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123 以色列孩子们

1

成千上万人参加了。每个晚上,我们都不得不让一些人离开。兵工厂等地方……任何地方都有三、五千人离开聚会。主开了瞎子的眼睛,医治了聋子、哑巴和瘸子。太荣耀了,上个星期我去到那里。

我来到凤凰城之后,因为中途停留,所以迟了一天。他们带我回到这里,说若是我这星期能到这里来,就不让我下去。所以我们只能继续向前,直到那时候,直到我再返回来。
2

我星期五或星期六早上动身。我本该昨晚就到达这里,但我却在几分钟前刚刚到。延迟了十八个小时。直到几分钟前我才到达。从前天晚上起我就没睡。所以我很疲倦。有太多人了。前天晚上,我为差不多三千人祷告了,光是一个晚上。任何人都能想象那是多么累。

但来到凤凰城总是很好。我告诉你们,这地方有一些我真正喜欢的东西。那天,我有几分钟时间,就跟几位弟兄爬上山,往下看。从我所呆的地方往外看……我上了山,往下看;我想:“哦,像天堂一样……”你们这些人是有福的,有一座这么好的城市。我想,它是我所知道的最单纯的地方,看起来最像天堂的地方。问题是,我们没有好好欣赏它,是的。这世界是神给我们的好地方,如果我们能照看好它的话。瞧?但我们没有那样做。
3

呐,这是我们的……这是我们的第四个星期天,不是吗?我们还有四个星期天。若主愿意,这个星期天,若主愿意,我把神迹聚会放在这个星期天。不是给很多人的,只是领那些受痛苦和残疾的人上来,使他们能在这群会众面前得到看得见的医治。

那是一件很糟糕的事。你知道吗?我感到我这样说话说错了。不,这样说一开始就不对。但我只是……它甚至不是……我的恩赐不是神迹。我的恩赐是为病人和受痛苦的人祷告。是医治,不是神迹。很对不起,我竟然下决心要在人面前行出神迹;对不起。
4

主的天使向我说话,上次说……顺便说一下,前天晚上,大约有六个月的时间,我第一次又在房间里看见了他。但他对我一句话都没说。当我转过身时,他只是站在门旁边看着我。我立即脸伏于地;但当我起来时,他又走了。

但上次他向我说话,他告诉我说,我一直……上个星期我告诉过你们了。在伊利诺斯州范达利亚,嗯,他告诉我,我把工作太局限在行神迹上;以后,除非有神迹行出来,否则人们就不会相信我。是真的。已经那样了。人们没有感觉到他们接受了祷告……
5

上个星期,我有件非常奇怪的事……顺便说一下,你们许多人上来俄勒冈州帮忙。我只……我们都是基督徒,我们想要听到好消息,不是吗?我跟高登·林赛牧师在那里。众教会都一起合作,甚至浸信会等等都……政府很多主要的医生和州长也出席了。主在人们面前给了我恩典。我们举行的确实是奇妙荣耀的聚会。成千上万的人……

我相信那是从加拿大以来出席人数最多的。当然,我们曾举行过最好的聚会是在加拿大,就是在加拿大人中间。主在他们中间行了大事。我们……一场聚会接近三万五千人。他们的露天游乐场甚至都容纳不了他们。我们必须把他们带到展览馆等等地方,才能容得下他们。亲爱的主奇妙地与他们同在,行了大能的神迹。
6

在这点上,我要讲几分钟。我希望能再多用几分钟时间来讲一下神迹。一件神迹……在圣经中记着……

我相信你们许多人都明白我今天下午所持的立场。你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吗?神知道我想到今天下午的聚会就颤抖。是的。因为我看到坐在我面前的有残疾的、瞎眼的、受痛苦的、扭曲的、憔悴的。我来告诉你们我在对你们讲什么。
呐,记住,首先,这个星期天,我把这星期天腾出来……我相信神不会因此责怪我。你注意到讲台和我周围吗?我让他们……[原注:磁带空白。]整个会众。我的朋友们,我希望你们今天下午专注我,保持敬畏。[原注:磁带空白。]
7

主医治人决不是为了炫耀他的大能。撒但试图让他向人炫耀。你瞧,那是魔鬼的试探。但魔鬼给耶稣经文,说:“经上记着说:主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托住你,免得你的脚碰到石头上。”[太4:6]瞧?但耶稣……[原注:磁带空白。]基督并没有医治所有去到他面前的人;他并没有医治所有生病和受痛苦的人。他只是医治某一些人,他被带领去医治的人。聚会就是这样一直向前进……所有的聚会都为我作证。呐,在那个地区有很多人,也有很多显著的大神迹。

8

那天晚上,他们带进来一个……聋哑学校,他们把聋哑学校的孩子带来。在我事工的所有日子中,我也从未看到过那么多聋哑人。站在队列中的都是聋哑人。我停下来,为他们祷告。我停下来,问为什么有那么多哑巴。

他们有一个大约十二岁的小女孩,那灵从她身上被赶出去了。样子看起来很可怜的小家伙,当那灵从她身上被赶出去时,她开始说话,听得见了。
第二天晚上,他们又把她带回来,说她又不能说话,也不能听了。她的医生也跟着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护士。他们说他们听见她在讲台上说过话,听见她确实在讲台上说过话。哦,他们走到她身后,[原注:伯兰罕弟兄拍手。]像这样拍手,她根本听不见,他们打响指,想要让她说点什么,她却不能说。他们用手势像那样向她说话。她也不能说。然后他们[原注:伯兰罕弟兄又拍手。]像那样拍手,她根本听不见。前一个晚上,孩子在讲台上说话,听得见。后来他们想要让她说点什么。他们说:“爸爸,”或“妈妈,”或类似的东西。她像这样发出……[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她什么也不能说。
9

我记得这孩子。哦,那时我说:“哦,再带她上来这里。”他们把这小女孩领上来,当那灵从她身上被赶出去时,我就站在她身旁,我像这样[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指。],她转过身,跳了起来,这样四处观看。我让人上来拍手,像这样拍手。她转过身,也听见了。于是,我让她说:“妈妈,”她就说:“妈-妈。”

我像这样说:“爸-爸,”用舌头示范如何发出音来。她也说:“爸-爸。”
呐,她在讲台上会说话,听得见。于是我告诉他们,说:“这就像改变信仰。你可以今晚是一个基督徒,明天又是一个罪人。你可以相信并持守住神,全心地相信。”呐,我问为什么有那么多聋哑人。
10

他们带来了一个大约七岁的小女孩,生来就又聋又哑。她能说也能听了,俄勒冈州有一所大的聋哑学校。我就在学校旁边。事情就是这样的;因着那个女孩,他们把所有的聋哑人都带来了。这个女孩没有持守住她的医治,于是他们又带她回来。我想上个星期大概有二十或二十五个聋哑病人得了医治。在讲台上完全能说话,能听见。

但现在,他们所有的人,我不是挑剔他们。当他们经过时,我能感觉到信心的压力。呐,那是否是我的信心伸出去……
11

呐,朋友们,世上只有一个办法能使你得医治,那就是对神的信心。呐,不管神怎么允许我用自己的信心从你身上除掉这灵,除非你也来相信神,服侍神,信靠神,不然,它又会回到你身上。耶稣不是说“去,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得更加利害”吗?[约5:14]

决不要进入祷告队列,除非你愿意在余生的日子服侍神。是的。决不要再过犯罪的生活,因为你会更糟糕,糟糕得多。神应许过你会比起初更加糟糕。决不要试图来……特别是今天下午,对你们要进到这神迹队列中的人,不要斗胆进来,除非你全心地答应神,(真心地。)你要在余下的日子里服侍他。
12

呐,在那里,耶稣告诉撒但:“经上记着说:不可试探主。”就如一些翻译者使这点不一样了,“把神的能力拿来炫耀”。

呐,记住,在圣经中,有许多人从耶稣身边经过,耶稣甚至从未同情他们。即使他同情,也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停在他受带领要去的地方。对吗?
比如,那人在五条走廊下的水池旁边。在那里有许多软弱无力的人躺着,耶稣走了过去。有个人在那里躺了许多年。耶稣单单叫那人起来,告诉他拿起他的床回家,甚至都未对剩下的人说一句话。对吗?
还有一人,耶稣拉着他的手,领他出了人群,一直走出了城,为他祷告。当然,刚开始,他看见人就像树一样。据我所知,也许在那里多站了一两个小时,为他祷告。但不管怎样,当耶稣祷告完了,那人的视力就恢复了。瞧,不管耶稣被带领去哪里……
13

看看那个在美门的人,彼得和约翰经过美门,医治了他。耶稣在耶路撒冷时,一个又一个月从那门经过,为什么不医治那人呢?他在那里躺了四十年。

注意。哦,他没有……我想他在美门要求周济。那是他在那里躺了多年的目的。
呐,注意。神只是医治人,不是为了显示他的能力;神医治那些人,不光是基于你信基督教的功劳。他医治你,不是因为你是基督徒。他不……当他医治你时,他要你从那时起成为一个基督徒。但他……但他医治你,不是因为你要好起来:“我要上去;我要得医治,因为我是基督徒。”不,神医治你是基于你的信心,你的信心。如果你是个……如果你是个罪人,对神一无所知,从未成为一个基督徒,如果你答应神你会成为一个基督徒,你有足够的信心上来,让这事成就,那它当场就会成就。但是……[原注:磁带空白。]
14

我甚至都拿不定主意。那些……你去到那里,那就会使你紧张。放眼往街上看,只看到那些母亲怀中抱着婴孩在走,看到残疾人躺在那里,指望着我停下来祷告,情况紧急。

我是人,我有一颗心。我同情人们。如果我任由自己去,一个星期不到,我就会精神崩溃的。我只能闭上眼睛,抬起头,说:“神啊,求你怜悯,”然后继续前行。瞧?我到了一个地步,那使我太紧张了。
刚才,我的小女儿,她现在十九个月大了。她妈妈打电话来,想知道我的旅程是不是都顺利。我的小女儿刚刚会说话;她说:“我爸爸吗?”她说:“我爱你。爸爸,回家来吧。”像那样的话。他们把她从电话旁拉开,她开始尖叫起来,想要再回到电话旁。那几乎要了我的命。的确如此。从她出生,我才见过她五次。[原注:磁带空白。]
15

嗯,大多数父亲都跟他们的小孩子呆在一起。那使我感到……哦,我害怕看到那些可怜、生病、受痛苦的小家伙。但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对人诚实。那就是:当你进入队列时……就是今天以后,当你经过队列、祷告队列,你愿意跟神立约、单单与神同行吗?如果今天神在这里为你行出这些神迹,不管什么人被带到讲台上,如果神医治他们……

神知道……哦,愿主应允,我不是想要炫耀神的能力。不,我不会那样做。而是使你们可以被鼓励……
我一直喜爱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我也爱你们。凤凰城的会众从未正确过;从来没有我们在其它地方那样的会众。呐,为什么,我不知道。但我一直喜爱凤凰城;我在想……有一天,我想要住在这里。这里有一样伟大的东西吸引我来这里,就像有时候它带领我去到那里一样。
16

我把今天留出来,是为了神迹奇事。愿神现在垂听我,愿他今天向我应允这事,不管今天什么人被领到神和我面前,如果神让病人好了,从那以后,你们就该真正相信。你们经过祷告队列,就要相信神真的差来了这个医治的恩赐。你会不会相信?在剩下的聚会中你都不需要再有一件神迹发生;如果你接受了祷告,你就要相信。

记住,圣经就摆在我面前,这是真实的,这能力只是为了医治才被给予的。我为人们祷告;他们离开。如果他们相信,就会好起来。如果那个感觉,那个信心,为那人做了那个祷告,如果他们相信,神的天使必会看顾那人的。他们必定会好起来,可能不是那个时刻,可能不是那个星期,可能不是那个月。可能六个星期后,他们才好了。但他们会好的;他们必定会好的。
17

朋友们,对我举行的任何聚会进行最保守的计算,根据祷告卡计算,接受了祷告的人中,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好了。最高的百分比是在加拿大的温尼伯。接受祷告的人中,百分之九十八都得了医治。百分之九十八……那大约是五个月前,四个月前。他们现在得了医治。

他们……一些人把他们的见证寄来,说他们好了。在温哥华的聚会上,我的秘书打电话给我,当时我在波特兰或阿什兰,他说:“伯兰罕弟兄,根据发来的见证和我们发出的祷告卡来看,我相信是百分之百。”百分之百,我希望是。
18

哦,如果神能在加拿大医治那些有信心的人,神爱美国人,就如他爱加拿大人一样。对吗?神不偏待人。他必医治你,只要你相信。但如果你没有信心,他就不能医治你。你必须相信他会医治你。

呐,我想,现在是两点过三分,照着这里的时间,或者说是三点过三分。呐,我们……我们想在五点钟离开。我想要就我们的课程来讲一会,然后我们就开始祷告队列或持守信心的队列。
19

呐,大家都会仔细听这话吗?仔细听吗?愿神垂听我,朋友们,记住,我今天下午不是把这个拿来向你们炫耀。如果我错了,愿神怜悯我。我不想做任何错事。

但他借着那位天使告诉我:“你若真诚,并让人们相信你,就没有东西能在你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我还没有看到一件事,不管是什么事,当我在那人身上花了足够的时间,持守住,当他们还在我面前时,全能的神就医治了他们。你们每个人都明白吗?那是事实。
20

我要再试这一次,以这次凤凰城的聚会作为结束。是的。我打算有一天住在这地方。神今天能医治人。如果他应允我这个,让这些上来的人,无论是聋子、哑巴、残疾、瞎子、疯子,不管是什么,都在会众的眼前得到释放,那么剩下的时间我要让他来带领,如果他愿意听我并应允我祷告的话。

你们会为我祷告,求神来帮助我吗?我晓得这工作还处在它的婴儿期。压力很大。朋友们,我能看到这些果子,我一直竭力地忠于他……[原注:磁带空白。]我为现在要应验的事而感谢神。
21

一些大复兴正在席卷全国;人们同心合意。他们派人去到另一个教会,让人们去他们想要去的任何教会;让他们有自己的选择权。不管一个人相信什么,只管继续相信,但不要批评别人。那是……那是……让我们呆在一起,服侍神。

哦,我相信神还会那样做。如果他今天下午向我施恩,在你们面前医治这些人,朋友们,那你们就该听我的话。不要因任何原因对任何人或任何教会抱成见。让我们像弟兄姐妹是一那样,一起走,外面的罪人必知道我们是真的爱耶稣了。是的,瞧?
22

耶稣这样说:“你们若有……众人因此就知道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5]彼此握手吗?因为你属于这个教会吗?“因为你们彼此有爱。”对吗?彼此有爱,你们就知道……“众人就知道你们是我的门徒了。”我们彼此若没有爱,我们就不能作他的门徒。拦阻罪人的就是这个;拦阻主再来的就是这个……[原注:磁带空白。]……相信神今天下午必为这座可爱的小城允许我,证明他的能力和权柄。如果他这样做,如果你还是不接受他,不听我的话,那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是的。我原以为我要为此等到聚会的最后。但现在我看,如果我这样做,我会有更多的时间给我们聚在一起的人讲一讲。

记住,朋友们,不管你是黑人、白人、黄种人、红种人,美国人、加拿大人、俄国人、西班牙人、墨西哥人,不管你从哪里来,我们每个人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神不会爱这个人比爱那个人多一些;他不是爱我比爱你多一些;他不是爱你比爱我多一些。就是这样;我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
23

让我们像那样生活;让我们在这世界面前天天那样生活,他们就会看到。那是你向这世界高举耶稣的方式。让别人看到耶稣在你里面。你们是书写的荐信,被众人所念诵。

你们会那样答应我吗?如果神应允我剩下的事,我相信,今天全凤凰城将爆发一场老式的复兴。你们想不想看到凤凰城的每个教会都在大复兴中?魂被生进神的国里……。
24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我们的天父,今天,我站在这群会众面前,劳累疲倦,四肢疼痛、受伤,推啊拉啊。基督啊,有一天让你的仆人安然离去,好让我们能渡过那河。我相信你必在彼岸给我安息。

父啊,你知道我今天是怎样的感觉,我多么喜爱在家里过感恩节,能跟妻子和家人坐在一起。但是神啊,在波特兰,那个去俄勒冈州的呼喊和拉动……这些从不同国家来到凤凰城的亲爱的人,不同的人聚在一起要得医治……
25

父啊,有一天,当你被冠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时,我们会一起过感恩节。那个伟大的感恩节日,所有圣徒将聚在一起,神啊,当我们还在这地上时,帮助我们为那天而工作,愿你给我们神圣的力量。

父啊,我们现在要打开你的道一会儿,愿圣灵降临,拿起神的东西,放在这群可爱的人里面,在这群会众里撒下爱和交通的种子,直到每个教会都被祝福,在人们中间开始一个复兴,主啊,在以下安排的这三场聚会上将许多失丧的魂领进来。父啊,求你应允,我们为此将赞美归给你,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26

呐,下面的三场聚会,若主愿意,我们会有一个祭坛呼召,得到一些人、罪人。所以,带你的罪人朋友来,期待神在这里与我们相会,拯救人,医治人们身上的一切疾病。

上个星期天,在经文的学习中,我相信是在《民数记》21章,讲到了铜蛇。上上个星期天,我们讲了受击打的磐石。上个星期天,我们讲到神以这样的方式跟他的子民打交道,领他们出了埃及,一路上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方式。
27

上星期天我们看到,那个教会的一切都是个预表,或说是我们今天教会的影子:召出来,从黑暗中领出来,进入奇妙的光明中,被神的迹象和奇事带领,从埃及领他们出来,往应许之地去。那是今天教会非常完美的预表,从黑暗中被领出来,进入基督的光中,他如何带领人们,看到他们怎么下到那些埃及人中间。他们变得像异教徒一样。

神领他们出来,给他们律法和奇事。他们与神同行,神让疾病远离他们,他又给他们食物吃。[原注:磁带空白。]
28

有一条路是给这里每个犯了罪的罪人的。那就是: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的血管,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他们罪迹。然后你就是一个候选人,来跟从神的教会经过这旷野的旅程进入应许之地。我们的应许之地是在《约翰福音》14章。“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当我想到他的爱和怜悯时,岂不妙哉?“我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他拥有的爱。

29

有时候我觉得就像那个逃亡的奴隶。当保罗找到他时,就写信给这奴隶的主人,说:“不要……把他欠你的一切都归在我的账上,我来的时候必还你。”[门18-19]当我想到那个时,我就想到了保罗,那位伟大的基督徒,他的心知道有一个对他的大控告,但基督用自己的血在十字架上写了他的赦免令,并代替了他的位置。他知道如何去体会其他人。如果今天下午我们都有那个感觉,岂不是很好?把他们的过错拿来归在我的账上,让我……如果我们都像那样互相担当对方的担子……呐,神就是要我们那样。[原注:磁带空白。]

30

他们到了一个地方,开始抱怨神,抱怨摩西。神不得不让摩西击打磐石。我们看他用什么击打磐石,审判的杖;我们晓得那是审判,神审判的杖。就是那根杖在埃及带来了跳蚤、虱子,将众水变成……或者说,叫青蛙从众水里出来,进入埃及等等,因为那是神的审判降在不信的人身上。

注意。神能领那些人出去的唯一方式是借着一个赎罪祭。今天神能带领我们出去的唯一方式也是借着一个赎罪祭。赎罪祭在各各他已经成就了。
31

注意。他们下去那里,经文是多么完美啊!约瑟这个较小的儿子,被他的弟兄们所弃绝;基督,也被他的弟兄们弃绝。约瑟穿着七彩的衣服。当然,七色代表彩虹中的七种颜色,那是一个约。

神总是有他立约的子民。这个年轻的约瑟被认为是被他的弟兄们杀了,他的外衣被退回到他父亲那里。
我要你们看到另一件事,就是他被扔进一个坑里,被认为是死了。但他从坑里被带上去,被带进世上最大的商业城市,成了一位右手人物,若不先通过约瑟,就没有人能进城门或进入宫庭中:是基督的完美预表。
人们以为他们杀死了耶稣,将他扔进了坟墓里。但神使他复活了。今天他坐在至大者的右手边,若不通过基督,也没有人能去到神那里。对吗?
32

注意酒政和膳长,一个被拒绝,一个遭弃绝,就像十字架上的两个强盗;一个完美的预表。在约瑟死的时候,他给埃及人留下了一个迹象:当以色列人出去时要把他的骸骨带出去。许多埃及人,哦,是以色列人在埃及从那里经过,看见那些骸骨。他们知道有一天,在那些骸骨完全腐烂之前,他们要上去,他们要与那些骸骨一同上去。

基督,不是因为我相信他的骸骨,他留下了一个空坟墓,今天我们这些基督徒……
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你是基督徒的唯一东西就是一些希伯来著作。”
我说:“我有比那更多的东西,来知道我是基督徒。”肯定有。你也肯定有,如果你重生了的话。注意,但我们有一个空的坟墓。
33

伊斯兰教是今天世上最大的宗教。伊斯兰教徒比任何教徒都多。他们栓一匹白马站在穆罕默德的坟墓旁,两千年都留在那里。不断地会有一匹白马被牵到那里,等候穆罕默德复活、骑走。

今天我们去到恒河,会发现那里的母亲们会献出自己的小孩,扔给鳄鱼,让鳄鱼撕咬那些黑皮肤的小家伙,他们的鲜血从鳄鱼嘴里溅出来,献给尼罗河的神。
呐,有人说:“因为我真诚,就是这个造成差别的。”需要比真诚更多的东西。他们也真诚。
34

今天在印度,人们在对佛陀的崇拜之下,像加提弗弟兄和加第斯·莫瑟旺,他说:“伯兰罕弟兄,我见到……”知道……我想你们所有人都知道加第斯。他在卫理公会中国际知名。他说:“我见到他们一直站在那里,直到指甲长进手里,还说:’伟大的佛陀啊,如果你不给我魂里的安息,我决不把手放下。’”像那样举着手。他们许多人几年都不躺下,他们站在那里,靠墙而睡,祷告。

中国人,他们打断自己的脚。光是灶神他们就有四百多种,还有类似的东西,异教崇拜,呼求魂里的平安。
35

你们美国人此时就可以得到它,却拒绝了。嗯,在审判的日子,那些异教徒要起来谴责……[原注:磁带空白。]是的。[原注:磁带空白。]……对你们的偶像……[原注:磁带空白。]所有人都死了,离开了……[原注:磁带空白。]但耶稣复活了,那是个空坟墓。你说:“哦,他们也可以把坟墓清空。”但耶稣使事情比这更好。他说:“我要求父,父就另外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就是圣灵。他要永远与你们同在。”[约14:16]今天他就在这会堂,准备充满任何一颗将世界清除掉的心;基督要以圣灵的形式进来,你就会得救,并拥有平安。是的。

36

哦。难怪这使我们的心激动,这个伟大的教会,神把它带了出来。后来,他们去到了加低斯这个地方,那时加低斯是一个审判座,正如我们上个星期天所讲的。

后来教会经历了马丁·路德……旅途有三个阶段。马丁·路德是旅途的第一个阶段,从黑暗中被召出来。约翰·卫斯理是第二个阶段。接着是五旬节来了。五旬节带来了审判。人们追求恩赐而不是……[原注:磁带空白。]是的。我相信神要我这样说。
朋友们,当你在心里错过了神的爱时,你就错过了一切,无论你做什么。说方言终必停止;说预言终必消失;但唯有爱,永远长存。我宁愿我妻子爱我,也不愿她怕我,你们呢?肯定的,你们爱神。神的爱在你们心里……
37

现在注意。当他们遇到审判,他们都想要往回走,马上疾病就在营中爆发了,有火蛇进来。神差下医治的恩赐给以色列孩子们,一条铜蛇。也许神找不到一个他能信任、把恩赐放在其身上的人,所以神把恩赐放在一条蛇上,一块铜和一根杆子。

同样的东西,只是以另外的样式,之后,你们就开始倒霉,分裂,分成了几百个不同的教会、组织、宗派,彼此争吵,生病。今天地上的疾病比以前所知道的都多。癌症的大灾难正在席卷列国,成千上万基督徒死于癌症。然后我就想到了神的天使下来的时刻,甚至特别提到了癌症。
38

过一会,我要去一所医院,那里有个孩子快死了。他们说她得了癌症,十四个医生都放弃了她。哦,愿神在那里与我相会。那将是一个给凤凰城的见证。

那位天使站在那里,见证没有什么能像癌症一样。他说:“没有东西能在你的祷告前站立得住,甚至癌症也不能。”
你认为所有的希伯来人都相信那铜蛇吗?当然不。今天也有成千上万外邦人,当你跟他们讲神医治的恩赐时,他们说那是狂热。你还怎么能指望得医治呢?它一开始就不是给你的;它是给信徒的,是给那些信的人的。
39

呐,上个星期天我们留下了这些,我们现在继续讲22章。我没有时间读这一章;但我要在这里读一到两节,现在请仔细听。

1以色列孩子们起行,在摩押平原、约旦河东,对着耶利哥安营。
注意,他们继续前行。当他们继续走……当然,在那期间亚伦死了。当他们继续起行时,摩西与以色列孩子们一起前行,他们想要经过,绕过那地。那王告诉他们:“你们不可从这里经过。”
但当摩押上去,与以色列孩子们争战,从百姓手中夺取了那地。那时神告诉他,告诉以色列,或说是以色列向神起誓,如果神将那王交在他手里,他就会完全毁灭那地。那是今天的预表。如果神给你圣灵,圣灵会将你生命中的罪全然除灭。继续前进吧。没有东西能阻挡这教会。
他们可能称你狂热;可能称你不过是一个夹着一本圣经的人;可能说你是圣滚轮,不管他们叫什么。没有东西能挡住神的教会;她正朝着迦南地进发。如果你不……如果你不去,神会带领那些愿意去的人去。是的。那教会……没有任何东西。那是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是的。神必挪开一切。
40

几年前,他们说他们要把你扔出去;要使你一蹶不振;要封住你的嘴;但教会继续前进。是的。这教会必继续前进,没有任何东西能挡住。到了你变得足够强大的时候,你就应该可以说话和交谈了。

呐,她继续前进。最后他们途经摩押地,那地的王是巴勒。王认为自己会被消灭,他说:“哦,这支大军,好像要把我们舔去,就像牛舔尽田间的草一样。”他派人去叫一个传道人,一位叫巴兰的先知。他说:“下去,为我咒诅这以色列民,因为我知道无论你咒诅谁,谁就受咒诅;你为谁祝福,谁就被祝福。”
41

呐,我要你们注意这点。就是这里。人们知道在那位先知里面有一个能力,以至于他咒诅什么东西,那东西就会受咒诅;如果他祝福什么东西,那东西就被祝福。你们读过圣经的圣经读者,照经文来看,这是真的吗?呐,巴不得我们能有时间像我们所应该的那样读一读它,但是那样……[原注:磁带空白。]

我不能,是神把话放在我口里的。对吗?呐,我不能说,没有先知、没有人、没有医治者、任何人都不能说。你们对先知所求的太多了。你们的确是。
有许多人去到以利沙面前,求他们的大麻风得医治。圣经说以利沙的时候有许多长大麻风的,但内中只有一个得了医治,就是乃缦[路4:27]。这是真实的吗?当然。你认为有多少人去了?也许有几百个长大麻风的去了,因为在以利沙的日子,有很多长大麻风的。但内中只有一个……神在圣经中这样记载。去看一下吧。
42

我有许多个月前到今天的记录,记录了三万五千个病例,都是确诊得了医治的医生证明。弟兄,我猜你们认为我是受刺激了,但我没有。我不是受刺激,我知道我站在哪里。但是瞧。

耶稣说:“我所做的这些事,你们要做比这更大的,因为我往父那里去。”必须要有人应验这句话。是的。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孩子们来。
43

注意。呐,现在是大医治,这是最后的日子。如果我意识不到这些事,我就会害怕说出“神迹队列”这样的话。只有当神说行时,我才能行。只有当神说话时,我才能说话。只有当神说医治时,我才能医治。只有当神停止颤动时,我才能告诉你颤动没了。呐,我不能停止它们。我不是医治者;他是医治者。但当我看到那些颤动停止了,它们也不是被我停止的,乃是被神停止的。如果我告诉你那个,如果你怀疑,那你还会再生病的。如果你相信它,你就会好。是的。没有东西能阻止它好了。

我不能使聋子听见;我不能使哑巴说话;我不能使在人们耳朵里的那些塞子出来。是神做的那些事。如果神在讲台上这样做,你就欢喜地离开,并去服侍他吧,免得更大的事……
44

巴兰说:“我不能那样做,除非神差我去。”于是他向神祷告。

那天晚上,圣灵降临,跟他说话。神说:“你不可去。”那看起来好像是应该足够了,不是吗?
呐,今天下午在这里,我所传讲的几乎是对我自己的定罪。神已经告诉了我:“你把医治的恩赐太局限在神迹上了。”我想要这个成为高潮。
注意。那时,他想:“我只说神让我说的话。”除非神把话放在他口里,否则先知什么话都不能说,如果他是一个先知的话。如果他是个假先知,如果他是受雇的,嗯,他就什么话都敢说了。但如果你说了什么话,神必须要使它成就。如果神那样说了,事情就必定会是那样的。
45

注意。那时,巴兰说了那话,他说他只能说神放在他口里的话。神告诉他说差他们回去。他……注意。接着,巴兰像现在许多受雇的先知一样,为了利益、为了钱,他又回去,第二次求问神。他又去到神面前。

现在注意,有神完美的旨意,也有神许可的旨意。神许可他的先知前去,然而他……那不是神完美的旨意,而是神许可的旨意。
今天下午,我感到运行这个神迹队列也是一样的事。也许这是神许可的旨意,而不是神完美的旨意。你应该接受我的话,如果……
46

瞧,朋友们,这样说很难。很难让人们看到这点。但我不……应该有人……愿神有一天能应允我找到某个人,神会派给我某个人,让他可以为我讲道,我就不需要那样做了。因为那看起来好像你正在将某件事丢给自己。天上的神知道我不会站在这里,在他的子民面前那样假冒伪善。是的。但这是真理。在审判的日子,我会为此而受审。神这样说了。

注意。呐,这可能不是神完美的旨意,但我相信这是他许可的旨意,因为今天我在这里为凤凰城的缘故向神这样祈求,使你们能看到我已经告诉你们的真实的东西。神的天使那天晚上在房间里与我相会,我祈求他站在这里抵挡今天下午被带到这里来的任何东西。呐,正如我说的,我不该那样做,因为我只是说:“带某个人到台上来。”
47

呐,如果你让我从会众中走过去,我已经挑选了至少四个人,他们此时坐在我面前,就坐在这下面,可以在这里立刻借着一个神迹得医治,因为我能感觉到他们。其中一个是上了年纪、灰头发的男人。另一个是年轻的女士,还有一个是小女孩。他们此时就坐在我面前,可以借着一个神迹当场得医治。

但如果我要走到下面把你挑出来,你们就会找我的茬。你明白吗?我不相信神给予这个恩赐是为了举行像这样的大聚会的。我不相信是。我相信我应该被全能神带领去他带领我去的任何地方,像这样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就是照着他带领我的,去为人们祷告等等。
我不知道。但不管是什么,我想要把这些事解决了,让我能找到神的完美旨意,找到他的通道走进去,并留在那里,不管任何人对此说什么。是的。
48

呐,神告诉巴兰,可以下去那里。当然,我们知道,在路上,主的天使遇到了他。他太瞎眼了,为了钱如此疯狂,甚至都看不见,看不到天使站在他前面。他所骑的驴往旁边闪避,掉进田里。这驴(哦,天啊!),当人的心思偏离了神时,这驴都比人更有属灵的辨别力。

那天晚上有人说,我正告诉我的……[原注:磁带空白。]“放一块绊脚石在人们的路上。”
我说:“真的就是真的。”我……
“基督徒们应该……基督徒们会看到它是不同的,会看到这些事。”
我说:“是的,但有时候基督徒们太瞎眼了,看不见这事。”在耶稣来到的日子是这样。那些占星家,三个智慧人上去那里,敬拜耶稣。而祭司们却在殿里争辩这点是对的还是那点是对的。那是事实。一个小女巫……
49

记住,我说那是魔鬼的工作。所有的通灵术者和占星家都是魔鬼的工作。我晓得我马上会去到墨西哥,在那里有魔法和别的东西,但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我知道神必照看我。他会让事情摊牌,就像那天晚上他在俄勒冈州所做的。是的。那是真的。但关键是要让人安静地呆上足够长的时间,看到它。

呐,巴兰所讲的这些事……[原注:磁带空白。]他没有看见天使,……[原注:磁带空白。]……避开。然后天使又去站在另一个地方。留意这位天使,去到了三个地方,代表旅程的三个阶段,旅程的三个阶段,在以色列孩子们旅程中的三个阶段,巴兰旅程的三个阶段。
50

我们是在我们第三个,也是最后的阶段。记住,五旬节时代是个被弃绝的时代。我不愿这样说,只是我从未在任何教会中发现像五旬节派教会一样的信心。但它被弃绝了,因为它是最后的老底嘉教会时代,不冷不热。它要从基督的口里被吐出去。但神在那里要从五旬节时代把他的子民吸引出来。

你说:“哦,我正期待一个伟大的时代。”我知道,你们许多人……先知学校里有一个教导。他们说伟大的教会时代要来了。不要相信这话。下一件要临到的事就是基督为了他的教会。是的。所以,记住,最后的教会时代是老底嘉教会时代,一个不冷不热、要从神的口里被吐出去的时代。是真的。你知道这点。
51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只能独自前行了。”哦,整个协会又怎么样呢?那是天主教会开始的方式,靠着人的协会。神不在人的协会里运行:神跟单个人打交道。

我们看到,整群先知都在那里告诉亚哈可以平安地上去。约沙法说:“不是还有一个先知吗?”“是的,老米该雅。”但米该雅知道他是站立在哪里;他认识他的神。
我知道很多人会拒绝我现在所说的这话。但记住,我全心地相信我认识神。我相信这个时代我们过多地跟这个教会、那个教会搅在一起。神不喜悦这样。我们必须从中出来。我们必须要聚集在一起,我们的心也要在一起。是的。
52

现在注意。当巴兰下去时,这头不会说话的驴看见站着的……第一个地方,驴看见天使在门口,下一个地方是在一个窄处,再下一个地方是看见天使站在极窄的路上。最后驴都用人声说出话来。

瞧,一头哑巴驴,哑巴畜生。如果神,神的天使能借着一头哑巴畜生说话,他岂不能借着一个人说话吗?人们太瞎眼了,看不见神。他说:“这些……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孩子们来。”
哦!那时,巴兰要下去咒诅以色列孩子们。我们必须要快点。哦!不知怎么的,我太喜爱这点了。神有很多的活动空间。
53

瞧。甚至当驴跟巴兰说话之后,他还继续前往。主的天使挡在路上。呐,神不喜悦人们行事的方式,人们在这不冷不热的情形中。你要么热,要么冷;要么进去,要么出去。神在加快这日子,基督徒们要成为他们所宣称的样子,罪人们也是一样。哦,如果我不支持基督,我就会反对他。我就会站在这里说话攻击他,就会……“我没有什么可以用他的,他什么都不是。”如果我不支持他,就会反对他。

但是朋友们,我实在相信他就是神的儿子,正如圣经说他是。我相信他升上了高天,就如圣经所说的那样。我相信他要再来,就如圣经所说的一样。我相信他将各样的恩赐给回人们。因此,今天我正在计划这事,因为我相信。如果你看到我活出别的东西,就告诉我,因为我背道了。如果我做任何不同的事,活出那样的生命,我就会害怕走到那些鬼魔和权势面前。
54

我知道这很难,会把我砍倒。我恨恶对人们说什么话。但是朋友们,有一天我必须站在审判台前,在你们众人面前交账。是的。你们的血就会在我手上。你们服侍神要存敬畏的心,对他要有纯洁、圣洁的爱。每天都一直行走在那种爱里。善待别人,做慈善的好事,爱神,敬拜他,你就应该这样生活。待邻居就像待自己一样。是的。

呐,注意这点。那时,巴兰下到那里,巴兰……当他下到那里,他肯定以为……这是另一个错误。在结束之前我要插入这部分。你们在这里要特别地注意,我们要进入高潮了。哦,我感觉到他就在这里。是的,我感谢他。
55

瞧。当巴兰下去那里时,他是带着这个想法去的。呐,我一直对你们大呼小叫。你们圣洁派的人,全福音派的人,拿撒勒派,五旬节派,神的会,神召会,哦,你们其他所有的人,还有你们卫理公会和浸信会,你们所有爱神的人,注意这点。

但是瞧,当巴兰……呐,讲回到这教会,它在继续前进。当巴兰到了那里,他俯看那百姓。以色列人所做的一切事都历历在目,差不多都是在犯罪的道路上。他们背逆神;他们上去,他们……[原注:磁带空白。]教会……教会的标准,他们破坏人们的家庭,跑到了这边,偏向到了那边,几乎什么事都干。是的。但不要借着那个来审判他们所有的人。瞧?我们都有这样的事。是真的。但他们说:“哦,那个……圣灵教会,他们都是喊叫的人,乱来。瞧,我知道他们其中一位牧师做了这事。”
是的,弟兄,如果没有事情背后的那一点钱财,关于那些其他的人,也有更多事情可以说的了。但当他们拿了很多钱去摆平,这些人就会给抹掉。就是这样。但记住,我们都有好的,也有坏的。
56

巴兰俯看那民,他想:“瞧这里……”呐,听着。他想:一位圣洁、道德的神肯定会咒诅一群做了像那样的那些事的人。但当他看向他们,他看着,说:“瞧,他们做了这事;他们做了那事。在天上的圣洁的神肯定会看到这点,绝对不会给那个教会任何祝福的。因为,看看他们,他们做了这事,他们做了那事。”他是从眼见的角度,从道德的角度来看他们的,想要让一位道德的神、圣洁的神来审判他们。但他没看见在他们面前那受击打的磐石和铜蛇以及那赦免他们罪的赎罪祭。

今天也是如此,人们取笑说:“那些神医,那些圣滚轮,他们做了这事、那事。”我承认这点。但他们没看到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走在教会前面。是的。它能赎罪。有一个赎罪祭为教会献上了。你们认识神的人,继续前进吧!神是帮助你们的。不管他们怎么想要施加咒诅,都不可能成就。基督的血把它分开了。神不是照人们自己的道德角度来看人的,他唯一看的就是他自己儿子耶稣基督的血。任何在那血底下的人都是受到安全保护的。阿们。
57

哦,在血底下……我不管你多么能叫喊、尖叫,要一直呆在那里直到天亮。是的。他们是在血底下,有羔羊的血、受击打的磐石和铜蛇。瞧,他们是在羔羊的血底下,正如我们上个星期所讲的,血涂在门楣和门框上。他们在血底下出去。他们去到旷野,饿了;神从天上用吗哪来喂养他们。他们渴了,神从磐石中取水给他们喝。他们生病了,神给他们医治的能力。

巴兰没看到那个。他想,因为他们这样那样极端,神对他们就不会有任何尊重了。神对他们不会有尊重,但神尊重他的赎罪祭,阿们。今天,神,不管教会做什么,那个赎罪祭,耶稣基督的血仍然能赎罪,阿们。
58

天啊,在这里我们几乎要喊叫起来了,肯定的,不是吗?当我想到这点,血……在血底下,只要他们承认是在这血底下,在神看来就都是儿女。所以如果你做错了,今天就去到血底下,承认你的罪。因为如果我们从恩典中堕落了,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我们在父那里有一位辩护者。

哦,若不是因着那位辩护者,我们就都完了,不是吗?但我们被带到了神儿子丰盛、君尊的血底下。在神面前,我们是纯洁、圣洁的。哈利路亚!
59

我猜,在凤凰城说这话并不犯法。哈利路亚!我是指“赞美我们的神”。我想他配得一切赞美和哈利路亚,就是从我们这些必死之人的唇所发出的。圣经说:“你们是君尊的祭司,是独特的国民,为神献上灵祭,就是你们的唇向他结出赞美的果子。”[彼前2:9]哦,你们唇所结的果子,天天在人们面前献上赞美。

我们有一位何等的大祭司;我们是在怎样的一种祭司职分里:不是在肉体上受割礼,而是在心里受割礼的祭司职分,(阿们。)借着圣灵,心受割礼。是的。这样你就能向神献上赞美和崇拜,灵祭,你的唇会倾倒出赞美,归给神。
60

那天晚上,人们站在那里,有一个瞎眼的小婴孩躺在母亲的怀里,婴孩的眼睛是瞎的,但祷告之后,我像这样把婴孩抱在自己的怀里,看着婴孩。我看着孩子,说:“母亲,他能看见光了。”母亲看着孩子,把手放在孩子面前。孩子眨着小眼睛。我移动手,孩子的眼睛就像那样跟着我的手转。哦,人们都站起来;那些房梁都响彻着赞美声。有个人站在那里,说:“他们太吵闹了。”

我说:“他们若闭口不言,我相信房梁也会赞美神。”必定会有什么事发生。阿们。哦!难怪诗人能唱: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拯救恶人如我。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
哦!是恩典教导我心去敬畏,
他的恩典,使我的惧怕解脱,
初信之时,即蒙恩惠,真是何等宝贵!(哦!)
我们在那里,万年之后,
好像最初蒙恩景况,赞美永不减少。
61

太奇妙了!难怪埃迪·佩罗尼特可以在临死的时刻叫喊,拥抱十字架,叫喊:

何等权柄,耶稣尊名!天使全数俯伏;
献上冠冕,同心尊敬,他作万有之主。
嗯!老瞎子芬尼·克罗斯比一生从未看见;她喊叫:
别漏掉我,慈爱救主,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莫把我漏掉。
主啊,你能提供给我什么呢?你能提供给瞎子芬尼·克罗斯比什么呢?她一生都是瞎眼的。她找到了源头……[原注:磁带空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于我比生命贵。[原注:磁带空白。]
面对面,仰望他,接受……[原注:磁带空白。]永恒的……[原注:磁带空白。]
62

作者……[原注:磁带空白。]父啊,今天下午请帮助我。愿这聚会不是要将你的能力带下来炫耀。但是,神啊,愿今天下午一切俯伏在这讲台上的人都被你神圣的能力医治,叫从属灵上来说的以色列人能靠他们得救的能力欢呼。愿那些非信徒招致羞辱。亲爱的神,请应允,愿他们下个星期天和这星期的某个时候谦卑地俯伏在十字架脚下,说:“主啊,我错了。我逼迫了那些相信神医治的人。我说过他们是圣滚轮;我叫他们各种名字。但我没看到基督的血和能力走在他们前面。”

基督啊,请鼓励你的子民。“雅各啊,你的帐篷何等敬虔!”哦,不管他们从哪边看,都是敬虔的。那里有喜乐;那里有赦罪的自由;那里有医治的能力;帐篷里什么都有。神啊,愿瞎眼的巴兰今天下午能看到它,归荣耀给天上的神。我们奉他的名求,为了他的荣耀。阿们。
63

就一会儿。我要请他们在这里的其他人现在上来。大家只要继续坐在位置上。我们要叫其中一位弟兄从讲台上下去。

呐,记住,亲爱的朋友,神的能力不是拿来炫耀的。你听见了吗?如果耶和华神,我的救主耶稣基督今天下午垂听我的祷告,以神迹的方式医治被领到这里的这些人。如果那时你不接受基督,那么凤凰城啊,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
我已经竭力把它告诉了你们;我竭力向你们传讲过了;我竭力借着道指给你们看;如果神要在大能中彰显出自己,那就是我知道唯一要做的事。我相信,如果神那样做了,我们就要在这里做一个老式的祭坛呼召,愿罪人们哭着走上来,基督徒们可以回去,互相握手,将会有一场复兴席卷这里。
64

我听说有两三场复兴会现在开始了。我相信雅各·奥特洛弟兄要开始一场复兴会。这城里还有一些其他的弟兄。我相信各处的每个教会都将开始一次复兴,人们将会归向基督。

哦,你相信我们现在正处在旅程的一个阶段吗?你相信吗?请举手。呐,我要再问你们一件事。(霍珀弟兄,请你准备到讲台上来一下。)呐,我想知道这点:如果今天在这里的任何人,如果你不能全心地相信这点,朋友们,如果你们不相信……
65

上个星期在聚会中,我们有一些事发生,在那场可爱的聚会中。有两个引座员站在我旁边。一个发癫痫的灵被赶出去了,去到两个引座员那里,一边一个,其中一个向前跳,另一个像这样往后跑。几个小时后,他们想要让那女人进来,却是不能,很好的女人,是在这城里做生意的,有一间卖女性服装等等的店,一个很好的女人。大约两天后,他们却发现她在那里的宾馆前面,像疯狗一样吐白沫。瞧?他们不能……那是地狱的能力被释放了,鬼魔会从这个人去到那个人那里。

呐,让我引述……再引述一下……那边。听着。记住,这是赶出撒但。我的圣经放在我心口上,朋友们,这是在将捆绑那些人的能力赶出去。当那能力被赶出去时,他要去某个地方,如果他能去到某个地方的话。你记得当耶稣赶出“军团”,那鬼魔时,他们说:“容我们去到猪群里。”对吗?耶稣允许他们去。他们去到那里,那些猪,几千头猪投到河里淹死了。对吗?
66

呐,记住,亲爱的朋友们,我全心地把这点当作一个警告。如果你有怀疑的想法,现在请不要留在会堂里。因为可能有疯子、瞎子、聋子等人被领到这里。你必须要完全安静。如果你感到你不能低头,就不要留在这里。

呐,我们尽量每隔十五分钟就发泄一下,当然,如果主要行一件神迹的话。呐,我不是说只有一件。可能不只一件。我甚至可能一件都做不到。我不知道。让我对此解释得清清楚楚。反反复复,检查了又检查,这样你们就可以知道。
67

记住,我已经说这是医治的恩赐。大家都为我作证。如果你作证,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天使从未告诉我去行一件神迹。大家都听见了,说“阿们”。他告诉我,我若为人祷告,若能使他们相信我,他们就必好了。记住,你们听见了,请说“阿们”。但借着信心,对那位不可见者的信心,他今天下午就在这里,我被全能神允许要打开完全瞎了之人的眼睛,开通那些生来聋哑之人的耳朵,使他们能说话和听见。那些身体可怕地耷拉着的残疾人,就在人们的眼前舒展了,靠着那位不可见者的大能走开了。

68

但记住,那不是我自己的能力,而是他的能力。我根本没办法行出任何神迹。我像你、你丈夫、你弟兄一样只是个人。我是人;但他是神。这位天使是从神的宝座前差来的,是属神的。明白我的意思吗?那是借着……[原注:磁带空白。]天使,神的道……[原注:磁带空白。]在这里的神迹。[原注:磁带空白。]对吗?

呐,多少人愿意跟我一同相信?让我看看你们的……[原注:磁带空白。]我已经让你……谢谢。
呐,让我们慢慢地给他们一个机会,休息一下。请大家都存敬畏的心站立,我们来唱“只要相信”。大家都唱。哦,那是神的天使都喜欢的歌。大家唱,让我们保持安静,保持愉快。你们爱耶稣吗?说“阿们”。
69

现在我必须让自己完全安静。我们唱歌,大家慢慢地唱: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让我们低头,非常轻地哼这首歌。[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哦,感谢神。当你们哼歌时,我想要……
70

呐,让我们真正敬畏地仰望我们的主耶稣。神啊,站在这里,我感到多么卑微。父啊,我把这点放到聚会的这部分,告诉人们这些事要发生。神啊,今天我传讲了一位受雇的先知巴兰。亲爱的耶稣,我知道你对魔鬼说过:“不可试探主你的神。”

撒但说:“是的,但经上也记着说……”是的,父啊,今天撒但想要试探。
亲爱的神,万事都在你手里。今天我自己从心里向你祷告,请像平常一样通过这麦克风传到这房间里。但是父啊,你知道我的心。我相信你的事工被人大大疏忽了,你的子民被撇在……里面。时候到了,你要来接你的教会。
71

亲爱的父啊,请帮助我。你会尊重你仆人今天的话,那些如此差劲、不值得尊重的话吗?我已经讲了那天晚上在房间里遇见我的天使,他说:“没有东西能在你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亲爱的神,那若不是你神圣的旨意,请你阻止它。

但父啊,你知道万事。不是让这些人听见我,而是让你听见我。我想要在这城里看到一场复兴。神啊,自从我知道我要来到凤凰城,就有东西在催促我的心。亲爱的神,请帮助我。愿它开始一场老式的复兴。有一天,愿你的仆人能住在这个可爱的小城里。
现在求你祝福我们大家。主啊,恩膏我。请让你的天使……父啊,你知道,我将一切赞美和荣耀都归给你。你知道我已经告诉所有的报纸、杂志,说我不是医治者,你是医治者。父啊,我愿意谦卑,因为我只不过是尘土,将赞美归给你。只要让……父啊,请允许我帮助这些可怜、生病、受苦、瞎眼、残疾的人。父啊,好吗?父啊,下个星期,我们要照你说的话去做。今天求你允许这事。不要责怪你的仆人或这百姓。父啊,我祈求你现在给予神圣的能力,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现在请坐,保持敬畏。
72

呐,我请你们引座员,有一些小孩烦躁不安。朋友们,必须完全安静。作母亲的,请不要让小孩到处走动。如果小孩在哭,引座员,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地方坐……会堂里有多少引座员,让我看看你们的手?引座员,你们在岗位上吗?好的。注意,帮助作母亲的。不要允许任何人在地板上跑动,因为这是非常非常神圣的时刻。

留意医治的聚会……因疾病而颤动?好的。哦,好了。呐,你们已经有人送来了那些颤动。我要每个人看我的手。呐,就这一次……看到它是多么白了吗?多少人明白,并看到了我手上的颤动,让我看看你们的手?参加过聚会的人就这些吗?这里几乎都是新的会众。很难相信,是吗?
73

朋友们,它是通过颤动来的,你们可以在我的手上看到。我的手变得血红,白疱根据疾病在上面跳动。人们没有告诉我他们得了什么病。圣灵下来,说出他们得的是哪种病。上个星期我在那里被医生们试验过了。每个医生都从医院带病人来。

[原注:磁带空白。]是的。呐,这人,不管站在我身后的这人是谁,就一会儿……我看到他们此时……大家都坐下,不要……要非常安静。大家都……现在大家都坐下。一点也不要走动,记住,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警告你,你是在他面前,如果你不顺从他……我不是……直到我找出是什么病。
带这人到这里来。是的,夫人,你患有肿瘤,转变成癌症了。对吗?你还患有别的病,是吗?我告诉你的是对的吗?是癌症吗?进入你的妇科……你担心……呐,你一直都有妇科病。你有一个……你做过一种手术,仍然有感染,你的胃病是……
瞧这里。问问底下队列里的那些人。你有癌症吗?[原注:磁带空白。]你正在受苦……那病菌是……我看到……我要辨明……
呐,对你们站在旁边的人,我要你们看我的手,如果我能离开这里,你们就能在后面看到。瞧?现在你们会众抬起头。让我走到这里。我要你们看我的手……呐,我要你们看这里这只手。看到我的手多么白吗?你们能看见吗?看到多么……呐,留意当我把自己的手放在那里的时候。呐,留意这个;我把手从那里拿开了……你把手放在那里,好吗?留意。我要把自己的手放上去。瞧?看到它多么白吗?现在这女人把手放上去。就是这样。黑且泛红。现在我的手感觉像是放在火上。看到吗?
[原注:伯兰罕弟兄继续祷告,并跟人们交谈75秒。话很难听清。]
74

呐,我要各处所有的会众低头,我要……我想要……病人,我要你留意我的手。呐,你留意我的手。你们其余的人低头,因为她是有癌症的人,如果癌症出去……记住,你可能发现自己……死于癌症……

75

呐,事情是这样的。这女士的癌症死了。病菌从癌症里面跑出去了,这生命离开了癌症。呐,这就是所发生的事。呐,你们在这里的许多人是接受者或……这里多少人有……怜悯……他有祷告卡吗?你们有祷告卡的人,瞧,记住这点。大约七十二个小时后,你会病得很重,会有许多呕吐。呐,记住这点,瞧?因为癌症死了,瞧?这生命出去了。这生命出去之后……你会病得很重……你可能会错过它,朋友们。如果你把它放在瓶子里……

76

永恒的神,请垂听你仆人的这个祷告,愿他们……今晚站在这里,所有的服侍……

你这被称作癌症的鬼魔,我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来迎战你。你这癌症的灵,我命令你离开她,从这女人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如果你的旨意是要我……不拿那些……而是让他们和有信心的人经过。聋哑的……父啊,我知道你的……呐,如果有那些人,求你显明……没有任何东西。父啊,我知道你在场。但我知道这是你的旨意,我让人们通过队列,没有任何人得医治……聋的,哑的,或瞎眼的,站在队列里,父啊,让你的能力来炫耀。父啊,赦免你的仆人和百姓……现在应允你仆人的祷告……
77

你这聋哑的灵,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来到你面前,从这男人身上出来,我命令你离开。

[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指,拍手。]听见我吗?说“阿们”。[原注:这人说:“阿们。”]赞美主。[“赞美主!”]说“阿们”。说:“父啊,我相信你。”说:“阿们。”[“阿们。”]说:“我爱神。”[“我爱神。”]
说:“主啊,我要服侍你。”……
呐,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住在凤凰城吗?