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302 经历

1

亲爱的朋友……[原注:磁带空白。]神行了一件又一件神迹:聋子、哑巴、瞎子、瘸腿的等等。一个完全瞎了的男子走上讲台,恢复了视力,跟着我四处走,转着圈走过讲台,像那样走下过道。另一个瞎了的男子走上来,也恢复了视力。哦,有三、四个更年轻的妇人、年轻女孩和小孩都是斗眼的,斜视得很厉害,当场就得了医治。
两位医生站在那里,两人都从我的右边检查,观察,检查病人等等。然后走到麦克风前面,见证他们能完全看见了。那是医生,其中一个是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专家医生。
2

所以神就是神,他仍是伟大的“我是”,不是“我过去是”,“我现在是”,现在时。他一直在这里医治那些相信的人。但只有那些相信的人才是唯一会得医治的人,不管怎样,你必须相信。

如果你……神可能允许你今天下午上来这里时是跛脚的,然后你可以在这讲台上到处行走。你走下去后,疑惑和不信撞击你的心,你的境况又会回到你身上。如果你走下去后,不侍奉主,更加糟糕的事情又会回到你身上。是的。你必须一辈子敬畏地侍奉神,全心地相信他。
3

呐,今天下午,我们有很多时间,因为今天下午我们要为会堂里的每一个人祷告。因为我们有时间这样做。离开前,在我离开凤凰城之前,我要为每个人祷告。我不想对你们讲很多话,因为我想把时间投在这事上;你们这里有很好的传道人;有一群优秀的传道人。他们传道;我起初就不是传道人。所以你们能……这些传道人可以对你们讲道,像今早在他们的聚会上所讲的一样。

全会堂有多少人今早参加了教会,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哦,很好。有多少人打算今晚来参加的,全会堂想要今晚去教会的,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好的。没参加的大约有三分之一;我希望你们今晚来参加。我希望你们今晚去教会,去到某处的教会。星期天决不要错过上教会。要参加祷告会。
4

你们在这里有小教会、正在努力的人,我给你们的建议是尽可能忠诚地站在你的岗位上,为了基督的缘故,支持你的传道人和正在进行的事,为了基督的缘故。你们这样做,神必祝福。你能尊重神的唯一方式就是互相尊重。对吗?

如果你要人说你的好话,你就要说别人的好话;他们就会说你的好话。当将粮食撒在水面,它必回到你那里[传11:1]。正如那天弟兄在加拿大说的:“是的,伯兰罕弟兄,涂了奶油的。”那基本是对的。你瞧,如果你将粮食撒在水面,它就会涂了奶油返回。是这样的,它会回去的。所以你们做……你愿意别人怎样待你,就要怎样待人。这是一句可以靠着生活的好话。
5

呐,我要花一些时间向你们讲解几件非常基要的事。我认为有一些事在很多地方拦阻了我们的聚会,是因为我们缺乏时间停留。我在一个地方留得不够久。也许两天、三天,类似这样。聚会应该呆上三十天。

那听起来好像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但我注意到这点:我每留下来一天,第二天就是带着新热情的更大人群。每天都在增加、增加、增加,医治的果效……哦,没有去比较差异。
呐,就像我们在凤凰城这里的聚会;星期天我们有一场聚会,在我下个星期天回来前,魔鬼就有机会扼杀人们的思想。是的。你必须拿起东西来敲打它,一直到钉牢。你不能钉上一个钉子,然后走开,让小孩子们玩弄一会儿钉子,下个星期天再回来钉几下。你必须像那样把那钉子钉牢,把它钉进木头里。
6

哦,对信心也是这样。你必须把它锚定在人们心里。某一个星期天他们跑进这里,刚过一会儿,他们就坐不住了,“我要接受代祷吗?”他们会匆忙经过祷告队列,甚至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经过。下星期,一些批评者走过来,说:“哦,那什么都不是。我知道吉姆·琼斯的妻子接受了代祷。对她一点帮助也没有。”是的。那不是给吉姆·琼斯妻子的;是给你们相信之人的,那是给信徒的,只是给信徒的。记住,如果你没有信心,对你就没有任何益处。

呐,起初,这恩赐被赐下来,不是要做我在这些礼堂聚会上用它做的事。那样做不是神的神圣计划。神的神圣计划是:巴不得我有机会在这里留几个星期,全部解释清楚。它是藉着启示来的。
在晚上,在白天,我遇见这位天使时,他就会差遣我去一个地方。他会说:“你去到某个地方。”我以前从未见过那地方。
7

让我给你做一个说明,就像那样,你可能就会明白。他会……我会走进一个地方,就像我站在这里一样自然。也许有个女士在门口遇见我。她穿着一件红毛衣。在院子里,放着一把旧锄头。当我进门时,我注意到了它。有本圣经放在脸盆架上,有一个残疾的人躺在床上。

哦,我走向那房子,一步一步的,我找到了那地方。当我向那房子走去,我看到锄头放在院子里。是的,穿红毛衣的女士在门口遇到我。我走进去。但圣经没有放在脸盆架上,而是放在书桌上。呐,我就不能说:“主如此说。”我不能告诉他们,直到有人拿起那本圣经,放在脸盆架上,却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这时你就可以站起来,说:“主如此说。”[原注:磁带空白。]
8

这人走到我面前,“伯兰罕弟兄,我会痊愈吗?”我相信你会,姐妹。这人来到我面前,“这人怎么样呢?哦,我叔叔,我的……哦。”嗯,那会让你发疯的。如果你让那事情一直留在你心里,你很快就会成精神病(你明白吗?),不用几个小时就会这样。哦,我不知道这点。

但是在这些礼堂聚会上,我们允许这些事的原因,是因为有很多的人。呐,这位天使很少差遣,直到某个病例……但我注意到,当他差遣我去一个病人那里时,在那里看到的神的荣耀,要比你在十五场礼堂聚会上看到的还多。是的。因为你是带着主如此说去的。事情必会发生。
9

听着。我们有很多时间。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就会明白。是刚刚发生的事。我把人们的名字给你们,你们可以写下来。我在我妈妈的房子里。这事经常发生。我正在房间里祷告;没有回家去,因为我想要单独在那里。感到我想要独处,心头有个负担要祷告。你们谁曾有过那样的感觉?我就开始祷告。我去,躺在床上。我睡着了,醒来时大约是凌晨两点。我仍然有那个负担。我又开始祷告。我跪在地板上祷告;像那样往一个角落里看。

我们是很穷的人,有一个……通常我妈妈洗衣服时,会把衣服拿进来,放在椅子上。我不知道你们妇女有没有那样做过。就把衣服堆在椅子上,堆在角落里。
10

我想:“哦,可怜的老母亲,那都是要洗的衣服。”我看见一个白色的大东西在角落里。我说:“哦。”我刚好注意到那要洗的衣服。我以前没有注意到。但好像那要洗的衣服正像这样升到空中。哦,我以为是房间黑暗,我擦了擦眼睛,又注意看。要么是我走向那要洗的衣服,要么是那要洗的衣物走向我,白色的……后来发现,那不是要洗的衣服在房间里;而是白色的云雾在角落里。它来到我面前。

呐,记住,我在你们会众面前见证的这事,有一天我必须要在审判台前为这些话交账。
11

呐,我注意到你传讲了狂热。神赐福你的心,弟兄,我发现了许多狂热(是的。),纯粹的狂热。那只是魔鬼的工作,要尽他所能地拦阻神。是的。

这云雾上升,向我移过来。我走进了云雾或什么东西里面。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当我走向它时,我发现我走向了一幢白房子,坐落……有三个房间或两个房间的长屋,有点是用我们所说的盒式建筑物造的,那种有点直的房子。
12

我进了前门,当我进去时,我往左边看,那里放着一张红色的沙发椅。一位老妈妈坐在那里哭。在我右边是一张沙发椅,一个棕色波浪头发的年轻男子坐在那里。一个黑发女子靠在进厨房或另一个房间的门上哭。我往床上看,一张铁架床,那是我一生所见过的最可怕的景象之一。一个穿蓝色灯芯绒工装裤的小男孩躺在那里。他的一条腿像这样扭曲了,以至卷到了小屁股上。左腿像这样扭曲着。每条手臂都向相反的方向扭曲。有个东西放在他的胸膛这里,他的身体像这样扭曲着。哦,那是个……他父亲,一个高个黑色的男子站着,趴在男孩身上哭。

哦,我说:“这岂不是很奇怪?我是在妈妈的家里,正如……岂不是奇怪?”你不是在做梦。就像你在做恶梦。那就像我知道我站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这礼堂里一样真实,还更真实。我想:“哦,这真是奇怪。”我开始转过身。他总是我右边。当我向右转,主的天使站在那里,那人向我走来,他是谁?
13

呐,记住,你要明白这点。当伯兰罕弟兄离开时,不要……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他从未告诉过我。他是个大个子,我想,按人的体重超过两百磅,穿着白袍,头发幽黑。他像这样站着;站在我右边,说:“那孩子能活吗?”

我说:“先生,我不知道。”
他说:“你为他祷告。”
父亲把孩子抱给我。我像这样按手在孩子身上,为孩子祷告。孩子从父亲怀里掉下来,碰到了其中一条扭曲的腿。当他碰到那条扭曲的腿时,他就开始舒展了。第一条腿舒展了,他迈了一步,另一条腿也舒展了,左腿。他走进角落里,又迈了一步,他的小身体舒展开了。孩子向我走过来,把小手放在我的手上,说:“伯兰罕弟兄,我完全好了。”
我说:“哦,赞美主!”
14

然后,这位天使又走到我的右边,他将我提起来,我站在一条乡间小路上。站在那里,他说,他指给我看一座墓地,说:“记下上面的数字。”我记下了。他又将我放在下一个地方,我在一个小地方,那里有一家小加油站和一间商店,黄色的店面。有个老人走出来,穿蓝色的灯芯绒工装裤或蓝色工装裤,戴黄色灯芯绒帽子,花白的胡须。天使说:“他会给你指路的。”

接着天使带我进了这边的一幢房子里,从北转向南。当我走进屋里时,那里有个……我走进去,有个旧炉子摆在那里,是烧木头的旧炉子,他们称之为矮炉。我想你们亚利桑那州这里没有矮炉。多少人知道矮炉是什么。你是从阿肯色州来的吗?他们那里有很多矮炉。这里有多少阿肯色州人,让我们看看?我想是这样的。瞧?好的。
15

他们有一块……[原注:磁带空白。]“神祝福我们的家。”在现代的家庭里,他们取下那些匾,放上美女照片。我宁愿有块旧的匾,“神祝福我们的家。”你们不是吗?是的。

接着我注意到我左边有一张大铜床,躺着一个女孩或男孩,脸看上去是男性,但我想孩子有长头发,有一对像女性的心形嘴唇。孩子的右手像这样,左腿脚趾扭曲,往一旁扭曲。我想:“哦,这岂不是很奇怪?”我想:“那是个男的还是女的?”我正看着。
我听见有声音向我说话,我看到这位天使站在这里。他说:“呐,你去祷告,像这样按手。”双手伸直,交叉按在这人的胃上。
16

哦,我想:“一定是个女孩或男孩,你知道,因为如果是个女孩,就是一个年轻的女士。”天使告诉我交叉按手在这人的胃上。哦,他吩咐做的,我不敢不做。我按手在这人的胃上祷告。

当我祷告时,我听见一个轻微的声音说:“赞美主!”我观看,就看见那只残疾的手伸直了,腿也恢复成了正常的样子。我看见孩子坐起来。当孩子坐起来,睡衣的裤腿往上提,露出了圆润的膝盖,像女孩的膝盖。你知道男人的膝盖是什么样的,多骨头的。哦,女孩的膝盖是圆润的。当她的睡衣裤腿往上提时,我就看见孩子像那样。她完全好了。
就在那个时候,我听见有人说:“哦,感谢神!”
哦,我想:“这岂不是很奇怪?”我听见有人叫喊:“哦,伯兰罕弟兄,哦,伯兰罕弟兄。”
我想:“我听见有人。”
“哦,伯兰罕弟兄。”
17

我在房间里清醒过来。我正站在地板中央;哪里也没去,看起来好像就是在地板上。有人已经走到了门口,我说:“我在,请进。”

有人……他开门走进来,说:“怎么回事?”我说……他哭着,说:“伯兰罕弟兄,你还记得我吗?”
我说:“不记得,先生,我不记得了。”
他说:“我叫约翰·伊迈尔。”他说:“大约四年前,你给我和我家人施洗了。战争期间,在兵工厂里,你……”
我说:“我现在记起来你了。你杀了一个人,是不是?”
他说:“是的,先生。我用拳头打他,在打斗中弄断了他的脖子。我跑掉了。”他说:“我堕落了。去年,我的小儿子死于肺炎。我还剩下一个小儿子,我们城市的布鲁纳医生说他现在也因患肺炎快要死掉了。”
我说:“是吗?”
他说:“是的。你愿意为他祷告吗?”
我说:“愿意,先生。”
他说:“哦,我下去叫格里罕·斯奈林。”他现在是杰弗逊维尔伯兰罕堂的副牧师。他说:“我……”那是他的表弟。他说:“我去叫格里罕弟兄来跟我们一起去。”他说:“那孩子……你知道我住哪里吗?”
我说:“不知道,先生。”
他说:“我住在印第安纳州尤蒂卡上面大约四英里。”尤蒂卡离杰弗逊维尔有七英里。
我说:“好的,我会去的。”
他说:“哦,不要开你的车,我会用车载你。”
我说:“好的。”
18

他一出去,妈妈就叫我,说:“亲爱的,那人怎么啦?他一直在拍打喊叫,摇动门。”

我说:“妈妈,刚才有件事发生。”我说:“我是在一个异象中。”
她说:“哦,是吗?”我说,她说:“是好事吗?”
我说:“是的,这人的儿子要得医治。”
过了一会儿,他返回来,我上了车,我们往海军工厂出发。沿着公路行驶,他说……
我说:“伊迈尔先生,我想,你现在堕落了,感到特别艰难。”
19

他说:“是的,伯兰罕弟兄,我为自己感到羞耻。我甚至羞于来找你。孩子已经病了大约两个星期。”他说:“我羞于来找你。布鲁纳医生说孩子要死了。”他说他是大约两点出门的;当时大约是四点、四点半。他说:“医生说孩子要死了。所以,实在没有办法了,只有来找我所知道的最后机会。”

我说:“伊迈尔先生,你说你住在尤蒂卡上面?”
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你住在一幢白色的小屋里,是不是?”
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你家的前门朝南?”
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你那屋里有一张红色的沙发椅,是不是?”
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你家有红色的壁板,或者说墙上像这样,是舌榫结合的壁板。”
他说:“是的。”
我说:“你孩子大约……我说有大约三岁,穿着蓝色灯芯绒裤。”
他说:“你曾去过那里吗?”
我说:“嗯,没有,不是那种你认为我去过的方式。”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那是……”
我说:“孩子几乎不能呼吸了,是不是?”
他说:“是的。”
哦,我说:“这是主如此说:你孩子会活下去的。”
他说:“伯兰罕弟兄?”
我说:“哦,是的。”
“哦,你从未去过我家吧?”
我说:“我几分钟前就在那里。”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从未见到过你。”
我说:“不,我是……那是个异象,伊迈尔弟兄。”
他说……
我说:“但不要担心,你孩子会活下去的。”
20

他踩住他的T型福特车的刹车,一只手拥抱住格里罕弟兄,一只手拥抱住我。我一生从未听过一个男人像痛哭悔改。

他说:“神啊,我为自己感到羞愧。”他说:“如果你赦免我,我决不再背弃你。”就在那里,他将心交还给基督。我们在那里有大约十五分钟,他痛哭着。他感觉到神赦免了他。
他继续开,然后走进家。我一进去,就看见了孩子的母亲。
21

呐,就是这些地方,你总会草率地说话。我之所以拿出这个病例,就是在这里,我几乎错过了,导致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你必须留意你做的事。

我走进房间,小孩躺在那里;壁板在那里;沙发椅在那里。跟我在一起的人是格里罕·施奈林弟兄。[原注:磁带空白。]
神不着急,是我们着急;神不着急。我说:“如果你有信心,就把孩子带来给我。”他们抱起……[原注:磁带空白。]母亲……孩子几乎不活了。你能分辨的唯一方式是拿一张很好的纸放在孩子的鼻子前,看有没有气息从鼻子里进出。事情就是这样严重。
哦,我看到孩子身体扭曲是因为肺炎。他实际上几乎要死了,他一直坚持到现在,只剩下呼吸存在了。那是这个扭曲的孩子的迹象。我说:“带他来这里。”
他们把孩子带过来。当我为孩子祷告时,如果说有什么事,就是事情变得更糟了。他的小眼睛呆滞,舌头吐出来,脑袋往后仰。
哦,我想:“等一等,事情不对劲。”我一生从未见过异象失败,因为那就跟圣经一样真实。神已经把它说出来了。某件事……没有任何地方是你可以怀疑的。你不需要问那个人:“如果你有信心。”它已经由全能的神宣告了。事情必定会发生。
22

我想有什么事情不对劲,我刚好想起:“嗯,有一个人不在房子里。有什么事不在其内。”这位老母亲……在那里没有人戴眼镜。她在哪里呢?哦,我想:“哦,那位……”

他们又把小孩抱回到那里,孩子快窒息了,发出[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窒息的声音。]……爸爸妈妈跑过去,他们开始忙活孩子,放这个那个在孩子的鼻子前。他们俩尖叫起来,对孩子手足无措。格里罕弟兄开始忙活孩子。就像过了……孩子的身体紫得可怕,像那样僵硬地躺着。两肺已经……肺阻塞了。孩子甚至卷起来,像这样挤着他的肋骨,他的两肺在身子里肿胀。他就那样躺着。
我想:“哦,事情不对。”我知道那位母亲不在那里。我知道我错过了,辜负了神。
23

于是,他们忙活孩子,从那时候一直到天亮,太阳出来了。我再也没说一句话。我不能说话。我不能告诉他们。但我看见了沙发椅;我看见了一切东西。

后来,到了斯奈林弟兄要去上班的时间。所以,伊迈尔先生要送他回家。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想要走吗?”
我说:“不,先生。我要留在这里。”我想:“神啊。”我祷告:“赦免我,赦免我。”
24

那是……哦,你记得两三个星期天之前,我就站在这讲台上,当时我做了一件事。那是唯一的事……哦,那是……我看的是人,想要听人说什么,而不是等候看神说什么。你们为我祷告。那是我需要你们祷告的原因。呐,我今天在这里向你们打开我的心,因为这可能是我们一生中的最后一次见面。

后来,我转过身,我不知道要做什么。他说:“哦,伯兰罕弟兄,你要跟我们一起坐车下去吗?”
我说:“不,我要在这里等候。”我知道,如果神垂听我的祷告,赦免我,孩子就会有机会。但是我……每个……还有什么地方不符合。
呐,对你们来说那可能不算什么,但在神的眼里,它就表示一切。必须丝毫不差。是的。他说:“哦。”
25

斯奈林弟兄说:“哦,我要走了,因为我要去上班。”他在高露洁公司开拖拉机,高露洁公司就在那里。所以他穿上外套。我想:“哦,如果他离开,我可能就得在这里呆两三天,直到他回来。”因为我知道他是异象中的那个有棕色卷发的男子。

哦,朋友,你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你永远不知道,直到我们在审判台前相会,那日我必须为我在这麦克风前说的这些话交账。
我坐在沙发椅上。太阳出来了。天气相当冷,当时是冬天。我坐在那里。伊迈尔弟兄穿上外套,戴上又大又重的帽子。斯奈林弟兄穿上外套,戴好围巾。他们开始要出门。他告诉……伊迈尔弟兄在跟妻子说话。我坐在窗户旁边,像这样往下看。我刚好看到人行道上走过来,是条小路,一条围绕着房子的肮脏小路。孩子的外婆来了,她戴着眼镜。
哦!你不知道当时的感觉。我想:“哦,巴不得他们现在不要离开。”我想:“神啊,我何等感谢你。”
26

妇女总是走前门。她们探访就是走那里,经过前门。但那天早上,我的车不在那里,只有她女婿的车。她早上离开了一段时间,因为孩子那么严重。她回家去睡了一会。她绕到后门那里。我什么都不能说。我必须坐在那里观察,为什么?

你永远不知道当我观察、看到那妇人过来时是怎样的感觉。我认出那是她。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她。但我认出那是她,看到她像那样经过,走过来。我想:“神啊,赞美主!”
斯奈林弟兄……他们都准备好要走了。妇人进了厨房的门,来到中间的门,敲门。如果她不那样做,异象仍然不会完全。她女儿去门口开门,要看是谁。是她妈妈。
妇人说:“孩子怎么样?有好转吗?”
伊迈尔太太说:“没有,妈妈,没有。”她像这样举着手痛哭,你知道。把头靠在墙上。那正式异象里的样式。
27

哦,我坐在沙发椅上,本应该是斯奈林弟兄坐在那里。我从沙发椅上起来,像这样走过去,想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想:“她必须坐在这张红色的椅子上。”我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我想知道。斯奈林弟兄也开始哭,因为他看到妇人痛哭。他摘掉了帽子,坐在沙发椅上。

我想:“哦。”还有一件事要发生。
我四处观看,看一切东西都在那里。我看过去,女士是在……哦,不,她坐在她的小背包上。她背靠在那里,坐在沙发椅上,摘掉眼镜,开始擦眼镜,跟异象中一模一样。
28

那时我能感到有什么东西就站在我附近。我知道天使在那里。我说:“伊迈尔弟兄。”他看着我,我说:“你对我还有信心吗?”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全心地爱你。”
我说:“现在我告诉你:我为刚才所做的事说对不起。异象没有完成。但现在,你必须表明你对我还有信心。”你若相信……孩子的皮肤青极了。我说:“你若对我还有信心,就把孩子带到我这里来。”[原注:磁带空白。]
孩子……[原注:磁带空白。]“……异象。我为刚才所做的事说对不起。请赦免你的仆人,医治这孩子,奉耶稣基督的名。”
29

当我这么说时,小孩就张开双臂,抱住他爸爸的脖子,说:“爸爸,爸爸。”哦,屋子里充满了尖叫声!他们开始跑起来。

我说:“现在把他放回到床上;三天以后他才会恢复,因为他走了三步走,带他出去。”
我回去,把所发生的事报告给教会。第三天,我说:“呐,我再也不会听到这事。第三天,我要上去那里,看他是不是能走过地板,把小手放在我的手中,说:’伯兰罕弟兄,我完全好了。’”
所以,你可以想象有多少人上去看这事:整个教会。路上都是车。我告诉人们不要去。我必须为他们先去(你明白吗?),这样他们就能看到它是从神而来的。他们聚在那里。
30

我走到门口,敲门,孩子妈妈在后面的厨房里。她跑着穿过房子,打开门,她说:“哦,是伯兰罕弟兄。快进来,伯兰罕弟兄。看看他的区别。”

孩子一直喝巧克力牛奶,沾了一嘴巴,你知道,嘴上有巧克力牛奶。他从地板上走过来。大家都站在那里,从窗户往里看。他走出来,我站在地板上,没说一句话。他走过来,把小手放在我的手上,说:“伯兰罕弟兄,我完全好了。”瞧?
31

我开始要讲故事的剩余部分。两个星期后,我走出办公室。通常我们有一些放邮件的信报格子。赫伯特·斯科特,一个非常好的人,他说,他说:“伯兰罕弟兄,”他说:“你下去之前,在我的桌子这里(我去巡逻。)……”他说:“我桌子上有一封给你的信。”

我说:“我会去拿的。”我走下台阶,走进办公室的主体部分,因为我们当地的办公室是在顶上。我走下去,奇怪,好像那封信有东西在打动我。我走到信那里,走到那地方把信拿起来;我往上面看;上面写着信是从谁来的。我把信撕开来看。我说:“哦,我会说的。”
32

我往信上看,上面说:“我是哈罗德·内尔太太。”她说:“伯兰罕牧师,我有一个生病的女儿,十六岁了,她病了一段时间,关节炎引起了这病痛。她昼夜哭喊。我属于卫理公会教会,是在一个……”等一下我要说出那地方的名字;在印第安纳州塞勒姆的下面。

这里有谁是从印第安纳州塞勒姆来的吗?后面有人。姐妹,你是从印第安纳州哪个地方来的?印第安纳州的哪个地方?塞勒姆吗?印第安纳州塞勒姆。你认识哈罗德·内尔吗?你认识哈罗德吗?很好。呐,这就是证据。呐,我们这里有。好的。当聚会结束时,我想要见见你。那是……呐,我要告诉你们在哪里……南波士顿。你知道南波士顿在哪里吗?那是……好的。呐,我们让故事跟证据一致了。那天我……我喜欢人们在附近。好的。
33

呐,我把这封信带了过来。信上说:“我住在印第安纳州的塞勒姆,或是印第安纳州的南波士顿。我们的牧师下来,他告诉我们……我们有祷告会,有人给我们带来一本小册子,叫’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正在读那本小册子有关医治的事,有东西感动我的心,叫你来为这个小女孩祷告。”她说了是哪个晚上,刚好是异象临到我的同一个晚上。瞧?呐,跟那个相符。

我回到家,告诉妻子。我说:“瞧这里。”
她说:“是的。哦,就是那个异象,是不是?”
我说:“是的。”
那天晚上在教会的祷告会上,我过去,把信拿出来。大家都想去。那里有个人叫布雷斯:阿德·布雷斯。
34

我找了他们很多次。他们也许就在这聚会中。从德克萨斯州来的阿德·布雷斯在这里吗?或者有谁知道吗?布雷斯太太他们上去那里得了医治。她是个肺结核病人。所以他们想去。

我说:“呐,首先,南波士顿在哪里?”有人告诉我是在哪里。
我到了新阿尔巴尼下面。你们后面的人知道胡希尔吗?我到了新阿尔巴尼下面,一直往下走。那是新波士顿,而不是南波士顿。哦,我从未听过南波士顿。我想:“哦,呐,奇怪,是不是?新波士顿。”哦,我又回去。
有个叫怀斯哈特的老渔夫在河边。他告诉我说:“不,南波士顿远在……你要一直去到印第安纳州的塞勒姆。”
35

于是,我上去亨利维尔掉头。他们告诉我在亨利维尔掉头。我想你们知道从亨利维尔过去的路在哪里。那是一条泥泞的路。哦,所以我回到了那条旧的碎石路,继续走。有一首他们唱的短歌;他们是五旬节派信徒。他们教我一首类似这样的歌。

心里火热侍奉主的人到处都有,
带着五旬节降临的火,已被清洗洁净,
哦,我心里燃烧起这火,荣耀归主名!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一个。
你们听过这歌吗?哦,他们想要教我这首歌。呐,那里面有一些东西,说……关于瘸子行走等类似的事。我想那很好。
我说:“来吧,我们再唱一遍。”我们像那样一边唱,一边走。
36

突然,有东西临到我,我几乎瘫痪了。我想那是……我想可能是我病了。我停住车。我到了一座小山顶上,左边有一间教会。我想:“可能是主的天使。我正经过一间教会。”我下了车,走到车后面。我开着一辆老福特车。我把脚放在后面的树干旁。我站在那里,心想:“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刚好往左边看,那里有一座坟墓。[原注:磁带空白。]

37

我掏出那张纸。她把纸拿到那里,我们检查了墓碑上的名字和数字,正是那个地方。我说:“这就是那条路。我们走在正确的路上。是主的天使让我停下来。”我从它旁边过去了,却没注意到。瞧?你们知道邦克山墓地坐落在哪里。我一生从未到过那地区,对此一无所知。所以我去……我想……就继续往前走。我遇见了一个人,他站在一个地方,一家小加油站的旁边,正在卷香烟。

我说:“这是通往南波士顿的路吗?”
他说:“是的,先生。前面直走。”
我说:“你知道那里有个叫哈罗德·内尔的人吗?”
“是的,先生。”
好的。于是我继续走,继续往前走。他们说:“现在……”
我说:“呐,如果我到了那地方(那地方是南波士顿),会有一个穿着蓝色工装裤的人出来,他戴着黄色灯芯绒帽子,花白的胡须。”我说:“他会从小商店出来。店面是黄色的。”
呐,布雷斯太太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从未见过像那样的事。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当我想到那里那些名字。”她无法搞明白;她从未见过像那样的事。
38

于是我们往前走。我下去。我们拐了几个弯,我迷路了。我对那人说,他说:“哦,你知道印第安纳州是怎么回事。你向右拐弯,再向左拐弯。”我一定是拐错弯了。不管怎样,他说:“顺着这条路往前直走。”

站在那里的另一个人说:“你要去南波士顿,大约还有四、五英里。”
我继续驾驶。你知道,我们一边在交谈。不久,我到了一个小地方,经过那地方。我说:“就是这地方,那就是了,就是那里。”像是一个小城镇,你知道,一个小乡村在那里。我说:“就是那地方。那是黄色的店面。看啊。”
我们往前走了一点。从商店走出一个穿蓝色工装裤的男人,戴着黄色灯芯绒帽子,花白的胡须。布雷斯太太倒在车上,晕倒了。她不知道。
39

我说:“就是他,就是那个人。”我说:“呐,注意,他会举止滑稽,因为……主的大能离他那么近。”我开得更靠近些,说:“先生,”我说:“你要告诉我哈罗德·内尔在哪里吗?”

那个老人的嘴唇开始像那样颤抖。他说:“是的,先生。你从这条路上去,往下转。右边的第三幢房子,有个红色的大谷仓坐落在山上。”
我说:“嗯。”
他说:“为什么?”
我说:“他有个女儿病得很重之类的,是吗?”
他说:“是的。”
我说:“她会得医治的。”
硕大的泪珠开始从他可怜的脸颊上滚下来。我们转弯。布雷斯弟兄正在跟布雷斯姐妹说话,用手搓她的脸。我们转弯,上去,走在路上,拐进那地方。
40

有个身材有点魁梧的女士—内尔太太从房子里出来。她说:“我从书上的照片知道你是伯兰罕弟兄。”

我说:“是的,夫人。”
她说:“请进。”
我们走进去。他们跟我一同上去。我们拐进那条路。当我们进了门,我说:“现在注意房间里有什么。”你一进门,有个大矮炉放在那里。挂着一块匾“神祝福我们的家”。有大铁架床,女孩躺在那里,有点像男孩,样子粗糙,她的手因关节炎耷拉着,脚像这样。墙纸是黄色的,上面的图案是红色的。
布雷斯太太又晕倒了;当她看到这些,看到所发生的事时,又倒下了。
41

呐,那时看起来好像有奇怪的事发生了。好像我的灵或我的生命什么的出去了。我记得走过去按手在那年轻女孩的胃上。我说:“主如此说:姐妹,你要痊愈。”我开始祷告。

当我开始祷告时,我听见有东西说,一个微小的声音说:“赞美主!”就是她。她因疼痛昼夜叫喊。当我注意看时,她的手恢复正常了,脚直了,当她坐起来时,她的睡衣裤腿提到了这里,露出了她圆润的膝盖。布雷斯太太看到这事,又倒下了。她倒在了地板上,她丈夫说:“孩子他妈,孩子他妈。”
女孩走出房间,穿了裙子出来,用那曾残疾的手梳头发,她的脚原是残疾的。今天她就住在印第安纳州的塞勒姆。
姐妹,你刚好认识她吗?你叫什么名字?劳雷尔。你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塞勒姆。你认识内尔太太吗?你认识那女孩,知道这病例吗?这是一个见证人。
呐,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
你大老远地来这个地区做什么?那是个好地方,是不是?真的是。太好了。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塞勒姆。那地方大约有三十英里,我想印第安纳州塞勒姆离我家有三十英里。
呐,你瞧?呐,那是神开路行这些事中的病例之一。
42

不知道我有没有时间告诉你们一件在我心头的事,我只花几分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这样做。如果你们想听,请说“阿们”?谈这些事令你们厌烦吗?你们想要听,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

那是在阿肯色州小石城。多少人知道小石城的G.H.布朗,一位牧师,G.H.布朗。后面有人吗?好的。你认识他,是吗?
呐,你们可以给他写信索取这见证。呐,如果这人想要写信索取见证,如果你想的话,第一件事是去见后面的女士。然后写信给印第安纳州南波士顿的哈罗德·内尔太太。或者写信给另一个人,印第安纳州尤蒂卡RFD2号约翰·伊迈尔先生。如果你想写信给这个人索取见证,我现在就告诉你,是G.H.布朗牧师,阿肯色州小石城山胡桃街505号。我要尽可能快地讲完这事,做个祷告,然后我们开始祷告队列。
43

今天这里有多少人要接受代祷,让我们看看?[原注:磁带空白。]

祷告队列紧接着。我总是称它错过……发生,类似这样。它跟人的信心有很大关系。
但当神差遣我去到什么地方,朋友,我不管那人是不是在坟墓里死了五十年;他们都会再起来的。因为神已经说出来了,事情就必定会发生。呐,朋友们,那就跟我站在这里一样真实。圣经说:“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林后13:1]对吗?呐,你问。
44

呐,这就是恩赐运行的方式。瞧?呐,我要你们注意这个。不是我真诚的祷告带来了这个恩赐。恩赐不是借着真诚的祷告带来的。恩赐是神的预定。它们是预定并赐下的。

在市政大桥,姐妹,毫无疑问,你知道从杰弗逊维尔到路易斯维尔的市政大桥在哪里,是不是?
二十二年,当时我还是个小男孩,只是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孩子,当时主的天使在树丛里显现。你们听我告诉你们这事,是不是,当时我正在打水?
哦,大约两个星期后,我正在跟弟弟扔石子玩。我想我是生病了,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临到我。我走到树的旁边,坐下。我朝河上观看,那里有一座桥,一座大桥横跨河两岸。我数了有十六个人从桥上掉下去,淹死了。我去告诉妈妈。我告诉她我看见了这事。他们认为我是疯了之类的。他们认为我只是个有点臆想症的孩子。
二十二年后,在那块同样的场地,市政大桥横跨两岸,十六个人在桥上丧生了。瞧?不是任何东西……那是神赐下的。你们的祷告把它带来了。瞧?
45

此时坐在这会堂里的人可能就是要来的神的先知。他可能会兴起;他可能宣告一些事情。通常有许多狂热会跟随着这些事。要谨慎。在事情到来之前,我警告你们。但神必为他的恩赐作见证。对吗?他必为恩赐作见证。

呐,注意。要非常仔细地听这个。你们听我告诉过你们那妇人得医治的事,那天那个疯子在阿肯色州小石城以背支在地上。你们记得我告诉过你们这事。
我刚接到一个电话,布朗弟兄要来接我。我收到一个从田纳西州孟菲斯来的电话。
这里有谁是从田纳西州孟菲斯来的?在田纳西州附近?有很多人。我在外面看到一些田纳西州的车,所以我想……好的,这是在孟菲斯,事情就发生在你们的邮政局长身上。任何人,弟兄姐妹们,事情发生在阿肯色州的地方叫什么名字?就是那个。保罗·摩根的女儿……阿肯色州胡桃岭。这里有谁是从胡桃岭附近来的?多少人知道阿肯色州胡桃岭的保罗·摩根,请举手?好的,你们知道这病例。好的。阿肯色州的胡桃岭。
46

哦,胡桃岭的病例出现时,我正在阿肯色州的康宁聚会。他们躺在……你知道他们在阿肯色州是怎么样的。天气阻挡不了他们;他们依旧带人们过来。他们让人们躺在外面的街上,教会周围,牧师住宅周围。当时我是白天晚上连轴转。那就是我现在的问题,瞧?我简直要垮掉了。起初我就……他们没有确定的结束时间,我……那些教会就让我整个晚上聚会。

电话一直响个不停。你们知道小石城的内莉·里格斯太太吗?或者不是小石城,而是康宁?哦,她是那个接电话的。她说:“哦,我们不能叫他起来,先生。他刚……我们刚让他上床。”
那人继续打,坚持不懈。所以我说:“让我跟他谈。”
她说:“是保罗·摩根。”
47

弟兄,他是什么?他是阿肯色州的什么?那个县的收税员。我想当时他不是做那个的,是不是?城里的办事员,县办事员。

所以我去接电话。他说:“我是胡桃岭这里的县办事员。”在我当时所在的地方,要走下去七十英里。他说:“先生,我听说了神所行的大事。我渴望你来在我女儿身上行一件神迹。”
我说:“摩根先生,”我说:“哦,我不能行神迹。”我说:“神才是医治者。”
他说:“哦,我听说……瞧,先生。我的小女儿要死了。她的情况非常严重。我们预料她活不过两三个小时。我爱我的小女儿。她是我的独生女。她只有大约十二岁。我……我渴望你能过来。”
我说:“摩根先生,我很高兴去。但是瞧,先生。”我说:“这里有人抱着孩子站在走廊上。他们因为整夜站在雨中,都湿透了。”我说:“他们也不愿意离开这地方。”
他说:“我知道这点,先生。我很欣赏这点。”但又说:“你也是个父亲,是不是?”
我说:“是的,先生。”
48

他说:“想一想,那些母亲,她们的孩子不是快要死了。她们可能有不同的事。”但又说:“我的孩子得了肺炎。我所能找到的最好专科医生说她大约只有三个小时好活了。”

我说:“哦,先生。我三个小时内到不了那里。”
他说:“可是伯兰罕弟兄,不要认为我是想要使用我的权力施压。”摩根先生是个好人,他在聚会上跟随我们很久了,是不是,基德逊弟兄?他说:“你只管来,我只要……你不知道什么……先生,她们的孩子,如果她们整夜站在那里。也许她们可以再等一会儿。但我的孩子不能等。”他说。大约十二年前我失去了一个小女儿。我的第一个女儿死了,那是在医治恩赐临到我之前很久的时候。
49

我知道他的感受如何,那个可怜的孩子要死了。[原注:磁带空白。]弟兄说:“哦,伯兰罕弟兄,你不能下去那里,亲爱的。哦,你几乎要死了。”

我说:“哦,让我躺在你的普利茅斯车的后座。”以每小时七十英里的速度行驶在那条公路上,穿过阿肯色州。
在去的路上,我祷告。主的天使跟我一起在车上坐了一会儿。他说:“这样对他说:’主如此说:流水不腐,一直向前。’那是我给他的话。”
当天使离开时,我就跟现在一样清醒。我叫喊起来,赞美主,约翰逊弟兄说:“怎么啦?”
我说:“主的天使刚坐在这里,约翰逊弟兄。”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你知道,你们有谁认识约翰逊弟兄,他是个很好的人。他踩住了刹车,开始哭起来。
我说:“现在只管往前开。往前开,径直走。”
50

我们到了那里,哦,阿肯色人彼此相爱。他们爱保罗·摩根。都围在那个诊所周围,各处的人都聚在一起,等候临终的话。他们整夜站在那里等候他们中间所爱的那个小女孩临终的话。

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受。我下了车,开始挤过人群。其中一位医生站在那里。他们在门口;他们不让任何人进去,只能在到台阶上。他们正在等着;大家都爱他们。
他说:“你是伯兰罕牧师吗?”
我说:“是的,先生,我是。”
他说:“摩根先生正在等你。要我带你去房间吗?”
我说:“可以,先生。”我说:“孩子依然活着。”
他说:“还活着。”
我说:“好。”在去的路上我们遇见了实习医师。
他说:“这是伯兰罕牧师,摩根先生正等着。”
哦,实习医师跟我一起回去,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要单独留下吗?”
我说:“我愿意。我想先见见孩子的父母。”
他说:“嗯,房间里有两个护士,他们正在给孩子输氧。”
51

他们不能把她放在氧气罩里,他们必须把她放在橡皮罩上。呐,这里有没有医生,我以前从未见过那东西。他们把她放在那上面,把氧气压进孩子里面。孩子会吸几口气,发出……[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接着他们又把那东西放在她上面,注入……然后注入……然后又下去,护士会挤压,注入……像那样呼吸,他们就以那样的方式维持孩子活着。

当我开始敲门时,哦,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就站在附近。约翰逊弟兄站在那里,我说:“约翰逊弟兄,不要进来。让我单独进去。”
我到了门口,其中一位护士开了门,说:“你有什么事?”
我说:“我是伯兰罕弟兄,我想要见……”
她说:“进来吧。”我走进去。
摩根先生说:“你是伯兰罕弟兄吗?”
我说:“是的。”
他走过来拥抱我。你们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一个大个子好人。他说:“伯兰罕弟兄,”他说:“我竭力正确地生活,尽力做正确的事。我不知道为什么神要取去我的女儿。”
我说:“不要激动,摩根弟兄。坐下来。”
我走到护士那里。她说:“我们必须维持这个氧气机运行。”
我说:“没问题。我想要你这样做。”
52

小女孩躺着,像这样曲着身子。我按手在她身上,说:“呐,孩子他爸(对孩子她爸说),”我说:“你和孩子她妈答应侍奉神,不管去哪里都作见证吗?”

“我们愿意。”
我说:“不要怕。我有话给你们,因为这是我为你的孩子祷告之后,从主来的话。”我把手按在孩子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呼唤她。不管什么时候我呼求,他们就不需要放氧气在孩子鼻子上了。我转过身,说:“摩根先生,主如此说。”我说:“许多专科医生都宣布你的孩子要死了。但主如此说:你的孩子会活着。”我说:“她会好起来。这是给你的话。你要一辈子记住这话:’流水不腐,一直向前。’”
你们这里没有这见证,是不是?没有。他通过公证员签了字。
然后我就走出了那房子。第三天,孩子就回到了学校,得了医治,好了。瞧?
53

呐,后来在小石城,他们打发人叫我去。那人叫什么名字?那里的邮政局长……不管是谁,我想你们从孟菲斯来的认知道我是在讲谁。他是个高个子。但不管怎样,当我叙述完了,你们就会知道。跟他在一起的人叫肯尼。我记得这人,肯尼先生。

他们打发人叫我去那里为这人祷告,说他要死了。
哦,我准备好要去,乘第一架航班。没有过去……我正准备,在穿这套衣服。我听见有声音像一阵风刮进房间里,开始呼呼呼地响。[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我想:“嗯,今天风猛得可怕。”你知道,我正在穿衬衫、外套等等,唱着歌。布朗弟兄想要我去到那里,说他要死了。
54

去给巴顿将军治疗过的那个人……你们都记得他吗?他们为了这人用飞机把他接来。一切都说这人要死了,也是肺炎。那人说:“这人要死了,他好不了,”得了哮喘,哮喘性肺炎。所以我开始穿外套,想着布朗弟兄几乎随时会来到的。

他们找不到一个……肯尼先生已经开快车来了。你知道,他是那里的某种司法官员,车上有红灯和警笛。他过来了,很早就动身了,以便能接我,如果错过航班的话。
55

我往那里看,一阵旋风在房间里刮过。我跪下祷告,当我跪下时,主的天使说话了,说:“不要去那里。他的时间已经到了。”好的。我起来,脱掉外套。几分钟后,他们来到门口。肯尼弟兄跑进来,说:“你是伯兰罕弟兄吧?”

我说:“是的。”布朗弟兄跟他在一起。呐,你们都知道布朗弟兄,如果你们有谁想写信要这个见证的话。他拥抱我,说:“哦,我已经有信心知道。他是保罗·摩根的私人朋友,认识保罗的女儿。当然,他现在不省人事了。他是我的好友。你知道。”
我说:“可是,先生,当你回去时,也许会发现你的好友已经去世了。因为主如此说:这人要死了。”
56

哦,你简直要……[原注:磁带空白。]“哦,圣灵警告我不要去;几分钟前他在房间里对我说话了。”

他说:“可是伯兰罕弟兄,他们……他妻子说……他们刚……他们从一间大教会出来,进了他们的教会。”他说:“如果你去……如果你,这对她太重要了。”
我说:“可是我无能为力,先生。我不能违背神的旨意。我不能去。”
他说:“你是指我的好友会要死了吗?”
我说:“当你回去的时候,他也许死了。”我说:“不管怎样,你什么时候回去?”
他说:“今晚八点前我会回去。”
我说:“明早打电话给我。我会祷告。”我说:“我关心他。当他去世时,让我知道。”我说:“你明早打电话给我,让我知道他的情况,他去世的时候,你回到那里的时候,他是不是去世了。今晚决不要给我打电话。因为我要聚会。不要给我打电话,因为我不知道,可能要聚会到凌晨两三点。”
哦,他太……他开始痛哭。他说:“我可怜的好朋友,我可怜的好朋友,”像这样,哭着回去了。
57

哦,那天晚上我去聚会了,就是那个晚上,那个疯子得医治了。瞧?我回去就躺到了床上。次日凌晨,我进门时是大约两点。

次日早上,我在房间里醒来。呐,我要你们非常仔细地听这个,好让你们能从布朗弟兄那里听到这故事。当我在房间醒来时,我就像这样。我想:“嗯,天亮了。”我一看,在我的床边坐着,有一位女士坐在那里。哦,我的房间是锁着的。门是锁着的。她穿着一套棕色的衣服,一套浅棕色的衣服;头发搀杂着一些灰色;她穿着白色的围腰,不管她们叫什么。我想那叫做套装,是不是?你知道,有裙子,上面有外套,同样的颜色,都是一样的。她坐在那里,非常难过地往旁边看。
我说……我起来,心想:“为什么在这里,那妇人是怎么进来的?门是锁着的,钥匙就放在这里。而这个妇人就坐在这里。”我心里说,开始站起来,说:“夫人?”
我说话时,回头看这里,那里坐着一个男人。他是个高个子,穿一套浅色西服,灰头发,系着红领带。他看起来很难过。妇人打量他,他有一点笑了。他们彼此看着对方。
58

我想:“哦,这是什么呢?”我马上起来。朋友们,就像我站在这里看你们一样自然(神是我的审判官。)。我说:“哦,这是什么呢?”我抬头看,我正站在某处教会的讲台上。哦,我……哦,我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看我是不是睡着,或者是我有什么问题。

我看到这不是……这是异象。我看着它,它就开始慢慢消失了。我看到他们向对方笑了。他们这样向我低头,彼此向对方笑着,像这样低下头,就像那样从房间里消失了。
59

哦,我站起来,祷告。我说:“神啊,我不认识他们。那是什么意思呢?也许今天所描述的人会进来。”有时候我看到人们像那样进入聚会中。我说:“现在我看到他们……”你们听见我……你们听见我许多时候走下去,说:“主如此说,起来。”瞧?因为神已经说了那话。事情就必须发生。我想:“哦,某个像那样的人会进来。”

我想:“哦,我要读我的圣经,”这本圣经。我说:“主啊,你要我今早在你的圣经中读哪里呢?”我很爱读主的道。我像这样把手放在圣经上,将圣经翻开,翻到了以赛亚被差遣,去到希西家那里,向他宣告他的时间到了。希西家转脸朝墙,向主祷告。主听见了他的声音,回过头来对以赛亚说:“去告诉他,说我存留他十五年的性命。”你们记得吗?“哦,”我说:“这岂不是很奇怪?”哦,我说那经文似乎……我已经忘了那个病例了。我说:“这很奇怪,是不是?”
60

就在那个时候,电话响了。我说:“哦,是布朗弟兄来了,帮忙来接我,带我下去。你知道,有两三个人跟他在一起。我想,”是他来带我去吃早餐。我拿起话筒,说:“喂。”

他说:“喂,伯兰罕弟兄?”
我说:“是的,先生,你好,布朗弟兄?”
他说:“这不是布朗弟兄,这是孟菲斯的肯尼弟兄。”
我说:“哦。”我还以为除了布朗弟兄,没有人知道我在哪个房间,没有人知道我住在哪里(你瞧?)。那时,我知道肯尼弟兄也知道了。我说:“是的。”我说:“哦,你有什么样的消息?”
61

就在那时,我想到了异象中的事。他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们坐了整个晚上;我们以为他要去世。他们都在这里。他们都在等候随时是最后一分钟。伯兰罕弟兄,我想,我可以让我妻子过去参加你的下一场聚会,当你今年第一次去琼斯伯罗的时候,我带她去,让她参加聚会,好吗?”

我说:“你可以的,先生。”但我说:“你说……”
他说:“是的,他要死了。”
我说:“他妻子在那里吗?”
他说:“在。”
我说:“她妻子是不是穿棕色的套装,穿白色的背心。她是个头发有点灰白的妇人?”
他说:“没错。”
我说:“他是不是穿着一套浅色西服?他头发灰白,系着红领带?”
他说:“他一直都是那样穿着的,为什么?你认识他吗?”
我说:“是的,先生。叫他妻子来接电话。”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我说过,他们在等候他随时去世。”
我说:“哦,叫她来接电话。”
哦,他说:“我已经告诉过她,你说他要去世了。”
我说:“可是我要她来接电话。”
她来接电话,我说:“喂。”我问是不是她。
她说:“是的。”
我说:“哦,这是伯兰罕弟兄。”
她说:“是的。我听见了,伯兰罕弟兄。”
我说:“瞧,姐妹。你现在准备好了吗?”
她说:“你指的是什么?”
我说:“主如此说:你丈夫会活下去的。”我说:“你……你……你相信吗?”我没有听到任何回答。我说:“你相信吗?”我听不到任何回答。
62

我还以为……我听见那边的人乱套了,她晕倒了。她倒在了地板上。这时,肯尼弟兄捡起电话,“伯兰罕弟兄,怎么回事?这位妇人晕倒了。”

我说:“我告诉她,主如此说:她丈夫会活下去的。”
他说:“什么?”
我说:“是的,他会活下去的。”我说:“我描述了他,我刚才在异象中看见他;她会活下去,哦,是他会活下去。”
他说:“哦,我可以过来找你吗?”
我说:“就赶下一班飞机吧。我会在那里的。”
63

[原注:磁带空白。]上去医院……[原注:磁带空白。]医生在那里。我走进去。他的妹妹在厅里,说:“这想法……这附近的圣滚轮传道人,我哥哥在那里快死了。我认为这是个耻辱。”

哦。那不可能。没有东西能阻止这事。魔鬼从地狱差来再多的鬼怪也不能阻拦这事。没有任何东西,没有任何东西。绝对会在那里发生。就是这样。这话已经说了,主如此说。它在那里。哦,你不知道我走进去时的感觉如何。
走到厅里,你知道,里面出来了一位护士。我说:“女士,里面有任何人吗?”
她说:“有,里面有两位医生。”
我说:“告诉他们出去。”哦,哦,你不知道我的感觉如何。在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走到那里……
朋友们,你们……我知道你们认为……你们一些人会断定我是个狂热分子,但神是我的审判官,我站在他面前。我像这样走进病房,那些医生走出去,你知道,很挖苦的脸色。我走进去,可怜的老姐妹,她快要晕倒了。我说:“现在不要担心。”
64

我没有外套,借了布朗弟兄的外套。我把这本圣经揣在口袋里。外套对我来说太大了;我带着圣经使……免得我看起来太糟。天气很冷。我把外套放在椅子上,告诉她:“呐,你去拿圣经,翻到某节经文,”就是我在《以赛亚书》所看到的地方。她开始读这经文。

我看着弟兄,你知道,他的眼里是看起来模糊的色彩,他的眼睛好像,你知道,有泪水流出来。他的口往后;耳朵像这样。他像那样躺在氧气罩下,你知道。
65

我伸手到氧气罩里,握住他的手。那里有颤动在撞击。我轻轻地摇了一下他,说:“先生,你听见我吗?”

她说:“他已经昏迷大约两天了。”
我说:“不要……你不要……我说的话,你一个字都不要怀疑,好吗?”
她说:“是的,先生。我一点也不怀疑。”她是个很好的妇人。
我握住他的手,说:“亲爱的神,你今早在异象中对我说话,我知道这些人要在阿肯色州琼斯伯罗的聚会上见我……因为我站在那讲台上,这就是那个男的和女的。”我说:“现在,让神的天使说话。”我感觉到颤动离开了,我继续祷告。
我感到他抓住了我的手,我知道神在那里。我感到他抓住我的手,用了一下力。我刚好抬头看,开始看到他嘴唇湿润了。妇人仍然跪在床脚哭。我又等了一会儿,正好看到他像这样看过来。我说:“你认识我吗?”
66

妇人立刻站了起来,看着,她看见他抬起了头,好像是举手,像这样看着我,说:“你认识我?”

我说:“是的,这是伯兰罕弟兄。”
嗯,妇人几乎是钻进了那氧气罩里,像这样说:“孩子他爸,孩子他爸,”像这样搂着他,拥抱他等等。他们兴高采烈时,我像这样溜出了病房,走下台阶,回去赶飞机。当我赶到飞机那里,神召会已经有足够的人在那里,我不知道他们是哪里的。他们要经过队列。有一个得了小儿麻痹症的小女孩。他们得背着她去到钢琴边。
当我在这里的机场停住时,是那次旅程之后……我坐在一家饭馆里,女孩走上来,坐在我身旁,说:“伯兰罕弟兄,你记得我吗?”
我想,我一下子几乎晕倒在地上了。我说:“不,小姐,不认得。”
她说:“你为我祷告了。我是那里的那个小儿麻痹症病人。”[原注:磁带空白。]
67

三天……两天之后,那人起身下了床,刮了胡须,早餐吃汉堡和鸡蛋,就回家,回去工作了。他现在还住在那里。为什么?那是主如此说。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凤凰城人啊,事情就是这样。那是神要这恩赐完全运行的方式。你们大家都明白吗?如果明白,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呐,记住,可以给那人写信索取这个见证。G.H.布朗牧师,阿肯色州小石城维克多街505号。另一个是哈罗德·内尔,印第安纳州南波士顿。约翰·伊迈尔,印第安纳州尤蒂卡RFD2号。索取那些见证。一个又一个病例。
68

呐,当主的天使那样说话时,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在它面前站立得住。它绝对是……是什么?我的信心吗?哦,我知道事情会发生。不需要对此再说任何话了,事情必须发生。即使那人已经死了,躺在坟墓里二十年,神说:“去那里说话,”我相信,诸天要被震动偏离轨道之先,那个祷告才会被拒绝得蒙应允的。神必会做的。呐,就是当真正主如此说的时候。

呐,当我们参加这些聚会,我察觉到这些颤动。有时候,我可以求颤动,神会尊重我的祷告。他会让颤动消失。但如果你和神之间有任何事,你没有纠正它……如果是你的信心软弱,你只有等候一条慢队列,让它被赶走。如果你的信心不对,它又会回到你身上。它会去到一个地方。因为我为他们祷告了。我已经阻拦这病回到你身上。但我为那些经过队列的人祷告,让他们在别处坐下,十五分钟后回来检查他们,病又回到他们身上了。瞧?
69

你的信心是唯一对你有益的东西,你的信仰,你对神的信心。明白我的意思吗?没有信心,那事是不可能的,真的吗?呐,当你经过时,你全心相信你会好,你就会好。如果你不相信,就不会好,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不会得医治的,除非你全心相信。

瞧,你们有多少人会说我穿着一件白衬衫?你们底下有多少人说我穿白衬衫?你怎么知道我穿白衬衫呢?你看见了。那是你能知道的唯一方式。你肯定它是白的吗?
哦,瞧,视觉是身体的一个感官。对吗?视觉是其中一个感官。身体有多少个感官?视觉、味觉、触觉、嗅觉、听觉。灵多少个感官?两个:信心和疑惑。
你是两个人一体吗?你是魂。你的魂,当然,魂是灵的本质。但是,你是身体和灵。对吗?你是身体、肉体,你里面是灵。对吗?好的。外面……里面的人离开,外面的人就死了。对吗?[原注:磁带空白。]
70

我想我现在讲了这点。好的。瞧这里。我相信我前面站着一个男人,他穿着黑外套。多少人认为我是对的?[原注:磁带空白。]穿白衬衫。你们相信我是对的吗?好的。我想我知道他站在那里。我看见他。对吗?除了通过看见他,我还有其它任何办法能说出他在那里吗?那是唯一的办法,是不是?

呐,瞧这里。呐,我现在没看见那男的,是吗?但他仍然站在这里。我怎么知道他站在那里呢?我摸到他。那是触觉。任何有触觉的人都知道同样的事。呐,也许他有个……我没看到他,要跟我争论吗?但我摸到了他。我没摸到他,但我看到他。看到感官吗?它们是直接的,是不是?它们是完全的,你们称之为完全。
71

但我可能错了吗?肯定可能。我可能是色盲。那外套……你可能是色盲,是的,先生。你可能是……它可能完全不一样。他可能不是穿白衬衫,你不……但你可以起誓。我摸到他吗?我可以说他站在那里,因为我摸到他。瞧?但我可能错误地反对这个。然而我知道,全心相信他站在那里,因为触觉说他在那里。

呐,我要你们注意。(走到钢琴那里。)我有另一个感官。我要你们注意这感官。(上下按琴键。)[原注:一位弟兄在钢琴上弹音符。]我听到音乐。房间里有音乐。(弟兄,继续敲打琴键,上下敲打琴键的任何地方。)多少人听到音乐?多少人知道?我看到了吗?我摸到了吗?我尝到了吗?[原注:磁带空白。]我嗅到了吗?[原注:磁带空白。]我怎么知道他在那里弹呢?我听见了。那是听觉,瞧?
72

呐,我知道有人会说:“你没听到。”是的,我听到了。弟兄,再弹。我知道我听到了,是不是?为什么?你听到了。你没看到,但你听到。你不能看到音乐,是吗?你不能尝到音乐,不能摸到音乐,是吗?但你怎么知道那是音乐呢?你听到了,是的。

哦,弟兄,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未尝、未摸、未嗅、未听之事的确据[来11:1]。但你知道,那是信心。
哦,神祝福你们的心。我真希望我能让你们明白这点。瞧这里,朋友们,它是肯定的。那衬衫是白的吗?哦,听觉是对的,如果你相信……[原注:磁带空白。]
实底,不是你……大多数人只是希望,说:“哦,我相信我会好的。”每一千个经过的人有九百九十九个不知道信心的第一原则。是的。他们有的是希望而不是信心。信心是肯定的。
73

哦,真的,当你能知道它是什么时……如果你知道今天下午你会得医治,如果你信心的感官在这里,就会得到。如果你信心的感官向你宣告这恩赐是从神来的,你就会得医治,就如你的视觉宣告那是白衬衫一样,当你经过时你肯定会得到。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如果你能相信人的部分,为什么不相信超人的部分呢?如果你能相信身体,为什么不相信灵呢?因为灵是超越于身体的,阿们!就是这样。明白我的意思吗?它是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
74

瞧,它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我相信,我认为。”你知道。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未尝、未摸、未嗅、未听之事的确据。如果你相信,无论如何它都在那里。

一些人走开后,说:“哦,我没有感觉更好。我上个星期接受祷告了。”哈,可能永远也不会有更好的感觉。是的。你必须相信,不是如果……
耶稣从未说:“你感觉到了吗?”他说:“你相信吗?”你相信。你知道你有信心。当天使的启示临到时,地狱就没有足够的鬼魔能阻止它那样。
呐,你不可以到处去说:“哦,我两三个星期一直感觉不好,我接受了祷告,没有感觉更好。”不要理会那个。如果你相信这真是神的恩赐,就起来,不管你感觉如何,欢喜地到处去走,赞美神。它离开了。就是这样。你知道。
75

当我胃病得医治时,嗯,我记得我边走边用手按住胃。当我祷告时,我没有任何有医治恩赐的人为我祷告。长老用油抹我,告诉我……我读圣经,看到神的道是对的。我知道他有权利。虽然他是浸信会传道人,他过来膏抹我,说:“圣经这么说,”倒油在我头上,说:“呐,你相信你会好吗?”

我说:“神啊,我全心地祈求,让我痊愈。”我回到家,开始吃饭。我大约有三、四个月一直喝大麦汤和李子汁。医生说:“一口固体食物马上就会要你的命的。”你知道我怎么做的吗?我回到家,我们有玉米饼、豆子和洋葱做午餐。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像那样吃过。老兄,可好吃呢!我此时就可以吃一些。妈妈烤了,我妈妈像那样把一个大玉米饼放在里面烤。我总是吃边角,那里又好又油,你知道,又脆。
我们仍是十足的浸信会信徒,在家掰饼。你知道,我们不切它。耶稣掰开饼,祝福。所以我们把饼掰开,就伸手,掰下一块。所以我……
76

妈妈说……我们在家从来没有祷告过。爸爸,爸爸是天主教徒。所以我说:“现在我要祈求祝福。”

我永远忘不了我可怜的老父亲,他哭得很厉害。妈妈说:“我不介意你有宗教,但你……医生说那会要你的命的。”
我说:“但神说我会活着。”[原注:磁带空白。]“如果我死了……如果我死了,我就会去到主家里。我会在门口遇见你,我是相信你的话死的。”我说:“我尝试医生已经够久了;他们对我没有任何益处。”
我吃下大口的豆子和洋葱,掰下大块的玉米饼,开始吃。我嚼着,味道很好,有点古怪,但是……一年多没吃固体的食物。当我吞下第一口,它又反上来。我吞下时,用手捂住嘴唇,不让它反上来。我又吃了一勺,直到我吃了满满的一盘。当我从桌子边站起来,我必须用手捂住。胃里酸极了。
妈妈打电话给医生,医生说:“他会死的。事情就是这样。一口就会要他的命。就是这样。”
我从地板上走过去,你知道。妈妈说:“你……你感觉如何?”
我说:“很好,不错。”
她说:“你快要死了。”
我说:“不,妈妈。”尽快地咽下去。你知道,热水在口里溢出来,我看到它们都消失了。我进了房间,从地板上走过去,说:
我能,我愿,我真相信;我能,我愿,我真相信。
我能,我愿,我真相信耶稣现在医治我。
我相信他的话,我相信他的话;
像这样,你知道,继续前行,全心相信。
77

我变得非常虚弱,几乎那样横倒在床上了,我想:“哦,求神怜悯,求神怜悯!”第二天我起来,走在街上,你知道。嗯,我不管。妈妈进来。她整个晚上观察我,以为我肯定会死,你知道。第二天早上,所有的豆子都放在同样的地方。她说:“你想要什么?”

我说:“我要一些豆子和玉米饼。”是的。哦,魔鬼无法骗我离开道。不,不。神那么说了。
圣经每个应许都属我,每一章节每句话都属我。(对吗?)
我必倚靠圣神之爱,圣经每个应许都属我。
是的。我宁愿神说:“愿意的,”也不愿他说:“威廉·伯兰罕。”可能有一百个威廉·伯兰罕。但每个“愿意的”,我知道那是指我。是的。我只要说:“我相信你。”是的,先生。我继续走,走在街上。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感觉怎么样?”
我说:“棒极了。”我走在街上,满口的豆子,又咽下去。不,不,我不会把它们吐出去的。不,先生。又咽下去。主祝福了它们。它们是我的。继续走。
走在那里,有人说:“喂,伯兰罕弟兄。”
我说:“喂。”
“你感觉怎么样?”
“很好。”
78

不久前有人告诉我,说:“伯兰罕弟兄,你在说谎。”不,我没有。不,我没有。

他们在问我身体感觉怎么样;我回答的是我的信心怎么样。太好了。是的,先生。是的,先生。我的信心感觉很好,因为我照着神的道接受神。我不管我感觉怎么样。即使我一直在打嗝,我仍要说我得医治了,阿们!是的,肯定的,因为神的道是对的。你们相信吗?让我们唱这歌。
圣经每个应许都属我,每一章节每句话都属我。
我必倚靠圣神之爱,圣经每个应许都属我。
你们所有生病、要接受祷告的人,跟我一起唱这歌。
圣经每个应许(请举手。)都属我,每一章节每句话都属我。
我必倚靠圣神之爱,圣经每个应许都属我。
我们必须做什么?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这就是你要做的。)
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79

我算不上是领唱的。但我心里的确知道你必须相信。对吗?好的。弟兄,请在琴上给我们弹,我们唱这歌。好的,现在大家再唱。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都可能……
圣经这么说,不是吗?神这么说了吗?他应许了将恩赐赏给你们吗?他们在这里,其他人得了医治,你呢?你呢?你呢?你呢?
……只要相信,
凡事都可能,(赞美神!是的,就是这样。)只要相信。
主,我相信,(你呢?)主,我相信。
凡事都可能,主,我相信。
主,我相信,主,我相信,
凡事都可能,主,我相信。
听着,如果我没有……[原注:磁带空白。]在审判时,我仍要说我相信每一个应许都是真的。它是对的。你们相信吗?好的。
80

让我们低头。如果可以,弟兄,只要起个调。让我们低头,现在他们在为祷告做准备。

我们的天父,今天我们为圣经上的每一个应许而感谢你。我们感谢你,因为你赐下了圣灵,为拥有圣灵的人和这会所献上感谢。神啊,我们祈求你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得救,那天能进到你的国里,因为他们打开门,让我们进来。请祝福每一个人,祝福本城的医生;祝福所有的护士和疗养院。
神啊,让人们知道我在这里,竭力想要帮助可怜、患病的人。我在这里不是为别的事,乃是想要帮助这些眼窝凹陷、生病、垂死的人。神啊,当我竭力向他们介绍一位可爱、能医治一切疾病和病症的基督时,人们怎么能毁谤像那样的事呢?
81

主啊,请祝福你的传道人,愿他们成为受膏的火源。愿凤凰城这里有一场老式的复兴爆发,从这教会到那教会,从这地方到那地方,直到这里成为一个地方,全国的人都说:“去到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吧,因为圣灵又浇灌在那里,大神迹奇事发生在人们中间。”神啊,你知道我多么爱这座小城。我祈求你保守它,主啊。求你应允,主啊,请赐下一场老式的复兴吧。

父啊,医治每一个人。愿你的天使,我竭力向人们讲明白,我只能照他说的话去说。我的祷告只是为了人们的信心。但是神啊,愿他们今天下午经过这队列时有信心相信。有几百个人。当他们经过时,愿他们得医治,我们将一切的赞美和荣耀归给你,我们奉主的名祷告,为了主的荣耀。阿们!
82

呐,当他们正在排好祷告队列时,来唱一首告别的短歌,弟兄,请在那里给我们起个调,“神顾念你。”好吗?“神顾念你,”你知道。

这是我要向你们唱的,你们大家现在回应我来唱。有多少人知道这歌?“神顾念你,”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好的,现在领我们唱。好的。)
神顾念你,神顾念你,
或光明或阴暗,神顾念你。
让我们大家一起唱这歌。过来吧。
神顾念你,神顾念你,
或光明或阴暗,神顾念你。
83

听着。让这中间过道上的给你们其他人唱。这中间过道上的,请跟我一起唱。现在过来吧。

神顾念你,(他们正在给你们大家唱。)神顾念你,
或光明或阴暗,神顾念你。
让所有能站起来的病人,所有要去到祷告队列的病人都站起来。你们在这里健康的人,你们和我给那些要去到祷告队列里的病人唱。
神……(把手指指向他们。)神顾念你,神顾念你,
或光明或阴暗,神顾念你。(大家现在起立。)
84

现在转过身跟你身边的人握手。大家唱“神顾念你”。跟站在你身旁的人握手。

神顾念你,(是的,转过身来热情握手。)神顾念你,
(让我们再唱。)神顾念你,神顾念你,
或光明或阴暗,神顾念你。
让我们大家都说“阿们”。来吧。这不会伤害你的。现在说:“赞美主!”来吧。赞美主!呐,让我们大家一起说:“我爱我的邻居。”[原注:会众说:“我爱我的邻居。”]“从此刻起,我想要做基督的仆人。”从此刻起,我想要做基督的仆人。
神顾念你,(哦,要进入这歌里面。)神顾念你,
或光明或阴暗,神顾念你。
85

弟兄,请慢慢弹奏。现在让我们低头。你们的州长情况严重,带话要我现在为他祷告。请低头。[原注:磁带空白。]父啊,他如此可爱地跟我们合作,处高位、当高官的人,治理百姓……

神啊,存留我们亚利桑那州长的性命。神啊,我们爱他,我们知道你提升他做监督,管理这个州的百姓和事情。我祈求你此时差遣你的天使去到他那里,让他知道我们现在正为他祷告。神啊,应允我们的祷告,愿他马上恢复,愿他痊愈,一辈子都爱你。父啊,求你应允。我祈求州长的性命得到存留,奉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现在你们坐下。谢谢你们!
[原注:一位弟兄指导祷告队列里的人和引座员。]
(欧斯布什?)来自欧斯本州长。
86

好的。现在大家保持真正的敬畏。我们要开始祷告队列。你们引座员知道如何维持队列运行。我尽可能为每个人祷告。

现在我要告诉你们发生的事。呐,我不知道队列中会发生什么事,但我感到桑树丛里有震动。是的,那是个……我希望我们有大约八或十天,你可以继续向上爬,你们是在收获的土地上。是的。
呐,现在是四点半。呐,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结束。当大家都接受了祷告,我们就结束。是的。呐,我想这么做。我感谢你们所有人的友好,因为也许当我去到恩膏下时,我不想从恩膏下出来。你明白吗?我感谢你们每个人的友好。
87

你们仍然爱我是你们的弟兄吗?哦,我仍然爱你们,对你们有完全的信心。我相信你们对我也有。愿神看顾我们,在我们中间看顾,直到我们再见到对方。如果是在审判台前,我祈求我们都坐在生命树下,我有一千年,跟你们所有人交谈。是的。愿神祝福你们。

呐,如果你得回家,当你起来时,存敬畏的心走。但如果是把恶者的能力赶出去……
有时候我感到一个人,当他们向我走来时,我感到信心的压力迎着我儿来。也许他们瞎了、聋了、哑了。我感到那个压力迎着我来,我知道那是信心,我通常都会像那样停住。因为如果那些人有信心让事情成就,不管他们有什么病。但如果我没有感觉到那信心,我就会做一个信心的祷告,让他们过去。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们大家都明白,是不是?
88

好的。现在,大家都低头祷告。

亲爱的神,我们的姐妹现在经过,让她不照自己的感觉而是照自己的信心而去。愿她去得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神赐福你,女士。
呐,我希望这里所有能合作的传道人走到这条队列边上,跟这些人交谈,为他们祷告,如果可以的话。所有合作的传道人,走到那祷告队列边上,祷告。弟兄,神会垂听你们所有传道人的祷告。
耶稣啊,怜悯我们的姐妹,医治她。主啊,求你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是的,年轻女士。现在欢喜地离去吧。
神赐福你,弟兄。你的情况很严重。你晓得,是不是?
89

神啊,现在我想到刚才跟着那个医生的见证一起进来的X光,X光显示:她的肺超过一半完了。就在凤凰城这里……她的下次拍片显示负面。基督啊,请怜悯这个人,他从我隔壁那个可爱的俄亥俄州一路来亚利桑那州这里接受祷告。

你这鬼魔,从他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亲爱的弟兄,你是我那边的邻居。不要疑惑。你的颤动已经停止了。呐,如果你能全心相信……你感觉到颤动吗?好的。神赐福你。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大家赞美主。这人从俄亥俄州来这里接受祷告,他就在我隔壁。
90

好的,现在,你们低头。哦,为什么你们凤凰城周围不能一直都有这种感觉呢?这是你们需要让人得医治的那种感觉。现在大家都低头。

是的,先生。你知道,先生,如果某件事不成就,你的时间就会非常接近生命旅程的终点了。先生,你住在哪里?芬内尔。好的。现在要有信心,不要疑惑,只要有信心。记得我告诉过你的话吗?只要全心相信。
天父,我现在为我得癌症的弟兄祷告。他的生命被做这事的这个癌症大鬼魔吞噬了。你是唯一能从他身上除掉那只“章鱼”的,那鬼魔在那里伸出权势和肢体,正吞噬这人的生命。父啊,他是我们的弟兄,我们作为你的儿女来到你面前。
你这鬼魔,从他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弟兄,你自己可以看我的手,它消失了。欢喜地去吧。神赐福你。
拿撒勒人耶稣啊,我祈求你帮助我们的姐妹,她被这搅扰她的可怕权势折磨。
撒但,从妇人身上出来,奉主的名……[原注:磁带空白。]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神赐福你。
91

神祝福你,姐妹。父啊,我相信我们为这妇人祈求这祝福,她配得我们祈求的东西,她是我们弟兄—你仆人的妻子。她经常在这里的聚会上被使用。父啊,求你今天藉着医治她来赏赐她美好的合作。你会垂听你仆人的祷告吗?神啊,你差遣我去哈罗德·内尔的家里,你差遣我上去尤蒂卡到伊迈尔弟兄家里,去小石城那个人那里,以及不同的地方,你行了这些事,当我们匆匆经过这里时,求你垂听你仆人的祷告,从今天起,请赐给这妇人拯救。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祈求,阿们!神赐福你,奥特罗姐妹。不要担心。我相信你会好的。

92

好的。我刚从奥特罗姐妹听到一个报告。我让她那天晚上跑去为她很严重的妹妹祷告。她妹妹正在好转,变得更好了。小男孩,西班牙小男孩,小约瑟弟兄。我今天没看到他;我想在离开前见到约瑟。你会带我进西班牙小男孩所躺的房间,他们认为他要死了,躺在那里,脑被压碎了等等。小男孩意识恢复了,得了医治,出院回家了。

请你们现在低头,我们祷告。(你们可以在那里祈求。)
93

父啊,我祈求你现在帮助我们的弟兄痊愈。撒但,我命令你离开这男孩,奉耶稣基督的名。神经病离开了。神赐福你,我亲爱的弟兄,带着信心去吧。

我看到你耳朵里戴着一个助听器。你相信神差我来做这事,赐给你听力,不用戴这助听器吗?你不能听见我吗?好的,弟兄。
天父,这男的站在这里,耳朵里戴着助听器,你是唯一能拯救他的。我祈求你医治我的弟兄。他厌倦了这旧助听器,厌倦了人们盯着他看。你在这里释放他。亲爱的神,求你说话。
你这鬼魔,从这男的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听见我吗?听见我吗?现在你可以抬头。这人戴着助听器根本不可能听见我。听着。听见我吗?[原注:这人回答:“是的,先生。”]听见我吗?[“是的,先生。”]刚才他戴着助听器听不见我。听见我吗?[“是的,先生。”]赞美主!阿们!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神赐福你,弟兄。去,赞美主。神赐福你,神赐福你,我的弟兄。哦!
这个对我犹如在天,我们过约旦河到迦南美地,
这个对我犹如在天,这个对我犹如在天。
94

现在大家低头,我们祷告。

耶稣啊,你是唯一能医治我们姐妹的。父啊,今天应允她的听力临到她,她的血管、静脉曲张萎缩。永恒的神,求你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
你这鬼魔,从妇人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听见我吗?听见我吗?我在低声说话,女士。好的,你们可以抬头。听见我吗?听见我吗?说“阿们”。[原注:妇人说:“阿们。”]赞美主。[“赞美主。”]现在我在低声说话,女士。对不起。瞧,那是我听见的。瞧,你没有明白。就是那样的。你一听见(你明白吗?),我看到有人就会……或者他们就会那样做(瞧?),有时候他们就会说:“哦,这个、那个。”那就是我很快阻止你的原因(你明白吗?),好让你明白。你能听见我吗?她听得很清楚。让我们说:“南达科他。”南达科他。让我们为她大声赞美主。神赐福你,姐妹。
哦,我感到主今天会这样做。是的。哦,你们爱不爱他?说“阿们”。好的。他们经过时,大家继续低头。
95

弟兄,你相信如果我祈求神,神就会医治你的肺结核吗?亲爱的神,你能使聋子听见,瞎子看见,哑巴说话,你能医治我们弟兄的肺结核。父啊,我祈求你应允。愿疾病离开他,奉耶稣基督的名。

神赐福你,我的弟兄。瞧,就是这样,简易的祷告,你的信心;不是冗长的祷告。是你的信心行了这事,你明白吗?
96

[原注:磁带空白。]你像那样摸我的背。有几百人同时经过,妇人健康好了。去吧。你若相信,就会痊愈。

神啊,我为这个小孩祷告,愿你医治他,让他痊愈,父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他。祝福得了心脏病的妈妈。神啊,愿今天对他们是新的一天;愿他们离开这里,欢喜,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大妈,你全心相信吗?只要你能相信,你的孩子必痊愈,你也必好了。
神啊,我祈求你医治我的弟兄。他现在站在这里,完全聋了。我祈求你现在赐给他听力。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
我要让这个人经过,你们都在那里检查他,看现在发生了什么事。当我们让他们经过时,你们检查这几个人。
97

神啊,我祈求你医治我亲爱弟兄的胆囊病,让他痊愈。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神赐福你,先生。那就是刚才成就的事。你现在得到了,去吧。神啊,哦,他马上就看到异象了。嗯,那是自由。

神啊,我为我的姐妹祷告,愿你医治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阿们!
你,姐妹,如果可以。神啊,我祈求你医治姐妹的这喉咙病。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
神啊,赐福我的姐妹。父啊,我祈求你医治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我从不知道这事。祝福她的……是的。神赐福你,神赐福这个有心脏病的小孩。父啊,我祈求你医治他,让他痊愈。我按手在他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医治。父啊,祝福这位母亲,赐她长寿、快乐、健康,奉耶稣的名。神赐福你,女士。
98

神啊,这个可怜、有肌肉硬化病的男孩,我看着他蓝色的眼睛,神啊,你是唯一能做这事的。

撒但,从男孩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有人抬头了;朋友们,继续低头。这个很快就回来了。托拉弟兄,你看到它怎么把我的手变成……
你相信吗,亲爱的?大家继续低头。父啊,怜悯这个男孩,医治他的肌肉病。你是唯一能做这事的。
你这鬼魔,从他身上出来。我靠着耶稣基督和圣天使命令你。
亲爱的,走到我这里来,像这样上下抬起脚来。就是这样。上下举手。像这样把你的……很好。现在尽可能努力走下台阶。(会众,请抬头。)你再也不会僵硬了。瞧,走下台阶了。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
是的。现在走上台阶,走上来;展示一下。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转过身,从这里下去,从这边下去。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好的,请在会堂各处低头,因为我们还有几百个要祷告。现在低头,保持真正的敬畏。
99

父啊,你是唯一能医治这位弟兄的溃疡的。父啊,我们知道,我刚才讲了我的胃怎么得了出血、刺痛的严重溃疡,几乎成了癌症。但我照你的话接受你。愿我们的弟兄同样做,得到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神赐福你,弟兄。

神赐福我亲爱的弟兄。父啊,我祈求你医治他的身体,奉耶稣基督的名。神赐福你,弟兄。现在欢喜地去吧。
亲爱的父,我祈求你现在医治我们的姐妹。愿她欢喜地离开这里,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你想要痊愈吗,姐妹?欢喜地上路去吧。忘了它。去吧,现在要有信心。
亲爱的父,我为年轻的女士祷告,愿你医治她。愿她经过,就像经过铜蛇、毕士大池或不止那个,像她经过各各他一样。父啊,求你应允,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神赐福你。你相信你会痊愈吗?那是你的肾病。神赐福你,姐妹。
100

神啊,这个可怜、耳聋的妇人站在这里,她的身体残疾,拖拉着腿的小可怜,看到她今天下午坐在那里,我感到她有信心。所以,父啊,求你来救助,愿那捆绑她的鬼魔离开。

我命令你离开她,从她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谢谢你,父啊。
得到了。你看到了,是不是?你听见我吗?好的。现在你们可以抬头。
我看到她跳跃。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听见我吗?阿们!过来这里,你再也不会因关节炎僵硬了。[原注:磁带空白。]
呐,她正在看着我。可怜的人……我站在那里,感觉到她的信心从那里出来。我把双手伸进你的两耳朵里。当我那样把手抽回来,听力一下子就那样临到她了。好的,大妈。很好。
好的,大家低头。
亲爱的父,我为我们的姐妹祷告,愿你医治她的身体,使她痊愈。亲爱的神,求你应允,愿这喉咙得医治,她的眼睛得痊愈。父啊,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神赐福你,姐妹。你相信吗?你若能信,就必得到。[原注:磁带空白。]
101

神啊,怜悯我们的姐妹,医治她的这个结肠炎,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神赐福你,女士。你现在相信吗?全心相信吗?好的,你必得到。

全能的神,这个可怜的男人站在这里,甚至在这健壮的时候,就要死于肺结核了。父啊,我们知道需要你的大能,愿他站在这个简单的祝福里,凭着孩子般的单纯信心经过,得到医治。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他的医治,阿们!神赐福你,我的弟兄。欢喜地去吧。不要理会你的感觉如何,痊愈。
神怜悯我们的姐妹,医治她的神经崩溃,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现在你要痊愈吗,姐妹?你再也不要担心。它没有了。是的。欢喜地去吧。好的。
102

父啊,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使她痊愈。愿她离开这讲台,心里欢喜,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你相信吗,姐妹?多莎,对吗?很好的名字。好的,现在欢喜地去吧,多莎。

姐妹,你相信神会让它离开你吗?父啊,我为我们有这个窒息的灵的姐妹祷告;愿那灵离开她,再也不搅扰她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斥责那灵。神赐福你,姐妹。什么?哦,你是指它看得见吗?现在不在了。
喂,你们睁开眼睛一会儿。这女孩有甲状腺肿,当场就消失了。是个看得见的甲状腺肿。对吗,年轻女士?瞧这里,吞咽。让我们说:“赞美主!”神赐福你,女士,好了。
103

你多大了?你相信如果我祈求神,神必垂听我的祷告吗?嗯,我相信你已经得医治了。我全心相信。神赐福这个年轻女士。父啊,我全心相信她的信心已经救了她。我奉耶稣的名感谢你。年轻女士,你走到这队列时,就得医治了。

朋友们,我要你们睁开眼睛。这是……我曾说这是信心最贫穷的地方,但我相信今天下午这里信心最大。在我握住这女孩的手之前,她就得了医治。我感到有东西运行,这女孩得了医治。
有个奇怪的感觉临到你,是不是?你得医治了,年轻的女士。好的,你记下我的话,看是不是。荣耀归主!
104

瞧,亲爱的朋友们。不是我的祷告能医治你们;是你们对神的信心医治了你们。这是简易的部分,只要经过,相信。记住,我把神的天使告诉了你们,圣经握在手里。他告诉我,如果我真诚,让人们相信我,就没有东西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如果你相信,举止就要像。到处走,欢喜,作见证,告诉人们。肯定的,信心不是你感觉到什么;信心是你拥有什么(对吗?),是你相信什么。现在低头,我们祷告。哦,做得很好。我相信神这会持续下去的。

父啊,我祈求你医治我们弟兄的哮喘,奉耶稣基督的名。神赐福你,大伯。你相信吗?你必得到。
105

你相信吗,年轻女士?神啊,祝福这个年轻女士和她温顺的心。我祈求她现在会到处走,因她的医治而欢喜,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神啊,祝福我们的弟兄,他站在这里,因风湿病而跛脚。你这鬼魔,离开他,奉耶稣基督的名。只要引导这个。哦,你不再有风湿病而跛脚。走下台阶。走下台阶。他下去了。看看他。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现在大家低头。
106

神啊,我祈求你医治这个口吃的男孩。愿这病就在讲台上离开他。我斥责这口吃,奉耶稣基督的名。说“阿们”。[原注:男孩说:“阿们。”]赞美神。[“赞美神。”]爹爹。[“爹爹。”]妈妈。[“妈妈。”]大家说:“赞美主!”去吧。

父啊,请怜悯姐妹,医治她的高血压,父啊,她身体衰退了,虚弱。我祈求她今天就回家去得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是吗,姐妹?你现在相信吗?“主神,我现在相信你医治了我。我全心相信,为此欢喜地去。”你对此是这样感觉的吗?欢喜地上路去吧。
107

愿神祝福这个快要失明的男人。愿他的……[原注:磁带空白。]不失去视力。现在往会堂四处观看。这位引座员站在讲台上。先生,请举手。他有多少根手指?你能看见他的手吗?绝对没错,弟兄。你是对的。看到你发生什么事了吗?神赏赐你的信心。好的。孩子。

神啊,这个可怜的母亲站在这里,她想要得医治,为了你的荣耀。愿她的大信心现在仰望你,放下一切,全心相信你,得到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愿神将你渴望的赐给你,姐妹。你妹妹……
父啊,我祈求你医治这个耳聋的女孩。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现在得到听力。弟兄,检查她的语言。
神啊,我为我们的姐妹祷告,愿你医治她,奉耶稣基督的名。
神啊,医治这个支气管炎,奉耶稣基督的名。
医治我弟兄的胃病,奉耶稣的名。
108

父啊,医治这个女孩,我奉耶稣的名求。你相信吗,女士?

什么?是斗眼,斜视。女士,你相信耶稣基督为了世人的罪受死,为了你的医治受死吗?好的。请低头。你相信我能做这事吗?有时候,在我其它的聚会上,黑人上来的不多。但你相信吗,你相信我……[原注:磁带空白。]神赐福你,姐妹。你的女儿现在必得医治。
天父,我在想阿肯色州琼斯伯罗的那个瞎眼的黑人女孩,她抓住我破烂的旧外套,说:“不要漏掉我。”父啊,你知道他们。你已经为这个黑人种族受死,就像为我们所有人受死一样。我们在基督耶稣都是一。你不偏待人。
109

现在他们带给我一个斗眼、哮喘、头部受影响的女孩。主啊,你在这里,要使她痊愈。那天早上你背着十字架走过耶路撒冷,当你摔倒时,古利奈人西门、那个黑人过来帮你背十字架。神啊,我知道你明白。在凤凰城向这些人证明你不偏待人,所以我斥责这些斗眼,奉耶稣基督的名。现在,大家继续低头。

全能、无所不能的神,今天显明你是神,我是你的仆人,让人们知道你是独一的活神,你恩膏了我,差我出去,我说的不是自己的话,而是你向我启示的那些话。所以,神的天使,你告诉我去,如果我真诚,人们相信,就没有东西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我为这事祈求。我要离开凤凰城。主啊,我爱这地区。求你证明你是神,我是你的仆人。
你这鬼魔,我斥责你,从这孩子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110

亲爱的,继续闭上眼睛。抬起头,但继续闭上眼睛。(大家继续闭上眼睛。)现在慢慢地睁开眼睛,慢慢地看着我,像我一样。就是这样。好的。她的眼睛直了,正常了。看这前面,若是任何人想要查看……看看会众。瞧这里,姐妹,对了。完全了。让我们都说:“赞美主!”

是的,先生。头病也离开了,大妈。一切都好了。看看她。哦,你爱耶稣吗?你爱吗?太好了,好极了。现在看看底下会众。呐,朋友们,看这里,她的眼睛,斗眼已经……你跟着我的手指看。你……你随着我的手指移动眼睛。不要……你的眼睛。这是我要你对你的眼睛做的事,像这样。反复闭眼睛。现在抬头,让会众能看见。完全了。让我们向神献上赞美。
父啊,你在这里。你的道……荣耀你。父啊,我祈求你每天保守这个小女孩在你的旨意里,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现在跑开,告诉人们主为你做了什么事。
好的。现在你们低头。许多人要接受祷告。
111

神啊,你创造了这位母亲的腰,生出了孩子。现在她的腰疼痛。我斥责那疼痛离开妇人。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我斥责你,从她身上出来。我想,那是个有缺陷的脾脏,但它停止了。去吧。你住在哪里?你是神的一个见证,姐妹。[原注:磁带空白。]

来得医治。哦,现在帮助我。[原注:磁带空白。]是肺结核在打击这男人。撒但啊,为什么你要做这事?离开他,奉耶稣基督的名。等一下,朋友们,这病留在这人身上。
先生,这样看我。你得这病多久了?四十四年。我要会众,也许有些会众从未见过颤动。我要他们看一看。出来一下。
好的,会众,抬头看。这里有肺结核颤动。看到这些白色的痕迹出现在我手上吗?红色,看到这手看上去多白吗?看看这只手。瞧这里,看到那些白色的痕迹,看到它们出现吗?你们看到吗?先生,明白我的意思吗?看这里一下。呐,先生,如果神从你身上除掉了那个,颤动就会停止,我的手就会像这只手。两只手有很大的不同,是不是?呐,你们留意我的手,还有你,这位病人。你们留意我的手。如果它像这只手一样清楚了(我不会移动它。),如果它像这只手一样清楚,那你就是个见证人。有件事发生了,是吗?你会看到有什么事确实发生了。现在大家在各处低头。
112

全能、无所不能的神啊,你是创造天地的主。你造了人的身体。这鬼魔想要夺走这年轻人的性命。耶稣啊,你在这里帮助他。父啊,求你帮助,愿他们在底下、在他们的邻居中间知道你是基督徒,我是你的仆人。所以,我来迎战这鬼魔,奉耶稣基督的名。

你这肺结核的鬼魔,我靠着拿撒勒人耶稣基督命令你从他身上出来,离开这男人。
在我抬头或睁开眼睛之前,先生,我的手正在变白,是不是?好的。就是这样。(你们会众,可以抬头。)先生,你知道我从未移动过我的手。手还是放在同样的地方,是不是?后来手变红,满了白斑(对不对?),冒出来。现在看上去它跟那只手一样,是吗?是的。一件自然的事发生了,是不是?颤动停止了。呐,如果你全心相信,就把自己纠正过来,走在街上欢呼,见证神医治了你,你就会成为一个健康的人。神赐福你,我的弟兄。很好。让我们说:“赞美主!”
113

现在大家……多少人要留下来接受祷告?让我们看看有多少人站在那里。让我们看看。呐,对你们要赶着去教会的人,现在是五点了。五点了。我有……我的手表对吗?差不多对,弟兄,五点了。

喂,趁着我有机会,我要感谢福克纳弟兄、奥特罗弟兄、加西亚弟兄、富勒弟兄和这位我想不起名字的弟兄。哦,杜鲁门,杜鲁门,其他不同的传道人。这是……这位是传道人吗?巴拉德,巴拉德弟兄。所有其他的……加西亚弟兄,所有的……坐在我后面的是加西亚弟兄。所有这些合作的传道人到处……来自梅萨的比曼斯弟兄。他在哪里?这是他吗?拿着相机在这里。很好。我们要感谢他。所有这些弟兄,你们所有的会员,跟我们在凤凰城的聚会上合作。让我们大家都帮那些传道人一把。过来,他们是配得称赞的能手。是的。
我肯定高兴你们凤凰城这里有像这样的传道人。嗯,我希望你们有联合的大复兴,充满这些礼堂,让这些地方满了人,让他们来到祭坛。
114

我跟夏里特弟兄交谈了。还有一个人我不想漏掉。听着。我认为凤凰城因着有像夏里特弟兄这样的人而得福。你们大家对此怎么想?阿们?对吗?让我们也个他鼓掌,因为他一直是我的弟兄。是的。非常……是的,吉布森弟兄,我忘不了他妻子。是的。她是个可爱的人,没有任何话要说,只是“哦,是的。”她是一流的厨师,对我一直像个妹妹一样,像个弟兄,我非常感谢他们和他们的孩子。

哦,事实上,我为你们所有人感谢神。阿们!很好。我确实感谢神,今天下午在这里看到这欢迎的灵。当到了你必须相信、进去或出去的地步,那就是主降下来的时候,对吗?朋友们,我非常感谢主;这场聚会是我们在凤凰城举行的最伟大的聚会,是的。
115

呐,你们只要继续低头,我们想尽力为每一个人祷告。你……不要在你的教会迟到。你们必须去教会的人,只管去吧。不要错过你的教会。因为我……但如果你能留下,不去教会,嗯,你尽管留下来。如果你能留久一点,欢迎你们。记住,直到我们再相会,愿神祝福你们每个人。呐,当我们祷告时,姐妹,请继续弹音乐,如果可以的话。

神赐福这妇人。父啊,我祈求你医治她的病,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你现在会好吗?
神啊,怜悯她。哦,等一下,她有更多的……哦,姐妹,我不愿告诉你那是什么,直到我为你祷告完了。你可以……你相信吗?
全能的神,请怜悯这妇人,医治她的身体。你这鬼魔,从她身上出来。我靠耶稣基督命令你。
姐妹,现在你可以持守那信心。颤动停止了。你看到吗?你知道你有什么病吗?你现在不害怕了。你知道你会痊愈,是吗?癌症。好的。你有一点儿怕吗?现在只管继续相信。
116

这里有一个得了癌症的。这里有个小男孩得了肺炎,正处在癌症的边缘,想要把他的手帕寄来接受祷告。父啊,我们被教导,他们从保罗身上拿了手帕和围裙。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圣徒保罗,但我们晓得不是他行了医治,而是你的灵在前面行,搅动人们的信心。我今天下午送这手帕给那个小男孩,为了医治他的身体。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和他妈妈健康、快乐许多年,为了你的荣耀。阿们!现在欢喜地去吧,姐妹。神赐福你。

神啊,怜悯我们亲爱的姐妹,医治她。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这样祈求。姐妹,不要担心;你会好的。神赐福你,姑娘。
得了溃疡,是不是?好的。哪里?你去加西亚弟兄的教会。哦,你不能……好的。你相信神,是吗?天父,这女士今天下午站在这里,得了胃溃疡,你是唯一知道如何把它除掉的。她敬畏地上来,父啊,我祈求你帮助她。
你这溃疡的鬼魔,我命令你离开这女孩,奉耶稣基督的名。女士,你现在没有任何要担心的了。你的溃疡必好了。现在你好了。神赐福你,姐妹。
117

天父,我为我们的姐妹祷告,愿你医治她的身体,使她痊愈。撒但,从妇人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愿神赐福她等在家里的亲爱丈夫。愿他妻子回去,为她的医治而叫喊、赞美神。神啊,愿他也起来叫喊。你说了话,同时他就开始好转。去吧,大妈。不要有任何的疑惑。欢喜地去吧。

神啊,这个小男孩站在这里,我祈求你医治他的身体。不管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你都知道,我祈求你使他痊愈,父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男孩。
神啊,赐福这妇人。父啊,我祈求你医治她的身体。我们看到她跛脚走上来,被这个女孩领上来这里。但唯有你能使她痊愈。我为她祷告,祈求你垂听我的祷告。父啊,愿撒但受责备,奉耶稣基督的名。女士,你相信多少?全心相信吗?好的。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回家,痊愈。阿们!
118

神啊,怜悯我们的姐妹,医治她,父啊。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祈求她的医治。阿们!神赐福你。大妈?那是什么?你的颤动停止了。那是什么?瞧,它成了我的正手。现在它离开了你。不管是什么,它离开了。当颤动离开时,那是……你相信吗?欢喜地去吧,去快乐吧,是的。是的。神赐福你,大妈。

我们的天父,我为这个亲爱的魂祷告,她手里拄着拐杖站在这里:年老,身体垮了。但你在这里,要恢复她的健康。我祈求你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大妈。
神啊,医治这里这个可怜姐妹的心脏病。神啊,还有这妇科失调,你知道万事,知道这个可怜的魂。她想要痊愈。我为她的医治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名。神赐福你,姐妹。现在欢喜地去吧;你必得痊愈。
神啊,我祈求你医治我们姐妹的心脏病。亲爱的天父,求你应允。我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去吧,现在相信,姐妹。
119

神赐福你。发生了什么事?手?哦,是腿上的一根骨头坏死了。呐,瞧,姐妹,你多大了?十七岁,还是个孩子。你从哪里来,凤凰城吗?加利福尼亚州。瞧。如果你全心相信这点……你要侍奉神。那是你想要做的事,对吗?你是个基督徒吗?你是。如果神让钙开始回到你的骨头里,让生命回到那里,使它成为正常的骨头,你愿意在剩下的一生中侍奉神吗?你要用那条腿,不是去跳舞,而是去侍奉神。对吗?你会这样做。好的,让我握住你的手。

父啊,这个年轻的女士,毫无疑问,她在全国听到了你所行的许多事。现在她出了事故。我们被教导,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骨头无法医治,在她的腿里面坏死了。神啊,她还是个孩子;求你怜悯她。她答应我,她决不跳舞。父啊,她答应你,她决不跳舞,只为你的荣耀而使用这条腿。全能的神,你是生命的一切源头,我奉你的爱子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今天下午让生命出现在那根骨头里,愿她得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姐妹,就像我相信我站在这里一样坚定地相信,神的祝福已经发生在你身上了,你会成为一个正常健康的女孩。你叫什么名字?罗马。从哪里来?哪里?加利福尼亚州哪里?加利福尼亚州雷德兰兹?好的,你愿意写……[原注:磁带空白。]你愿不愿……
120

[原注:磁带空白。]……就会在九颗主要脑袋的身体里。记住这点。我们现在接近他们了。呐,你们会众应当知道。我不能做这事。我现在怕我会拦阻一些传道人去参加他们的聚会。我们要开始为病人祷告,还有一些……

瞧,不是我的祷告能医治你们。我已经为你们祷告了。是你们对神的信心能医治你们。瞧,当然,我的确领人们来这里,把那些鬼赶出去,类似这样。你们可以看到这个。
我现在告诉你们了,我一生中只有一次看到它失败。那是前两三个星期天,我站在这里的讲台上,求问神,如果他不要我行那些神迹,就不要让那些神迹发生。那天有多少人在这里看到了?好的。那是我一生唯一的一次看到,当我在讲台上花了时间,病却没有得医治。我必须让主来阻止我。当他阻止我时,我就停止。当他不阻止我时……
121

你知道我答应了主什么吗?多少人记得我答应了他什么事吗?我要等候他的见证人。是的。从此我就那样做。真的,从此,行出的神迹比以前更多。所以我想要持守神的恩惠。你们要我这样做,是不是?你们每个人都要我这样做。我要活得更久一点。

弟兄姐妹,当你发出那些能力时,从你身上出去的力量比为五百人祷告的力量还更多。有东西从你身上出去了;你必须留意这点。你发现一丝美好的信心,就像刚才那个可怜的小男孩,他站在这里,他的小腿像这样走路。小家伙抬头看我,眼泪出现在他的小眼睛里,像那样笑了,嗯,信心在运行。我知道有什么事必定会发生。你们看到发生了什么事吗?肯定的。撒但知道他必须要离开。那个小孩不像许多大人那样硬着心。呐,你只要有信心相信。
122

我们……我们要让人们经过,通过队列。我要为你们每一个人祷告。想要祷告,不只是经过,不只是为你们祷告。我要跟你们一同做个小祷告,但我们必须要像那样,开始连续走过去。

呐,传道人,你们都上来这里。如果可以,请上来这里,当他们经过时检查一些病人。如果他们看上去没有病,哦,就打发他们回去。嗯,我们要尽全力做。好的。
大家现在都祷告。你们都要排队,或者引座员在那里会告诉你们,我们要开始让队列经过。现在大家都低头,我祷告,这样你们每一个人都知道你们接受了祷告。你们每个人……
123

全能的神,我祈求……父啊,你知道这些人很多都等着今晚去教会。他们可能有亲人得救了。神啊,我晓得铜蛇没有为任何人祷告;搅动的水没有为任何人祷告;摸了耶稣衣裳穗子的妇人没有接受祷告;躺在彼得影子里的人没有接受祷告;从保罗身上拿了手帕放在身上的人没有接受祷告。但是神啊,他们都好了,因为他们相信并认出了你的恩赐。

父啊,我祈求,如果这些人,不但是在凤凰城本地,而且你已经如此命定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愿他们经过,不是因为是你可怜、卑微、没文化的仆人站在这里,而是因为这是你所尊重的恩赐。父啊,你知道我对此不能做任何事。我从未像这样呼叫这信息往普天下去。父啊,这是你。我只是顺从,做你说的事,你使它成就。
124

亲爱的神,愿人们现在看到,只需要孩子般的单纯信心来相信并照着你的话来接受。愿这会堂里的每一个病人,当他们今天下午经过这讲台时,愿他们每个人回家。他们一离开这会堂,愿他们都举起手,去为他们的医治赞美你,走在街上作见证,像马利亚在感觉到生命之前所做的。她知道她没有嫁人就要生一个孩子。哦,那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不可能的事,但她知道那是对的,因为天使那么说了。

父啊,我知道这是对的,因为天使那么说了。我知道你已经宣告了。如果不是那样的,你就不会见证它。若是一个狂热,它很快就会消亡。但现在,你已经把它带到全世界了。
亲爱的神,愿这些人今天下午看到并相信,经过这队列的每一个人都得医治,接下来的几天坐下来,把他们的见证写进来,说:“感谢神医治我。”主啊,愿它在这座城市各处、在全国的各个地方成为一个警报。我为他们每一个人祷告,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25

父啊,医治我们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

父啊,医治我们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
父啊,医治我们的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能够从这轮椅或担架上站出来,欢喜地回家,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你相信吗,先生?你必得到你所求的。你若相信,不可能得不到。神赐福你,我亲爱的弟兄。
神赐福这个小女孩。父啊,我祈求你医治她。
耶稣啊,赐福这位母亲,我祈求她的医治。
神赐福我们的弟兄。[原注:磁带空白。]
哦,她完全不明白。她是个西班牙人。你瞧?她耳背。但我知道……[原注:磁带空白。]
126

神啊……(什么问题?哦,真的?)耶稣啊,我祈求你医治我亲爱的弟兄,使他痊愈。主啊,愿他欢喜地走出这会堂,手举在空中,叫喊,奉耶稣的名。

父啊,医治我亲爱的弟兄,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
父啊,医治这个小男孩不好的视力,奉耶稣的名。
医治我弟兄的风湿病,奉耶稣基督的名。
哮喘,父啊,医治我的弟兄,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
神赐福你,小伙子。你经过这里之后就会痊愈的。你知道吗?你会的。你会从腿上取下这管材,会再成为一个正常健康的男孩的。
127

全能的神,创造……[原注:磁带空白。]医治他的身体。[原注:磁带空白。]

去年二月,他的腿摔断了。呐,这是半新的。我不认识这男孩,他经过时我怎么认出那个信心的呢?瞧?我怎么认出那个信心的呢?嗯,圣灵在这里,神的天使。瞧?现在看看他的眼睛,何等完全。
让我们大家都说:“赞美主!”一些人说:“它会持久吗?”你若相信。只要你能相信,它就会持久。对吗?就是这样。哦,所有的凤凰城人,都为那男孩大大地赞美主。哦,很好。注意,还有他的小腿。完全的信心,哦,他得到了。我不需要为他说一句话。经过这里也一样会使事情成就。你会成为一个健康的妇人的,我是指健康的男人。
好的。大家都低头。
父啊,我为我的姐妹祈求,奉耶稣的名祈求她的医治。
128

在后面房间里等等……甚至没有眼睛。那是在范达利亚。好的,让我们现在低头,为他们祷告。

有点紧张,年轻人,是吗?亲爱的天父,他们是从许多英里外来的。你愿意我们几天后飞到那个可爱的州。父啊,我祈求你医治这位弟兄。当他回到那里,愿他欢喜地去。愿这神经质平静下来,愿他走到街上,正如你仆人所做的,见证,告诉人:“我曾经紧张,但现在看看我。我好了,因为主耶稣医治了我。”撒但,离开他,奉耶稣基督的名。
神赐福你,弟兄。欢喜地去吧。是的。你有美好的信心,年轻人。你会在这里从神得到祝福。
神啊,我为这个完全聋了的男人祷告,是他们说的。我祈求你今天下午赐给他听力。亲爱的父,求你应允。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阿们!
霍珀弟兄,现在我要你检查这个人。让他在这里站一会儿。搭他的脉搏。我要你检查他一下。如果他没有……让他在这里站一会儿,检查他。
129

神啊,怜悯我们的姐妹,父啊,医治她紧张的坏脾气,奉永生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瞧?神赐福你,姐妹。现在欢喜地去吧,快乐地去吧。

耶稣啊,我现在为我们的姐妹祈求,愿你医治她,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现在要有信心。
小姐妹,我家里有位弟弟,曾经躺在医院里快死了。他们说他永远好不了,永远不能从轮椅上起来。现在他是个杂技演员。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侍奉神,会吗?看到你有这美好的信心……天主教徒。大多数天主教徒总是得医治,因为他们看异象。
天父,这位女士站在这里,有风湿热,父啊,她被教导要相信,信靠。我现在祈求你怜悯和医治她。撒但,你这捆绑这孩子、要夺去她性命、引起她心脏病发作的地狱权势,从她身上出来,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神赐福你,小女士。对你来说似乎十分奇怪。你的心脏曾经悸动吗?在带子上跳得不规则。也许没有到那地步。我弟弟的心脏有三个瓣膜开了。呐,你会好的。欢喜地去吧。
130

神啊,怜悯我们得了这扩大型心脏病的姐妹。唯有你能医治她。我祈求你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喂,我此时想要做一个声明。有个天主教女孩经过这里,她患有风湿热,接受了祷告。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但她得了医治。是的。这人刚才回到讲台上。她去哪里了?是个天主教女孩,得了……
好的,姐妹。很好。就是要有那种信心。我感到它回来了。当你下去时,它就离开了你。当你从这里下去时,你有一个奇特的感觉,有个古怪的感觉,有点奇怪的感觉吗?事情就是这样。
它那时就离开你了。我感到它从这边回来了。那是……呐,你可能认为那奇怪。你留意她,看我对不对。
让我们大家说:“感谢主!”
131

我告诉你,天主教徒才能看到这事的异像。你瞧,事情是这样的。天主教徒……我的家人是天主教徒。我妈妈……哦,是我爸爸。我们被教导要相信神甫所说的是对的。就是在这里的这个。你瞧,他们必须要相信我。他们相信神。多少人相信神?你们所有人。肯定的。哦,神的能力不成问题。就是:神的天使来跟我说话没有?瞧?天主教徒被教导要相信他们神甫说的是对的。当他们看到这些事成就,这些神迹,他们就得医治了(就是这样。),全心相信。他们……他们相信。

顺便说,我阿姨……我的大姨在蒙特利尔、安大略建立了一家女修道院。
现在大家低头,我们……
我们现在到什么程度了?我们还要为多少人祷告?让我们看看举起来的手。喂,我一直都有更多的人。我一直都有更多的人。哦,弟兄,让我们看看什么时间……这里有多少个要接受祷告的人今晚要去教会,想要去教会,让我们看看你举手,今晚要去教会的。
132

哦,弟兄,我们必须要对此做一件事。是的。弟兄们,你们一些传道人,你们的一些会众也在那里,是不是?加西亚弟兄,我想,你的会众也在吧。

好的,现在要有信心。我要祷告,祈求神赐福他们。我们要开始……[原注:磁带空白。]哦,是的,我明白。我明白。好的,不管你是什么……
好的,大家现在都相信,我们去……
加西亚弟兄,这里的弟兄,我叫不出你的名字。我不知道你们是传道人。巴拉德?弟兄,你们所有人现在下去这里。奥特罗弟兄和你们所有人,全心地为这些人祷告,鼓励他们经过。现在,弟兄,你站在这里叫出他们的疾病,检验他们。
父啊,医治我的弟兄,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
神啊,医治这个可怜瞎眼的妇人,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
亲爱的,你瞎了多久?三年了。姐妹,抬头看那里那些灯。看到那些灯吗?看到它们吗?看底下这些灯。你现在相信你会得到视力,你就必得到。先生,你跟她在一起吗?是你妻子吗?
133

神啊,可称颂的父啊。这个可怜的妇人站在这里,祈求她的医治。求你怜悯。父啊,愿她的视力在以下几分钟里临到她。愿她能够看见这些灯,有一个你医治的见证,奉耶稣的名。阿们!

在这里坐一会儿,就在我能看见你的地方。几分钟后我要检查她。
呐,你们低头。这是个耳聋的妇人。
神啊,祝福我的姐妹,医治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34

等一下。我要试试这里这个人。我感到那两个灵在那里并肩作战。这女孩对我是又聋又哑。她不知道听力和语言是什么。现在你们低头。大家都保持十分的敬畏。看我能不能让她明白。

亲爱的父啊,这个小女孩生来是又聋又哑的。我们晓得她对说话和听力一无所知。但你是唯一能向她应允这事的。亲爱的神,帮助我,帮助我有能力胜过这聋哑的灵。亲爱的神,求你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
你这聋哑的灵,从女孩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原注:伯兰罕弟兄拍手。]听见我吗?她不……现在继续低头。阿们!你瞧?阿们。[原注:女孩说:“阿们。”]很好,亲爱的。爹爹。[“爹爹。”]抬起头来。生来又聋又哑。瞧这里。听见我吗?[“是听见我。”][原注:伯兰罕弟兄拍手。]听见我吗?[“是的。”]听见我吗?漂亮的小女孩,阿们。[“阿们。”]
135

现在你能看到吗?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注意。这是要发生的事。瞧,那是……我想知道你们大家都注意到这事没有。你知道,我们就要结束,就要进入聚会中。当我要求或斥责一个灵,你们注意到了吗,我总是完全安静一会儿?会中谁注意到了,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你们注意到了吗?

呐,事情就是这样。有三个词汇我必须在那时重复。瞧?是圣经中的三个严厉的词汇。地上没有人知道它。瞧?当我那样要求时,我感到那个落下来,它震动到一个地步,那灵回来。病就得医治了。那就是你们听到我那样说的原因,瞧?那就是发生的事。
136

呐,我这么做,这样你们经过队列时就不会继续询问我这事。那是真的。呐,我知道当我要求或斥责时你们已经注意到许多次了,我安静地站一会儿,重复主的天使告诉我重复的这三个词汇。如果我感觉到它回来,我就知道事成了。

对我们来说,那就是发生在这女孩身上的事。那就是我对此从不说任何话的原因,因为我知道她得医治了。那权势从她身上出去了。呐,当然,她不知道那语言是什么;她不知道听力是什么。她必须像孩子一样开始……
137

我告诉了你们在俄勒冈州有七个从疗养院来的孩子,其中五个经过了加利福尼亚州的医学检验吗?多少人记得?我那里有他们的照片,就在我的小旅行包里有。嗯,记在边上,得医治了。经过俄勒冈州的检验,经过加利福尼亚州的医生检验,回家了。生来又聋又哑……

哦,神是奇妙的,是不是?肯定是。让我们将赞美归给神。听见吗?听见吗?听见吗?阿们!
谢谢你,弟兄。好的。大家都低头,我们祷告。
父啊,医治我们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
神啊,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啊,医治我们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
亲爱的神,医治我们的姐妹,奉耶稣的名。
神啊……[原注:磁带空白。]怜悯他,医治他的身体。
138

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先生。现在去掉你所患有的肺结核。一个古怪的感觉,是不是?神的天使站在附近,弟兄。你意识到你的日子很短了。你甚至发烧了,烫。不要担心。去相信吧。你相信你马上就要痊愈了吗?你必得到,奉耶稣基督的名。他住在哪里?格伦代尔。现在不要疑惑,先生。你是司机吗?谢谢你,先生。神祝福你的等候。

父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医治他。不要疑惑,先生。相信地去吧。
神啊,我祈求父医治这位妇人,奉耶稣的名。
父啊,医治这个男人,父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
父啊,医治我们的弟兄,奉耶稣的名……[原注:磁带空白。]成就。
139

喂,朋友们。说到信心,这小男孩站在这里,眼皮发红,表面粗糙。它们从他身上消失了。我可以在会众面前抱起他。是这样的。看看他的眼睛,瞧?完全清楚了。眼皮表面粗糙,站在讲台上。朋友们,那是真的。你们知道神正站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吗?神的天使。

亲爱的,去给躺在那里的那个病人看;去把你的眼睛给他看,刚才发红,现在它们消失了。
先生,小男孩下去向你作见证。
霍珀弟兄,那个小男孩,眼皮发红,表面粗糙,刚才一下子得了医治。
呐,我不知道你们在这点上相信多少,但如果神,我站在他面前,如果这不是真的,愿他站在这里取去我的性命。当我刚才看到这个小家伙,发红的地方升到他的头顶上,从他头上消失了。那是真的。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
神啊,医治我亲爱的姐妹。愿她现在欢喜地去,得医治,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你必得到。
140

一个得脑积水的小女孩。(好的。)姐妹,你相信,如果我求神,神就会这样做吗?亲爱的天父,我按手在这个亲爱的小女孩身上,祈求你医治她,神啊。愿她从此刻起开始好转,头上的肿消退,正常。小孩成为一个正常的孩子。我祈求这祝福,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不要疑惑。那是你的孩子吗?你妹妹的孩子。你相信她现在会好吗?我想要听到她的消息,姐妹。他是个弟兄。[原注:磁带空白。]

141

神啊,我祈求你斥责表面粗糙的眼皮离开这小孩。你这鬼魔,从他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那东西离开了。瞧这里,眼睛周围没有一点发红了。瞧这里,亲爱的。如果会堂里有医生,你可以自由地检查他。亲爱的,跑下去。如果你是医生,请来看看他的小眼睛。刚才他站在这里,眼皮表面粗糙,发红。

让我们说:“赞美主。”赞美主!
他们病了,他们是兄弟吗?他们是兄弟,两个小男孩。[原注:妇人说:“他们的妹妹也有,她在底下。”]是吗?阿们!姐妹,你住在哪里?是吗?哦,他们肯定是在信心周围长大的。哦,很好。那是……瞧,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路。对吗?
142

他们的妈妈二月份哮喘得了医治。是在凤凰城这里吗?就在凤凰城这里,哮喘得了医治。就是这样,瞧,朋友们。

将离别抛在身后,岁月虽逝足迹犹存;(对吗?)
或是他人的足迹,航行在生命神圣的海上,
有个失事、遗弃的弟兄,见这事,你该重新振作。
天父,我祈求你医治这位姐妹,她带着勇敢的心经过,仰望你得到医治。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应允。
父啊,祝福这块手帕和那些祈求身体得医治的人,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
顺便说,免得我忘掉了。这里有多少人想要祷告过的手帕?让我们看这里有多少只手想要一块。我已经向你们解释了。瞧?嗯,现在你只要写信。这里没有手帕,因为我没有为它祷告。只要把它寄到杰弗逊维尔,邮政信箱325,伯兰罕医治布道会,就会给你寄一块布,并附有如何使用的说明书。
143

每天早上九点,把你的手按在胸口,先带着祷告的心按手在布上,把布别在你衣服里面,贴在心口,把手按在你的心口,每天九点、十二点、下午三点祷告,一个接一个地承认你所有的过错,把邻居都叫进来,祷告,举行祷告会。你就会好。瞧?说明书会寄给你。只要写我的名字寄到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你就会得到。

好的,你们低头。父啊,我祈求你医治这位坐在这里、头发灰白的母亲。愿叫基督从坟墓复活的神的大能将她从轮椅带起来,使她成为一个健康的妇人,正如我为她宣告的这祝福,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神赐福你,姐妹;神赐福你,弟兄。
等一下,我要……在这里等一下。这个可怜的女士晕倒了。哦,神赐福你,女士。我知道你一直躺在那里。瞧,神祝福你亲爱的心。你还是个年轻的……你知道你会以这个方式躺到临终时刻。哦,我多希望他们……你知道,我能下去为你做一件事……如果我能在这里抽出来,说:“这就是,你看见吗?”从你身上扔掉它?瞧?我希望我能那样做。但我知道只有一样东西能让你活,姐妹。你非常非常……[原注:姐妹跟伯兰罕弟兄说话。]那就是信心正从你身上拉动的东西。呐,我们正开始击中正确的部位。
144

去年冬天,当我在……她在阿肯色州布恩维尔,她在阿肯色州布恩维尔,我在……是哪里?在阿肯色州康宁。你是从阿肯色州来的人吗?这妇人是。有时候她祈求神让我们见面。有人出去,带她来这里。姐妹,你现在是在哪里?在亚利桑那州的苏必利尔。神已经同意了。我相信这是时候,你呢?可怜的妇人躺在这里快死了。那是确凿无疑的。

呐,朋友们,即使你们一些人已经等了很久。但让我跟这妇人谈一会儿,好吗?
女士,神赐福你。你有多少个孩子?两个小孩。嗯,你丈夫跟你同在这里吗?神赐福你,姐妹,我……你相信如果我求神,你就会好吗?你已经等了这么多时间。亲爱的姐妹,你有我的一本小册子,“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看过其中一本吗?如果你想,就给她一本。我要你看乔治娅·卡特的见证,一个体重只有四十磅、得了肺结核的女子。现在她是我在米尔顿浸信会教会的司琴。她现在大约一百二十五磅。呐,要有信心。我要全心地求神。
145

亲爱的神,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下午往下看到那可怜的场面,看到那个瘦小、纤弱、在那地方翻滚、现在几乎要死掉的妇人,她的肺快完了。医生已经尽力而为了。她一直住在疗养院。父啊,她身上有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她可怜的样子,因为她真诚。她知道如果某件事不成就,她很快就会死。神啊,我恳求。哦,在你面前,我低头全心地祈求你。神的天使,那天晚上你进入房间,告诉我这些事……我竭力忠实于它。哦,请你怜悯这个可怜的妇人。亲爱的神,彰显你的大能。不是因为人们要看到它才相信你,而是为了你的荣耀,为了在这可怜妇人生命中的孩子。哦,亲爱的神,求你帮助她,垂听你仆人的祷告,我全心、全魂地祈求你让她痊愈。父啊,求你应允。愿你仆人听到她的消息。愿她的体重开始增加,愿她现在痊愈。父啊,求你应允这事。她要一生一世侍奉你,见证这事,不管什么时候蒙应允。如果你存留这可怜妇人的性命,我们要尽我们所能做任何事来表示我们的感激。我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146

妇人,我……你身上有一些东西是我喜欢的。我需要告诉你。你盼望……深渊向深渊呼唤,呐,你相信。我全心相信,你会好的。呐,你去侍奉主吗?你是……大伯,神赐福你,神爱你。那是……接受亲爱的好弟兄。愿主赐福你的勇敢。

你刚才注意到了一件事吗?那个可怜的妇人。好的。你们每个人低头。
神啊,怜悯这里这个眼睛不好的妇人。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她现在来了,甚至脱掉了眼镜,因为她相信一件事会发生。父啊,求你应允。愿她不失望,而是得到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神赐福你。
神啊,怜悯我的姐妹,医治她,奉耶稣基督的名。你相信它会好吗?
神啊,赐福我的弟兄,他患了肾病。父啊,愿他痊愈,肾病再也不搅扰他了。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现在你相信你会好吗,亲爱的男孩?嗯?好的。
147

神啊,怜悯我们这位得了关节炎的弟兄。愿他离开这会堂,跺着脚,跳跃,踊跃,赞美神。我斥责关节炎,奉耶稣基督的名。先生,去吧,相信。欢喜地出去,你必得到。

神啊,怜悯我们的姐妹,医治她的癌症。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神赐福你,姐妹。你现在全心相信吗?要确定,见证,把神的荣耀告诉人们。
神啊,我祈求你医治这个亲爱、身体垮掉、经过队列的老妈妈。我按手在她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
神啊,怜悯我们的弟兄,医治他,父啊,奉耶稣的名。
神啊,怜悯我们的姐妹,父啊,医治她,奉耶稣的名。
神啊,医治这颗可怜的心。基督啊,除掉一切的不幸,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
神啊,医治我的弟兄。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
对吗?你的病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