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221 经历

1

今天,我告诉你们这带给了我什么。这差不多……试图使我变得很虚弱。我实在不理解我怎么会变得那么虚弱。当我要举行聚会时总是……我从来都不想成为一个病夫。听我讲过生平故事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状况是怎么引起的;是发烧引起的,当我还是个年轻人时,就不抽烟等等。我从来都不想成为一个病夫……[原注:磁带空白。]献给神,做一切的事,踢足球,损伤我……这状况迫使我离开那些比赛……[原注:磁带空白。]

我想知道那是为什么。我无法理解;我太虚弱,有时候我会完全昏倒,你知道。让他们把我抬出去,也许几个小时后我才清醒过来,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我想……有点是……[原注:磁带空白。]
2

在这事上,我太真诚,我对此想得太多,太专注在它上面了。有人说:“你为约翰·多的婴孩祷告;忘了这事吧。医治孩子是神的事。你对此想得太真诚了。当你这么做时,会导致精神崩溃的。”

我的性情不是……哦,更像举止失常,但我……他们告诉我说我必须把这事忘掉;我对他们太真诚了。我不相信你能够对神的工作太真诚了。是的。你越真诚,神就越能带领你。
所以我……他们告诉我说我可能会精神崩溃;但我继续前行。你们许多人都知道我,知道从我第一次在这里,有一段时间,我试图想些其他的事……
3

[原注:磁带空白。]……也许在我出生前,就在传讲神的医治。我看到他七十一岁了,却比我第一场聚会更需要……呐,我看着他,听到他说他可以举行一年的聚会,一晚接一晚……[原注:磁带空白。]

我想那会要我的命。哦,我不理解那是为什么。我知道我已经领受了圣灵的洗。博斯沃思弟兄说:“他已经领受了圣灵的洗。”那就使我们成了弟兄。神是那位拯救我们俩的。因此,我纳闷为什么他承受得住而我承受不了。我想:“哦,也许是因为他比我有更多的圣灵。”后来我想……哦,我就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我想:“哦,我今天要去祷告。我要去到聚会当中,我要看神会不会给我更多的圣灵,那样,我就更能承受得住。”所以,昨晚在聚会中,甚至当一些神迹发生后,我也仍然是一样的。
4

我回到家。我什么话也没有对家人们说。但今早,我早早就起床。我去到沙漠中,我必须要把这事说清楚。我实在不能理解;但主理解,他知道一切的事。所以我在沙漠那里祷告时,过了一会儿,作完祷告后,主没有用听得见的声音说话,像你听见我的声音一样,像他有时候说话那样。

但看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临到,说了话。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在我思想中永远解决了。有声音说:“那些人是传讲这道,而这是一个恩赐。每个人都倚靠他们自己的信心,而这个是借着恩赐。我也是如此,力量从我身上出去。”
呐,我不是那个恩赐。你明白。我相信在这世上有恩赐(这是真的。)。但恩赐是神从天上差下来的。这恩赐是借着一个人的身体来使用,或是借着神愿意使用的任何东西。
一天,神选择把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原注:磁带空白。]
5

[原注:这部分转录的磁带,是从一篇未识别的信息来的,日期也许是12月3日。]

我感谢你们所有人。呐,当我们站立时,如果你们愿意,请继续站立一会儿,我们低头作个祷告。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感谢你,因为这又是一个小时,我们被允许在永恒的这头聚集在一起,在凤凰城的聚会中敬拜你。父啊,我们祈求你今晚与我们同在,愿许多伟大的事能为了神的荣耀而成就。请祝福每一个在神同在中的人;请祝福聚会和医治,神啊,愿耶稣伟大的名成长,一直传扬,直到被神赎买的整个教会都得救,不再犯罪。父啊,求你应允。请祝福我们和接下来的聚会,我们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6

在天堂的这头,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是比我现在所在的这地方更好的了,我今晚又站在这里。明晚是我见到你们大家之后的一周年,就是明晚。当我来这里时,我还怀疑;他们告诉我说我要去的一家西班牙教会。我想:“哦,我猜他们不会接受我的。”但当我受到衷心欢迎时,我一直都想要再回来。我们要在这里举行三个晚上的聚会。然后,星期天,要跟森尼斯洛普的另一个教会在一起,我想是叫这个名字。然后,星期一,或是十一和十二日,去到墨西哥的提华纳市。

我想要留出多一些时间给各个地区打打电话。现在本应该是我的假期。上星期我在迈阿密;他们在迈阿密有一场不错的聚会。我非常疲劳,特别是昨晚。几百个人经过队列。主在迈阿密行了伟大的工作。
7

那时,他们告诉我回家去休息,因为都快站立不住了。29日我又要在彭萨科拉开始,在那里五个晚上,他们要在那里把两个大圆形帐篷合在一起,因为没有礼堂能容纳下会众。然后从那里,我有四天要赶路,我猜有两千多英里,去到堪萨斯城,在堪萨斯城的市政礼堂。然后从那里去托皮卡,再回到伊利诺斯州的埃尔金,然后去芝加哥,再去华盛顿州,然后北上去到加拿大。聚会一直要持续到十一月,十一月或十月十五日。然后从那里,我有三个星期的假期。接下来的地方是在南非开始。我想从那里去澳大利亚,下一年走遍所有的欧洲国家。我肯定我要……[原注:磁带空白。]

8

生命正被燃尽,又一年过去了,我为这多给的时间,能在过去的一年里,看见许多为基督成就的事而感谢神。现在我想,我们正在面对一个从未知晓的时刻。各处的国家都在分裂。他们都处在非常可怕的混乱中。我真的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看见我们真实爱着的那位耶稣来掌权。靠着主的帮助,靠着主的恩典,我的心志就是:今年要尽力比前一年做更多的事。

离开这里之后,年底就要来到了,光去年,就有三万五千个确定的医治病例在我的聚会上由耶稣成就了。那不只是一些得医治的人见证的,还有医生的声明。有几百个不同的癌症、聋哑、瞎眼等等,我不知道有几百。
9

呐,今晚,我们……十点我们在那里确实有聚会。明晚……记住今晚来参加聚会。明晚,我们继续聚会,还有信息。每天,每天上午十点,加西亚弟兄会来这里,在医治方面指导这些西班牙人。以及将你们的心献给基督的方法……让所有懂西班牙语的人都出来参加这些聚会。也许我会来到这里,可能今晚的聚会……

此时,我想介绍我的一位客人。我想,在神的医治方面他是最有圣经权威的人之一。他在美国很多年。你们许多人都知道我长大……那使它……当我还是个小伙子时,就读过他的书,我从未想到我会见到他。我听说他几年前去天国了。但那天在迈阿密,我遇见了这个亲爱的弟兄和姐妹。他们坐在聚会上,坐在我的聚会上。后来跟我其他的朋友在一起,或者说遇上机会……上个星期天他遇到了我。
10

你们许多人都知道他。我想要他上这里来跟会众打个招呼。我肯定他不能用西班牙语说,所以他必须也用英语说。那就是F.F.博斯沃思弟兄。这里有多少人听说过博斯沃思弟兄?好的,博斯沃思弟兄,请过来,先生。

[原注:博斯沃思弟兄说话。]谢谢你,博斯沃思弟兄。让一个那么有口才的人—博斯沃思弟兄说那些话使我感觉很好。我想……我想,在我出生前他就在传讲神的医治了。所以那是很有权威的,不是吗?
11

呐,我想,今晚这里有不少人要接受祷告。这里有多少个懂英语的人想说,请你们举手并说:“我在这里要接受祷告。”要接受祷告的人,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哦,有不少。当然,这里有一些人不懂英语。

今晚我很高兴在这里又看到一个小唱诗班。我想知道,如果明晚我早点来,你们会不会为我唱“只要相信”?你们懂英语,是吗?很好。很好。我有你们的照片,放在我的书房里。我从未去看它,只是祈求神祝福这位年轻的女士。她太好了。也有一个年轻男子在那里,他唱男低音,我相信这儿有一些能人,我对唱歌一窍不通。
每次我想到那个西班牙词“奥耶”或类似的词,不是“奥耶,奥耶,”吗?我从未听过一个……听到我吗?还是什么。你们都笑我。我知道我肯定搞乱套了。
后来我说到,有个耳聋的女士。我感觉到颤动离开了她的手,我知道她得医治了。但我无法让她理解。她看着我,在笑。我一直说:“你听见我吗?你听见我吗?”
那小弟兄说:“告诉她奥耶。”
我说:“哦,奥耶,”或类似那样。
这女士从未那样过,这年轻的女士笑了。哦,不管怎样她听见了,不是吗?很好。那就是……她就那样得了医治。
下星期我要下去墨西哥,只知道两个词:“奥耶”和“凤凰城”。不管怎样,我们要去探访那些认识神的人。
呐,只对说英语的人和附近的所有人讲一会儿,我想跟你们讲一会儿,读一点神的道。我认为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罗10:17]。对吗?道是……巴不得你能把信心奠基在一样确定的事上。
12

不久前,我面对着一个很可怕的鬼魔,他咒诅我,吐唾沫在我脸上,想要咬我,他穿着紧身衣。当我去迎战那鬼魔时,首先,我知道一件事,就是基督受死,是为了释放那人脱离鬼魔。道是那么说的。那天晚上,我知道是主的天使临到我,对我说话,他告诉我,如果我能让人相信我,祷告的时候真诚,就没有东西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因此,我有一个加倍的见证。我可以借着耶稣基督的名要求鬼魔从那人里面出来。那人就脱下了他的紧身衣,头脑正常地回家去了。

为什么?是因着耶稣基督之名的权柄。哦,地狱的每个鬼魔都要顺从那名。是的。耶稣是万名之名,不是人的嘴唇取的名字。圣灵,是伟大的加百列降临,告诉马利亚给他取名叫耶稣。
13

那名第一次由必死之人的嘴唇说出来,进入一个必死之人的耳朵里,一个在母腹里的死胎就欢喜……施洗约翰,对吗?那个六个月没有生命的死胎,就接受了生命。那时,这些话一进到她的耳中,胎儿就欢喜跳跃。

如果它会使一个死人欢喜跳跃,它对一个仍然活着的人又该做什么呢?对吗?
呐,请翻到《约翰福音》4章,从第46节读起,只是讲解一下。呐,我不希望为了任何人而匆忙。总要尽可能地安静,尽可能平静、冷静。
呐,许多事情因着这个恩赐而发生了,我在过去一年学到的很多东西,那次我在这里时我还不知道。当然,我相信随着我们继续往前走,它还会不断继续前进的。我是那样相信的。不管怎样,我相信神会做的。呐,当你走得更近时,决不要来……决不要匆匆忙忙地来……[原注:磁带空白。]
14

如果我要回来,派一架飞机接我去那里,然后送回来。当然,我不可能那样做。所以我……他们派秘书回话。我猜想他们没有回复任何信件。所以秘书寄给他手帕或一块缎带,因为我们一个星期寄出几千块缎带以及如何使用的说明。

他们把手帕放在婴孩身上。甚至军医都说婴孩决不会再正常起来了。手帕别在婴孩身上四个小时后,婴孩又成了一个正常的孩子,瞧?哦,神万事都能做。
昨晚我正在讲道,离开之后……[原注:磁带空白。]
叫什么名字来着?在他们的一份小报上,记着说:“一个差不多死了的孩子,因着祷告复活了。”我寄给她一块手帕或一块缎带,她正处在癌症晚期。三个星期后,她的医生宣布她好了。她完全好了。这事传遍了整个聚会,那广传了出去。几乎有成百上千封书信从那个地区蜂拥而至,要这些手帕。
15

呐,明年十一月初……[原注:磁带空白。]要去到海外事工场上,离开北美洲去南非,到澳大利亚,走遍那一带。请你们为我祷告,好吗?

呐,我要这样做。若在任何时候我能为你们做任何事……
呐,给我写信,私人信件,你们理解为什么我不能回私人信件。书信进来,一天有几百封信进来。所以我无法亲自回信。但那些信会得到处理。
16

呐,记住,这些手帕,如果你想知道这些手帕的事,“呐,伯兰罕弟兄,它们是怎么回事?”你的信可以是一封套用信函。给你的回信可能是通过秘书回的,但给你的缎带是由我亲自祷告过的。呐,你是否注意到,许多人膏抹书信,哦,膏抹手帕。但如果你检查圣经,手帕没有被膏抹,他们从保罗的身上拿了手帕或围裙(对吗?)。

呐,那是什么,是个祝福。就像以利沙,他拿了他的杖,告诉基哈西,“去放在孩子身上。”因为他知道他摸过的东西都是被祝福的。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你是怎么做的呢?”
哦,当我在聚会上,我下去,他们寄给我几百码半英寸宽的白缎带。我拿了那些缎带,白天亲自下去,把每一码缎带都拿在手里,为它们祷告,祈求神医治那人。然后把缎带送还秘书和不同的职员,他们就赶紧把那些缎带寄给病人。书信是套用信函,但缎带由个人祷告过了,尽我所知道的一切真诚祷告过了。因为我想:“要是我的婴孩病了,我派人去请某个人为他祷告,我会指望他这样做的。”你们呢?我尽力而为。同样,今晚要献上你们的祷告。
17

呐,这个主张……呐,据我所知,我只知道一个经过这讲台的人说……我绝不可能知道他们从所患的病中得到了完全的释放。那是个患癫痫的年轻人。他经过讲台,那灵离开了他,又回来了。那灵离开他,又回来。哦,我甚至试了三次。男孩明亮起来了,会笑了,他到处看。过一会儿,我看到这灵又在他身上。

呐,朋友们,这样你们就可以知道。现在仔细听。我要往下讲……
18

……[原注:磁带空白。]家是为了神的荣耀而给的。呐,正如我说的,这可能是我们这段时间的最后一个晚上,你们听我作这个声明,从任何事……如果他呆在那里,我看不到还剩下任何事是我没做的,除非我知道这人要死了,我就会揭示那事。

但你知道你可能会因此而陷入麻烦吗?你知道摩西陷入了麻烦吗?摩西有能力击打磐石,甚至击打第二次,但那绝对是违背神的旨意的。他破坏了神的整个计划。对吗?但他在神面前有能力这样做。他第一次击打磐石,水没有流出来,他又击打磐石,要求水出来。
我从未想到他……我们许多人知道那不是神的旨意。但先知有能力这样做。这就使他不能跟以色列孩子们一同进入应许之地,瞧?
19

呐,许多时候当这些灵被赶出去,我感觉到他们又回来,就由他们去,因为我害怕。在北方看到……在北方的一场聚会上,我相信是最近在温哥华,一个瞎眼的女人,德国女人,瞎了几年。当瞎眼的灵从她身上一被赶出去,女人就开始用德语大声说话,指出她站在那里的女儿。众人都尖叫哭喊。她转头离开,那灵又回到她身上了。她回来,那灵被赶出去,它出去……她又能看见了,她太兴奋了。当她离开后,那灵又回来了。[原注:磁带空白。]

当那些人碰到不同的教义,不是一样的……[原注:磁带空白。]但他们同心合意。每个人都问候你们。只要你……借着一位圣灵成了那身体的肢体。
呐,今晚我身上有一个大癌症或大溃疡,那身体就不能运转。如果我某个地方不舒服,我的整个身体就会被撕毁。就是这样。
20

呐,教会联盟正在出现,它已经是全国性的了。你知道。他们正在联盟。有两大力量正在世上运行。不用讲你也知道它们是什么。有一个力量的组合,另一个是天主教体系和共产主义走到一起。一个反对基督;另一个是天主教会。那两个力量正走到一起。世上的每个人都必须站在这一边或那一边。

那也是圣灵教会走到一起的时候。那是当……[原注:磁带空白。]在评议厅很久了。我相信有朝一日神要把它挂在名人堂里。逼迫……
21

呐,这是先锋。[原注:磁带空白。]

我在这里跟一个男人说话。今早我跟他说话,一个属于另一个教会组织的传道人。他来到这里,站在讲台上。你知道昨晚圣灵是如何降在了我们的聚会中。他站在那里,属于另一个……他说:“弟兄,如果……”他说:“我跟他们所有人一同欢喜。”呐,就是要这样做。据说当时成就了别的事。过了一会儿,那就成了一个受伤的地方,因为他是个传道人。他在那身体里,瞧?他身上有一个痛处。但不管那个,他把自己的灵交托给圣灵,圣灵……
呐,如果在一小群人里面都会像那样运行,那么在神的教会里又会做成什么呢?你瞧?哦,如果他们都走到一起,很难说会发生什么事。对吗?大家都在一个地方同心合意,在天上好像开始了一阵大风,充满他们所坐的屋子。
22

加西亚姐妹,你们都准备好了吗?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想要……[原注:磁带空白。]

坐在山的另一边。我要去那里,坐在那树丛下听你们讲。我想要……当你到那里时,要找我。
很好。你们喜欢这样吗?好的。哦,我们现在有录音,我们……弟兄会带来……[原注:磁带空白。]
23

[原注:这部分转录的磁带,是从一篇未识别的信息来的。]

多少人相信它是神的道?我们所有的人都相信,是不是?好的。你们有圣经的,现在跟我翻到《路加福音》5章。我们想在这里读一段熟悉的经文,讲一会儿,然后进入祷告队列。当我们读这道时,请仔细听。
¹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众人拥挤他,要听神的道。²他见有两只船停在湖边;渔夫却离开它们洗网去了。³有一只船是西门的,耶稣就上去,请他把船撑开,稍微离岸,就坐下,在船上教导众人。⁴讲完了,对西门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5西门回答他说:老师,我们整夜劳力,并没有打着什么。但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6当他们这样作了,就圈住许多鱼,网险些裂开,7便示意那只船上的同伴来帮助。他们就来,把鱼装满了两只船,甚至船要沉下去。
24

我们低头一会儿作个祷告。我们的天父,我们今晚为此而感谢你,又有机会被允许在这家里,这是神的家,是因着你的名起的。我们晓得这是纠正的家,是圣所,是我们被起诉和我们的诉讼被辩护的地方。父啊,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所犯的一切罪孽和过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