不知道我要怎么走。我知道要我在水面上走就跟在空中走是一样不可能的。我不想先弄明白化学成分。我不想弄明白那下面有没有一块木板让我走在上面,如果你告诉我走,主啊,依从你的话,我来了。”是的。

34

如果他能照主的道接受主,今晚,经过一千九百年的试验之后,你又怎么样呢?哈利路亚!弟兄……[原注:磁带空白。]道……弄明白它……[原注:磁带空白。]“我接受你。”

一次,有几个古时的少年人照主的道接受主,不害怕。有几个希伯来少年在巴比伦。但以理立志不以王的食物玷污自己,还有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也是。
来了一道命令,不管谁不肯向某个像下拜,就要被扔进比寻常热七倍的窑里。是的。呐,试验来了。
35

在你接受了祷告之后[原注:磁带空白。],明天,第二天试验就会来到。不要担心。这里每一个领受了圣灵的人,几天以后,试验就会来。对吗?当你得医治了,那里的那个鬼魔,它的身体开始死去。试验来了。撒但想要再回去。当不洁净的灵离开了人身,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当他回来时,就另带了七个比他更恶的鬼进去[太12:43-45]。对吗?

注意。房子打扫了,装饰了,那时准备……这就是了,要明白。污鬼回来,发现房子打扫装饰了。那时圣灵在那里面把他挡在外面。
36

呐,这些希伯来少年,我能看到他们。他们在祷告,不理会王;他们不怕王命。他们想要知道主如此说是什么。他们转过脸去,照样祷告。

现在仔细注意。好的。王命颁布了。当时,如果王在那上面盖了印,他就必须遵守。他要把这三个希伯来人烧死。我能听见伯提沙撒,哦,是尼布甲尼撒说:“我们要教导这些圣滚轮在这里该怎么做。我们要让他们看谁是这里的老板。”
你不要担心,但那个时刻又要来了。是的。就在门口了。哦!你现在正生活在那影子里。
37

注意。留心看。他说:“我们要看这些男孩子会发生什么事。我们要考验那个圣灵宗教,看它会做什么。我们要把它从他们身上烧出去。”弟兄,他们试图从许多人身上把它烧出去;但你不能把圣灵烧出去;它本身就是火。是的。他们试图从约翰身上把它煮出去;但他们不能在滚烫的油里把它从约翰身上煮出去。是的。你不能把它煮出去;你不能把它吓出去;你不能把它赶出去;它都会留在那里。

注意。我能听到他们说:“我们要把他们扔进烈火的窑里。”我能看到尼布甲尼撒王……[原注:磁带空白。]穿着最高级的袍子,坐下,他周围都是祭司的袍子。他说:“现在留意他们,留意他们在考验中叫喊。”任何那些……[原注:磁带空白。]这场医治聚会后也会试验你。但依从你的话……[原注:磁带空白。]是的。大卫和歌利亚……[原注:磁带空白。]
38

“但是主啊,依从你的话,我来了。”哦,不管敌人看上去多高大,我……“你作为一个非利士人穿着盔甲迎战我……”[原注:磁带空白。]“我奉以色列的神耶和华的名迎战你。”就是这样。

撒但说……所有的医生都说你要……[原注:磁带空白。]我来了,认领他……[原注:磁带空白。]为了这个目的。“我迎战你。你没有能力胜过我,因为我是自由的。基督,他使我自由了。”
39

我能看到他们走到那里。他们的手被绑在后面,向死亡行进,向烈火的窑行进。我看到那个脚手架,他们向大坑顶上走去。那天早上是……[原注:磁带空白。]火焰上升。我能看到那个伟大的景象。

现在注意一会儿。你们要专注,祷告。我能看到他们,现在他们开始走上这个坑。我能看到尼布甲尼撒王坐在那里说:“瞧,留意他们上了那里会怎么尖叫呼喊。”
这个时刻是摇晃的时刻,我能看到……首先你知道,沙得拉打量米煞,说:“你对此是怎么想的?”开始感到这热度临到他。我们也会感觉到;但不要担心。
我能听到米煞说:“听着,我不在乎。我们的神足能救我们脱离那个。但主啊,依从你的话,我来了。那火也许能像那样毁灭我们。但主啊,依从你的话,我来了。我不向其它任何东西下拜。我只照着你的道接受你。我来了。”
是的。他们往前走了几步。哦,太热了,以至那些人有一种令人作呕的感觉,人们将他们推到……[原注:磁带空白。]
40

时候到了。我能看到他们开始缩小步子;枪矛顶得更厉害了一点。“继续走!继续走!”我能听到沙得拉又说:“亚伯尼歌,你对此是怎么想的?”

“哦,我要照着神的道接受神。我们知道我们的神做了许多事。他分开了……[原注:磁带空白。]他领我们来这里;他做了那些事。”
那天活着的神今天还活着。今晚,朋友们,我们有几百年、几千年有关这方面的见证。我们肯定能照神的道接受神。
41

到了烈火的窑上。下去停在了那里,他们走进了窑中。看上去好像没有人关注。

王说:“你们在底下对此是怎么想的?你们相信耶和华的人现在对那宗教是怎么想的?看他会不会拯救你们?”
“神啊,看看那些评论。虽然如此,主啊,依从你的话,我要走以下的这几步。”看到他们举起……神总是关注他的子民。你们相不相信?
当某件事发生……[原注:磁带空白。]让我们举目望天,看上面是不是同时有某件事发生。哦![原注:磁带空白。]我能看到神坐在他的宝座上俯看。我能看到有什么东西来到右边。是什么呢?是一位天使。他们叫他加百列。[原注:磁带空白。十四秒的内容无法识别。]……关心巴比伦,今晚他也关心凤凰城。巴比伦有三个人;凤凰城有几百人。他在这里。[原注:磁带空白。]祷告队列……[原注:磁带空白。]依从你的话。我必须为我说的话受审。你必须为你相信的东西受审。
注意。我看到他们整夜……[原注:磁带空白。]那些世人……邪恶的[原注:磁带空白。]
42

“……有能力。我翻转强大的……打开世上一切深渊的所有水龙头,淹没地球,淹死世上的一切。让我下去那里,我要抹掉巴比伦……[原注:磁带空白。]”我相信他能做这事,你们呢?他有能力从地面上抹掉巴比伦。

我能听见至大者说:“是的,茵陈,你能够。”[原注:磁带空白。]上次……[原注:磁带空白。]摩根姐妹在这里。我相信她有一步……[原注:磁带空白。]看到他们抬起……[原注:磁带空白。]最后几步。圣徒的王……[原注:磁带空白。]抬起他的……[原注:磁带空白。]我能看到他在宝座上站起来;我能看见他对那里的一朵大白云说……[原注:磁带空白。]我能听见他说:“东风、西风、南风、北风,来这里。”召集了四方的风……[原注:磁带空白。]“去地上。”天上的一切都顺从他。
43

让我们的心……我们害怕照他的道接受他。神说:“过来这里。”风怎么做这事?那不是我要问的。这朵大白云来到了宝座下。我能看见他踏上了这朵大白云。荣耀归于神!好像……[原注:磁带空白。]闪电。神说:“东风、西风、南风、北风,今早我要驾着你们进入巴比伦。我看见我们的弟兄们在危难中。茵陈,我不能让你去。加百列,我不能让你去。我要亲自去。”阿们!

我能看见他……[原注:磁带空白。]穿过天空……最后他选定了时间。
就在他们迈最后一步时。“主啊,依从你的话,我们来了。”[原注:录音跳过去。磁带空白。]哈利路亚!
44

今晚他仍是基督。不要害怕。照着他的道接受他。“主啊,虽然如此,我要接受……[原注:磁带空白。]但主啊,依从你的话,我来了。我要照你的道接受你。主啊,我在这里。我不知道我要如何走这最后一步。我知道医生说我要死了……[原注:磁带空白。]主啊,依从你的话,我来这里。”你不知道如何……[原注:磁带空白。]“我不想试验它怎么能成就,主啊,依从你的话,我来这里。空空两手无代价,单单投靠你十架。我照你的道接受你。”

我们低头。神啊,今晚求你怜悯。[原注:磁带空白。]你站在这里就够了。历世历代你都是医治者。你是那位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的。在你离开这世界之前,从你嘴唇说出来的最后的话……记录在福音书上的最后的话,你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神啊,圣经说你升上了高天,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一千九百年过去了。不会……[原注:磁带空白。]从生命树,因为你……[原注:磁带空白。]让人们去[原注:磁带空白。]神啊……[原注:磁带空白。]
[原注:会众用西班牙语唱歌。一位传道人用西班牙语说话。]
[原注:录音质量很差,内容没有包括在内,因为无法识别。]
我不知道,我必须诚实,有东西站在我面前。呐,你知道……那些疾病是鬼魔。你可以称他们是癌症、肺炎、肺结核。耶稣称他们是魔鬼。呐,任何人都知道“魔鬼”这个词的意思是“折磨者”,不是折磨你的魂,你已经藉着你的福音传道人和神的道脱离了那折磨。对吗?我来不是为了那个;我不是传道人。我来是为了你们的身体得医治。
呐,要除掉那个折磨者,我……你不能……你决不能得救和领受圣灵,除非你相信神的道和传讲的人。对吗?这就是你得医治的方式,一样的方式。
45

现在我要在下面的三十五分钟或四十分钟里尽可能为更多的人祷告,让你们能得医治。

明晚,把你们所有的病人带来。我们要留在这里,直到每个人明晚都接受了祷告,因为明晚……明晚是你们最后的晚上……[原注:磁带空白。]
我想看到每一个人。你们在附近有家人的所有亲爱的西班牙人,他们在提华纳不能进队列。他们今天从俄勒冈州那里打电话给我,要看他们能不能在提华纳让一个白人进入祷告队列。在提华纳只答应那个白人,就是那个人被交给了西班牙人……所以,你们现在进来。
46

我确实为这些西班牙人的好客和友好而感谢神,他们允许所有人聚在一起。虽然聚会只是给西班牙人的。我们白人也爱他们,是吗?对吗,各位?

朋友们,我告诉你们。在我的会众中间,我还没看到我在这里所看到的信心。是的。是真的。
我只是……哦,我希望我能下去墨西哥一段时间。但因为骚乱,他们还不允许。但如果我能跟利特尔·乔弟兄或这里某个能帮我翻译的人下去那里,我就能呆一段时间。哦,我相信神会把那个国家翻个底朝天。我相信,因为他们……天主教徒被教导要……会堂里有天主教徒吗?如果有,让我们看看你的手。肯定有很多。
注意。好的。天主教徒被教导要相信神甫说的话是对的。对吗,天主教徒朋友们?我知道。我的家人是天主教徒,生来就是。
47

注意。听这点。你瞧,新教徒只是相信。是的。如果他们不相信这教会,他们就会去那教会。但天主教徒,只要他是天主教徒,他就必须留下。

呐,他们被教导要相信。他们相信神的医治。呐,他们被教导要相信一个人,要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因此,当他们来时,我告诉他们这话,他们看到一双斜视眼直了,或聋的耳朵开通了,他们知道那必须是从神来的,他们就相信。有时候他们像那样在你脚前向这个屈尊下拜。
你从未看到他们谦卑和感激地经过。哦,那是神运行的地方,就在那个渠道里。太好了,是不是?确实是。神正在制作他的宝石。你们明白我所讲的。
48

现在我们低头祷告。父啊,我意识到若是没有你托住我的手,我就害怕踏进这个领域……现在我的思绪回到大约两年前,那天晚上在房间里,神的天使走进那里,说:“你生在这世上,要将神医治的恩赐带给人们。许多人不相信你;也有许多人会相信。你若真诚,让人们相信你,甚至癌症也不能在你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

神的天使,我没看见你。但我知道你正站在附近。你知道我的心,也知道我多么爱这些人。今晚求你站在我身旁。愿没有一个人不带着信心经过。我知道你的话是真的。我照你的道接受你,因为你说你是从神那里被差遣的。我相信你。你站在我附近。你用神迹奇事随着证实了这道。今晚,在这个三月五日,在这个纪念夜,愿你现在站着医治每个人。求你应允。愿每个鬼魔都顺从耶稣基督的名。
父啊,我跨进圣灵信心的这个领域,挑战在这里的每一个鬼魔,奉耶稣基督的名。
49

这里站着一个耳聋的小男孩。颤动塞住他的耳朵,生来就是那样。记住,小家伙不知道听力是什么。它在运行。呐,多少人现在相信。当然,第一个上来这里的人是个神迹。

那位对我说话的就站在这里。我刚才感觉到了他。我现在感觉到他。如果我讲的不是真的,神是我的审判官。那天晚上在房间,当晚对我说话的那位说:“当你有这个感觉(像我现在的感觉),我就站在你身旁。”他在这里。多少人相信我被差遣做这事?
现在请不要抬头,直到你听见我在麦克风上的声音说:“抬起头。”不管里面、外面,因为你是……[原注:磁带空白。]行在小男孩身上。
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你若能信他,凡事都可能。
50

乔伊弟兄和我,我们正在注视她的小腿,她在祷告前怎么像那样移动她的小腿。过了一会儿,当那个压力离开小家伙时,他们就能像其他任何小女孩一样走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